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0-19

與有榮焉?

昨天看到《蘋果日報》一則題為「鄉親無懼壓力 修繕趙紫陽故居」的報道,眼睛一亮,何其熟悉啊。細看內容,發現幾乎將我此前所寫的blog文照搬了一段過去,然後落款註明「本報記者」。

本來嘛,像我這種寫blog的,每天讀者不超過數十個,能讓本港大報抄錄也好、參考也好,都應該與有榮焉才對。可是,我卻有點榮不起來。

不因為該「本報記者」抄寫時的些微改寫,沒有改好。不因為該報沒有註明出處。更不因為他們沒有付我稿費。是該報最近的很多新聞,幾乎是走火入魔,極盡誇大包裝之能事。引用本blog,那豈不是同道中人了?

舉個例子,《蘋》10月16日一則「中共樣板洗腦失敗 新一代膜拜權錢」的專題報道,就極為牽強,為自己的意識形態服務,為做而作。

文章指白毛女等中共塑造出來人物備受質疑,中共倡導的價值觀開始受到顛覆。然而,通篇文章報道的是武漢華中師範大學漢口分校女學生認為白毛女應該嫁給地主的事件。這些十多二十歲的女大學生,和中共文革時期的樣板戲有什麼關係?

白毛女只不過編入內地高中課文,是課本劇,又不是經常看經常演,不少教師僅安排幾個學生堂上朗讀了事,許多學生只是將之當成娛樂、調劑。難道學校如果有莎翁的戲劇學習,那也算是洗腦了?如當年那樣只演樣板戲,那才叫洗腦。

另外該報記者採訪了「內地民間學者溫克堅」,由他口中說出「中共過去幾十年對人民的洗腦,已經失敗了」。這位溫克堅是何人?原來是位浙江義烏商人,閑時喜歡寫博客,批評時事,罵罵地方政府,提倡保障公民權益。不是說他不夠格,而是記者太懶惰。

那麼多政治、哲學、文藝學者不去找,找個朋友說兩句就算了?冠上「內地民間學者」就行了。學者原來可以像蚊子那麼多,鄙等什麼時候也可冠上「學者好康」。
------------
對比一下,這是本blog之前的部分塗鴉:

甚至有人已經在內地網上發帖集資,要為趙紫陽的河南故居翻新,目前已經得到數十人響應,有神秘商人更表示願意包底,叫網民儘管組織活動。有人更賦詩一首,聊表憤慨和宣洩。目前河南滑縣桑樹鄉趙莊的趙紫陽故居,當局並未列入受保護建築,連縣文物也不是。這和其他領導人之比是天差地遠。該座故居,由於風吹日曬雨淋,又無專項維修款,已經逐漸敗落。對於老趙,桑樹鄉上下皆有感情,該鄉政府更是不怕宣傳當地「培育了著名的國家領導人趙紫陽」,還將趙紫陽故居列入鄉裏的景點之一。據了解,桑樹鄉此前,還特別為故居加建了圍牆,但資金不足,尚未翻新墻內建築。

這是《蘋》的報道節錄:

但趙紫陽位於河南省滑縣的故鄉,鄉民至今仍念念不忘這位老鄉。位於滑縣桑樹鄉趙莊的趙紫陽故居,當局至今並未列入受保護建築,連縣文物也不是。這和其他領導人的故居相比,天差地遠。由於它風吹日曬雨淋,又無專項維修款,已經逐漸敗落。有鄉親準備幫趙紫陽修繕故居外,內地甚至有人網上發帖集資,要為他的河南故居翻新,至今已得到數十人響應,有神秘商人更稱願意包底,叫網民儘管組織活動。故居所在的該鄉政府,更是不怕宣傳當地「培育了著名的國家領導人趙紫陽」,還將它列入鄉裏的景點之一,對外推介。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