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1-29

未來三年廣東成為民怨火藥庫

上個月本博客剛剛寫了歪風吹襲李克強,當時還擔心全國是否真的會推廣佛山南海的「三舊」改造經驗,想不到這個月廣東就得到全國首試大規模改造三舊的機會,真可謂歪風當道,汪同志小心仕途啊。

什麼是「三舊」?廣東官方媒體南方日報有個挺嚇人的解釋:把舊城鎮、舊村莊、舊廠房這些城市「瘡疤」變成亮點,化腐朽為神奇,簡稱為「三舊」改造。

廣東的老大粗省長黃華華更直白:廣東今年要以大拆大建擴內需,以拆遷保證經濟增長。

黃還故意公開點明「三舊用地改造的政策全國哪個省都沒有,廣東經過汪洋書記向國土資源部積極爭取,獲得了為期三年的先行先試的機會。」真是張飛轉世,用心或者不難明白。

三舊改造有何不好?南海夏西村是全國的三舊改造示範點,也是上個月李克強視察的地方,可是幾乎天天有不滿拆遷賠償、安置的村民到村、鎮甚至區、市政府門口聚集請願。夏西已經成為一個小火藥桶,只需發生一件偶然引發民憤的小事,就如一個火柴點燃,全國曝光。

前兩天,廣州當局披露了該市的比較詳細的三舊改造規劃,包括要拆除1000萬平方米建築,投入1000億,受影響人數60萬人。

按照當局的法規,只要三分之二的居民簽訂拆遷補償安置協議,即可拆遷。那麼,如果真的有20萬人不同意,廣州警察和城管忙得過來嗎?即便是僅一成的人不願搬,也有六萬人。再其中僅有一成人選擇激烈對抗,那也是六千人啊。

廣州這個規劃定的是10年目標,然而根據當局辦事風格:多快好省,即用最少的錢,最快事辦好事。估計3年就要見成效,否則18大時汪洋何來政績?

這時候,我想薄熙來肯定坐在山城上某處,等著看汪洋如何處理自己挑來的這個棘手問題。

廣東如此宏大的向三舊要地規劃,雖然僅毛澤東的向自然要地可比擬,然而北京、上海的舊城改造經驗仍然值得廣東派人總結一下。

北京奧運前幾年大肆改造老城區,東、西城的胡同,破壞殆盡,四合院不是拆掉改成現代住宅,就是翻修後變成超級豪宅出售,每座以億計算。而窮人呢,分得的一點兒賠償,根本不足以在原區附近置房,而所謂的安置房,則在遠郊,而且還要補一筆錢。

這還是有房產權的人才有的權利,那些舊四合院內大批原住戶,許多是租戶,還有一批解放後被代管了房產,有業權卻無證,全部僅得可憐撫恤金。

後來相關改造更伸延到三環外的八十年代商品房。這一大波的強制性改造運動,引起極大民憤。北京本地的訪民,多來源於此,每逢黨國節日,莫不出來贈慶。

在上海,情況類似。有的人更被迫遷兩次。如90年代那一輪拆遷舊弄堂潮,大批人被遷移到浦東新區。10多年後,浦東新區值錢了,他們的房子又因為所在地皮被重新規劃,發展商業、修路等,被以「公共利益」之名再次迫遷。

基於樓價問題,現在北京、上海的城中心,住的全是富人,而且很多是外地人。窮人則在外圍,壁壘分明。所以京滬向來有「趕窮人出城」的惡稱。另一個現象可佐證:在京滬城區,說京片子和上海話的人越來越少。

廣州呢?原區安置嗎,不可能,這不符合當局的經濟考慮,無法促增長。騰出來的地皮肯定要發展「高增值」產業,包括豪宅。高額賠償嗎,更加不可能。

那麼,急於見成績的廣州當局,如何能讓民眾俯首接受呢?這將是汪洋的不可能的任務。

而廣東省內另一個三舊改造的試點,則在東筦。東筦主要是改造舊廠,因為經過「騰籠放鳥」和金融海嘯後,剩下極多的空置廠房,當局正是要通過「合法手段」,沒收這批資產。要沒收其實很容易,大批廠商是欠款倒閉走的,他們不少還欠鄉鎮政府的錢,很大部分不敢出來。剩下的,隨便給個錢就能打發,商人嘛,為了生意,谁敢得罪當局。除非鐵定了心,不再到內地經商。

但東筦的舊村莊改造,將寸步難行。那些土著,如何肯乖乖聽話?

