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5-13

朱厚澤,被胡耀邦視為總書記人選



前中共中央宣傳部長朱厚澤,9日去世,但直到昨天(12日),中共當局才發出相關消息

訃告題為「朱厚澤同志逝世」:

中華全國總工會原副主席、書記處第一書記、黨組副書記朱厚澤同志,因病於2010年5月9日在北京逝世,享年80歲。

朱厚澤病重期間和逝世後,習近平、王兆國、王岐山、李源潮、尉健行、羅幹和倪志福、胡啟立等,以不同方式表示慰問和哀悼。

朱厚澤是貴州織金人,1931年1月出生。1949年3月加入中國共產黨並參加革命工作。同年3月任“中國新民主主義青年聯盟”貴陽市領導小組組長。後歷任共青團貴州省委文藝工作隊隊長,共青團貴陽市委少年工作部部長,共青團貴陽市委宣傳部副部長、部長、團市委書記。1954年後,歷任貴陽煙草工業公司經理、黨委書記,貴陽市化工局局長、黨委書記,貴陽市經委副主任,貴陽市委宣傳部副部長、部長、市委常委。1978年10月後,歷任貴陽市革委會祕書長、革委會副主任,貴陽市委常委、市委祕書長、市委書記,貴州省委常委、省委祕書長、省委書記,省委第一書記。1985年7月任中共中央宣傳部部長。1987年後歷任國務院農村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全國總工會副主席、書記處第一書記、黨組副書記。1999年2月離職休養。他是中共第十二屆中央候補委員、委員。


全文主要還是看前兩段。

雖然朱厚澤擔任中宣部長僅年半,但境外媒體在報道他時,都是冠以「前中宣部長」,既因為該位置重要,也因為他的開明。(朱厚澤擔任中宣部長時提出思想文化管理上寬鬆、寬容、寬厚的「三寬」方針,而為其贏得知識分子和民間的支持。他離休後持續關注異見人士。)

訃告第一段,則冠以「中華全國總工會原副主席、書記處第一書記」。不過,這也無可厚非,朱厚澤最後的官職確實如此。反而是第二段,明顯降低規格。

對朱厚澤「表示慰問和哀悼的」,在任的黨和國家領導人僅習近平、王兆國、王岐山、李源潮4人。這不是僅這4個人和他交情好,而是中央當局決定了只能寫這4個人,即便胡錦濤、溫家寶有打過電話,甚至去過醫院,他們的名字也不會出現在這個訃告中。

到了今天的《人民日報》,所登的朱厚澤訃告,雖然配了一張遺像,但對朱厚澤表示慰問和哀悼的,變成了「中央有關領導同志」。這份面向全國讀者的報紙,乾脆不讓任何一位領導人和朱厚澤沾上關係。

不用如何翻出中共去世官員待遇的規則,只要看看幾則最近的官員訃告,就可看出差異。

如,《人民日報》5月10日刊登的陳景新同志逝世訃告:原國家稅務局副局長、全國工商聯駐會副主席、顧問陳景新同志,因病醫治無效,於2010年4月8日在北京逝世,享年79歲。在陳景新病重期間及逝世後,胡錦濤、溫家寶、習近平、李克強、王岐山、李源潮、周鐵農、黃孟復和王忠禹等以不同方式表示慰問和哀悼。

又如,《人民日報》5月9日刊登的胡亦民同志逝世訃告:中共遼寧省委原書記(當時設有第一書記)、原省顧問委員會副主任胡亦民同志,因病醫治無效,於2010年3月29日在瀋陽逝世,享年93歲。在胡亦民病重期間及逝世後,胡錦濤、溫家寶、李長春、習近平、李克強、周永康、王剛、王岐山、李源潮、張高麗、張德江、薄熙來、朱鎔基、宋平、李嵐清、吳官正、白立忱、張榕明和李鐵映、王文元、李貴鮮等以不同方式表示慰問和哀悼。

陳景新、胡亦民這兩個人,級別不比朱厚澤高,全部得到胡錦濤、溫家寶的關懷。

還有像江澤民的恩師,前上海市長汪道涵去世時更加風光,中共政治局常委多出席葬禮,高調悼念。

無他,誰讓朱厚澤是在貶職後才退休。想當年,胡耀邦去世十多年後,中央才來辦座談會紀念。

朱厚澤是胡耀邦時代的中央委員、中宣部長,也是胡錦濤的前任(貴州書記)。朱在中共黨內、民間和知識界都有一定聲望。1987年初胡耀邦被迫辭職,朱厚澤也隨著從中宣部長位置上貶到國務院農村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

北京學者張耀傑昨日發文紀念朱厚澤,文中引述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員丁東的話,說胡耀邦1989年去世前一個星期,與前中組部副部長李銳談了七個小時。

據稱,胡耀邦說了這麼一段話:「我辭職對於自己沒有什麼,主要是對不起朱厚澤。因為朱厚澤是可以當總書記的一個人。我自己不是一個合格的總書記。」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