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12-28

趙連海去哪裏了?


廿五號晚上,港區人大代表袁武通知其他多名港區人大代表,指毒奶粉父母維權代表趙連海最快於廿六日獲批准保外就醫。

於是大批香港記者廿六日晨咁早,傻奸奸湧到趙連海居住所在的北京大興區團河苑社區外,嚴寒中食風守門口,期待趙連海英雄式揮手回歸?還是看到公安部門大隊車隊護送趙連海回家?

只是羊群運動罷了。做記者這一行的,誰不知道吃白果的機會是百分之九十九,但是做上司的肯定不會放過這百分之一的機會。

趙連海上月22日突然解僱兩名律師,放棄上訴,換取當局接納他保外就醫的申請。

其實在內地這個人治的國度,批准與否只有領導同不同意的問題,沒有必須走完多少步驟和完成多少規章的「麻煩」。所以,趙連海的保外就醫申請,何時獲得批准,是當局看時機而為,而非法律程序的問題。

既然在諾貝爾和平獎頒給空凳子的臨近時,當局沒有讓趙連海「出獄」,現身回家,那麼可以說,趙連海在本月十日之前,已經離開了看守所。就算官方可能透過新華社在近日宣布有關趙連海獲准保外就醫的消息,那也不代表他人剛獲准離開。

那麼趙連海去哪裏了?最大的可能性,是在北京郊區或者外省的一個軍方、官方擁有的療養院軟禁了,家人也陪同。起碼「養病」一段時間。

然後,當局會跟他說:你現在是保外就醫,根據刑法規定,如果病好了,必須回到監獄繼續未執行的刑期。至於趙連海是什麼「病」,全在當局手中掌握,可能有一天他們突然跑過來說:你的病,醫生說了,當初用了半個月就已經醫好啦,你為什麼詐病不回來服刑?

也就是說,趙連海如果以後在監外,那麼他永遠有一年半的刑期懸在頭上。這或許就是當局設下的保外就醫的陷阱。

內地囚犯保外就醫必須符合兩個主要條件,一是患重病,且在獄內無法得到治療;二是必須已服刑最少三分之一。

而若採取「非法手段」騙取保外就醫,或在保外就醫期間未經批准擅自離開居住地,這些保外就醫期間均不能算入刑期。

趙連海選擇了保外就醫,他的家人得到形式的團聚,但趙連海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呼吸到自由的空氣。所以,李方平、彭劍他們有這麼大的錯愕。因為他們知道,如果從法律上為趙連海贏得官司(不太可能),或者減刑,或者最悲觀的要坐完兩年半,但當他踏出牢房時,他是自由的。

趙連海去哪裏了?他只不過從一個牢房走進另一個牢籠。我想,他現在很鬱悶。

人物介紹:38歲的趙連海,因多次帶頭為毒奶粉家長、訪民維權,去年11月被警方刑事拘留,遭指控尋釁滋事罪,上月10日北京大興區法院裁定罪名成立,判囚兩年半。

2010-12-21

廣東雷州驚傳「搶童賣器官」黨


(← 雷州人圍堵帶走綁匪的警車)
在靠近海南島的廣東最西端雷州半島,最近連日來流傳著「幾百個外省人到雷州來搶小孩挖器官賣」的聳人聽聞傳言。

先不管傳言是事實還是謠言,起碼當地人心惶惶的情況則是真確存在,那麼當局是否應該做點事情了呢?沒有。既沒有公開闢謠,也沒有出動警察加強巡邏,安定民心。

事情應該是從這個月初傳起的,首先,當地確實出現了擄人上車、綁架勒索的案件,而且不止一件。這類案件最近在當地頻發,與年底將至、雷州警察無能有很大關係。

根據不少雷州人描述,外地不法份子通常是駕駛小型麵包車,在放學的時候,慢駛過各小學附近,隨機擄走落單的小學生,然後致電敲詐,甚至賣往外地。

不過,由於小學生賣給人養嫌大,賣給人當苦力又嫌小,所以基本上是被當成肉參要錢。

後來,也陸續傳出有中學生被人擄走。包括雷州市市區、鄉鎮,以及徐聞縣也有類似事件。

其中有一個發生在雷州市區的案子,據說本月十一日當天,有外省人擄走了一個五歲小孩,不久被電單車搭客仔追上,救出小孩。途人極為憤怒,圍毆綁匪,警察到場制止,帶綁匪上車。民眾圍堵,愈來愈多人,水洩不通。最後有數名家長爬上警車,踹爛擋風玻璃,圖拉綁匪出來。由於警察增援,未能成事。

