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1-30

省部官員大變動吹起18大的人事卡位號角

內地官方新華網今天發布中共中央的最新任命決定,5省區一把手大異動:

河南:65歲的省委書記徐光春卸任,由57歲的福建省委書記盧展工接替。
福建:盧展工之原位,由59歲的全國總工會第一書記孫春蘭接替。
遼寧:65歲的省委書記張文岳卸任,由59歲的吉林省委書記王珉接替。
吉林:王珉之原位,由46歲的農業部長孫政才接替。
內蒙古:65歲的區委書記儲波卸任,由46歲的河北省長胡春華接替。

很顯然,雖然目前距離中共十八大的召開還有3年時間,但十八大人事卡位活動早已開始。這次省部級成批次的人事調動,表明正進入輪換階段,為十八大高層人事安排預作準備。

這批人中,同樣年輕的胡春華、孫政才2位新星值得關注。其中胡春華長期在西藏、共青團工作,具有豐富的民族、青年事務工作經驗,08年3月才從共青團第一書記的位置上,調往河北任副書記,4月任省長。如今又調往內蒙古,成地方一把手。履歷完整。

孫政才是農學博士,06年12月任農業部長至今。在中國,三農問題依然是國家經濟、社會穩定根本,作為農業部出身的孫,問鼎未來總理寶座不是沒可能。

另外重慶方面,王鴻舉也於今天突然被免掉重慶市長的職位,由於64歲的他尚未到退休年齡,還差一歲,其「被退位讓賢」之舉備受注目。聯想到前些天,網上還漏出一份當年他為黑社會豬肉大王的親筆批示,重慶之權鬥政爭真令人不寒而栗。

從王鴻舉的簡歷看,重慶出生,四川、重慶讀書和工作,從未離開過。很明顯他是本土勢力的代表。薄熙來要徹底掌控重慶,幹他的什麼大業,王鴻舉不退休不行。

要知道薄反黑霸業,其實也是孤注一擲,當地警察隊伍爛透了,而且他根本是只有大將(遼寧帶過來的王立軍)而無兵可用。最終不得不借武警之支持,掀掉所有黑幫,再鏟起警界司法界和端掉政壇老鬼們。

容許王鴻舉明年到期才離開市長位置?不可能,政壇上,如打仗,給我多一天的時間,結果可能早已變了天。何況一年。就不知道會不會讓王鴻舉有個善終?由得他繼續擔任國務院三峽工程建設委員會副主任,直至一年後退休?

而接替王鴻舉的,將是57歲的黃奇帆。他是上海幫,但2001年起已經調到重慶任副市長至今。有人說黃奇帆是人大委員長吳邦國的前秘書,不過,看他的簡歷,似乎不太對上號,反而可能是徐匡迪黃菊等人的秘書。無論如何,不是重慶幫就是了,熙來同志信得過。

接下來,還有農業部長、河北省長空缺待當局公佈安排。

2009-11-28

浦東墜機所載貨物是軍火?

上海浦東機場貨機墜毀事件,今日備受關注。然而,似乎沒有什麼人關注該貨機裝載的是什麼貨物。
 
據新華社報導,上海浦東機場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賈銳軍告訴表示,墜毀的津巴布韋貨機,是在起飛時衝出跑道而解體失火。針對新華社記者的運載貨物種類的詢問,賈銳軍說,飛機上裝載的是普通貨物
 
根據中國政府網引述民航總局的報告,稱津巴布韋航空公司一架MD11貨機在上海浦東機場起飛時衝出跑道,飛機解體並失火
 
本港電視台紛紛引述本港航空專家說,可能是引擎事故,又有說可能是飛鳥進入引擎。
 
不過,從飛機斷成兩截、碎件遍布的情況看來,不能排除先爆炸、後失火。而且,根據上文,內地權威部門也確認,是解體在前、失火在後。
 
那麼,飛機裝載的是否如上海浦東機場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賈銳軍所說的普通貨物呢?如果不是普通貨物,那會是什麼貨物呢?
 
