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1-07

80後當以史為鑑

社會有激青、憤青,並非異像;無反對聲音,那才詭異。然而,不知道反高鐵的準烈士們,未來大計將如何?

立法會財委會明日審議高鐵撥款,幾路反高鐵團體將在立法會大樓外集會,有人甚至聲稱準備好流血和暴動。不知道這些80後,對最近數十年的中港台歷史有無多少認識?

毛澤東奪得江山,靠的是人民戰爭。不得民心的戰爭,會死得很慘。這放在社運民運之中,也一樣適用。因為香港人民,乃至全人類,莫不希望生活安定。除非外族入侵,或者真正的民不聊生,人民才會支持革命暴動。

香港的六七暴動,大環境是民眾生活壓力大、社會不公,當局施政失措、漠視基層市民迫切需求。與現在的低工資、高物價水平、高樓價、當局施政剛愎自用等情況,也頗相似。雖然六七暴動有大陸文革的影響,難道現在香港80後的反抗行動無受歐洲、東南亞甚至20年前的六四影響嗎?

六七暴動剛開始時,並非暴動,在市民心中仍是工人階層反抗當局的正義之舉,但到了後來,極左派掌握主導,行動進入暴動,激烈的流血衝突,頓失民心。所以,當局的鎮壓行動,反而得到大多市民的支持,或者說默認。而左派們,由此背上了這個歷史包袱。雖然他們至今仍以「反英抗暴」來代替六七暴動,但這絕不是他們會拿出來炫耀的政治資本。

80後們,考慮好了暴動嗎?想為自己立下恥辱柱嗎?

或者很多80後都堅稱自己並無暴動的想法,就像所有出來接受訪問的80後頭臉人物,都說自己和自己周邊的人都是愛好和平、堅持平和抗爭。但是,既然有人在你們當中嘗試和已經使用暴力,那就應該引起你們的警惕。作為帶領和組織者,有責任和某些人劃清界線。否則,到後來是無法控制的,後果是自己也將被牽扯進去。

1989年六四,開始時,學生們和工人們也僅限於遊行示威,表達學生和人民對政府改革的良好願望。他們並無革命的打算,這充其量只是改良派。但是到了後來,無論是當局還是示威者,都是極端派主導了隊伍。針鋒對麥芒,於是對抗愈來愈激烈。

當示威活動進入後期,大部分學生工人處於亢奮狀態,越是激進的言詞,越能激起共鳴;越是激烈的行動,越能得到支持。那些溫和派,早已被孤立在領導小組之外。最令人遺憾的是,最後關頭大多數人已經聽不進溫和派的勸解,不肯撤出天安門廣場,寧以肉身擋子彈和坦克。

開槍鎮壓,應該不是現在會發生在香港的事情。但若有激烈舉動,流血衝突怕不會少。最令人擔心的是,80後的社運行動,最後會被極左派騎劫。而這種情況,並非缺乏經驗的網民們所能抵抗的。至於騎劫的目的,則留待日後觀察吧。

最後,還想猜想一下這批80後社運者們的出路。或許,經過社運洗禮,他們會組成一個社團或政黨?進軍立法會,從街頭走入體制,倒也是條出路,甚至大想頭到參選未來特首?

或許這些社會經歷成不了「輝煌歷史」,與左派(現已是建制派)一樣,往事不堪回首,莫提莫提。

或許,他們其中一班人因為太過激烈,鋃鐺入獄,成為民主鬥士。然後民主黨組織龐大的律師團,為他們免費辯護,彰顯公義。結果呢,變成30年前台灣美麗島事件翻版,那批鬥士最後皆黯淡無光,反倒律師團接收了勝利果實。至於陳水扁等人的貪腐,那是後話,起碼律師團們享受了8年執政美果。

青年總容易激動,行為流於形式。有人認為能更有效引起社會對問題的關注,衝擊社會沉悶的氣氛;也有人認為容易被利用,擾亂有餘建樹未見。

樂山樂水,你喜歡做什麼事情,在這個相對自由的社會,我最多不屑,不會阻攔你。但你不可以犧牲我的利益(如堵路、製造混亂)來凸顯你的鬥士形象和你的理想。我無法喝停你,但可以鄙視你。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