這個案子,現場有多人拍了短片,放了上網,逐漸引起關注,也引起更多當地人的憤怒。(短片一)(短片二)

由於當局的不作為,警察的飯桶,或許導致民間因此刻意將事件誇張化地流傳起來:說是外地來了幾百人,有組織地專門擄走雷州小孩,挖走器官後賣到外地賺錢。還說此事在佛山已經發生了幾次,曾一次過發現十二具屍體,全部是空殼!

有人更聲稱,雷州紀家鎮曾經有中學生被擄走後,救回時已經死亡,腎臟、肝臟、心臟全部沒有了,家長在政府高額賠償和高壓威脅下,答應保密。如此云云,愈傳愈奇。

很多中學生在網上留言說,現在走路要看周圍有無麵包車,晚上不敢回校自修。家長說,公安局長的兒子也不上學了,提早放寒假。

首先我相信,擄人索錢的案子是有的,而且以我了解,發案率也肯定是比往時高了不少。但是,所謂割器官傳言,已經超出我們可以接受的想像。血淋淋的罪惡,真能發生在這個古老國度嗎?若是,真如美國電影<《THE ISLAND》,太可怕了。

2010-12-17

全國兩會期間北京奢侈品脫銷

最近看過一期≪鳳凰周刊≫,說的是中國內地的奢侈品消費話題,其中有個現象首次聽聞。

在北京的LV等名店,每年的三月份,銷售額是全年最高月份。為何?因為此時北京正舉辦一年一度的全國兩會,幾千名全國人大代表、政協委員雲集北京,加上他們的隨員、家屬,萬人趁機購物。

他們或自用或送禮,因為很多人能公款報銷、算入開會差旅費,出手闊綽, 成為奢侈品消費大軍。加上此時各地各部委高官雲集,上京求辦事、買官賣官者集中「現場辦公」,也是奢侈禮品銷售旺季。

所以說,兩會是奢侈品外商的節日。

又,在最新一期≪世界知識≫雜誌上,有文章系統地介紹了美國如何通過有意地賄賂大批中國官員,然後掌握他們的腐敗信息,拿著痛腳逼迫中國官員出賣國家利益的情況。

顯然,這是美國情報系統主導,該雜誌更指控各跨國公司配合行賄,外資銀行則負責協助中國貪官轉移資產。類似情況,國與國之間應該很普遍,難道說中國沒有這種動作?但是如此挑明來說,則比較少見了。

≪世界知識≫不是一般刊物,世界知識出版社是中國外交部主管單位,社長、總編輯均是前外交官。目前的總編輯可能比較多人知道,他就是前外交部發言人、駐聯合國大使、部長助理沈國放。沈於06年突然被從部長助理的位置上,投閒到該社。

針對那次「從外交高官到學者的轉身」,當年一度盛傳沈國放是間諜,又有人說他是因為亂搞男女關係、結過三次婚等。不過後來沈出面接受採訪闢謠,稱自己只有一個老婆。至於為何調職,他稱「我也不知道」,但服從組織的安排。

不知道是假,不能說、不想說罷了。

2010-12-15

鄧樸方嘉許的人販子


新疆托克遜縣近日爆出的奴隸工廠,廠長昨晚終於在四川成都落網,同行的除了他的兒子外,還有12名智障工人。目前還有個謎團,就是廠長為何要逃往四川?而且是帶同那批工人出逃?

