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2-28

曉波何罪?自由無門。

「反正就是他看著我笑,我看著他笑吧,然後他說他上訴,我說那好。他讓我在外面盡可能高高興興地生活,我讓他在裏面,盡可能安心地生活」。

劉曉波的妻子劉霞,前幾天在丈夫被判監11年後,面對傳媒,就像在說別人的故事一樣,說了上面一番話。

輕輕的語調,淡淡的哀愁。聞著卻莫不動容。或許,這是真愛的一種表現,也是對丈夫的追求的一種支持。

曉波何罪?很多人都在譴責中共「以言入罪」。實際上,中共當局並不諱言他們確實在「以言入罪」,因為「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本身的犯罪行為就是「煽動」上,自然是言論問題。

若是僅有「顛覆國家政權罪」,則劉曉波是「未遂」而已。

要安罪名,何其簡單。不用釋法,不怕爭吵,人大接令,蓋章宣科。

假人民之名,戮人民之身,錮人民之魂,葆政權之千秋萬載。

在中國,共產黨早已關閉了自由的大門,還換上了大鐵門,外加一道防盜電網。民主?在這扇門的後面很遠的地方。

其實香港人更是天真,天天喊普選,喊給誰聽?曾蔭權之流,聽了也白聽。

香港的政改問題根源,和大陸人民並無兩樣,一切權力來自中共中央。要香港得到真的港人治港,只有中共自身的政改「覺悟」出現。

大陸的民主希望在哪裏?不在知識份子,不在維權律師,而在幾億網民和幾億民工。如果沒有人民主力的支持,任何人都無法對抗掌握強大武裝機器的中共政權。

向其伸手要民主,只是與虎謀皮而已。通過境外發表內地大多數人看不到的文章和宣言,還不如老和尚念經。

民主選舉若有望出現,太子黨必須一律不能用,必須齊心抵制;現有60後、70後官員,經過洗禮,可以是管治主力。律師們或許也將進入政壇。

香港人現在有何可做?高調做騷不是辦法,就算你50萬人遊行,也只能拖延一時而已。

我們有兩條切實可行,而且已經有不少人默默走著的路。

第一,深入內地網絡;第二,進入內地勞工等NGO組織。

很多問題可以展開好多篇幅討論。

這也是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吧,就不知道會不會越界這麼遠來捉香港人。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