未來三年,廣東的暴力好戲將持續上演。而類似「集體散步」的抗爭,相信也不會少。

#################################

其實,解決的方法說起來也不難:
一,提供多數人可接受而不必再補款的安置房。
二,政府協商時放低身段,即便是假裝也好,可以消滅很多敵意
三,拆遷辦絕對不能承包給私人

2010-01-23

幾個低俗段子

內地反低俗運動的程度,與當年破四舊有一拼。不少所謂低俗笑話被丟棄,我看到可惜,隨便撿來三段:

上課,老師解釋「乳」字:就是「小」的意思。比如「乳豬」是「小豬」,「乳鴿」是「小鴿」。王小明,你用「乳」字造個句。
王小明:我家條件不太好,只能住40平米的乳房。
老師暈:這個不行換一個。
王小明:我每天上學都要跳過我家門口的一條乳溝。
老師暈:不行,再換一個。
王小明:我想不出來了,把我的乳頭都想破了。

女祕書搭上縣長的車,縣長禁不住伸手摸女祕書雪白的大腿。
女祕書問縣長:你記得鄧選第216頁第7段寫著什麼嗎?縣長臉紅,急忙收手。
回到家後,縣長迫不及待開鄧選第216頁第7段,只見上面寫到:膽子要再大點,步子要再快點......
縣長拍腿大呼:媽呀,理論知識不強將失去多少機會啊!

詩歌《低俗》
小時候
低俗是一盤小小的磁帶
我在這頭
麗君在那頭;
後來啊
低俗是一團窄窄的紙條
我在後頭
女生在前頭;
長大後
低俗是一張薄薄的光盤
我在這頭
電視在那頭;
而現在
低俗是一條短短的信息
我在裡裏頭
警察在外頭!

2010-01-16

內地網民評香港公投

國務院港澳辦昨日出來針對香港公投一事,放下重話,嚇死了曾蔭權及其下的一班香港官員,和愛國政黨、商人們。紛紛出來表白心跡。

不過,看來內地網民似乎已經對民主愈來愈感到可貴,對香港人寄予同情和支持的,畢竟比發出「沒有中央的支持香港什麼都不是。香港現在佔盡了內地的便宜」這種井蛙言論的人多得多。

在網易的新聞評論裏,該則新聞今天已經有六千多條評論。最多人支持的評論是一則發自香港的「這下好玩了,哈哈」,超過一萬人「頂」起。

其次,是廣州網友發出的「香港人目前情緒穩定」。

深圳網友的「支持港人治港,也可以探索出未來的中國的出路」評論排第三。

未能偵測ip的網友的「支持民主」第四。

第五是廣州網友的「支持香港人民」。

第六是陝西西安網友的「要尊重民意」。

第七是山東網友的「原來如此」。

第八是湖北武漢網友的「港人治港,高度自治」。

第九、第十是山東和北京網友的「目前沒有跟貼,歡迎你發表觀點」。

排第一的可能反映了中立的看熱鬧的人不少。其他的在我看來,全部是支持香港人爭取民主和不滿內地當局做法的意見。

「香港人目前情緒穩定」是引用內地官方在談及災後、事故後、騷亂後等情況下,對事發地的人民群眾的心理情況的固化描述。用在這裏是反諷。

「原來如此」則更轉折。內地官方媒體和官方宣傳部門在講述某些突發事件,特別是群體性事件時,總會將「少數帶頭滋事份子」和圍觀的、參與的「不明真相」群眾區分開來,所以就算一萬人騷亂,當局也會說九千九不明真相。之後事情就比較好辦了。

