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0-27

曾蔭權何不控告媒體誹謗?

特首曾蔭權今天首度開腔回應慳電膽政策、迷債等事件,砲火十足,以「無中生有」、「惡意中傷」、「歪曲事實」、「肆意攻擊」等字眼駁斥傳媒報道。

既然曾特首如此底氣十足、天日可鑑,且以如此堅定不拔的態度,用毫無餘地的詞語駁斥傳媒所報道事宜,那麼,何不控告媒體誹謗?

學學人家李顯龍和李光耀吧,反正大家一樣專制跋扈囂張高傲。

雙李2006年控告媒體誹謗,告到媒體甩褲。據星洲日報報道,新加坡三司上訴庭10月7日駁回總部設在香港的英文時事雜誌《遠東經濟評論》(Far Eastern Economic Review)的上訴,認為該刊的一篇文章的確影射李顯龍總理、內閣資政李光耀貪污,誹謗了他們的名譽。

受案件拖累,已有63年歷史的《遠東經濟評論》由於廣告收入減少和讀者持續流失,母公司道瓊斯公司9月宣佈它將在12月停刊。

算一算帳,首先控告連日來幾乎日日頭版報道他「腐敗」新聞的《東方》《蘋果》《太陽》三報,每報索償一億元港幣;再控告其他中度報道的《明報》等幾家報紙,總共索償一億;再控告三家電視台,索償三億;再控告三家電台,索償少一點,就總共一億吧。網站呢?留待下一步吧。

這樣子,曾特首就可輕鬆袋入八億元,晉身億元戶了。到時候,隨便打本親家、弟媳另外做生意,也就不必煩惱了。

如果擔心律師費龐大,不必怕,北京的幾位《基本法》護法是最好的且免費的律師。曾特首不必開口,自然有人會釋法。

嗯....我們當初立法的原意...特首香港行政長官,誹謗特首等於誹謗香港,而香港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特別行政區,任何危及香港聲譽的事情,就是肆意攻擊中國政府,就是顛覆國家政權,而中國政府是全國人大任命的,為曾特首出頭,人大義不容辭。所以嘛,香港必須有顛覆香港政權罪、煽動顛覆香港政權罪。或者嘛,乖乖易科罰金也可以。

難道事件發生這麼多天來,他的隱匿和隱忍,只是引蛇出洞的絕招?學習偉大領袖毛澤東反右的高超的鬥爭藝術。

其實所謂的連串醜聞,公道自在人心,我也不相信兩大指控。但問題到了後來,已經不是曾特首「有無做過」的問題,而是態度問題。當全港媒體都或多或少、或溫和或激烈地連番報道此事的時候,他卻不屑和不願搭理。曾特首的傲慢態度,到了今天再創高峰。

他必須交出他的誠懇。人民公僕。

2009-10-26

要建居屋了嗎

《星島日報》今天頭版新聞,是「全城高呼:復建居屋」。報道說:

本港樓價升溫繼續引起各界關注。逾百名市民昨日在中環聯同泛民主派立法會議員,參與由「關懷香港」發起的無殼蝸牛大遊行,要求復建居屋、重售公屋,並反對樓價高企。團體指,若政府不解決問題,下月將發起第二波遊行。民建聯及行政會議成員也在另一場合表態支持復建居屋,認為有助解決市民住屋需要......
在我印象中,星島似乎總是唱好樓市,是地產商的最佳戰略夥伴,廣告當然也是地產商「包起」。為何此次卻與地產商唱反調?真的看不通。

難道,最近銷量有跌,力爭讀者不流失,所以討好中產和半中產?還是政府在居屋政策上將有所行動,作為擁港愛港的表率,需要言論先行。還希望有人指教好的陰謀論。

居屋歷史悠久,到2002年停建停售前已經歷近30年。港府停售藉口是私人住宅物業應以市場主導。但被指其實是糾正董建華時代因「八萬五」政策而過度興建居屋的政策。無論如何,停售居屋確實能穩定樓市、促升樓價,讓利予商。

香港的經濟學者們皆認為,停售居屋是政策對頭、措施得當,因為他們認為香港從來只是一個自由市場,而非福利社會。他們崇尚精英文化,無視平民之苦,缺乏人文精神。各種客觀原因和機遇,加上個人的一些努力,成就了某些精英,但都是精英奴才。

記得從2005年初開始,香港的房地產市場開始活躍,當時豪宅炒賣也驚人,因為國際等待人民幣升值,所以熱錢流港。此後,似乎樓市並未下跌過。甚至金融風暴也未見跌。

2007年,當局決定將閒置的已建好的居屋逐批出售,雖然有反對聲音,但是至今看來,對火熱的樓市猶如小水槍,未見影響。當然,復售數量不多。

10月23日,中原城市領先指數是73.37,貼近九七後最高峰。

根據社會服務聯會早前統計,以收入中位數(18000港元/家庭/月)計算,全港有超過123.6萬人貧困人口,貧窮率達到17.9%。月收入低於5000港元的人口達到27萬人,超過4萬青年人處於長期失業中。

而港府9月份的報告也承認,本港貧困人口比08年增加2萬人,達123萬人,創歷史新高。

一方面是樓市不斷上揚,一方面是貧困人口不斷增加。請問地產商,樓房賣給誰?請問港府,權為何所依、何所謀?

