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8-27

中國政府的態度

香港旅客在菲律賓馬尼拉遭綁架屠殺事件,有些網民對中國政府的反應和態度充滿迷惘。

其實北京的做法,一點也不意外。想當年,98年印尼排華事件中,暴徒在當局間接縱容下,肆意屠殺一千多名華人、強姦一百多名華人婦女,中國當局不也是「冷處理」了。

在政治家眼中,只有「事件」和「時期」之分,中共考慮的是政權的穩固、國家的最大利益。

8名港人因為菲律賓特蠢警察的魯莽無能而喪生,這是事件。如何處理,將影響未來一段時間的兩國關係,這是「時期」。

在當政者眼中,事件總會過去的,只要處理得不太令國人港人失望、心寒,則「事件」反而可以為「時期」服務,在外交上增添了籌碼。

東南亞問題,在中共的外交上,處理起來實在難過於中日關係。問題就出在當年的革命輸出歷史上。

中共1949年取得政權後,即向他國傳授共產黨革命經驗,特別是60、70年代,在毛澤東「世界革命」的總戰略指導下,以「國際主義」之名,大力支持許多國家的共產黨及左派激進勢力,發動武裝革命。獲得支持的包括東南亞各國,印度、非洲,乃至拉丁美洲國家。其中東南亞為輸出革命的主要對象。

毛澤東將「世界革命」寓於「反帝反修」之中,支持第三世界的民族革命運動。世界革命的目標,最終表現為支持邊緣地區第三世界民族運動。東南亞各國均有共產黨,多從親蘇變成親中,成為毛派。

革命,自然是暴力活動。然而不僅成功者寥寥,更導致社會動盪不安,自然引起愛好和平的民眾的反感。除非絕對的民不聊生,否則革命絕對沒有市場。

祖國的政治舉動,往往給海外華人帶來浩劫。最令華人心驚的,莫如1965年印尼的屠殺華人事件。60年代,印尼共產黨利用印尼總統蘇加諾的親共立場,迅速擴大勢力,結果遭右翼軍事力量反擊,在1965年被鎮壓。蘇哈托領導的軍方將蘇加諾推翻後,同時展開規模空前的排華與大屠殺,數十萬華人死亡。

說到這次港人事件的菲律賓,當然也有老毛輸出的革命,而且至今存在。

以下抄抄寫寫一些內地學者的研究。中國當年支持菲律賓共產黨毛派領導人施順(Jose Maria Sison),他文革早期曾在中國受訓至少3個月,其追隨者稱之為「菲律賓的毛澤東」。

施順1939年出生於一個地主家庭,其家族祖先是16世紀的福建移民。1960年代的越戰對菲律賓的青年產生了很大的刺激,青年們如飢似渴地研讀各種左翼文獻,尤其是中國革命的經驗。當時,施順的著作在青年中間廣為流傳,成為青年運動的指導文獻。

1962年,施順加入了菲律賓共產黨(當時與社會主義黨合併)。在毛主義的影響下,施順把菲律賓共產黨內的激進派糾集起來另立山頭。1968年12月26日,施順選擇在毛澤東生日這一天,進行了菲律賓共產黨的重建,制定新黨綱。

施順指出,當時菲律賓社會的性質是半封建半殖民地,受到美國帝國主義以及菲律賓的官僚、買辦與地主統治,必須以新民主主義革命,透過由工人階級領導、以農民為主力的土地改革和武裝鬥爭,逐步擴大農村革命根據地,以農村包圍城市。(照搬毛澤東二三十年代的論調)

施順於1969年建立了菲律賓「新人民軍」(現在成為菲律賓第二大反政府武裝,被美國列為恐怖組織),發起地下黨的革命武裝鬥爭,爭取到了中共支持。

在1969年3月發表的《糾正錯誤和重建黨》中,施順宣稱「用戰無不勝的毛澤東思想武裝起來的民族解放軍已經清除了以拉瓦和塔魯卡為代表的以及其他現代反革命修正主義路線和『左』、『右』傾錯誤」。中共軍隊早年的「三大紀律八項注意」也是菲律賓新人民軍的紀律。

1971年,為了迎接菲律賓的「革命高潮」,施順制定了中國路線,派黨內第二號領導人里卡多馬來率領一個14人的代表團到中國受訓,卡多馬來在中國一直住到1981年鄧小平不再支持東南亞革命的時候,才離開中國去了荷蘭。他回憶說,中共當時除了提供軍火,還教他們如何使用針灸和草藥,如何在海上航行這些游擊戰所需要的知識。

施順在1977年被捕,1986年獲新任總統柯拉蓉釋放,由於軍方勢力的戒心,同年施順外訪後選擇留在荷蘭至今,現在他還遙控參與國內菲共事務,但他被美國和歐盟列入恐怖份子名單(歐盟去年底將其剔除)。07年,施順涉謀殺兩名黨內同志而在荷蘭被捕,同年因證據不足獲釋。

目前,新人民軍仍不時在菲律賓國內製造恐怖襲擊事件。本月21日,菲律賓警察部隊一輛巡邏車在中部的北薩馬省遭到新人民軍伏擊,8名警察被打死。

不過,隨著政治形勢轉變,新人民軍已經從親中的毛派,變成目前的排華勢力之一。

類似中共支持搞革命的東南亞國家,還包括柬埔寨、越南、緬甸、泰國、新加坡、馬來西亞等。客觀上,這曾經成為當局政局不穩、社會動盪的因素之一。也成為中國與東南亞國家外交上難以交心的重要障礙。

雖然自從中國進入鄧小平的發展經濟時代後,中國已不願搞吃力不討好的革命輸出,也在涉東南亞華人問題上小心翼翼,避免落人口實,但是東南亞各國仍對中國深懷戒心。

另外,在當年的大環境下,中國在60年代放棄承認雙重國籍,是為了向東南亞國家表示不會將當地的大量華人當做「第五縱隊」去推翻當地政府。宣布放棄後,當地華人立成棄兒,導致此後中國要伸手過問華人事務,也不得不採取迂迴、謹慎態度,免得自打嘴巴。

中國還有個考慮,就是中共一直強調和平共處五項原則,其中中共視為命根的就是「互不干涉內政」,因為中共很擔心國內各種獨立勢力被西方扶持,所以很強調此項。而若中共去處理別國國內的事情,就怕落人口實。

除此之外,東南亞多國向來反華排華,還因為眾所週知的原因:華人控制東南亞經濟,成為奸商、寡頭、壟斷國家經濟、官商勾結的代名詞,也成為貧富懸殊、國家經濟發展的罪人。

所以在菲律賓,華人一直都是被綁架勒索的對象,菲律賓警察調查起來也不大關心,因為「中國人有錢,付得起贖金。」

其實在此次港人慘遭屠殺的事件上,中央可以以官冷民熱的方式處理,讓民間組織譴責、反制菲律賓,官方則循他們慣常的做法處理,不必升上檯面,如此配合則事半功倍。

誰都知道,內地其實並無嚴格意義上的民間組織,全部官方控制。所以若你看到內地有組織舉行什麼行動的話,肯定有官方的推力在內。遠的如05年的民間反日浪潮,令北京在當時冰封的中日關係上獲得主動;近的如上幾個月的工潮,令內地得以一次過在各地大幅增加最低工資,推行工資協商制度,否則又將是漫長的過程。

最近,若細心留意,就會看到內地大批城市已經中止赴菲律賓的旅遊組團了,也暫停接受報名。這不會是單純的市場行為。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