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4-26

滇末路兄弟自殺‧網民激留言

雲南省昆明市兩名靠拾荒維生的兄弟,生活困頓,昨日約定相繼揮水果刀自殺,弟死、兄獲救。兩人所住樓梯間僅約1平方米,有吸毒習慣。獲救後,兄稱:「早就不想活了,幾十歲的人了,沒老婆沒孩子,撿破爛又有點小毛病。我們商量很長時間了,無法再生活下去才選擇自殺的,破爛也很難撿……」

在貧富懸殊、民怨沖天的內地,地方報紙雖然點出了該對兄弟是「道友」,網民仍多數控訴政府、社會。

留言選摘:

● 有的人死重於泰山,有的人死輕於鴻毛,你們兩就是屬於後者,你們有機會成為全國英雄的,可惜你們選擇了自我了斷。

● 現在我還活的起,哪天要是逼的我活不起的時候,我會帶走幾個該帶走的,你們先尊稱我:「hero」吧~~

● en 學下楊大俠。(學楊佳)

● 和諧社會把人變成鬼。

● 窮人不是早翻身了嗎?

● 學校,會有的。家園,會有的。(揶揄胡錦濤在玉樹災區的學校黑班留字)

● 年年GDP增長,但是幸福感呢?

● 這樣的人死的好冤,還不如找幾個貪官墊背。

● 一邊食不果腹衣不遮體,一邊笙歌艷舞歌功頌德。

● 絕對是壞份子造謠,這種事情只會是在萬惡的舊社會發生的,現在是河蟹社會,老百姓情緒穩定。

● 可惜了,兄弟兩個難道不知道房價要降了嗎?以後你們只要花五十萬就能買六十平米的房子了,唉!

● 消費品比歐美還貴,福利比非洲還差。「入世」的那一天全國上下一片歡騰,最後我們才發現只要是我們想接軌的都接不上軌,我們不想接軌的統統接上了軌。

(來自網易、搜狐新聞評論)

2010-04-18

青海地震的問題


青海玉樹4.14大地震,這一次我並沒有到現場採訪。不過,從前方其他人的報道內容和官方的消息,看到一些情況。

第一
高原反應,確實對平原人來說,驟然難以忍受。特別是在海拔4500米,出力搬搬抬抬的平原地區救援人員,不出現高原反應的肯定是少數。

因此難免有人會問,這一次支援調派,是誰在做決定?為何調了大批平原地區的人員參與?導致救援進度反而因此被拖慢。為何不調派西藏軍區的軍隊、大藏區的武警部隊加入救援,他們肯定沒有高原反應,救出更多生人的機會也更大。

就如,玉樹當地大批僧侶參與救人,他們比各地的專業救援隊伍更有效率。這也導致部分玉樹人以為救援人員不賣力、懶散。但他們根本就賣不上力啊。部分像山東的180多名消防隊員,已經於前天「順利完成任務」返回山東了。

實際上,數千名來自各地的消防特勤、公安特警,都是公安部統一調派的。要究責,請找周永康和孟建柱。不過,雖然各地媒體均聚焦在他們身上,但他們並非救災主力。

軍方調派救災的士兵、武警才是主力。解放軍、武警部隊玉樹救災聯合指揮部昨日公布,解放軍和武警部隊已出動兵力12355人。其中解放軍7104人、武警部隊4255人。人員來自北京、蘭州、成都軍區,空軍、二炮、武警的部隊和總參、總後直屬部隊。

從此前的媒體報道,其中部分武警來自西藏。然而具體人數並未看到公布,估計不會多。大藏區始終是敏感地帶,當局不敢抽掉太多人離開。而其他地區的人則不利於高原救援,加上救援人員的醫療和食物供應不足,所以,此次救災成效肯定打了折扣。

第二
死亡人數統計的兒戲。當局居然剛開始時,在統計失蹤人數上一直只考慮戶籍人口。隨著發現屍體數量(死亡人數)的跳躍式增加,才意識到玉樹外來流動人口中,死於此次地震的不在少數。據稱,玉樹有10萬外來人員,主要是遊客和經商、打工者。

災區這兩天已經傳言四起,有人說死亡總人數將上萬。

官方每日數字:
第一天(14日)400餘死,失蹤未計;
第二天(15日)760死,243失蹤;
第三天(16日)1144死,417失蹤;
第四天(17日)1484死,312失蹤;
第五天(18日)1706死,256失蹤。

忽略了流動人口傷亡狀況,是否會導致了該省乃至中央對災情判斷的失誤?從而影響了救援安排?

第三
地震局又出現問題。地震第一天,中國地震台網說,震源深度33公里。當日美國地質勘探局則測出震源深度約16公里

新京報引述中國科技大學地球和空間科學學院教授倪四道說:震源越淺破壞就會越大,最簡單的一個辦法,用震級除以震源深度,就會發現,震源16公里的破壞程度是震源33公里破壞程度的兩倍。(各網站轉載此報道後大多刪除)

剛開始時,地震局解釋:地震台網在玉樹地震震中周圍所設的台站比較稀少,導致大家測得的數據都不那麼準確。

到了17日,地震局網站公布,將地震震源深度改為14公里。

這也令人出現疑問:錯誤測得的地震震源深度,是否導致地震局和當局低估了地震破壞力,從而導致青海和中央政府低估了災情,並且影響救災部署,最終令大批人員得不到及時的救援,被壓埋死、凍死病死、傷勢變重。