說到居屋,不由得不想起兩件典型的事情。一是短樁事件,一是梁展文事件。這些事情,居然無官當災,實在夠厚黑真傳。亦令人感到在香港從政,真的具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下的特別行政區的優越性!

梁展文如果生在內地當官,網絡輿論之下,隨便雙規一下,什麼油水奶水都流出來,無所遁形。哈哈,這也算是優越性吧。

2009-10-23

陳德霖搞豪宅做乜

(← wenweipo.com圖片)

金管局總裁陳德霖今日說,鑑於豪宅的價格持續上升,所以金管局向銀行發出指引,要求將售價二千萬港幣或以上豪宅的按揭成數,由七成下調至六成。並且要求銀行做好風險評估,要確保銀行對物業有審慎估值;以及評估供款人的供款能力。

我不懂經濟金融地產股票,所以在我看來,陳德霖以及他所領導的金管局,此次出手,並非如外間部分媒體所說的擬平抑豪宅樓價。

正如許多地產商、經紀佬和學者所說,此次陳德霖的措施,對平抑豪宅樓價毫無用處,因為買豪宅人的很多無需按揭,據說內地豪客現兜兜俾錢。然而為何陳在日前放風後,得知不少意見並不支持,仍然推出該「廢柴」舉措?

德霖舞劍,意在避禍。

就如陳德霖今天所說,推出這些措施的目的,在於確保銀行按審慎的原則管理按揭貸款風險,以保證銀行體系穩定。他亦提醒有意置業人士應小心從事、量力而為,充分考慮利率回復至較正常水平時對其還款能力的影響,避免出現還款困難。

這裏面的兩個因素,才是他推出措施的真正原因,而非所謂平抑樓價。「平抑樓價」只是一些媒體對其措施有意無意的騎劫和強姦。

金管局,當然是管金融的,樓價干卿何事?

最近香港樓市確實瘋掉了,而大批香港市民(小投資者)也被那些外來大鱷和地產商矇得團團轉,跟著跳集體舞。如此下去,到冧市時,全港又將是黑壓壓一片負資產。目前的樓價的瘋狂程度,已高於97年,那屆時負資產的人數會否又創新高?銀行體系會否也像美國一樣迎來一場風暴?

都咪話唔驚。所以陳既提醒銀行,也警示市民。

好笑的是,大家將焦點放在壓抑豪宅的措施上,反而將「銀行應以審慎方式進行物業估值,並計算借款人的供款與入息比率;銀行尤其要考慮現時處於歷史低位的息率,若回復至較正常水平時,可能對借款人還款能力造成的影響」這個影響廣大小投資者(市民)的措施輕忽了。

為何媒體如此?只因為豪宅賺人注意,豪宅的動向已成為地產炒賣市場的風向標。但是,與我沒什麼關係。

2009-10-20

興體育、保和諧


中國領導人最近紛紛重視起體育來,特別是三位領導人不約而同表態支持足球,為何?

國家副主席習近平訪德國期間,在當地時間10月12日參觀德國拜耳集團公司時,表示自己很喜歡足球,並指出中國有一流的球迷和全世界可觀的足球市場,但目前水平比較低,希望可以迎頭趕上:「舉辦完奧運會之後,中國下了一個決心,既然我們其他的運動可以拿到金牌,那麼足球一定要下決心搞上去,但是這個時間會很長。」

國務委員劉延東14日在山東青島出席足球工作座談會時強調,要使中國足球工作有一個新的面貌。劉延東指出足球運動在滿足人民群眾精神文化生活需要等方面的重要意。

國家主席胡錦濤16日在山東濟南接見60年來的優秀運動員和教練員代表、體育先進代表時,新華社特意報導胡錦和原中國足球隊中場核心容志行的握手,胡握著容志行的手說:「中國足球還要繼續發揚『志行風格』。」所志行風格應該是指他不僅技好,球品更好。