這個時候,陰謀猜測論就可以派上用場了。中國一直是津巴布韋的軍火大供應商。
 
去年4月份,一艘中國貨輪承運了中方有關公司出售給津巴布韋的一些軍品,該船抵達南非德班港時,受到南非反對黨和一些人權組織以及西方勢力的阻撓。中國外交部稱,該船的軍品與津國內的局勢變化無關。不過,該船最後原船返回。
 
去年5月,東非律師協會和南部非洲共同體律師協會更聲稱,他們已準備好就中國向津巴布韋運送軍火一事向國際法庭起訴中國。中方稱,美國情報機構一值在追踪這艘名為安岳江的中國貨船,美國的外交人員向至少南非、莫桑比克、納米比亞和安哥拉這四個國家施加壓力,要求不許這艘貨船卸貨。

去年3月份,津巴布韋進行總統大選,最大反對黨的茨萬吉拉伊在首輪投票的得票率領先穆加貝,有望終結穆加貝長達28年的獨裁統治。然而穆加貝並不願意認輸,阻止選舉委員會公佈開票結果,還揚言反對黨宣布勝選將視同政變處理。由於茨萬吉拉伊的得票率未達半數,因此於當年6月27日舉行次輪選舉,不了茨萬吉拉伊突然退選,最終穆加貝勝出。

回到正題,今天的津巴布韋貨機,有沒有可能是運載軍火的呢?有沒有可能是軍火爆炸,引起墜機然後起火的呢?

不過也有分析稱,從現場極大極黑的濃煙看來,貨物有可能是紡織品或塑料製品。是否軍品就不知道了。

2009-11-23

小奧魅力沒法擋,老江孫媳也捧場?

美國總統奧巴馬早前訪華,在上海科技館發表演講時,和奧巴馬一起出現在鏡頭內的一名中國黑衣美女聽眾,近日突然成為內地的焦點。官方人民網也報道。

有攝影師現場高速連拍該女子脫下外套的一組照片,并將之放上網,引發一連串肉麻的讚譽之聲。也有人隨之將當時的錄影片段放上網,有人描述:「唯獨這個女人,优雅地站在那裏,一种獨特的氣質逼人的二目。身著黑色OL職業裝,下面是黑色絲襪,盤起的發髻更是愈顯高貴。更讓人心顫的是,此女儀態萬千,神態動作時那么的不卑不亢,在場的其他普通中國大學生真的無法与奧巴馬身后黑衣美女共論......最要命的是,她握手時還身體輕輕向一側傾斜,真叫男人銷魂蝕骨。」

真是要命,如此炒作,只能說該女子身份并不簡單。而她的身份之謎,也引發了網友一輪人肉搜索。據來自上海交大的人指認,此女乃上海形象大使胡姍姍,現讀上海工商管理學院MBA。

若真是胡姍姍的話,那麼,所有疑惑將迎刃而解。因為她的身份确實不簡單。

胡姍姍是2006年上海旅游形象大使冠軍,上海交通大學04年級環境學院學生,專業是環境科學與工程。而她當時在學校時,最引人注目的是她和江澤民嫡孫的緋聞。

据上海交通大學學生網上bbs「飲水思源」的討論信息透露,江澤民嫡孫名叫江志成,江綿恆之子,曾就讀上海交大,工商管理專業,也是2004級學生,學生經常討論說,「江胖子上學有兩個彪形大漢跟隨」。

江志成和胡姍姍可謂青梅竹馬,因為他們都是南洋模範中學畢業的。

胡姍姍被上海媒體盛讚為才女、美女、淑女,父親胡洪慶是研究法國文學的翻譯家,通曉法英日中四國語言。據稱胡姍姍從幼稚園起就學習舞蹈,曾瞞著家長私自報考上海芭蕾舞學校,獲錄取后,在父親反對下放棄。

胡姍姍中學時已經是學校的風頭人物。當時任南洋模範中學學生會副主席,主管學生的文藝工作,平時還要負責接待來校參觀交流的來賓和領導(江澤民曾視察南洋模範中學)。17歲時,她還曾代表上海高中生到香港參加國際華人青年領袖訓練營。

到上大學時,胡依然活躍人前,她出演話劇《天堂向左,我們向右》、擔當學生電影主角,還成為學校晚會主持人。

這么一個校園話題美女,被江志成看上,完全不奇怪。而江志成據稱也非一般龍孫可比,他中學時已經自己籌組學生樂隊,自任吉他手。為了練習和演出,據說四處籌款,周圍張羅,終於成功獲得家長、學校和同學們的認同。

兩位「藝術青年」從中學到大學,自然有不少合作和認識的機會,他們能夠互相吸引,走到一起,書香碧玉配江皇嫡孫,那也是很自然的事情。據境外媒体報道說,江志成已經在去年留學美國,入了哈佛。

沒有帶胡姍姍同去留學,不知道是甩了,還是胡家不願?可怜剩下胡姍姍形單隻影,難耐思念,只好選讀男友此前的學院和專業,再戰MBA,希望在男友上過課的課室內、坐過的桌椅上,重溫歷歷舊日餘夢。

