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9-30

朱鎔基三度不現身















明天就是中共建國六十周年的國慶日,北京今晚搞國宴,這可算是國慶慶典系列中第三個重頭戲,而且是僅次於正日慶典的重要活動,現任離任領導人應該沒有拒絕出席的理由吧。


但是,其他人都來了,前總理朱鎔基就還是沒有露臉。


官方新華網的報道中,在列明出席的現任、離任領導人名字時,特意沒有寫出退休中央政治局常委的名字,雖然他們沒死的幾乎都出席了。

還好,中央電視台的畫面和語音報道,沒有漏掉他們:李鵬、李瑞環、宋平、尉健行、李嵐清、曾慶紅、吳官正、羅幹。

可以看到,在對上兩個重要集體活動中,一直沒有出現的李鵬,這次出現了,而且笑嘻嘻的,精神看上去蠻可以的。李鵬步操入場時,緊跟江澤民屁股,在其他現任八常委之前。

正是有了央視的畫面,朱鎔基沒有現身這個情況,觀眾很容易就留意到了。 看來要留意明天的閱兵和慶典活動了。 如果這位老總理逝世,會否引發什麼事件呢?我看是不大會的,起碼他已不做大哥好多年,而且因為其極其低調,在人民心中的關切度嚴重淡去。

這就是年齡退休機制固定化的好處,避免任上死,避免對政局產生大波瀾。

2009-09-29

胡錦濤:民族工作不規範

據報道,國務院第五次全國民族團結進步表彰大會今天上午在北京舉行,國家主席胡錦濤出席會議並發表講話。

講話稿很長,其中,胡錦濤就推進中國民族團結進步事業提出四點要求,包括:

第一,進一步推動各民族共同團結奮鬥、共同繁榮發展。
第二,進一步推動民族團結進步事業創新發展。
第三,進一步動員全社會投身民族團結進步事業。
第四,進一步加強和改進黨對民族團結進步事業的領導。

廢話少說,其中第四條才說到點子上。胡說,要求各地建立健全民族工作責任制,及時研究解決民族團結進步事業發展中出現的新情況新問題。不斷提高駕馭和解決新形勢下民族問題能力。在推進民族團結進步事業過程中,對不同地區和單位,既要有統一規範,也要有不同要求,切實提高工作針對性和實效性。要完善民族工作體制機制,加強民族工作部門建設,推進民族工作制度化、規範化

這裏看來,胡描述了目前中共民族政策的真實情況:新形勢下出現了新問題;官員駕馭和解決民族問題能力不足導致問題容易惡化;作風死板官僚,施政缺乏針對性,缺乏實效;各部門民族工作不規範。

新形勢下出現什麼新問題?一般來說平頭百姓不可能知道。但是按照估計,不可能僅指民族不團結,因為民族不團結又不是最近的事情,特別是漢維問題。

新情況新問題,應該是社會日益不均不公的情況,在少數民族身上更加凸顯;地方官員為了發展經濟,侵害了少數民族的利益,如強徵地皮、水電等大型基建;再加上經濟不景的衝擊,少數民族不少生活不濟。所以導致民族裂縫擴大。

可能還有好多新情況,但是我想,無論漢人還是少數民族,平頭百姓在當今中國所面臨的「新情況、新問題」不會差太遠。

說到民族工作制度化,相信到習近平上台時,還要繼續講。

至於民族工作責任制,不知道這個責任會追溯到多上層?如新疆暴動和拮針事件,這麼重大,能追到王樂泉嗎?