對於高層相繼表態,有專家猜測中央要出手改變內地足球發展制度。但我認為,改變制度是動作,未能道出深遠用意。

政治人物的公開講話,肯定不是閒情逸致,如煲呔般隨口亂說。陰謀論麼,那倒不是,而是他們身繫國家,公開言論自然有其背後政治意涵。

胡錦濤說,國運盛則體育興。實際上是否有必然聯繫,很難說。倒是反過來看,內地有研究指出,發展體育文化事業是促進民族團結、社會穩定和政治統一的重要途徑。

這,才是當局銳意發展體育運動,並且以擁有最多擁護者的足球運動為火車頭的原因。

國家體育總局今年5月發布一個體育研究項目報告。該研究項目為「體育文化在構建和諧社會中的作用」,研究以東莞籃球文化在和諧社會中的作用,闡述著重發展某一種體育運動,對該區和諧建設的作用。

報告的結論指出,籃球文化對東莞和諧社會建設有促進作用,具體表現在:
(1) 籃球文化能夠促進東莞市居民自身的和諧。
(2) 籃球文化能夠促進東莞市居民人際關係的和諧。
(3) 籃球文化能夠促進東莞市居民家庭的和諧。
(4) 籃球文化能夠促進東莞市社區的和諧。
(5) 籃球文化對東莞構建和諧城市起到了積極作用。

東莞是內地籃球強隊廣東宏遠隊所在地,籃球風行。

至於中國為何發展足球?應該這麼說,哪種運動擁有最多喜愛者、關注者,就應該致力發展。八十年代的中國女排,掀起一陣長時間的熱潮,也讓國人在體育方面擁有從未有過的民族自豪感。可惜此景不再,相信中央領導人們至今仍念念不忘。

如今發展排球,已不切實際。而被稱為世界第一運動的足球,在中國內地凝聚力之大,無所匹敵,所以非其莫屬。

據稱,世界盃和足球運動是一種有力的和諧公器,多個曾主辦世杯的國家都有這種經驗,賽事期間,社會氣氛會變得融和,搶劫、偷竊、打架之類的罪案會減少,就連小孩子在家也會變得乖了(誇張)。

實際上在某些國家、地區有此可能。在一個對足球狂熱的社會,特別是有本國、本區參與比賽的地方,民衆注意力被吸引到比賽上,看完比賽還有聊天話題,還會出去踢球。情緒有宣洩處,其他罪案和訴求自然減弱。

2002年韓國辦世界盃期間,謀殺案減少66.7%,劫案減少21%,盜竊及強姦案分別減少34%及35%。

雖然有些地方可能因為輸球而發生球迷騷亂,但那是社會治安問題,且理屈,無法持久。在內地領導人看來,讓球迷發洩一下,總比讓這批年輕人關注政治訴求的示威遊行好得多。爭取人權民主者,會認為自己是正義的代表,不怕當局壓迫,處置起來,比驅散球迷難得多了。

不過,奇怪的是北京有所不同。2006年該市110報警電話統計,在該年世界盃舉行期間,北京市被捕的各類疑犯是上一年同期的4倍之多。主要是趁別人家中無人爆竊、半路打劫看球夜歸者、喝酒鬧事。

所以,內地當局仍需多多研究配套措施。

另外,從民族內部團結問題上,可以看到缺乏民族主義、一盤散沙的中國人,足球常年陽萎。與中國人差不多人種中,韓國、日本的足球水平就比中國領先一班,因為他們團結。

既然民族團結能夠增進足球成績,那麼增進足球成績能否促進民族團結呢。

華南師範大學體育科學學院的劉奕濤、林慶條的論文稱,通過體育社會學的研究,證明體育是一種能夠喚起民族自信心和歸屬感,增強民族凝聚力的社會文化活動。文章以體育的政治功能、經濟功能、文化功能等多方面闡述。

至於習近平、溫家寶等人自稱球迷,真也好,假也好,這些「國家秘密」不必太認真。

2009-10-19

與有榮焉?

昨天看到《蘋果日報》一則題為「鄉親無懼壓力 修繕趙紫陽故居」的報道,眼睛一亮,何其熟悉啊。細看內容,發現幾乎將我此前所寫的blog文照搬了一段過去,然後落款註明「本報記者」。

本來嘛,像我這種寫blog的,每天讀者不超過數十個,能讓本港大報抄錄也好、參考也好,都應該與有榮焉才對。可是,我卻有點榮不起來。

不因為該「本報記者」抄寫時的些微改寫,沒有改好。不因為該報沒有註明出處。更不因為他們沒有付我稿費。是該報最近的很多新聞,幾乎是走火入魔,極盡誇大包裝之能事。引用本blog,那豈不是同道中人了?

舉個例子,《蘋》10月16日一則「中共樣板洗腦失敗 新一代膜拜權錢」的專題報道,就極為牽強,為自己的意識形態服務,為做而作。

文章指白毛女等中共塑造出來人物備受質疑,中共倡導的價值觀開始受到顛覆。然而,通篇文章報道的是武漢華中師範大學漢口分校女學生認為白毛女應該嫁給地主的事件。這些十多二十歲的女大學生,和中共文革時期的樣板戲有什麼關係?

