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1-29

未來三年廣東成為民怨火藥庫

上個月本博客剛剛寫了歪風吹襲李克強,當時還擔心全國是否真的會推廣佛山南海的「三舊」改造經驗,想不到這個月廣東就得到全國首試大規模改造三舊的機會,真可謂歪風當道,汪同志小心仕途啊。

什麼是「三舊」?廣東官方媒體南方日報有個挺嚇人的解釋:把舊城鎮、舊村莊、舊廠房這些城市「瘡疤」變成亮點,化腐朽為神奇,簡稱為「三舊」改造。

廣東的老大粗省長黃華華更直白:廣東今年要以大拆大建擴內需,以拆遷保證經濟增長。

黃還故意公開點明「三舊用地改造的政策全國哪個省都沒有,廣東經過汪洋書記向國土資源部積極爭取,獲得了為期三年的先行先試的機會。」真是張飛轉世,用心或者不難明白。

三舊改造有何不好?南海夏西村是全國的三舊改造示範點,也是上個月李克強視察的地方,可是幾乎天天有不滿拆遷賠償、安置的村民到村、鎮甚至區、市政府門口聚集請願。夏西已經成為一個小火藥桶,只需發生一件偶然引發民憤的小事,就如一個火柴點燃,全國曝光。

前兩天,廣州當局披露了該市的比較詳細的三舊改造規劃,包括要拆除1000萬平方米建築,投入1000億,受影響人數60萬人。

按照當局的法規,只要三分之二的居民簽訂拆遷補償安置協議,即可拆遷。那麼,如果真的有20萬人不同意,廣州警察和城管忙得過來嗎?即便是僅一成的人不願搬,也有六萬人。再其中僅有一成人選擇激烈對抗,那也是六千人啊。

廣州這個規劃定的是10年目標,然而根據當局辦事風格:多快好省,即用最少的錢,最快事辦好事。估計3年就要見成效,否則18大時汪洋何來政績?

這時候,我想薄熙來肯定坐在山城上某處,等著看汪洋如何處理自己挑來的這個棘手問題。

廣東如此宏大的向三舊要地規劃,雖然僅毛澤東的向自然要地可比擬,然而北京、上海的舊城改造經驗仍然值得廣東派人總結一下。

北京奧運前幾年大肆改造老城區,東、西城的胡同,破壞殆盡,四合院不是拆掉改成現代住宅,就是翻修後變成超級豪宅出售,每座以億計算。而窮人呢,分得的一點兒賠償,根本不足以在原區附近置房,而所謂的安置房,則在遠郊,而且還要補一筆錢。

這還是有房產權的人才有的權利,那些舊四合院內大批原住戶,許多是租戶,還有一批解放後被代管了房產,有業權卻無證,全部僅得可憐撫恤金。

後來相關改造更伸延到三環外的八十年代商品房。這一大波的強制性改造運動,引起極大民憤。北京本地的訪民,多來源於此,每逢黨國節日,莫不出來贈慶。

在上海,情況類似。有的人更被迫遷兩次。如90年代那一輪拆遷舊弄堂潮,大批人被遷移到浦東新區。10多年後,浦東新區值錢了,他們的房子又因為所在地皮被重新規劃,發展商業、修路等,被以「公共利益」之名再次迫遷。

基於樓價問題,現在北京、上海的城中心,住的全是富人,而且很多是外地人。窮人則在外圍,壁壘分明。所以京滬向來有「趕窮人出城」的惡稱。另一個現象可佐證:在京滬城區,說京片子和上海話的人越來越少。

廣州呢?原區安置嗎,不可能,這不符合當局的經濟考慮,無法促增長。騰出來的地皮肯定要發展「高增值」產業,包括豪宅。高額賠償嗎,更加不可能。

那麼,急於見成績的廣州當局,如何能讓民眾俯首接受呢?這將是汪洋的不可能的任務。

而廣東省內另一個三舊改造的試點,則在東筦。東筦主要是改造舊廠,因為經過「騰籠放鳥」和金融海嘯後,剩下極多的空置廠房,當局正是要通過「合法手段」,沒收這批資產。要沒收其實很容易,大批廠商是欠款倒閉走的,他們不少還欠鄉鎮政府的錢,很大部分不敢出來。剩下的,隨便給個錢就能打發,商人嘛,為了生意,谁敢得罪當局。除非鐵定了心,不再到內地經商。

但東筦的舊村莊改造,將寸步難行。那些土著,如何肯乖乖聽話?

未來三年,廣東的暴力好戲將持續上演。而類似「集體散步」的抗爭,相信也不會少。

#################################

其實,解決的方法說起來也不難:
一,提供多數人可接受而不必再補款的安置房。
二,政府協商時放低身段,即便是假裝也好,可以消滅很多敵意
三,拆遷辦絕對不能承包給私人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