朱鎔基李鵬再次缺席重要活動

(候任國母彭麗媛在演唱中)

昨天晚上,北京上演的《復興之路》大型音樂舞蹈劇,是60周年國慶系列活動的重頭戲之一,中共中央九常委和其他在職領導人,以及江澤民等離職黨政領導人,幾乎集中出席。

然而,和10天前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60周年成就展」開幕日一樣,朱鎔基和李鵬依舊無出席,是否真的病了?看來,十一當日的閲兵,如若他們二位依然不出席,可能就差不多了。

《人民日報》今天報道,觀看演出的有:胡錦濤、江澤民、吳邦國、溫家寶、賈慶林、李長春、習近平、李克強、賀國強、周永康、王剛、王兆國、王岐山、回良玉、劉淇、劉雲山、劉延東、李源潮、張德江、徐才厚、郭伯雄、尉健行、李嵐清曾慶紅、吳官正、羅幹、何勇、令計劃、王滬寧、路甬祥、烏雲其木格、韓啟德、華建敏、陳至立、周鐵農、李建國、司馬義‧鐵力瓦爾地、陳昌智、嚴雋琪、桑國衛、梁光烈、馬凱、孟建柱、戴秉國、曹建明、杜青林、帕巴拉‧格列朗傑、白立忱、阿不來提‧阿不都熱西提、李兆焯、黃孟復、董建華、張梅穎、錢運錄、孫家正、鄭萬通、鄧樸方、羅富和、陳宗興、王志珍和遲浩田、張萬年、姜春雲、錢其琛、曹剛川、曾培炎、王漢斌、倪志福、布赫、鐵木爾‧達瓦買提、彭珮雲、曹志、李鐵映、司馬義‧艾買提、何魯麗、成思危、許嘉璐、蔣正華、顧秀蓮、熱地、盛華仁、肖揚、賈春旺、楊汝岱、趙南起、王文元、張思卿、羅豪才、郝建秀、張懷西、李蒙,中央軍委委員陳炳德、李繼耐、廖錫龍、常萬全、靖志遠、吳勝利、許其亮,以及於永波、王克。

10天前那次集體活動,中共中央第十五屆、十六屆政治局常委中,僅李鵬、朱鎔基、李嵐清、曾慶紅4人沒出席。這次,李嵐清、曾慶紅兩人出來了,看來精神頗好,電視上曾慶紅還不斷跟著拍子鼓掌唱曲。

只有李鵬和朱鎔基兩位前後任總理,依然「不給面子」。

李鵬今天還「露面」了。原中國水電工會主席李平9月24日在北京病逝,李鵬作為其老同事,新華社報導說,李鵬和各領導人「以不同方式表示慰問和哀悼」。 當然了,「露面」沒有什麼意義,最多表明尚在人間。

不過,10天前現過身的前政協主席李瑞環,這次也沒來;而92歲的前政治局常委宋平,老人家這次也不出席了。

值得一提的是,習近平夫婦台上台下各唱戲。

2009-09-27

李克強上井岡山下共青城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副總理李克強9月24日-26日在江西考察時,提出了「三不」:不辜負先烈、不愧對群眾、不枉度人生。

為了體現這「李三不」,李克強自必身先士卒,首先要不辜負先烈。

江西日報報道,9月24日上午,李克強「滿懷對這塊紅土地的深厚感情」,一下飛機,就乘車直奔中共革命搖籃井岡山。

在井岡山革命烈士陵園,他瞻仰了烈士紀念堂,向長眠在這裏的革命先烈靜默致哀,敬獻花籃。 在毛澤東、朱德挑糧上井岡的復原場景前,在英勇獻身的烈士畫像前,李克強一次次駐足觀看,「深切緬懷革命先輩的豐功偉績」。

死者要緬懷,生者要關懷。李克強在井岡山還看望了老紅軍、紅軍後代,「他動情地說......無數革命先烈和革命前輩當年拋頭顱,灑熱血,為我們打下了紅色的江山......黨和人民永遠感激他們。」

奇怪了,怎麼看起來這些動作和台詞,有點與其格格不入啊。似乎應該由太子黨代表、未來的中共一把手習近平來說比較恰當?