白毛女只不過編入內地高中課文,是課本劇,又不是經常看經常演,不少教師僅安排幾個學生堂上朗讀了事,許多學生只是將之當成娛樂、調劑。難道學校如果有莎翁的戲劇學習,那也算是洗腦了?如當年那樣只演樣板戲,那才叫洗腦。

另外該報記者採訪了「內地民間學者溫克堅」,由他口中說出「中共過去幾十年對人民的洗腦,已經失敗了」。這位溫克堅是何人?原來是位浙江義烏商人,閑時喜歡寫博客,批評時事,罵罵地方政府,提倡保障公民權益。不是說他不夠格,而是記者太懶惰。

那麼多政治、哲學、文藝學者不去找,找個朋友說兩句就算了?冠上「內地民間學者」就行了。學者原來可以像蚊子那麼多,鄙等什麼時候也可冠上「學者好康」。
------------
對比一下,這是本blog之前的部分塗鴉:

甚至有人已經在內地網上發帖集資,要為趙紫陽的河南故居翻新,目前已經得到數十人響應,有神秘商人更表示願意包底,叫網民儘管組織活動。有人更賦詩一首,聊表憤慨和宣洩。目前河南滑縣桑樹鄉趙莊的趙紫陽故居,當局並未列入受保護建築,連縣文物也不是。這和其他領導人之比是天差地遠。該座故居,由於風吹日曬雨淋,又無專項維修款,已經逐漸敗落。對於老趙,桑樹鄉上下皆有感情,該鄉政府更是不怕宣傳當地「培育了著名的國家領導人趙紫陽」,還將趙紫陽故居列入鄉裏的景點之一。據了解,桑樹鄉此前,還特別為故居加建了圍牆,但資金不足,尚未翻新墻內建築。

這是《蘋》的報道節錄:

但趙紫陽位於河南省滑縣的故鄉,鄉民至今仍念念不忘這位老鄉。位於滑縣桑樹鄉趙莊的趙紫陽故居,當局至今並未列入受保護建築,連縣文物也不是。這和其他領導人的故居相比,天差地遠。由於它風吹日曬雨淋,又無專項維修款,已經逐漸敗落。有鄉親準備幫趙紫陽修繕故居外,內地甚至有人網上發帖集資,要為他的河南故居翻新,至今已得到數十人響應,有神秘商人更稱願意包底,叫網民儘管組織活動。故居所在的該鄉政府,更是不怕宣傳當地「培育了著名的國家領導人趙紫陽」,還將它列入鄉裏的景點之一,對外推介。

2009-10-17

紫陽誕辰90年


(← 互聯網圖片)

由於未曾經歷,亦未曾深入了解,對六四的真實過程和來龍去脈,無法作判斷,實在不知道哪個所說,才是比較接近公正和中肯?更何況趙紫陽下台的真正原因。

不過,基於可能受香港主流的影響,以及對政治囚徒的自然同情,再加上中共極權者的極力迴避阻撓,令很多香港人對趙紫陽觀感不錯。包括我。

今天,是趙紫陽的九十誕辰, 不用説,官方一定沒有任何慶祝活動。家人呢?應該有吧。境外媒體報道說,其女兒稱有個小範圍的聚會。

相信今天在北京東城區富強胡同六號趙紫陽故居,應該有些有心人去鮮花、懷念,也應該有些奉命者去監視、戒備。在其鄉下河南省安陽市滑縣桑樹鄉趙莊的祖居,雖然此前不少鄉親在說要為其翻修,但估計無法成事,一來應該尚未有人敢主持其事,二來國保消息很靈通的。

日前在網上看到一位河南安陽網民,在網上貼了一則古體文,記載六四前後情況。不知道是原創的,還是摘錄自境外一些文章、報道,反正覺得頗有意思,暫借轉貼在這裏吧:


紅朝仁宗幽惠趙諱修業,字子陽。豫滑州人也。先為相國,胡德宗退位,仁宗立。時鄧厲公為太尉,攝政,斥德宗,德宗忿而崩。太學生聚而悼之,有謗言於厲公。丞相李讒於厲公。厲公怒,欲以兵除。仁宗不詔,厲公忌仁宗。遂矯詔屠黌門而廢仁宗,幽於別館,歷十五載,崩於京師。不樹不封。然仁宗變法之功,功大莫焉,豈奸佞輩所能隱乎?
文章雖仿古體,但很直白好懂。所謂仁宗即趙紫陽,德宗即胡耀邦,鄧厲公即鄧小平,太學生聚即天安門廣場的事,丞相李即李鵬。

