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1-23

有關潮汕的問題

經常有人分不清潮州人和潮汕人的分別。

這個問題說起來很簡單,隋朝以來,「潮州」即存在。長久以來,外界一向都將粵東潮汕平原上講潮州話的人稱為潮州人。(在潮汕地區內部,潮州市以外的人大多不會自稱潮州人)而「潮汕」一詞的出現,要追溯到清光緒年間的潮汕鐵路。

廣東梅縣籍貫的印尼華僑張煜南、張鴻南兄弟,與同鄉籌集100萬兩修築潮汕鐵路,1904年動工興建,1906年竣工交付使用,鐵路南起汕頭,北至潮安城,全長39公里。但1939年日本軍隊在汕頭登陸,全線軌道被拆毀,此後路基便改為公路。

由於鐵路將潮州和汕頭埠連接起來,「潮汕」隨著潮汕鐵路之名逐漸傳揚開。當然,由於潮州在文化方面具有無可比擬的代表性,在外面,「潮汕」仍代表了韓江中下游地區(即潮汕平原)。

然而,自從汕頭30年前設為經濟特區,經濟一度快速發展和知名度提高後,汕頭成為潮汕平原不可忽略的角色。逐漸,外界也用潮汕人來代替潮州人稱謂。這既反映了地方影響力的變化,但也比原來叫法更為科學,直觀上可以涵蓋較大地區。

除此之外,另有一個問題更難答的問題:潮汕人包括那幾個地方的人?

若從現在廣東省行政區劃來分,簡單說,則潮汕三市(潮州、汕頭、揭陽)這三個地級市的下轄地方為潮汕範圍,生活在這些地方的漢族住民(古中原移民)基本上是潮汕人。而汕尾下轄的海陸豐,及被劃給梅州的豐順縣,也有不少潮汕人,但目前不被納入本地區。

潮州市:管轄湘橋區、楓溪區,潮安縣、饒平縣,面積3116平方公里,人口約250萬人,旅居海外及港澳台鄉親約200萬人。

汕頭市:管轄金平、龍湖、澄海、濠江、潮陽、潮南六個區和南澳縣,面積2064平方公里。人口約500萬人,目前在海外的華僑、華人和港澳台鄉親300多萬人。

揭陽市:管轄榕城區和揭東、惠來、揭西3縣,代管普寧市(縣級),面積5240平方公里。人口約為620多萬人,港澳台鄉親和旅外華僑320多萬人。

由上述資料看來,潮汕三市僅14200平方公里(約10個香港大),但人口有1370萬人(未算數百萬民工),人口密度非常大。而海外港澳華僑同胞有820萬人,是名副其實的僑鄉。

若從歷史上的轄區來看潮汕範圍,則可在到清末民初上看到。當時潮州的轄縣一共有9個:就是潮安(海陽)縣、潮陽縣、揭陽縣、惠來縣、普寧縣、澄海縣、饒平縣、豐順縣、大埔縣,還有汕頭埠和南澳島。這9個縣還有汕頭和南澳的人民,歷史上統稱為潮州人。關於潮州人稱謂的界定,依據就是上面所說的9個縣和汕頭、南澳。後來,也有把豐順和大埔剔出去。

2011-01-10

無乜聽過的雷潔瓊去世


近年幾乎沒有聽說過消息的一位老人,雷潔瓊昨天去世了,一百零六歲。她真是要翻歷史書才知道的人物。

新華社昨晚深夜的電文,給予雷潔瓊的官方評價是:著名的社會學家、法學家、教育家,傑出的社會活動家,中國民主促進會的創始人之一和卓越領導人,中國共產黨的親密朋友。

是不是「親密朋友」,那真要問雷才知道。不過,1905年出生、參與了1945年民主促進會的創會的雷潔瓊,倒是應該對共產黨知根知底。

1946年雷潔瓊作為上海民眾赴南京請願代表團成員之一在南京下關遭不明人士痛毆然後在醫院得到周恩來夫婦前往關懷並獲周妻鄧氏贈新衣服換下血衣從此令她「看清了國民黨的真面目」。

國共內戰逐漸見分曉之際,毛澤東1948年底大撒英雄帖,遍邀各界名人,雷潔瓊受民進理事馬敘倫之託從北京赴延安參與商談「建國大業」。當然了,商談是假,收買人心是真,說好聽點是統戰。

據說當時雷潔瓊詢問了毛澤東對「國共劃江而治」的看法,毛澤東說,「把革命進行到底,就是要堅決、徹底、乾淨!」毛澤東的話讓久居校園的雷潔瓊受益匪淺。

根據民進中央原秘書長、全國政協原副秘書長陳益群接受鳳凰台採訪時回憶:她(雷潔瓊)說那個時候毛主席海闊天空什麼都給她講,她從中感到,中共高層領導比較坦誠地跟他們敞開心扉,她受到很大的教育。

這個時候看來,雷潔瓊是深信了共產黨了。1949年9月,中共在未立國之前,搞了一個全國政治協商會議,雷潔瓊等民進八個代表出席了。10月1日,中共開國大典,雷潔瓊也有份在天安門見證了。此時估計她和現場絕大多數人一樣,是興奮的。而且也隨即擔任了官職,任政務院(國務院)文教委員會委員,籌備建立第一所政法學院。

不過,作為知識分子和知識分子政黨民進的主要成員,1957年反右運動中,雷潔瓊是免不了受波及。由於不是民進主要領導人,所以雷據說沒有成為被直接打擊的對象,然而她身邊大批的朋友都被打成右派,慘遭迫害。