「不明真相」已經成為內地網民的一個熱門詞彙,網民經常會以自稱「不明真相者」來諷刺當局。而這句「原來如此」評論的意思,即是以「不明真相者」身分,在聽到港澳辦的「官方釋疑」說法後,得出「原來如此」的「愚昧民眾」應有的恍然大悟狀。

新浪,網友評論和網易並不相同,新浪最多人支持的是指斥香港人不反英國人的評論。

立法會外的幾張圖片







反高鐵、撐高鐵......圖片說明就免了

2010-01-13

google革命,內地網民幾則反應

互聯網搜索引擎巨頭google對內地當局說「不」,坐言起行,今天隨即取消google.cn的搜索內容自我審查,可見已做了隨時犧牲(被封鎖)的準備。對此,內地網民幾乎一面倒支持google,更有北京民眾到谷歌公司外,對其google標誌獻花,因為大家都知道目前的時光是短暫的。極為感人。
 
下面引用4則內地網民的回應:
 
1‧
感覺Google就像一個談了3年戀愛要結婚的男人,這丈母娘說,買個房子吧,至少也得200平米,谷歌點頭,好。丈母娘又說,辦桌酒吧,每桌500,谷歌點頭。最後丈母娘說,把存摺也寫我姑娘名吧。google終於蹦起來,你Y愛嫁誰嫁誰,爺不伺候了! 
 
2‧
90後:今天我翻牆,看到一個國外網站叫Google的,媽的全是抄襲百度的。 00後:翻牆是什麼? 10後:網站是什麼? 20後:國外是什麼? 
 
3‧
谷歌是我最尊敬的公司,Gmail是我最信賴的郵箱,現在谷歌的聲明,讓我的尊敬和信賴持續躥紅。請大家一起挺之聲援之。 
 
4‧
中國是法治國家,在中國就應該遵守法律和政府的監督,不要以此來要挾中國,我只想這是底線,這都做不到,我至少以後再也不會用谷歌了。

2010-01-11

我都想支持公投


(bbc網站圖片)

今天有政黨出來解說五區總辭、變相公投,我想說,我都支持公投啊,我都要普選啊,但是,要讓我知道,公投後是不是就能讓政制有所進展呢?

如果僅僅為了讓家長看到你的意見,而這位家長頑固如石,需要如此勞師動眾嗎?需要耗費逾億嗎?這麼搞,不僅只會給人「一場政治騷」的感覺。如小孩啼哭要提前得到整袋糖果,有的家長會屈服,中共不會。

中共中央早已為香港劃下了牢籠,無論你如何折騰,不會讓你在2017前普選。我不相信五區補選後,變相公投的結果可以令中央回心轉意。中共一向不在壓力之下低頭,這一點,外國人都清楚,難道香港人不知道?

即便公投的結果是9成以上香港投票的選民,變相支持普選,我想,中央會很震驚,會調整對港工作政策,但是仍不可能提前普選。準備工作不足,時機未成熟,如何讓你香港普選。

能取得逾半支持,已經算是有交代了。7成是奢望,8成是空想,9成那是作弊。

這種政治騷,辦起來轟轟烈烈,的確很爽,也很能得到激情青年的支持。看起來和運動差不多,最後舞會結束,一鬨而散。中共很在行的。

######

最後,說到反高鐵,現在那一部分80後們已經引起足夠的重視了,大家知道你們也是有政治理想的了,可以回歸正題了吧。那就單刀直入,直奔政治吧,拿出政綱,別偽民生了。

如果堅持是以事論事討論高鐵,並非借此過橋,那麼,何妨再反港島地鐵西支線?