要知道地震剛發生後,災區一切對外連繫中斷,可能長達幾個小時。這時候,地震局數據就顯得非常重要。

今天,中國地震局賑災應急救援司副司長苗崇剛特意出來解釋,他說:33公里和14公里都屬於淺源地震範疇,所以對災情的判斷不會有大的出入。

看來,有需要找更權威的專家來分析一下。美國地震專家最好出來說說。

2010-04-12

抄寫幾則新聞


(← 圖為08奧運火炬手張洪潮)
一,
廣州羊城晚報社副總編輯張洪潮,因涉嫌嚴重經濟違紀,於今天(4月12日)被廣東省紀委立案調查。年過5旬的張洪潮是廣東興寧人。現任羊城晚報社報業集團社委委員、《新快報》總編輯,正處級級別。

從張洪潮此前的長篇自我評價看來,我覺得他應該不是在新聞立場方面受到打擊報復,應該是確實有經濟問題。


二,
「知行天下」2009年度十大精英評選結果,明天將在建川博物館揭曉

此前,本blog有過一篇對此知青評選的介紹,據樊建川的微博透露,幾乎全部獲獎者今晚已經到齊他那裏了。不過,估計王毅不可能到場的了。


三,
南水北調產生了現代中國第二波移民潮。丹江口庫區的移民,目前出現了不少麻煩。主要是移民們不滿安置地無法讓他們達到原有的生活水準。

其中,河南南陽的淅川縣,據說已經出現了一些大衝突。事情值得關注。

2010-04-08

自封全球金融第三,夜郎上海?

由上海浦東國際金融航運雙中心研究中心編制的「全球國際金融中心競爭力指數」昨日在上海浦東發布。報告顯示,上海的「國際金融中心競爭力」位居全球第三。

第1~20名的城市排名為:紐約,倫敦,上海,東京,芝加哥,香港,法蘭克福,蘇黎世,多倫多,聖保羅,北京,華盛頓,孟買,新加坡,深圳,悉尼,巴黎,溫哥華,莫斯科,首爾。

這個指數,相信不僅香港人看了不以為然,內地很多民眾得知後也嚇了一跳。

據起草該競爭力指數的負責人——上海浦東國際金融航運雙中心研究中心主任莊崚介紹,依據該指數的設定宗旨及測算原則,從金融中心能級、發展與引領潛力、金融生態系統等三個分項中選取了68項指標。他說,其研究機構對排名更看重的是「未來發展增長潛力」。

這就怪不得了,相同的數據能得出幾乎完全不同的結論。莊崚昨日一再強調其排名編制中,所採用的基礎數據均取自國際組織、行業協會等,與倫敦金融城指數所依據的基礎數據相同。

事實上,在倫敦金融城指數排名中,注重的是金融城市對人才的吸引力,而上海方面則強調發展潛力,思路完全不同,排名當然出現根本性的不同。

那麼,為何不直接將指數排名命名為「全球國際金融中心潛力指數」?如果這樣,估計這份指數的公信力會得到大大的提高。誰不知道中國是世界最大潛力股?上海則是中國經濟龍頭。

上海要成為任何真正的世界中心,為期還遠矣。

我說一個很簡單的例子。

我的一個好朋友,物流行業,在香港是夕陽,看好內地發展,於是進軍上海,開設分公司。確實,內地商機多很多。但是,麻煩事來了。

不說人才、不說偷懶成風,就說貪污腐敗。

他開設上海公司不足一年,就被三個工商分局查過。分別是其公司所在地的區工商局,和兩個隔壁區工商局。

局方人員很坦白,上到寫字樓後直接說:你什麼都不用說,也不用找人了,我要找你問題,只要看看你的帳本就能找出來。要怎麼辦,你看著辦吧。

然後就走了。

第一次,我朋友沒遇到過,於是到處找人,包括律師、行內人、工商部門的人諮詢、請客,最後搞清楚什麼回事,知道潛規則了。擺平事件,總共花掉二十幾萬,其中僅幾萬是有單的罰金。有的入了口,有的入了袋。

為何不報反貪局?第一,這些錢不是工商局某一個人吞下的,反貪局會不會為了一家私人公司,調查整個工商分局?

第二,除非我朋友的公司不想再在上海生存。

第三,工商局提出(恐嚇)的罪名相當嚴重「擾亂市場秩序罪」,隨時可判你五年以上監禁,問你怕未。為何我朋友會擾亂了他們的社會主義經濟秩序?因為劈價攬客,也屬於擾亂秩序囉。但是你外來公司,不劈價,如何爭客?

好了,第一次被罰後,那工商分局的人說,以後不會找你麻煩了,還很好心地說「有事可以找我們」。還真以為很好心,原來......

沒有多久,隔壁區的工商分局的人踩上寫字樓,言語如出一轍。原來可以跨區查案的啊!不用說,知道怎麼做了。於是找到上一個工商分局的人,他變成了中間人。這一次,少花了十多萬。

再過幾個月,又一個工商分局來了。這一次,又少花了一點。

三次登門拜訪,總共被敲詐了四十多萬。一年的收入被貢獻了一大部分。

雖然說,這是物流的例子,但是,我不相信金融業不是這樣子。大公司或許不會這麼糟糕,但是他們也要看更高層的臉色。

舉例子,力拓事件。我絕對相信力拓上海分公司涉及受賄、行賄,但是,如果上海不是這個上海,還有這麼多事情嗎?力拓難道不是受制於潛規則下。力拓在香港,涉腐的機會會否較少呢?

這些例子,很簡單地說明了問題:在上海,執法不公、司法不彰、制度不良,內外人們對行政司法基本沒有信任度。這些因素,正是任何「世界中心所不可缺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