不過呢,李克強上井岡山演完紅色接班人的深情戲後,作為團派大帥,他自然還去了江西省鼎鼎大名的共青城。而去了共青城,自然不可能過陵不拜的。

老紅小鬼、團派老祖先胡耀邦,死後就葬在共青城

雖然江西日報沒有報道李克強有否拜謁胡耀邦陵,但是我猜測他肯定去了,而且去共青城是特意安排出來的行程。

去瞻仰已不敏感的老胡,根本不擔什麼政治風險(何況沒有報道),當年江澤民在位時視察共青城,還和胡耀邦墓碑合照呢,該照片目前掛在當地展覽館。

反而若他不去拜一拜,起碼我想胡錦濤會不以為然。在報道中,李克強向共青城建設者說:「向你們的父輩,向老共青團員們致敬!他們的功勳,我們永遠銘記!」

在李克強高調上井岡山、下鄱陽湖畔共青城的同時,習近平則去了東北視察、出席大慶油田50周年慶祝大會。一個務虛一個務實,怎麼和未來「習李制」分工有點調換了?

習近平不斷清減中...(對比圖)

最近看到被視為中國未來領導人的習近平,在東北哈爾濱、大慶等地視察的新聞,突然發現「 習胖子」不怎麼胖了,瘦了一大圈,而且精氣神頗為不佳。

這是怎麼回事?尚未登上最高寶座,身體是政治生涯最重要的本錢,可不能垮掉啊。

首先從正面看,07年他剛在上海市委書記任上調往中央時,可謂份量十足;再看去年7月到訪香港,也是珠圓肉潤;可是到了上周到東北視察,出席大慶油田50周年紀念會時,明顯清減不少。




再從側面看,對比去年在香港和上周在哈工大視察的圖片,分別更加明顯。而且明顯精神不太好。



前陣子境外媒體有人傳習近平辭職,說不定並非該媒體所說的種種理由,而是身體負擔不來的緣故?或許是聽從醫囑,刻意瘦身?

反觀未來總理李克強,這些天也是到處跑,雖也是乾乾瘦瘦的外貌,不過相片中笑意盈盈,似乎春風滿面也。有啥喜事?

2009-09-23

胡耀邦故居陳列館為國家三級博物館

今天看大陸新聞,長沙晚報一則題為《胡耀邦1929年高小畢業照將在湖南瀏陽展出》的新聞,被新浪網放在顯眼位置。

該照片是胡耀邦的小學同學捐出來的,秋收起義文家市會師紀念館館長、胡耀邦故居管理處主任尋司農稱「照片的價值無法估計」。因為他們一直找不到胡耀邦參軍之前的照片。

前中共中央總書記胡耀邦(1915年11月20日-1989年4月15日),湖南瀏陽中和鄉人。胡12歲參加在家鄉附近由毛澤東等領導的秋收暴動,14歲加入共青團,17歲加入共產黨,18歲參加中共紅軍長征。

因被黨內指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不力,1987年1月16日胡耀邦被迫辭去總書記職務。1989年4月15日在北京病逝,其骨灰被安葬在江西共青城。胡耀邦逝世,引起高校學生和民眾悼念,逐漸演變至六四事件。

2005年胡耀邦誕辰90周年,中共高調紀念。其家鄉當然不會落後,舉行了幾場活動。其中,在胡耀邦故居附近的胡耀邦故居陳列館也是為此而興建,可惜要等到幾年後才啟用。

今年7月,國家文物局公佈了首批獲得國家二級、三級博物館稱號的博物館名單,胡耀邦故居陳列館被列為國家三級博物館。這是首次與胡耀邦有關的紀念場館、建築被冠以「國家」字頭。

目前,除了瀏陽有胡耀邦的故居、陳列館、廣場、祠堂等等外,江西共青城也有胡耀邦的陵墓、展覽館。

瀏陽的胡耀邦故居,已經開放十餘年,早年列為省級文物保護單位。

內地從去年開始,將全國2000餘座博物館從按一、二、三級劃級。

另外,那位胡耀邦故居管理處主任尋司農,可謂守得雲開見月明了。記得2005年採訪他(化名尋建農)的時候,還頗為鬱鬱不得志的樣子,當時他已經從瀏陽市區調到中和鄉(後改為鎮)這個未通水泥路的窮鄉僻壤之地,當胡耀邦故居紀念館館長十年。