應該是爲了避免被內地的網警機器掃中,所以該文章用了別字,「子陽」。

2009-10-13

雜燴大陸新聞

【中外關係】
一,俄羅斯總理普京訪問中國,中俄今天簽署了多項協議,包括彈道導彈發射通報、中國協助俄羅斯發展高速鐵路、俄羅斯提供中國天然氣等一批協議。
想起50多年前,中國還向蘇聯乞求建設援助,其中一大協議正是蘇聯協助中國修建鐵路。

二,印度總理近日訪問阿魯納恰爾邦(即中國所稱的藏南地區),並在當地競選集會上發表講話。中國外交部今天對其在兩國爭議區活動表示強烈不滿
1962年的中印戰爭,雖然規模不大,時間不長,戰況卻極為慘烈,殲滅印軍8900人。雖然中國佔據絕對優勢,但是不可能繼續打下去,因爲補給難以長久、美蘇都幫印度、國内困難。當時中國不可能讓自己陷於大範圍戰爭的泥沼,所以毛澤東一開始就說了這是「教訓型」的戰鬥。中國後撤後,印度老實不客氣,佔據藏南,數十年來不斷移民。中國以後怎麽辦?

三,英方近期就英國公民阿克毛涉嫌在中國新疆販毒被判處死刑一案,向中國提出交涉,稱其患有精神疾病,要求中國政府允許他接受鑒定。中國外交部今天稱,目前此案正由中國最高法院復核,有關案件審理程序符合法律規定。
這事情倒好辦,估計最後判其終身監禁算了。而進行鑑定是不可能的了,除非鑑定出來的結果是真的精神病,否則又會被抨擊中國司法鑑定受政府控制之類的,何必呢。

【江澤民高調出來活動】
一,正在德國進行正式訪問的國家副主席習近平,當地時間12日同德國總理默克爾舉行會談。會談開始前,習近平向默克爾轉交了江澤民撰寫的有關能源和信息技術問題的兩本英文版專著,並轉達了江澤民的問候和祝願。

二,中國當局著重打造的「中國文字博物館」,開館前夕,江澤民為該館題寫館名。今天,江澤民題寫中國文字博物館館名轉送儀式在中國文字博物館廣場舉行,河南省委書記徐光春,高舉江老爺子題寫的館名,鄭重轉送給中國文字博物館。真奴才。

這江澤民,行將就木了,還老出現在人們視線裏幹什麽呢?送書給默克爾,那就私低下送好了,你一個普通中共黨員而已,居然還要中國國家副主席高調地替你送人,還要中國媒體高調地報道,欺人太甚。題寫博物館名,真的以爲這就能名留千史麽,可憐的徐光春堂堂一個封疆大吏,還要演奴才戲。

【政治新聞】
一,内地最後一位開國上將呂正操,於今日下午14時45分逝世,享年104歲。呂正操描述自己一生非常簡單:我一輩子,就是打日本,管鐵路,打網球3件事。看了一下網民評論,才發現原來内地好多年輕人,對抗日的人,早已認爲和他們毫無關係。

二,重慶薄熙來主導的打黑運動,昨日首日開庭部分案件,其中在重慶第一中級法院審理的楊天慶等9人,集體翻供,均堅稱不是黑社會。重慶這一攤事,實在搞不明白,因爲從未實地採訪過。可是,薄這種運動式辦案,顯然是不妥的,完全不符合法治精神。這是很明顯的極左思潮作祟,很容易出岔子,如果不慎擴大化,成爲打擊報復的武器,那就悔之已晚。

三,新疆生產建設兵農十二師221團黨委常委、副團長陳偉的夫人,早前不滿莫高窟景區講解員制止其觸摸壁畫而動手打人,其丈夫在場稱「這裏不就是一個景點嗎?不就是一個小服務員嗎?我們是有身份的人。」對此,新疆生產建設兵團昨日決定免去陳偉的職務,同時,農十二師221團黨委決定,免去其妻子於富琴221團醫院黨支部書記的職務。10月6日發生的事情,10月8日網上流傳,10月12日決定免職。想不到新疆生産建設兵團的效率倒挺高的,而且對網絡民意的重視性遠比沿海等發達地區高。而這件事形成有趣連結的新聞,則是敦煌研究院準備投資2.6億元建設虛擬莫高窟,減少遊客的破壞,保護真正的莫高窟。

四,法官指控媒體:
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長景漢朝在今日出版的《人民法院報》撰文指出,傳媒監督和獨立審判是一對天然的矛盾,有些傳媒監督不夠客觀,對某一事件或某一司法人員的抨擊與事實出入很大,或者對問題的揭露和評論只說其一,不講其二,帶有很大的片面性,或者把簡單問題複雜化,無限放大,人為製造影響,干擾了司法活動的正常運行。
另外,又指傳媒監督「越位」現象突出,有的報道明顯傾向於一方當事人,有的亂加評論,甚至冒下結論,干擾司法機關依法辦案,影響司法公正。稱網絡媒體可以在一夜之間掀起巨大的輿論潮,這對司法審判工作形成了巨大衝擊。
雖然這位景法官說出了部分事實,但是,我還嫌内地媒體「輿論審判」得不夠厲害呢。

