2011-02-27

北京最怕茉莉三度開花

今天(週日)是內地茉莉花革命的第二度集會日,按我估計,很大機會又是圍觀者(包括境外記者和警察)多、參與者少的一個局面,不過只要還有城市有人敢出來,當局就會更加緊張,因為他們最怕這個集會成為持久性的運動,那將成為埋在全國的不定時炸彈。

而就最近期來看,當局最怕的就是第三個集會,三月六日的那個週日,屆時兩會正舉行。雖然按照兩會日程,當日人大及政協應該正是小組會議,分別正在審議及討論溫家寶五日在人大開幕式上宣讀的那份政府工作報告。即使小規模的集會對兩會影響有限,但負責安保的人們就麻煩了。

因此今天情況必然引人注目,因為是還會不會出現第三回的指標。

不過,革命搞手聯盟可能已被摻了沙子。

2011-02-23

鐵幕帝國採訪天書

近日無意中得到一本由國際記者聯會編撰的赴內地採訪天書:「中國調查性報道」實用採訪手冊。

該手冊毫不跨張地說,絕對是初入行(甚至資深)的境外記者到中國內地採訪的最好指導。據說記聯邀請了內地從事調查性報道的資深記者撰寫,不過看內容,卻很切合香港記者使用。

天書的內容就不必在此介紹了,搜索我前面提及的名稱,就可下載PDF版細細鑽研。當然了,這只能作為提點,功夫還需工夫學習,重要關頭尚需執生。

而我想推介這本天書的原因,並不僅因為它內容詳盡,還因為它是教你如何切切實實地去採訪、去完成你的記者工作,避開阻撓,達成任務。這與香港一批將自己的記者身份看得過高的人截然不同。

出去採訪,一切以採訪為重,但有些記者卻當成捍衛新聞自由的戰場,背離了自己的職業,結果新聞找不到,自己成為新聞主角。作為媒體老闆,能怎麼辦?

以前在內地採訪,不時看到有些境外記者跟內地公安、國保、黨政宣傳官員,甚至保安吵起來,但這些記者中,台灣記者和歐洲一些小媒體記者最多,其次就是一些香港電視台的年輕男女,將內地當成自己地頭。反正我還沒看到過美聯社、法新社的人和內地官方當眾吵架,香港的報紙記者也少。

到別人地盤,卻要人家按自己的規矩,就算你的要求是普世價值,你考慮到你的工作沒有?所以要談敬業,很多內地記者太值得香港那班男男女女學習。若談到對新聞自由的追求,內地那成千上萬在巨大壓制下掙扎著打擦邊球、春秋議事,不時冒著失業甚至入獄的危險觸摸高壓線的記者,是否值得香港記者思考。

前陣子柳俊江離開無線時,寫博客控訴,得到無數讚賞,但不知道他和他的粉絲有沒有想到,離開是最容易的,留下堅持、為心中的新聞信仰盡力才是最難的。

最近也有認識的剛入行的年輕記者,因為覺得其供職的媒體,處處設限,與其心中的新聞理想相去太遠,幾個月後毅然離職。我告訴他,除非寫博客,否則沒有甚麼媒體會讓你實現書本上所說的新聞自由。

只有最接近的,沒有絕對的。

2011-02-20

茉莉禁花

今天果如所料,鬧不起來,就算北京上海有些人出現,據稱數百人,但等看戲者多。而北京那位放一朵小白花的青年,看他被警察制止後的反應,似乎無法將他和民主自由理想聯繫起來。

香港那些八十、九士後去年排隊過羅湖橋去「自首」聲援劉曉波,被大餓狼撲出來時,頓變小兔、小雞的神態,起碼比今天那北京青年可愛。

全國各大城市為了做好危機處理,嚴密佈防。境外網站報道說上百名維權人士被控制,這我完全相信,就算奧運、亞運期間,被控制的「不穩定因素」人員何止數百,全被無償無理剝奪人身自由。

除了管人,當然也要管信息。手機通訊中若遇到茉莉花等字眼,隨時被監控。網民當然無法提及敏感字眼,茉莉花好像一夕之間,全國絕跡。

茉莉又名茉莉花,為木樨科素馨屬(Jasminum)常綠灌木或藤本植物的統稱,原產於印度、巴基斯坦,有說中國江南也是原產地,有說中國引種,並廣泛地種植。

著名江南小調「茉莉花」,世界聞名,幾乎是中國圖騰之一。劉曉波缺席的那個諾貝爾和平奬頒奬禮,華裔小提琴家張萬鈞演奏了茉莉花,獻給劉曉波。胡錦濤曾在外訪時與當地學生說,茉莉花是他家鄉的民調,傳回國內後,還意外地再次引起關於胡總故鄉何在的新一輪無聊爭論。