西線3個站總共3公里,就要花費逾150億元,多過那批專業人士所提的所謂高鐵總站最佳選址節省下來的300億的一半。

西線改變了港島最古老的地區之ㄧ的社會生態,施工過程又帶來噪音和污染,保育人士請再激烈反對吧。

西線推高了樓價,加劇貧富懸殊,公義人士快點18區苦行跪拜吧。

2010-01-09

烏魯木齊「維穩工作隊」不撤


(中廣網圖片‧看看右邊的仨維穩隊員,老、弱、匪。)

內地中國廣播網報道,新疆烏魯木齊市今天啟用第一批「社區巡邏便民服務車」,555輛巡邏車分配到烏魯木齊市的每一個社區,而購車的所有費用來自該市384家企業的捐助。據稱,該批企業「深懷感恩之心和報國之情,以實際行動積極參與到烏魯木齊市的維穩工作中來,努力回報各級黨委、政府及社會各界的關心和支持。」

為了這批車,烏市今天還特意搞了一個「發車儀式」,由烏魯木齊市長吉爾拉·衣沙木丁撐場。這位維族中共官員說,「2009年是全市各族幹部群眾經受血與火考驗的一年」。他又稱讚此次捐贈,使全市維穩裝備得到極大加強,也使企業慈善義舉迅速化為維穩建設新動力。該批車涉款四千二百多萬元人民幣。

雖然文章吹擂言語繁多,但從這其中我們可以看到,原來烏魯木齊市現在還有數百個維穩工作隊,每日在居民中間穿梭來往「維護穩定」。

說是維穩,實際上是即時監控、打探輿情,第一時間處理可能涉及民族矛盾的社區事件,協助警方偵查各類案件等等。

去年烏魯木齊發生7.5騷亂後,9月8日起,為保證10.1國慶期間烏魯木齊市的安全穩定,當局派出該市105個市直機關和各區縣機關的8992名官員,組成865個工作隊,分散到每一個社區,展開基層宣傳和維穩工作,為期一個月。後來,延伸到40天。

官方新華網報道,該批工作隊在一個多月中,共走訪居民48.3萬戶,摸排流動人口13.8萬人,收集匯總社情民意5920條,基本達到成立目的。

如今看來,雖然官員們已撤回,但是估計當局從實踐中看到這種巡邏密探的重要性,故而繼續保持工作隊體制。並且軟硬兼施,讓民企們自動掏錢,增添設備。

因為這種工作隊屬於臨時性質,沒有正式編制,當局撥數千萬財政資金來買車的話,或有難題。交老闆們掏錢,則簡單不過。

2010-01-07

80後當以史為鑑

社會有激青、憤青,並非異像;無反對聲音,那才詭異。然而,不知道反高鐵的準烈士們,未來大計將如何?

立法會財委會明日審議高鐵撥款,幾路反高鐵團體將在立法會大樓外集會,有人甚至聲稱準備好流血和暴動。不知道這些80後,對最近數十年的中港台歷史有無多少認識?

毛澤東奪得江山,靠的是人民戰爭。不得民心的戰爭,會死得很慘。這放在社運民運之中,也一樣適用。因為香港人民,乃至全人類,莫不希望生活安定。除非外族入侵,或者真正的民不聊生,人民才會支持革命暴動。

香港的六七暴動,大環境是民眾生活壓力大、社會不公,當局施政失措、漠視基層市民迫切需求。與現在的低工資、高物價水平、高樓價、當局施政剛愎自用等情況,也頗相似。雖然六七暴動有大陸文革的影響,難道現在香港80後的反抗行動無受歐洲、東南亞甚至20年前的六四影響嗎?

六七暴動剛開始時,並非暴動,在市民心中仍是工人階層反抗當局的正義之舉,但到了後來,極左派掌握主導,行動進入暴動,激烈的流血衝突,頓失民心。所以,當局的鎮壓行動,反而得到大多市民的支持,或者說默認。而左派們,由此背上了這個歷史包袱。雖然他們至今仍以「反英抗暴」來代替六七暴動,但這絕不是他們會拿出來炫耀的政治資本。

80後們,考慮好了暴動嗎?想為自己立下恥辱柱嗎?