按估計,他可能想將那批工人送回四川渠縣的乞丐收養所,以為能減輕罪行。

而這宗震撼國人的冷血案件,另一個焦點就是四川渠縣乞丐收養所及其創辦人曾令全了。

40歲的曾令全,本身是農民,十幾年前曾收養幾個乞丐用於自己的工場而獲縣當局嘉獎,稱其有愛心,為無助的人找出路,曾發現了致富好路,於是創辦乞丐收養所,美其名殘疾人自強隊。此後幾年,收養人數不斷增多,估計部分是當局不願負責而贈送的,部分是他自己上街哄騙、綁架回來的。

頭幾年,曾令全的收養所屢受政府表揚,成為「扶殘助殘先進人物」,甚至中共已故領導人鄧小平的長子、中國殘聯名譽主席鄧樸方也「親切接見」了他,表示嘉許。

06年,湖南一宗黑磚窯打死殘障工人的事件,揭露了曾令全販賣工人的惡行後,渠縣據稱調查。離奇的是,風頭過後,曾令全依然經營其販賣人口生意,並且在09年1月,獲渠縣工商聯選為執委。名利雙收!

根據該縣工商聯的數字,曾令全共「收養扶助」了150名流浪漢、殘疾人、智障人士。以媒體所報道,曾令全每送出一人,可獲約2千元「使用權費」,然後還有每月每人300元工資收入,全部由用工方(黑磚窯、建築材料廠等)直接匯給曾的賬戶。

靠賣這150人,曾令全已經有30萬元的收入。若150人仍在世、在用,則曾令全每月有45000元的穩定收入。怪不得他也能有車有樓了。

然而實際上曾令全收養(或稱販賣)的人數,恐怕遠超此數。他得以縱放,難道不是有地方官參與其中?估計不久案情大白時,會揭發有官員在收養所入股分紅。

2010-12-14

草泥馬新聞奬會否頒給空凳子?


北京知名傳媒人、專欄作家王小山,最近發起一個網絡活動,由網民票選「王小山新聞奬」。雖說活動似乎頗騎呢,但遠不及孔子和平奬無厘頭,起碼網民很支持,媒體人也湊熱鬧撐場。最給力的是草泥馬大獎。

根據王小山昨天在新浪博客公布的評獎介紹,包括五個單項獎和一個全年大獎,摘錄如下:

1、大鐵鎚獎:獎勵重磅新聞,獎給記錄最讓人震撼新聞的記者。 

2、八爪魚獎:獎勵給那些眼快腿勤,言人之所不能言,錄人之所不能錄,只製作獨家新聞的記者。 

3、稻草人獎:稻草人雖然起不到實質作用,但也在努力維護麥苗的生長。此獎獎勵給最有人道關懷報導的記者。 

4、水產蟹獎:水產蟹專以夾人為樂。此獎獎勵給那些勇於對抗權貴,不懼水產蟹煎熬的新聞人,比如那些報紙上印出,但網站上根本看不到的新聞,多屬於此類;更獎勵那些因種種非個人原因被辭退或憤而辭職的記者、編輯、主編、總編輯等。 

5、烏鴉嘴獎:烏鴉嘴準確異常。此獎獎勵給那些評論人,只要在傳統媒體上發表、播出過評論性質文字的,均可參評。

全年大獎:南美羊駝獎。此獎不是獎勵記者,而是獎勵新聞人物,當然,記者本身成了新聞人物,也在此列。成為新聞人物的人,某種程度上是新聞工作者的衣食父母,新聞人把大獎讓給他們,理所應當。官員,比如李剛,不在參評此獎之列。 

南美羊駝即草泥馬,這個草泥馬獎算是評獎活動的精粹所在吧。由於看上去惡搞成份居多,估計大家不會隨便評給受尊敬的人,然而一般人領取又沒什麼意思,看來可能是王小山有意為之。有人建議,讓此獎從缺,到時候頒給一個空凳子!