中共民主促進會,主要成員就是從事教育、文化、出版的知識分子,在毛澤東眼中是不折不扣的右派大本營。況且,民進建黨時的宣言就是:結束一黨專制、還政於民......很能刺痛中共。

根據民進自己的簡史描述:在1957年開展的反右鬥爭中,全國受牽連的民進會員有1100多人(佔全會總人數八分之一),被戴上「右派分子」帽子的933人,有800多人被開除出會。1958年11月,民進提前召開第三次全國代表大會,大會被迫自我「確認」了「民進絕大多數成員,過去是,現在仍然是資產階級知識分子;民進過去是、現在仍然是資產階級性質的政黨」。因此,大會要求民進成員進行思想改造,強調各級組織和個人都要制訂改造規劃。知識分子的奇慘蹧蹋經歷,那些過來人肯定不會忘記。

接著,1966年文化大革命開始了,雷潔瓊夫婦跟著北京政法學院的師生一起,被下放到農村勞動改造。據說那段時間,雷要不斷地寫材料交代罪惡,她一天要抽一包半抽煙,因為寫交代的過程,就是折磨良心的過程。陳益群說,對於當年這些違心之事,雷潔瓊文革後從來不提起。或許是不堪回憶自我羞辱,或許是不願揭共產黨的瘡疤?

期間,「美國間諜」哲學教授張東蓀,因多次檢討都未能過關,於是雷潔瓊一干人等被安排輪番上場,「揭穿投機政客張東蓀的反動本質」。

直到1972年雷潔瓊被周恩來親自點名調回了北京,於是在北京大學國際政治系搞一些翻譯,但行動受限制。1976年周恩來死的第4天,雷的丈夫也病故了。

文革結束後,雷潔瓊又當官了。1977年任北京副市長。1986年起,擔任過全國政協副主席、人大副委員長等高職。

1989年的時候,雷潔瓊剛好是全國人大副委員長。

境外流傳資料記載:89年5月2日,趙紫陽和費孝通、雷潔瓊、孫起孟等民主黨派人士座談,主要說到學潮的問題。會上有人提出,不能將學生運動一竹竿打倒,將學潮中出現的一些問題說成是動亂。趙紫陽表示同意,說「你們今天談的意見對我們認識問題有幫助」。

是誰提出這個意見,不太清楚。

不過,另一個記錄顯示:5月17日,中國民主同盟主席費孝通、九三學社主席周培源、民主建國會主席孫啟孟、民主促進會主席雷潔瓊等四個民主黨派領導人共同致函趙紫陽,表明「學生的行動是愛國運動”,「建議中共中央、國務院的主要領導人盡快會見學生,進行對話」。

費孝通被一些人認為是改造成功的小羔羊,雷潔瓊也被說成是使用良好的扯線公仔,他們能去信趙紫陽,算是難得。

一封據說是SARS英雄、解放軍301醫院原院長蔣彥永早年上書中央要求正視六四問題的信中所說:「我後來還去找了雷潔瓊老師和吳階平(94歲醫學家,原九三學社主席、全國人大副委員長)老師,他們都是我在燕京大學的師長,我把我在6月3日晚上在301醫院搶救傷員時的所見,講給他們聽。他們都表示他們在這方面沒有了解那麼具體,但都認為六四這事政府是大錯了,他們現在無能為力,將來一定會解決的。」

真的「沒有了解那麼具體」嗎?「無能為力」才是真的。

這是蔣彥永寫於2004年的信,信中在說到雷、吳階平之前,還提到吳祖光(已故著名劇作家、導演)。

原來1997年的時候吳祖光跟蔣彥永說,他在當年三月份的全國政協會議上的文藝組發言時,指出鄧小平在處理六四問題上是有錯的;現在鄧已病故,應該重新評估六四。吳祖光說,會上卻沒有一人附議,這使他傷透了心,因為在場的知識份子在私下裏都和他有相同的看法,但在會上却都不敢說心裏話。

鄧小平97年2月19日剛死,屍骨未寒,吳祖光3月初就來將這樣的話,也怪不得他晚年淒清了。

然而吳祖光沒有影響文藝界,一番對話卻影響了蔣醫生,於是蔣在1998年和一批人以「老共產黨員」的名義,給國家領導人和人大、政協代表寫信,建議重新評定六四。SARS過後的2004年,蔣又寫信。

於是在一個適當的機會,蔣醫生被禁錮了。

昨天剛剛去世的雷老師,這位中學時期宣傳民主進步救國、執教鞭時期組黨反對一黨專政、中共建政初期參與政治協商、文革時期下放改造、六四時期目睹真相的新中國最長壽知識分子,不知道自由之前,有沒有留下什麼政治遺言呢。

不過,她09年的時候,已經長時間臥床了,也不能說話了。好笑也可悲的是,她依然是公仔,去年全國政協主席賈慶林還是探望她,並發表了長篇講話。唉。

雷潔瓊1994年在韶山參觀毛澤東故居後寫下的「公者千古,私者一時」,被毛派傳頌至今。

其實如何解釋,見仁見智吧。

2011-01-05

說一點和新聞時事無關的東西

新的一年到了,而且已經到了幾天,這裡始終沒有更新,主要是沒有甚麼時間,而又不想亂呻吟(起碼自己這樣認為)。

回看去年的數字,發現發文頻率進入新低。翻看瀏覽統計,又發現多點擊的,舊文為主。實在令人沮喪。不過,這也與我當初設立並寫此網誌的目的吻合,我是當成自己的筆記和資料寫的。

寫寫,停停,既然是筆記,也不必介意更新頻率了。

接下來這一年,就按此路線吧。

另一個要做的事情,就是做好資料搜集,放著待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