或者很多80後都堅稱自己並無暴動的想法,就像所有出來接受訪問的80後頭臉人物,都說自己和自己周邊的人都是愛好和平、堅持平和抗爭。但是,既然有人在你們當中嘗試和已經使用暴力,那就應該引起你們的警惕。作為帶領和組織者,有責任和某些人劃清界線。否則,到後來是無法控制的,後果是自己也將被牽扯進去。

1989年六四,開始時,學生們和工人們也僅限於遊行示威,表達學生和人民對政府改革的良好願望。他們並無革命的打算,這充其量只是改良派。但是到了後來,無論是當局還是示威者,都是極端派主導了隊伍。針鋒對麥芒,於是對抗愈來愈激烈。

當示威活動進入後期,大部分學生工人處於亢奮狀態,越是激進的言詞,越能激起共鳴;越是激烈的行動,越能得到支持。那些溫和派,早已被孤立在領導小組之外。最令人遺憾的是,最後關頭大多數人已經聽不進溫和派的勸解,不肯撤出天安門廣場,寧以肉身擋子彈和坦克。

開槍鎮壓,應該不是現在會發生在香港的事情。但若有激烈舉動,流血衝突怕不會少。最令人擔心的是,80後的社運行動,最後會被極左派騎劫。而這種情況,並非缺乏經驗的網民們所能抵抗的。至於騎劫的目的,則留待日後觀察吧。

最後,還想猜想一下這批80後社運者們的出路。或許,經過社運洗禮,他們會組成一個社團或政黨?進軍立法會,從街頭走入體制,倒也是條出路,甚至大想頭到參選未來特首?

或許這些社會經歷成不了「輝煌歷史」,與左派(現已是建制派)一樣,往事不堪回首,莫提莫提。

或許,他們其中一班人因為太過激烈,鋃鐺入獄,成為民主鬥士。然後民主黨組織龐大的律師團,為他們免費辯護,彰顯公義。結果呢,變成30年前台灣美麗島事件翻版,那批鬥士最後皆黯淡無光,反倒律師團接收了勝利果實。至於陳水扁等人的貪腐,那是後話,起碼律師團們享受了8年執政美果。

青年總容易激動,行為流於形式。有人認為能更有效引起社會對問題的關注,衝擊社會沉悶的氣氛;也有人認為容易被利用,擾亂有餘建樹未見。

樂山樂水,你喜歡做什麼事情,在這個相對自由的社會,我最多不屑,不會阻攔你。但你不可以犧牲我的利益(如堵路、製造混亂)來凸顯你的鬥士形象和你的理想。我無法喝停你,但可以鄙視你。

2010-01-04

華北雪災真誇張,火車沒頂








(圖片來自內地新聞網站)
內地雪災看來似乎漸有減緩跡象,不過,今天看到一則內地雪災新聞,依然非常恐怖和誇張。

行駛內蒙古包頭市與黑龍江哈爾濱之間的鐵路,由於內蒙古持續暴雪,將靠近商都縣附近的鐵軌掩蓋,來往三趟列車被阻,3500人從昨晚停在火車上待援至今日。最久的一趟等待了25小時才獲救,1500人飢寒交迫不說,驚恐萬分才更要命。

從內地媒體的圖片可看到,由於鐵軌建在山溝中,所以積雪從兩邊滑下,很快就將火車掩埋起來,據稱該山溝處的積雪厚度深達5米。

由於距離最近的商都縣還有18公里,且大雪封山路不通,須翻過多座山,溫度將近零下30攝氏度,不可能下車徒步前往。到後來,就算想下車也不可能了,車門很快被冰封。

這麼多人留在失去動力的列車內,無熱水,乾量不足,就算大小便也成問題,窗外已看不到東西,猶如埋在雪下等死。這種心情,稍稍想像,我也覺得恐怖。

絕非連城決中,落花流水大戰血刀僧那樣好玩。

或者有人會怒斥當局無聊,將鐵路建在山溝中,為何不築高鐵軌路基或架空?實際上,是為了避風沙才如此為之。內蒙古沙塵暴之厲害,世所罕見,以往就發生不少宗火車遭沙塵暴襲擊,車窗被大面積打碎、乘客被灌沙、火車逼停的事件。