如若如此,恐怕要引來當局的刁難了。

根據規劃,這六個獎就要在1月底之前頒發,而獎金則來自民間籌集,主要是網民自願捐出。但這也可能令王小山惹上麻煩,隨時被扣上非法集資、非法經營等罪名。

※ ※ ※ ※ ※ ※ ※ ※ ※ ※ ※ ※

內地互聯網從來不缺搞笑話題。

知名網民張洪峰昨晚在微博上發布一則消息「舉報假新聞」:人民網天津視窗發布一則新聞《Twitter擬於2011年把歐洲總部設在倫敦》,本人使用中國國際互聯網再三輸入,也無法找到一個名叫Twitter的網站或者其它網絡工具,特別是總部更是無稽之談。對此則虛假新聞,本人予以舉報,希望發布者象某周刊一樣辭去幾個編輯職務。

非常搞笑,諷刺很到肉。

2010-12-12

耀邦陵園的秘密




位於江西南昌共青城的胡耀邦陵園,墓碑據說很有涵義,設計者、九江人桑任新(現任南昌航空大學藝術與設計學院黨委書記)向官方的解說:「是紅旗的一角」,而向當地好友、耀邦支持者的說法,則是一艘觸礁的大船。

遠看,左長右短三角形的墓碑,如航行中的船,船頭設置了多塊不規則的大石頭,則隱喻浪花、礁石。大船本來昂首航行中,卻不幸觸礁。

據說墓碑周邊的大石頭共有12塊,其中一塊離群甚遠。這另有涵義....

此外,墓碑上的胡耀邦頭部浮雕,順時針繞墓瞻仰的話,也有幾個角度不同觀感:慈祥、憂愁、怒視。

耀邦陵園正申請第七批國家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 ※ ※ ※ ※ ※ ※ ※

自從2005年11月20日的胡耀邦誕辰90周年,中央高規格紀念後,這幾年的生死兩祭,胡之出生地湖南、安葬地江西,均有小範圍小規模的官方、民間活動,惟獨今年靜悄悄,怎麼回事?

↓ 下圖是胡耀邦80年代視察貴州時,與當時的貴州省委書記胡錦濤合照,旁邊為陪同胡耀邦的中辦的溫家寶。當時正值改革開放熱潮,從三人的服裝,也約略可以看到各人之異同了。



↑ 上圖是2010年4月6日,原中央軍委副主席、國防部長遲浩田參觀瀏陽的胡耀邦故居。據胡耀邦故居、胡耀邦陵園的管理人員說,20年來,到上述兩處參觀緬懷的國家領導人不計其數,近幾屆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來說,江澤民、胡錦濤、朱鎔基.....幾乎均到過至少其中一處,只有李鵬一人未曾到過。

2010-12-09

「孔子和平獎」起底


挪威奧斯陸明晚頒發今屆諾貝爾和平獎,中國也有所謂民間組織頒發首屆孔子和平獎,而且搶先在今天頒發。

孔子和平獎本身不搞笑,可笑的是動機和時機問題。而且之前完全沒有聽說過,而評委會居然說有投票環節。這幾個搞手,倒真成了外交部發言人姜瑜口中的「小丑」了。

對於這個非常山寨的獎項,估計大家最想知道是,到底是誰在操辦?可惜的是,暫時不明。

暫時知道的是:首個孔子和平獎獲獎者是國民黨榮譽主席連戰,獎金10萬元人民幣。

其他獲提名者還包括:微軟創始人比爾·蓋茨,南非前總統曼德拉,巴勒斯坦領導人阿巴斯,班禪喇嘛,中國詩人譙達摩,美國前總統卡特,雜交稻之父袁隆平。

孔子和平獎評選委員會方面,主席:譚長流(北京師範大學哲學博士);評委會成員:羊滌生(清華大學教授),趙振江(北京大學教授),周桂鈿(北京師範大學教授),李繼興(北京大學研究員)。

除了評選過程、操辦過程令人感興趣外(不得而知),最令人矚目的有兩個人,一是主要搞手譚長流,另一個是譙達摩。這個譙達摩到底是什麼身分?可獲得與其他七名人並列的榮幸?