五,中紀委今天證實,遼寧省人大副主任宋勇涉嫌嚴重違紀,正接受調查。又一個副部級官員下馬。 多一個不算多。

【其他有趣新聞】
一,一年一度了無新意的胡潤富豪榜又出爐,中國有65名百億富豪。王傳福以350億元成為今天中國首富,財富較去年增加290億元,去年排名103位。

二,浙江老人50年前借30元,如今用3000元還,稱要講誠信。他參考了黃金和糧油的價格,在兩者之間折衷了一下,定下了以借1元,還100元的比例,來完成這筆半個世紀的債

三,最合適的地方:廣東雷州市打造「雷人公園」,明年完工,芙蓉姐姐、范跑跑等人的特別造型雕塑將會亮相,免費參觀。

四,幸運的夫婦:昆明市民徐先生和他的妻子幾乎笑了一下午,因為花20元從舊貨市場買回來的小鐘,竟然通體外殼和底座都是黃金打造的,小鐘的重量接近3兩半,六十多年前製造,價值八万四千。

2009-10-12

內蒙古造城訓練巷戰

(← 解放軍在假城市演習)

《解放軍報》今天一則題為「我軍最大規模城市作戰訓練場啟用」的報道,首次披露軍方在內蒙古高原的某大型訓練基地,剛啟用了新建的城市作戰訓練場,並且在這個秋天,北京軍區首次加強摩步旅城市進攻戰鬥實兵演習圓滿結束。

所謂城市作戰,也就是巷戰。報道說,該次演習中,空軍航空兵、武警部隊和二炮部隊等諸多軍兵種力量也參與其中。根本就是一次完整的聯合作戰演習。

其實,這應該不是第一次,《解放軍報》很健忘,8月份曾報導,今年仲夏已經在「燕山深處」舉辦了一次類似城市作戰演習。本雜誌也跟風轉貼該條新聞。

和上次報道有所不同的是,今天這則報道著重凸出了這個內地最大的專為城市作戰訓練而打造的假城。

北京軍區司令部某負責人說:「加強摩步旅城市作戰實兵演習的成功表明:剛剛投入使用的這一我軍最大規模城市作戰訓練場,是提升部隊執行多樣化軍事任務能力的理想練兵平臺。」

報道描述,該假城市設有逼真複雜電磁環境,建有設施完善的大片城區,城內條條大街縱橫交錯,幢幢樓房鱗次櫛比,各類地上地下工事密佈,構築的街壘、路障、蛇腹形鐵絲網、三角錐等障礙物比比皆是。

此外,甚至還有「市政府」大樓。這次演習就是模擬敵軍節節敗退後,據守市政府大樓頑抗,最終被殲滅。

但我很懷疑上次演習其實就是這一次。第一,地點差不多,燕山山脈延伸至內蒙古,「燕山深處」說是內蒙古也可以。第二,兩次報道的都是北京軍區,也都是摩步旅的演習。第三,照片上看也很相似。

而且上次的演習是在「一座模擬設置的現代城市」進行的,按照估計,北京軍區不會弄兩個模擬城市吧。

可惜就是時間對不上。所以也有可能是北京軍區在夏、秋密集演練。到底是什麼形勢,需如此勤奮?

猶記得上次演習中,帶隊的摩步旅王旅長說,「現代城市作戰有時像維和行動,有時像和平時期的維穩行動」。

世界大戰愈來愈少發生的可能,中國受侵略的可能性也愈來愈小,然而,中國內部爆發革命,也就是暴動的機會,卻隨著各種不利因素,冷卻不了。

做好巷戰準備,面對未來。

2009-10-08

上海弄堂之..屎尿橫飛

(← 上海人舊時這麽小便)

今天看到一則新聞很搞笑。

上海白渡路的一片數十年歷史老房子,最近經常出現屎尿袋亂飛的奇景。居民老伯說,昨天中午,他在門口休息,一袋東西從他頭頂上飛過,一道弧線落在馬路對面。頓時尿花屎塊四濺,原來是一個裝滿糞便和尿液的膠袋,十分噁心。

據説,類似事件最近接二連三,不斷在該地發生。還有行人不慎踩到黃金袋,十分不幸。

這類抛屎尿的人,很肯定是缺德的。但也有一定程度的其他誘因。

老伯說,當地舊房子因爲數十年的設計,並未考慮到獨門獨廁的問題,所以大家如厠都用馬桶,然後拿出來倒。家家戶戶掛塊布,就當廁所,幾十年如一日。或許,該戶人家懶惰,加上沒有公德心,所以隨手扔彈。