故而,當胡姍姍看到來自美國他邦的奧巴馬時,雖然黑了點,也瘦了點(男友代號江胖子),但是仍忍不住直勾勾地看著這位黑人美人,透過這副軀体探視遠方的他。

當然了,這一切臆測,只有一個前提是真确的才能成立,那就是黑衣女郎确為胡姍姍。


(↑上為奧巴馬黑衣女郎)

(↑上為2006年胡姍姍)

2009-11-19

九成上海人希望薄熙來做市長

今天在上海一個極旺的網上論壇看到,有網民推出一則公投:你想誰當市長,三百多人投票。九成上海網民希望薄熙來做市長,現任市長韓正僅數票。

2009-11-18

朗豪坊黑面人

今天經過旺角,逛了一下朗豪坊,主要是因為天氣凍,想買小朋友頸巾和冷帽。初步看了一下,發現似乎沒有童裝店。於是前往商場服務台,詢問制服姐姐。

諮詢者頗眾,以下是我和那位面部皮膚不太光滑的姐姐仔的簡短對話。

本人:唔該,你地呢度有無童裝店?
制服女:我地暫時無童裝專賣店。
本人:咁有無舖頭有賣童裝嘎?
制服女:我地無童裝店。

然後,制服姐姐隱藏了絲絲不滿的情緒,別臉驅客。任何「你好」「唔好意思」「對唔住」等公式話都無半句,叫她去拍戲,扮演殭屍倒挺合適。

雖然我非身光頸靚,但也不必如此吧。

我本想軟聲抗議兩句,直斥其非。無奈天寒,沒什麼火氣。

只不過從此看來,朗豪坊管理公司實在不怎麼樣,如此服務態度的人員,居然可以留任至今,還充當具有像徵意義的服務前台工作者。破壞公司和商場形象,為商場趕客。

事實上朗豪坊人流確實很厲害,但是看上去除了飲食店外,其他店舖的生意似乎不怎麼樣。生意落差最明顯的應該是那些小時裝店鋪。延伸看來,朗豪坊的老闆鷹君 00041,生意難以長遠看好。

說起服務,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便利店的分別。7仔近年被ok趕上,最大原因不可能是價格,也不可能是選址、租金等等問題,很明顯是收銀員的服務態度問題。

ok的職員永遠主動問候,動作利索,多謝不怕多說;而7仔的職員個個目無表情,彷彿剛剛死了經理。如此分別,加上密集度皆高,我肯定不會去7仔買東西。

當然還有一點,ok的燈光明亮,也是吸客因素。

說起勢利眼,我在Chanel店和Gucci店的遭遇,也非常深刻。

很明顯,我這種人到名店逛,資深店員一看就知道齋逛之人,即混吉機會極大。一次到Chanel店,服務員有問必答,臉上永遠掛著微笑,親切細心,並無購物壓迫感。

一次到Gucci店,那些姊姊仔只懂站在櫃檯內,愛理不理,回答問題從不浪費一個字,臉色頗為不佳,略帶一絲鄙視,連門口保安哥哥仔也喜歡張揚地上下打量人。

然而我就不明白,為何還有那麼多港女追Gucci?

2009-11-15

西藏沙塵暴





利用有限的短假期,前些日子去了一趟西藏。在這個被稱為人間聖土的地方,停留時間那麼短,然而居然見識到了沙塵暴。怵目驚心。

秋天,風和日麗,從拉薩搭車,沿著雅魯藏布江河谷往山南地區而去。一路上,風景雖然美麗,但令我感到驚訝的是,原來拉薩及山南這一片的山陵、河谷,荒漠化得非常厲害。看看江對面,風吹起的沙塵,更是籠罩整個江岸。

一條看不到頭的沙塵帶,集結在江心沙地至半山腰的高度,沿著雅魯藏布江蔓延。

傍晚往回走的時候,我所乘搭的巴士,在經過一個山口的時候,甚至被迎面而來的一股沙塵暴,吹得完全看不到前方,能見度一米!黃沙遮天之下,巴士司機緊急煞車,等了數十秒,風力變緩,沙塵逐漸退去,我們的車才急急逃離。

雖然拉薩和山南這種屬於高原溫帶半乾旱季風氣候的地方,冬天氣候乾燥,地表裸露,歷年冬末至春季,多風沙天氣。但今年特別嚴重,夏季也少雨,導致植被覆蓋率較低,到了秋天就已經地表裸露了。

另外,有些地方或者不是因為季節性而出現。在河谷兩邊的山上,不少大小石頭已經逐漸風化成砂礫,甚至在不少山谷,從上到下出現一大片的「沙漠」,這疑似多年來逐漸演變而成,可見綠化之差,風化之強。