名為館長,其實一腳踢,連廁所水也要自己到附近溪澗挑水用。

後來,隨著胡耀邦「平反」,當地成為紅色旅遊景點,又加建陳列館和其他景點,每年前往瞻仰者不斷劇增,尋司農生活也越來越滋潤,請了幾個手下,不再校長兼敲鐘了。

現在,尋司農已經改銜頭為「胡耀邦故居管理處主任」,看來胡耀邦故居、胡耀邦陳列館兩大單位和其他關聯景點,已經歸入後來成立的胡耀邦故居管理處管轄,而尋司農正是該新管理處主要負責人。

另外,尋司農還是秋收起義文家市會師紀念館館長。文家市在中和鎮隔壁,這個秋收起義會師紀念館,比胡耀邦故居更巴閉,1961年已被列為第一批全國重點保護單位。

2009-09-19

朱鎔基、李鵬為何不露面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60周年成就展」今天在北京開幕,當日,分別到北京展覽館參觀該展覽的有(次序為官方排列):

胡錦濤、江澤民、吳邦國、溫家寶、賈慶林、李長春、習近平、李克強、賀國強、周永康、王剛、王兆國、王岐山、回良玉、劉淇、劉雲山、劉延東、李源潮、張德江、徐才厚、郭伯雄、李瑞環、宋平、尉健行、吳官正、羅幹、何勇、令計劃、路甬祥、烏雲其木格、華建敏、陳至立、李建國、司馬義‧鐵力瓦爾地、嚴雋琪、梁光烈、馬凱、孟建柱、戴秉國、曹建明、杜青林、阿不來提‧阿不都熱西提、李兆焯、黃孟復、張榕明、錢運錄、李金華、萬鋼、羅富和、王志珍和遲浩田、張萬年、錢其琛、曹剛川、鄒家華、鐵木爾‧達瓦買提、曹志、李鐵映、熱地、肖揚、賈春旺、楊汝岱、宋健、胡啟立、張思卿、張懷西、李蒙,中央軍委委員陳炳德、李繼耐、廖錫龍、常萬全、吳勝利、許其亮,以及於永波。

排列的依據,或許是黨內排名,或許是其他緣故,過多揣摩浪費心機。至於說江澤民排第二位,僅在胡錦濤後面,這是好幾年的情況了,今天才看到,那就太遲了。(從名單看,排列的方法應該是同級別的,現任領導人在前,卸任在後;同樣是卸任的同級別的,老同志在前。)

名單中令我感興趣的是,退休領導人為何有的人來,有的人不來?是按照自己意願呢,還是因為其他情況,如健康?

中共中央第十五屆、十六屆政治局常委中,李鵬、朱鎔基、李嵐清、曾慶紅4人沒來。

李鵬傳過中風和幾次病危,朱鎔基年中也傳過病危。

十三屆政治局常委的92歲宋平,倒還硬朗。

2009-09-18

甩轆或有意?洛陽緬懷趙紫陽


河南洛陽網,前兩天居然刊登了一則令當局頗為尷尬的新聞。

該則題為「一幅『剪刻圖』獻給祖國當禮物」的迎國慶報道,將趙紫陽的肖像和中共建政後的主要領導人並列在一起,以此「獻給祖國」。

報道說,洛陽老城區天香畫廊的李文君花了兩個月時間,完成了她獻給祖國60華誕的禮物——「歷屆領導人頭像剪刻圖」。 在該幅剪紙圖上,幾代中共領導人肖像分成上下兩排,上排從左到右依次是毛澤東、華國鋒、胡耀邦、趙紫陽,下排依次是鄧小平、江澤民、胡錦濤。

剪紙肖像的背景是一面中共黨旗,而環繞著這些肖像的是一根白色「飄帶」,飄帶上剪出一排小字:「一九四九年十月一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六十年的光輝歷程2009.10.1。」

67歲的作者李文君說,這是為了「表達出對祖國的熱愛。」所以她決定「將祖國60年的光輝歷程剪出來」。 什麼樣的圖案才能代表祖國的滄桑巨變呢?她想到了歷屆國家領導人......

