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12-28

趙連海去哪裏了?


廿五號晚上,港區人大代表袁武通知其他多名港區人大代表,指毒奶粉父母維權代表趙連海最快於廿六日獲批准保外就醫。

於是大批香港記者廿六日晨咁早,傻奸奸湧到趙連海居住所在的北京大興區團河苑社區外,嚴寒中食風守門口,期待趙連海英雄式揮手回歸?還是看到公安部門大隊車隊護送趙連海回家?

只是羊群運動罷了。做記者這一行的,誰不知道吃白果的機會是百分之九十九,但是做上司的肯定不會放過這百分之一的機會。

趙連海上月22日突然解僱兩名律師,放棄上訴,換取當局接納他保外就醫的申請。

其實在內地這個人治的國度,批准與否只有領導同不同意的問題,沒有必須走完多少步驟和完成多少規章的「麻煩」。所以,趙連海的保外就醫申請,何時獲得批准,是當局看時機而為,而非法律程序的問題。

既然在諾貝爾和平獎頒給空凳子的臨近時,當局沒有讓趙連海「出獄」,現身回家,那麼可以說,趙連海在本月十日之前,已經離開了看守所。就算官方可能透過新華社在近日宣布有關趙連海獲准保外就醫的消息,那也不代表他人剛獲准離開。

那麼趙連海去哪裏了?最大的可能性,是在北京郊區或者外省的一個軍方、官方擁有的療養院軟禁了,家人也陪同。起碼「養病」一段時間。

然後,當局會跟他說:你現在是保外就醫,根據刑法規定,如果病好了,必須回到監獄繼續未執行的刑期。至於趙連海是什麼「病」,全在當局手中掌握,可能有一天他們突然跑過來說:你的病,醫生說了,當初用了半個月就已經醫好啦,你為什麼詐病不回來服刑?

也就是說,趙連海如果以後在監外,那麼他永遠有一年半的刑期懸在頭上。這或許就是當局設下的保外就醫的陷阱。

內地囚犯保外就醫必須符合兩個主要條件,一是患重病,且在獄內無法得到治療;二是必須已服刑最少三分之一。

而若採取「非法手段」騙取保外就醫,或在保外就醫期間未經批准擅自離開居住地,這些保外就醫期間均不能算入刑期。

趙連海選擇了保外就醫,他的家人得到形式的團聚,但趙連海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呼吸到自由的空氣。所以,李方平、彭劍他們有這麼大的錯愕。因為他們知道,如果從法律上為趙連海贏得官司(不太可能),或者減刑,或者最悲觀的要坐完兩年半,但當他踏出牢房時,他是自由的。

趙連海去哪裏了?他只不過從一個牢房走進另一個牢籠。我想,他現在很鬱悶。

人物介紹:38歲的趙連海,因多次帶頭為毒奶粉家長、訪民維權,去年11月被警方刑事拘留,遭指控尋釁滋事罪,上月10日北京大興區法院裁定罪名成立,判囚兩年半。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