不過,也有人告訴我,那些黃土「沙漠」,其實是多年來從青藏其他地方吹過來的沙塵堆積而成!也有部分是河谷黃沙吹上了山!未能考證。

翻查資料,內地2年前有研究指出,1960-2000年的四十年間,西藏22個觀測站的沙塵暴統計,表明西藏高原年平均沙塵暴日數分布為西多東少,其中澤當鎮(山南地區行署所在)為年沙塵暴日數超過10天的中心,特徵是1~5月多,7~10月少。

而如今,不僅沙塵暴的出現頻率趨增,甚至出現的時間愈來愈早。10月就來了。

此前內地媒體已經報道過,隨著人類在西藏的經濟活動的加強,和草地生態系統受全球暖化影響的惡化,西沙化土地和荒漠化土地正在逐步擴大,並加快了沙塵暴和沙塵天氣的發生。藏已成全球重要的沙塵暴發源地之一。

西藏當局的統計數字顯示,西藏沙漠化土地已達21.68萬平方公里,佔全西藏土地面積的18.1%;全西藏荒漠化土地佔土地面積的36.1%。土地沙漠化和荒漠化面積僅次於新疆和內蒙古,居全國各省區第三位。而且,呈上升趨勢。

西藏的沙塵暴,還有一點更值得關注。那就是西藏的海拔高度。

這一次我在拉薩機場乘搭飛機離開, 如果曾在那裏坐過飛機起飛的人,相信也會體會到,起飛僅僅數分鐘,機長就已宣布進入巡航高度,可以解開安全扣、上廁所了。

試想,在這個如此接近平流層的地方,如果刮起大規模沙塵暴,沙塵將旋即進入平流層,遇到氣流即可輕輕鬆鬆環遊世界。

以前經常聽說日本埋怨中國的沙塵暴吹到他們那裏,影響日本的空氣素質。當時據說是黃土高原的沙塵,但應該是內蒙古的沙塵作祟。如果西藏的沙塵暴得不到控制,估計未來不僅東南亞,美國和歐洲也有可能來抗議。

當然了,面對沙塵滾滾,當局也不好受。據官方媒體所說,近年西藏當局加快治理荒漠,如通過退耕還林,禁牧等等手段,自2001年以來,西藏共完成人工造林371萬畝,封山育林837萬畝,治理沙漠化土地64萬畝......

這些,我在沿途也看到了,如河谷中大片的楊柳樹苗。可是當局的做法,我有所保留。

當局多年來,向上面拿錢退耕退牧還林,種了大量的楊柳和我不懂得名字的一種落葉喬木,其中多數種在河谷氾濫平地上。

然而根據我的理解,溫帶半乾旱地區,而且還是高原不佳的氣候條件,當地植物種類應該是草原加灌木,種植喬木違背自然。另外,河谷氾濫沙地,也應該是草地為主才是。據我目測,河谷有草的地方,其下約有三十厘米的泥土,再下就是沙地;由於沒有測量,不知道沙層深度多少以及沙層之下是否為戈壁。

部分較偏僻的河谷位置,長滿了灌木和牧草,風吹不揚塵。

種樹雖然好看,但第一,耗水大;第二,樹底下大片空地沙土裸露;第三,秋冬落葉後,對風沙根本沒有阻擋的作用。所以在河岸種植以鞏固河堤還好,亂種沙地和山坡就無謂了。

為何種滿了樹木?無他也,種樹能得到國家豐厚的補貼,而草,則是無須種也會自己長出來的,上級來檢察,看到滿眼是草,說不定補貼款就會扣起一些了。

那天,我看到這些景象後,引起不少思考。後來到了拉薩,去拜訪在那裏開咖啡店的香港人,很自然向他請教這個話題。他很驚訝地說,「係咩?無見過(沙塵暴)啵。」據說他在西藏居住了三年。隨後,他們的話題很快轉到如何在拉薩hea了。

現在,每年都有大批的香港人湧往西藏旅遊,香港人其實能不能多一點人文關懷呢?不是說給了西藏乞丐兩元、拍攝跪叩照片回來貼上網、進入藏民家參觀就算了。香港大批憤怒青年,不斷痛斥中共漢化西藏,滅絕藏族文明,但我們一批批保持hea和獵奇之心進入西藏的香港人,何嘗不是幫兇?我們也是破壞西藏的人類經濟活動之中的一股力量。

去西藏,為了不至於罪孽太重,我不包車,不搭的士,不住高級酒店,不到酒吧消費(那次港人咖啡廳例外)。更加不會嘗試去珠峰,珠峰之遊,已經成為香港人的熱門之行,似乎去西藏不去珠峰等於白去。然而,所謂的珠峰,只是山腳大本營,那裏已經留下了太多的垃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