當然了,中共這些領導人很能代表「滄桑巨變」。

洛陽網是中共洛陽市委機關報《洛陽日報》的直屬網站,屬於官方性質。該則報道刊登後,據稱很快被編輯主管發現,差點沒把他嚇死,雖然隨即刪除,但還是被部分網民發現,流傳開來。李文君是洛陽當地小有名氣的剪紙藝術家。

目前正值中共籌備60大慶緊張之際,加上四中全會召開,類似有關趙紫陽的新聞發放出來,雖然說人死燈滅,但是他的象徵意義仍在。這份國慶禮物,誰敢收啊?

放在以前,那種無限上綱的慘烈性政治鬥爭環境下,不被批鬥成「刮翻案黑風」那是不可想像的。出現這種錯誤,多少要被宣傳主管部門批評處理。

據說該則新聞的記者呂玲玲和責任編輯姬曉利,已經被停職檢討,估計要到國慶後,再沒有人提起此事,才敢讓她們復職了。
其實,從此事看來,很明顯河南人民對於趙紫陽這位老鄉,擁有很深的感情,就算他是被迫下台,但是在河南許多人的心中,他依然是曾經為中國發展作出過貢獻的領導人。

2009-09-15

趙紫陽90誕辰,鄉民修故居

因「六.四」事件下台的中共前總書記趙紫陽(1919年10月17日-2005年1月17日),下月17日就是他的90冥壽。

內地改革開放後的中共兩大政治悲劇人物,胡耀邦和趙紫陽,雖然都黯然下台,卻獲得更高民望,人民至今未忘。

2005年,胡耀邦90冥壽時,意外地獲得中共當局高規格紀念。據稱當初在政治局會議上,「小胡」胡錦濤力排眾議,堅持要紀念老胡;然而溫家寶反問一句「趙紫陽怎麼辦?」小胡稱「以後再說」。這類野史,可信度見仁見智,作為一時談資,倒無不可。

如今,老趙也要90冥壽了,如何對待,頗值得重視。

人死了,影響力煙硝灰滅,似乎當局已不太忌諱「趙紫陽」三個字。現在用內地的互聯網搜索器,如百度,也可以搜索「趙紫陽」三個字了。當然了,官方媒體不會報道有關這位「分裂黨、支持動亂」的前領導人。

不過呢,在趙紫陽的家鄉河南省滑縣,似乎人們依然念念不忘這位輝煌一時的老鄉。很多人都說,出門在外,當對人介紹自己來自何方時,對方經常會說「啊,滑縣,那是趙紫陽的故鄉」,然後非常熱情招待。

看來倒和湖南瀏陽人一樣,他們在外時,一說來自瀏陽市,連出租車司機也不收錢了。因爲胡耀邦是瀏陽市中和鎮人。

甚至有人已經在內地網上發帖集資,要為趙紫陽的河南故居翻新,目前已經得到數十人響應,有神秘商人更表示願意包底,叫網民儘管組織活動。有人更賦詩一首,聊表憤慨和宣洩。

目前河南滑縣桑樹鄉趙莊的趙紫陽故居,當局並未列入受保護建築,連縣文物也不是。這和其他領導人之比是天差地遠。該座故居,由於風吹日曬雨淋,又無專項維修款,已經逐漸敗落。

對於老趙,桑樹鄉上下皆有感情,該鄉政府更是不怕宣傳當地「培育了著名的國家領導人趙紫陽」,還將趙紫陽故居列入鄉裏的景點之一。據了解,桑樹鄉此前,還特別為故居加建了圍牆,但資金不足,尚未翻新墻內建築。

不過,説到底,我是不相信當局會紀念趙紫陽的,為他辦任何官方半官方紀念活動,等於為他平反,等於否定六四處理手法,等於將平反六四。

這在胡錦濤年代是不可想像的。

2009-09-13

針刺事件蔓延至西安?