想不到,避得了風沙,避不了暴雪。

2010-01-03

看某期所謂「高鐵戰訊」有感

在獨立媒體看到標題為「全國一齊死 高鐵起不起?」的一大段文字,直覺作者是那種翻爛了書的人。不知道對中國內地實際情況是否有所考慮?

到底是研究問題,還是主義為先?

文章前段說的是香港媒體奴才化,這點沒什麼好說。已經不是新聞。

文章中段說,網民罵的兩個焦點:高鐵票價超出一般國民負擔水平、低票價慢車減班次騰出運力作貨運。

第一個點,內地高鐵所爭奪市場很明顯是航空業,以前,一般國民坐飛機有多少?既然中國現在不是共產主義社會,反而經濟上走資本主義道路的中國階級化嚴重,你能指望中國人一概平等嗎?再來一平二調,然後大鍋飯好不好?

第二個點,說騰出運力作貨運,很想看到數據(簡略即可)。另外,普通鐵路若能轉移掉一部份客流,騰出運力來運貨,有何不可?難道用清潔能源發展經濟也有錯?

文章又說,我國高速客運專線的目標市場是高收入旅客,而從世界範圍來看,鐵路都是一種大眾化的交通運輸工具,因而這種市場定位本身就違背了以人為本的科學發展觀。

哈哈,內地有幾項體現了、遵循了「以人為本的科學發展觀」?要解決,更好的方法當然是推翻專政。然而,內地社會現象與西方許多國家和地區(包括香港)並無兩樣,二八定律一樣出現。二成中國人掌握八成財富,所以高鐵的目標客戶,就來自這二成人當中。

吸引他們坐高鐵有何不好?難道坐飛機才是正常的、正確的?真懷疑反高鐵的人,是不是石油國家的公關。或是飛機公司的槍手。

哈哈哈,什麼世界範圍,別的地方我不知道,台灣也有高鐵,而台灣的高鐵與台鐵的價格,就相差頗遠。台灣高鐵投入運作後,直接打擊島內航線,小機場拍烏蠅。

文章說中國人均收入水平很低,時間大把之類的,更是不用駁斥。因為既然高鐵有特定客戶群,既然普通鐵路還在運行,那高鐵關「人均」何干?

說到經濟效益、投入產出的問題上,反對內地高鐵的人,不知道有沒有留意過日本新幹線,在上世紀60、70年代對日本全國經濟發展的巨大貢獻?中國現在與當時的日本,某程度上有所類同。

還有一個情況顯示有人對大陸情形不明瞭,文章認為內地的鐵路發展方向,宜將目前的鐵路網提速至每小時200km,再另建貨運線網絡。

內地鐵道部在09年4月,進行了全國第七次鐵路大提速,多條主要幹線運行速度已經超過時速200公里,已經快無可快,為什麼?因為鐵路質量不允許,許多幾十年前甚至上百年前建造的鐵路,根本不適合高速行駛,早有很多報道指出,內地時速200公里的火車速度,對舊有鐵路系統已經接近事故臨界點。

另外,由於要加快速度,許多火車小站被「飛站」,大批小縣淪回無站城,有鐵軌借路,無火車停靠,悲慘。如此提速,就算為民造福?

最後,說項目未經人大審批之類的,這是中共政制問題,討論範疇不一致。難道有人認為項目走走過場,給人大看看,結果有何區別嗎?當年的三峽工程,這項足可影響上億生命的工程,也就這麼完成了,遑論這項不涉人命的工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