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0-06

60年鑄造的法治國家

(← 定遠縣公安局在開會)

《半月談》:

把點燃的香煙插入受害人鼻孔,再往其頭部套上紙箱,總計耗掉約90支香煙,讓受害人連續數小時飽受煙熏之苦,再輔以打耳光、揪耳朵、敲腦門,用褲腰帶吊起受害人單臂並猛壓褲腰帶,致其骨折,此外還將受害人雙手反銬,鞋襪脫掉,赤腳著地,不讓吃喝睡覺,讓其備受飢寒困苦......

這不是拍戲,也不是數十年前的事。内地安徽省定遠縣一名六旬老人王希連,就這樣慘死於上述種種非人折磨之下。

今天在網上看到《半月談》這則報道,實在令人義憤填膺,何謂喪盡天良?此也。

《半月談》是中共中央宣傳部委託新華社主辦的一本以新聞、評論類内容爲主的刊物,據稱有「中華第一刊」之名號。這樣一本「黨刊」,刊登出來的負面報道,不可能誇大失實。

本來,對類似事件的發生不是太驚奇,因為刑訊逼供、虐待疑犯的事情,全世界都有,内地是比較多一點而已。問題是,多多少,無人知道,因爲確切的統計數字從來不會公開。

今年頭4個月,内地共接到看守所在押人員非正常死亡報告15宗,涉及12個省份。然而,這只是主動上報的數量。

大約十年前,我曾聼一位在廣東某小城市的公安局刑偵科實習的朋友,講述他在裏面協助打人、踢人的事情,「跟在警校練踢沙包一樣。」他說,他每次踢打後,總被指導他實習的老警員嫌不夠力、不夠狠,然後老警員抄起警棍,狠狠敲打手腳關節,打得疑犯嚎叫不已。

那些被打的疑犯,雙手大拇指被綁,吊掛在上面,腳尖剛好觸地,這種情況是上下用不上力,累都累死;然後還要間中被打,一天過後,能堅稱清白的寥寥可數。而他們幾乎全部是外省民工、鄉下農民,反正能給錢的、有後台的、城裏居民,一般都不會狠打。

後來,聽説中國政府嚴懲刑訊逼供,聽説很多大城市,警員被投訴3次,前途就會儘毀。被查獲刑訊逼供,就被革職,甚至入獄。云云。

聼得我都信以爲真了。加上香港人在内地,只要不是觸犯了軍方、國保、610辦、治安員,或者真的犯了一些行政法規甚至犯罪,一般警員是比較客氣的。所以還沒怎麽受侵犯,反而經常跟内地警員鬥惡。

但是看到安徽這則案例,真令人難以接受。就如調查這個案子的檢察官所說:「手段極為殘忍,觸目驚心。」

王希連遭虐打致死是否冰山一角,答案不言而喻。

《半月談》雖然是黨刊,但是它有一句話説得好:「一個社會的人權狀況是由最弱勢群體所受的待遇好壞來衡量的。」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