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10-26

習近平明確為中央軍委第一副主席


昨天,新華社圖文刊發中央軍委領導人接見朝鮮戰爭老兵代表的新聞,胡錦濤以中央軍委主席的身份領頭,而無論從文字還是從圖片上看,剛當選中共中央軍委副主席的習近平,都排在第二位。

這是習近平在十七屆五中全會當選軍委領導人後,首次以軍方身份出席公開活動。昨天同場的中央軍委副主席徐才厚排在第三位。

中央軍委還有副主席郭伯雄,目前正被委以重任,前往朝鮮出席朝鮮戰爭六十年活動。雖然郭和習近平未同場出現,似乎難以比較,不過可以從國防部網站看到正確的排名。

目前,習近平的名子已經上了該網站的軍委領導人介紹欄裡,而且從胡錦濤的擺位按順序數下來,就可很清楚地看到習近平的位置了。

其實按照中共黨指揮槍的立黨根本理念和現實,作為中央政治局常委的習近平,當選軍委副主席後,軍中排名肯定比另外兩位軍委副主席高。只不過這樣的排名官方軍方不說,我們只能透過新聞看了。

2010-10-10

劉曉波「出獄」

據報道,劉曉波今天會獲安排離開遼寧錦州監獄,與前往當地探望他的妻子劉霞在一個秘密地點會面。

通常這些報道是比較準確的,但我始終不明白當局這樣的安排用意何在,包括當局為何會在劉曉波獲得諾貝爾和平奬的當天,就安排劉霞前往遼寧,準備讓她夫妻相會,似乎政府很急於讓兩人分享喜悅?

這兩天不少分析都說,劉之獲獎,有利於他的提早獲釋,原因是更多外界關注劉曉波這位諾貝爾得奬者,中國政府也會感受到更多的壓力。不過呢,從中國政府的一貫做法來看,劉獲釋還需時日,而最大的可能,就是明年胡錦濤訪美前夕。

美國總統奧巴馬9月23日在紐約會見中國總理溫家寶時表示,明確提出,期待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於明年1月對美進行國事訪問。雖然日期未定,但胡錦濤大致會在1月份訪問美國。

如果說到近期的劉曉波釋放時機,這就是最好的機會,估計美方會向中方提出呼籲,而中方也會做做姿態,以「考慮到劉曉波身體健康狀況」為由,讓他保外就醫。

類似的例子不多也不少。比較相似可以一看王丹案。

王丹與劉曉波均是六四事件幹將,只不過一個是學生領袖,一個是知識份子帶頭人兼「幕後黑手」。

兩人同樣在六四後沒有外逃流亡,同樣被以反革命罪入獄,出獄後同樣繼續推動中國國內的民主運動,再因此獲罪入獄。

王丹在1995年5月21日再次被捕,並於1996年10月30日被以陰謀顛覆政府罪判監11年,關入遼寧錦州監獄服刑。而劉曉波在在2008年12月8日被當局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刑事拘留,被帶到秘密地點「監視居住」,2009年6月23日劉才被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名逮捕,2009年12月25日同樣被判監11年。

兩人獲罪罪名差不多,所判年期一樣,連服刑地點也同樣在錦州監獄。

1998年4月19日,在國際輿論壓力下,中國當局在美國總統克林頓訪華前夕,以「出於人道主義考慮」為名,允許王丹「保外就醫」,將他直接送至一班飛往美國底特律的航班上,開始了王丹流亡美國的生涯。

從95年被捕算起,王丹實際上服刑不足3年就獲釋放。

而劉曉波從08年12月被刑拘算起,羈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最高法曾規定,監視居住確實完全限制了人身自由的,可以折抵刑期),若11年1月奧巴馬訪華前獲保外就醫,也差不多服刑2年了。中國政府完全有可能在這個時候將他釋放。

只不過,劉曉波這個牛精王,會否拒絕離開中國「去醫病」?

2010-10-09

劉曉波和李祿

劉曉波和李祿,兩人放在一起,實在可以讓人談起太多的話題。

參與89學運時,劉曉波是知識份子帶頭者,李祿是激進學生代表。

六四後,劉曉波留在國內,入獄;出獄後繼續從事民主運動。李祿成功透過黃雀行動逃亡美國,從商。

二十年後,當年主張不與政府激烈對抗的偏溫和派劉曉波,再次入獄。當年堅持抗爭到底不畏流血犧牲的李祿,在美國得到支持中國民運、反共的「熱心人士」富豪支持,風聲水起,並獲介紹給巴菲特,如同巴契仔,身家豐厚。

今年,劉曉波獲得諾貝爾和平奬,但在獄中,甚麼時候能得知消息無法確定。而李祿,被中國政府通緝了21年,今年跟在巴菲特的屁股後面,大模斯樣地回國了,照片上笑得很得意。

求仁得仁,求財暴富,這是表象上可看到的分別。

今天,有一班在美國的民運人士聯署反對劉曉波得獎,說劉沽名盜譽,頒獎給他不利中國民主發展。我就不明白了,一個連番因為追求民主自由而入獄的人,他謀榮譽何用?改善獄中生活?倒不如問問那批跑出國門的「民運人士」,你們在國外為促進中國民主自由出了甚麼力?效果如何?

想當年,那些理想口號叫得最響的學生領袖們,有哪幾個留在國內與民共難?

由於李祿在學潮後期突然浮頭,且極盡煽動之能事,客觀上激化了學生與官府鷹派的矛盾。記得有些人後來陰謀論地猜測李祿,對於來歷和來意,有人認為他是李鵬那班人為了乾脆利落處理事件、徹底搞掉趙紫陽集團而專門派往學生堆的人物。也有人認為李祿是美國金援對象,替美國搞亂中國局勢。

當然了,內情大家至今不知道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