扔了一次,感覺挺方便,又順手,自然就有第二次。

上海人如厠難,舉國皆知。葉聖陶的孫子葉兆言曾寫了部名爲《關於廁所》的小説,其中講到一段真實故事。

一名年輕女子,在上海南京路逛商場時內急。由於商場廁所特少,排長龍等候,女子最後忍無可忍,睽睽眾目下失禁,尿濕褲。女子一直耿耿於懷,自尊心嚴重受挫,最後選擇了離開,到北方城市工作。她說,無法再面對那些熟悉的面孔。

類似事件,其實很多人在上海都踫到過,尿濕褲倒未必,忍尿倒是常有。

聽朋友說他十幾年前在上海的尋廁經歷,令人大長見識。

當時他們一群男學生,在遊玩,突然尿急,卻到處找不到廁所。有人提起弄堂裏都備有男士小便的馬桶,於是直奔其中一個弄堂而去,果然發現了一個石屎加磚頭做的馬桶。可是,令人尷尬的是,左右附近坐了站了一群女住戶,大媽、阿姨、小媳婦,摘菜、織毛衣、聊家常,

這如何小便?突然,就有個穿睡衣、踢拖鞋的男居民出來,只見他便拉下褲子解手,邊與旁邊的女人說家常。上下各忙,絲毫不相干擾。

由於太急,他們也學者尷尷尬尬地順次小便。

其實,這説明了上海的廁所問題,並由此延伸的生活習慣,已成爲海派文化。一切都是那麽自然。

聼一位叔叔的朋友說,文革串聯時,去過一次上海,住在江邊。至今印象最深刻的就是,每天早上必被刷洗馬桶的聲音吵醒。

弄堂裏的人,放了一個晚上的馬桶,必然黃金瓊液飽滿,爲免讓其留屋整日,讓芳香繞梁不去,唯有在每日上班前,將其洗刷乾淨。而最方便的方法,則是拿到黃浦江邊、蘇州河畔,取水、刷桶、倒水,又方面又省事。

據説,上海當年洗刷馬桶的時候,爲了除惡必淨,還會加入貝殼一起刷,所以才會造成整個早上,江邊的刷桶協奏曲,如此齊整而又遠傳三數里。

此時此景,無不令人想起秋蟬齊鳴、萬蛙轟轟的大自然奇觀來。

06年,我也有機會到上海生活一段時間。

這個時候,上海的廁所已經多了起來,起碼很多八十年代後建的「公房」,和九十年代起私人發展商建的現代化高樓,全部都有廁所。不過,依然有很多弄堂老房子沒有廁所。就算當局推出不少簡易流動廁所應對,但衛生情況極不佳。

當然也有部分人偷偷在房内加建,但那是破壞房屋結構,可造成危險。

我那時因熱愛舊式上海弄堂老房子,曾打算在盧灣區田子坊租個房子住。該出租屋只有一間房,樓底極高,可以建閣樓,廚房是典型的公用廚房,另有公用小天台,廁所則在房間裏自己找人用木板間隔出來。

一切都那麽上海。

那房子開價月租僅800元人民幣,但後來我沒有租,還是選擇住現代樓房。主要考慮到,廁所並非密封,與房間公用窗戶,沖涼一起潮濕,小便一起聼聲,大便一起享受。

介紹我找樓主的是一名在該處經營首飾零售的香港女子,她的鋪位當時租1200元。現在田子坊發展起來,成爲上海繼新天地外的新旅遊熱點,而且是當地真正的白領浦點,因爲新天地太貴了,是比較有錢的人和洋人的消費場地。現在田子坊的鋪租,都是以萬爲單位的。

另外,上海舊房子間隔很奇怪,都是廳小房間特大。基本上很多人對自己的房子有無客廳也無所謂,有的人單位小,率性在入門處設一個小空間算數,類似玄關。

説明上海人非常注重私隱,一般不會邀請人回家中。這一點文化,又與港人頗爲相似。

2009-10-06

60年鑄造的法治國家

(← 定遠縣公安局在開會)

《半月談》:

把點燃的香煙插入受害人鼻孔,再往其頭部套上紙箱,總計耗掉約90支香煙,讓受害人連續數小時飽受煙熏之苦,再輔以打耳光、揪耳朵、敲腦門,用褲腰帶吊起受害人單臂並猛壓褲腰帶,致其骨折,此外還將受害人雙手反銬,鞋襪脫掉,赤腳著地,不讓吃喝睡覺,讓其備受飢寒困苦......