不過現在,茉莉花這個詞組,在內地暫時成為禁詞。

茉莉花革命號召的陰謀論

昨天在美國中文網站博訊,出現了號召中國民眾起來仿照北非突尼斯、埃及等國家人民,進行「茉莉花革命」,結束一黨專政,爭取民主自由。

雖然我的預測隨時「見光死」,因為現在離該號召舉行活動的時間只有十幾小時,但還是想說,今天成功舉辦的機會很微,難有大作為。

不只是當局嚴密佈防、封鎖消息的手段問題,因為人民的力量是巨大的。而是﹣﹣

一,時間太倉促,昨天號召今天進行,根本沒有足夠的時間去發酵,信息傳遞得也不足夠。

二,目標太宏大,這個號召如一個行動綱領,讓大家起來推翻一黨專政,這個想法,大家有足夠的心理準備沒有?很成疑問。就算其中的開放報禁、政治改革、司法獨立等內容,也脫離了基層民眾最最關心的焦點。

三,缺乏一個引爆點。即沒有一個公眾普遍關注的、感同身受、人神共憤的事件,作為火藥線來引爆民怨。突尼斯有小販自焚,六四有胡耀邦去世。

目前內地的情況,通脹加劇、貧富懸殊、社會不公、貪污腐敗、特權橫行,確實民怨大,各種各類各行各業都有不滿情緒,但我認為大家對是否趕走共產黨的認識,尚未統一。反而,如果簡單號召民眾聚會反通脹,可能容易得多。

然後,再以此加以引導、發展,一個革命自然而然就出現了。埃及等國人民開始也是要麵包,繼而要民主,從民生走向政治,所以外界給了另一個名詞「飢餓革命」。

博訊網站上的這個號召,用了內地可能學界才比較熟悉的「茉莉花革命」來呼籲全體民眾行動,有點讓人想不通。就像某個網民的惡作劇,又像官方有意自行製造假危機,以測試各大城市當局的危機處理能力,還有引蛇出洞。

2011-02-16

為團派搖旗?

中國經濟周刊昨天刊登了人民日報海外版原總編詹國樞的一篇文章:團中央近百任書記無一人因腐敗犯錯。

詹國樞在文中說到,新春聚會,與幾位隸屬于共青團系統的媒體人聊天,說起一個「有趣」現象:自建國以來,共青團中央書記處,先後有近百人擔任書記,不管後來到了何處,擔任何種職務,時至今日,沒有一人因腐敗問題而犯錯誤。

於是他們分析出幾點原因:

首先,領導帶頭,樹立榜樣。歷任共青團中央第一書記,從胡耀邦到胡錦濤,從王兆國到李克強,還有團中央其他一把手,都是在政治上非常成熟、工作上非常嚴謹、生活中非常檢點的人,向來十分嚴格地要求自己和家人。榜樣的力量是無窮的。身教重于言教。好的領導,就是無形的最好的教材。這就使得凡是到團中央書記處工作的人,一踏進大門,就有榜樣在前,學有遵循,追有標桿。

其次,素質較高,品德優良。團中央書記處書記,大都是從全國各地區各單位以及部隊選拔上來的優秀共青團幹部。他們雖然年紀較輕,但在基層工作中,大都表現比較突出,政治素質和業務素質相對都比較高。常言道,外因是變化的條件,內因是變化的依據。正因為這些人自身政治素質良好,所以,在今後任何工作環境下,都能比較自覺地抵制誘惑,防範不良風氣侵蝕。

第三,志存高遠,不貪小利。團中央書記處書記這些人今後的成就和能力,就是怎麼當一個大官,做高級領導幹部。「將軍趕路,不抓小兔」是他們都明白的起碼道理。志存高遠的人,自然不會對那些花里胡哨的小恩小惠所誘惑,所動搖,當然也就不會在這上面栽跟頭。

以上內容,無不為團派唱讚歌,雖然詹也曾為江澤民、李瑞環等人唱過讚歌,雖然作為技術型官員的他似乎也沒有什麼特殊背景,但單獨唱好一個政治派別,難免引人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