根據介紹,44歲的譙達摩,先後就讀於復旦大學、首都師範大學、北京大學,讀了三家名牌大學後,獲得的是教育學碩士學位。曾先後供職於北京教育科學研究院、中國中央教育科學研究所、中國作家協會《詩刊》編輯部。現任《世界文壇》(今年3月與朋友合辦)、《第三條道路》主編。

據稱譙達摩是當代世界傑出詩人(首次聽說),長詩《世界之王交響曲》以純粹的詩性深刻地闡釋了美、崇高與和平這一永恆的主題。資料介紹又說,譙達摩現為中國文化部中國鄉土藝術傳統文化保護部副部長。

不過根據中國鄉土藝術傳統文化保護部官方網站顯示,譙達摩是副秘書長。中國鄉土藝術傳統文化保護部其實只是一個官方許可的民間組織,掛靠在文化部。

至於譚長流,則是49歲,中國博士觀點叢書編委會總主編、現代健康科技促進中心主任;已出版《空間哲學》和《君子哲學》。但其頭銜,外人均了解不多,谷歌、百度搜索不到,看來連維基解密也難以發現。譚的自我介紹為:生於憂患,長於自然,常以讀書為榮,尤以做事為樂。2000年,悟入哲門。

可以肯定的是,孔子和平獎是民間老左們在操作,有個別官員給予助力。

劉曉波未能出席諾貝爾和平獎頒獎禮,空出的席位顯示了中國人權問題。

連戰不敢跨海接受孔子和平獎,空出的席位,不知道顯示了什麼問題?

我想,是部份中國人腦閉塞思維的凸顯吧。

2010-12-03

微博力量大,黨報官媒皆關注

中共黨報《人民日報》昨日發表文章,認為微博影響力巨大,容易令流言滿天飛,須加強監管。

題為「莫讓『微謠言』通行無阻」的文章指出:微博在讓信息更通暢、生活更便捷的同時,也不可避免地加快了假消息和謠言的傳播速度。

文章說,形形色色的「微謠言」在微博上粉墨登場,這未免讓人對這種新生傳播工具心生憂慮。又指出「某微博運營機構甚至專門建立「不實信息曝光專區」,以正視聽。」

文章甚至以近乎恫嚇的筆調稱,近期「微謠言」數量之多,影響之劣,不斷地在警醒公眾:如果讓這樣的「微謠言」通行無阻,短期來看,會影響公眾對具體事件的判斷,形成錯誤的「輿論場」;長期來看,則會削弱微博及互聯網的公信力。

因此,文章認為靠自律不足以規管微博,直指微博運營機構必須加強監控和追懲,一旦有謠言,事後必須追懲,讓謠言製造者受到應有處罰,以儆效尤。

看來,內地微博的巨大傳播能力、輿論監督能力已經引起中共當局的注意,然而或許人們會反問:當消息出現時,誰能判斷那個是事實、那個是謊言?問題就出在當局信息不公開,卻將所謂的監督責任推給運營商,而運營商岀於商業考慮,肯定寧願先行自宮,也不會等政府來斬首。

微博在內地興起不過年餘,但迅速形成力量,最近幾個月更是極為驚人,多宗爭議性事件,在各微博的集體圍觀下,得以迅速維權。如陜西渭南書案謝朝平獲釋、東莞書案王磊獲釋、江西宜黃自焚案處分官員等等,最近一宗則是寧夏警方跨界到甘肅拘捕舉報官二代的王鵬,他已在昨天獲釋,寧夏也撤掉了倆警官的職務,但被舉報者如何,則尚未可知。

這些事情,如果有留意內地網絡管制的情況,再看微博的風聲水起,相信會更有感受。

不過,官方新華社似乎與人民日報唱反調。

就在人民日報昨天發表文章後,新華社昨下午發岀長篇文章探討微博,稱微博降低了民眾言論表達門檻,有利輿論監督。

新華社文章開頭就以江西省宜黃縣自焚案中,死傷者親屬鍾如九利用微博即時更新事件最新情況的現象,介紹微博推動當局快速處理該事件的作用。

報道也引溫家寶的「重視群眾和輿論監督」、國新辦主任王晨的「互聯網成為中國政府了解民情、匯聚民智、改進工作的重要渠道」說法,指出網絡民意監督的重要性。

王晨曾經是人民日報社長。

而針對新浪微博特設立不實信息曝光專區的做法,新華社的觀點也與人民日報不同。

新華社特別引用南開大學法學院教授趙正群的話,認為政府部門應更多地開放相關信息通道,以保證公眾充分獲取信息,否則包括微博在內的諸多自由言論表達形式會不可避免地帶有盲從和無知色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