這不是拍戲,也不是數十年前的事。内地安徽省定遠縣一名六旬老人王希連,就這樣慘死於上述種種非人折磨之下。

今天在網上看到《半月談》這則報道,實在令人義憤填膺,何謂喪盡天良?此也。

《半月談》是中共中央宣傳部委託新華社主辦的一本以新聞、評論類内容爲主的刊物,據稱有「中華第一刊」之名號。這樣一本「黨刊」,刊登出來的負面報道,不可能誇大失實。

本來,對類似事件的發生不是太驚奇,因為刑訊逼供、虐待疑犯的事情,全世界都有,内地是比較多一點而已。問題是,多多少,無人知道,因爲確切的統計數字從來不會公開。

今年頭4個月,内地共接到看守所在押人員非正常死亡報告15宗,涉及12個省份。然而,這只是主動上報的數量。

大約十年前,我曾聼一位在廣東某小城市的公安局刑偵科實習的朋友,講述他在裏面協助打人、踢人的事情,「跟在警校練踢沙包一樣。」他說,他每次踢打後,總被指導他實習的老警員嫌不夠力、不夠狠,然後老警員抄起警棍,狠狠敲打手腳關節,打得疑犯嚎叫不已。

那些被打的疑犯,雙手大拇指被綁,吊掛在上面,腳尖剛好觸地,這種情況是上下用不上力,累都累死;然後還要間中被打,一天過後,能堅稱清白的寥寥可數。而他們幾乎全部是外省民工、鄉下農民,反正能給錢的、有後台的、城裏居民,一般都不會狠打。

後來,聽説中國政府嚴懲刑訊逼供,聽説很多大城市,警員被投訴3次,前途就會儘毀。被查獲刑訊逼供,就被革職,甚至入獄。云云。

聼得我都信以爲真了。加上香港人在内地,只要不是觸犯了軍方、國保、610辦、治安員,或者真的犯了一些行政法規甚至犯罪,一般警員是比較客氣的。所以還沒怎麽受侵犯,反而經常跟内地警員鬥惡。

但是看到安徽這則案例,真令人難以接受。就如調查這個案子的檢察官所說:「手段極為殘忍,觸目驚心。」

王希連遭虐打致死是否冰山一角,答案不言而喻。

《半月談》雖然是黨刊,但是它有一句話説得好:「一個社會的人權狀況是由最弱勢群體所受的待遇好壞來衡量的。」

2009-10-01

壯觀而又節儉的慶典?


北京今天的國慶活動,從上午的閱兵、遊行,到晚上聯歡晚會、煙花表演,壯觀絢麗,奪目耀眼。可是,如此人山人海式的慶典活動,難道真的是勤儉節約?

中共中央多次表示,建國60週年慶祝活動要堅持節儉。正如國務院辦公廳在9月29日發出「關於做好國慶節期間有關工作的意見」,要求各地區、各部門要「站在深入貫徹落實科學發展觀、構建社會主義和諧社會的高度」,積極倡導勤儉節約,堅決反對鋪張浪費

可是事實呢? 中共最會算賬,榨取民眾最大勞力,並且不當成經濟投入。建國初期,統購統銷,合作社,一平二調,人民公社,榨取農民血汗發展工業,最終現在,流入官僚權貴口袋。

就北京10.1這一天來說,排除各種道具、硬件支出,排除各種維安增加人力物力的支出,排除交通管制、人流管制等各種禁令對工商、旅遊等有形的損害和各種其他無形的損害,排除張藝謀他們和那些明星完全義務,排除......

僅僅來看付給參與遊行和聯歡晚會的數十萬民眾的補貼,就已談不上節儉節約。10萬學生、10萬民眾參與遊行,8萬在閱兵遊行時在天安門廣場作背景的中小學生(另加1萬帶隊老師和工作人員),6萬參與國慶聯歡晚會的北京民眾,以及參與各種當天其他工作的民眾,總體30多萬人。

據此前內地媒體報導,這些人大多從7月份起就開始參加排練,由所在單位、學校適當作出補貼。據悉,學生一般是每人每天10餘元。而大人一般是30元。

如此算來,平均是每人每天超過20元。 即每人每月補貼600元。三個月的訓練,每人共補貼1800元,30多萬人就必須送出將近六億人民幣!

這筆錢怎麼填,怎麼支出?當然是由下一年的財政撥,但不是以國慶活動名義撥款,而是當成各個學校、政府單位的福利開支,國企則可以在稅或其他方面相抵,賬目非常好看。

據說,有些學生因為太累,一度燒制服抗議。我看可能性不是太大,就算有,也是有限幾個。一來怕秋後算賬,二來參加此「國家活動」,在某些方面也有好處。

如北京市教委8月27日下發通知,規定部分參加國慶活動訓練的高中生,應取得高中必修課的相應學分。同樣,大學生也應該由相應的學科學分上的優惠

小學生則可能僅給精神獎勵。 記得有位同學,小時候在廣州生活,當年讀小學一年級時,曾參與廣州全運會開幕式的集體表演。當初極為興奮和高興,如今得啖笑。

p.s 今天朱鎔基終於現身了,搖搖欲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