內地bbs最近兩日熱傳,新疆針刺傷人事件擴散到其他西部省份,其中一則流傳頗廣的信息,西安市民通過手機短訊互相告知。

內容如下:

西安交通大學緊急通知:今晚九時前後,我校一位學生在校外就餐期間,被一陌生男子針刺,公安分局目前已介入調查,經醫院初步檢查,該學生未見異常。請大家最近盡量減少外出,避免不必要的傷害事故發生。

信息未落款,也沒有日期,但若事件屬實的話,一般相信是9月10日發生的事件。但當局至今未主動出面闢謠。由於今日正值周日,西安市政府部門無人回應事件,值班人員則稱不清楚。

另外,在西安多個高校bbs和網絡論壇上,網民們紛紛互相詢問當地針刺事件,部分人說得如同目睹。據稱最少10人被刺傷,有的在巴士站被刺傷,有的則在菜市場遭刺。由於太多人討論,管理員刪不盡刪。

9月11日,據新華社和《中國日報》報道,針刺事件蔓延至新疆區內其他地方,其中和田、阿勒泰和喀什三地已經共拘捕9名疑犯。

9月12日,新疆烏魯木齊法院宣判,一名19歲學生涉用大頭針刺傷一名婦女,他被以投放虛假危險物質罪判監15年。這是新疆發生多宗針刺事件後,首宗判刑案例。當天,還有2人也因利用針筒搶劫的士司機而被判10年和7年監禁。

根據官方數字,截至9月4日,烏魯木齊共有531人確認被針刺,其中171人有明顯傷口痕跡。

2009-09-12

申訴專員黎年帶隊到佛寺考察

內地佛教新聞網今天報道,香港申訴專員公署代表團一行參觀考察南普陀寺。
 
該則簡短的報道稱,以香港申訴專員公署申訴專員黎年為團長的香港申訴專員公署代表團一行七人,9月11日中午在中央紀委廉政理論研究中心主任丁順生、副主任王從海等人的陪同下,到福建省廈門市的南普陀寺參觀考察。該寺方丈則悟大和尚、監院界像法師在普照樓會客廳給予熱情接待。

奇怪了,申訴專員到佛寺,考察什麼?報道文章並無提及。難道佛寺也有申訴、治理瀆職和不作為的深厚經驗可供交流學習?
 
顯然不是的,雖然本港媒體沒有報導黎年最近的行踪,但從內地各地的新聞報導中,可以約略得知,黎年帶領一個申訴專員公署代表團,正和內地的中共紀律委員會人員交流。並且在中央紀委監察部廉政理論研究中心主任丁順生的陪同下,到處「參觀考察」。
 
如昨晚在廈門時,與廈門市紀委書記黃杰成會見。 9日到湖南長沙交流,並且與湖南省紀委書記許雲昭會見等等。至於行程中,有甚麼公務外的外加節目,除了這次佛教新聞網無意踢爆外,其他的我們則是不得而知了。

此次黎年到訪的南普陀寺,是廈門著名古剎,居於鷺島名山五老峰前,背依秀奇群峰,面臨碧澄海港,據說風景絕佳。五代宋初,即有高僧依山結廬梵修。明季擴建殿堂,規模初具,清初重修,始改今名。
 
據南普陀寺網頁介紹,該寺內可提供廈門素菜之首——南普陀素菜,不知道黎年是否有幸品嚐。

2009-09-10

橫琴的啓示


今年六月,國務院通過《橫琴總體發展規劃》,將橫琴的百分之一土地,割讓給澳門,作教育用途;而珠海則得已將百分之九十九的橫琴土地,納入珠海經濟特區,吸引港澳投資。


橫琴島到底發展什麼呢?根據橫琴新區的官方網站介紹,根據兩座東西走向的橫向型小山脈,將該島劃分為三塊條形平地,三塊地中,最南部沿南海的一塊,劃分為休閒度假區。


中間那塊,劃分為教學區、高新技術產業區、科技研發區、文化創意區、綜合服務區。

最北面的一塊,則劃分為口岸服務區、中心商務區、國際居住區。


此前,香港各界對橫琴似乎頗有興趣,有的人以為,既然中央可以割讓一點給澳門,那麼割讓一點給香港,或租借,或僅由香港管理,甚至珠港共管,也無不可啊。

然而香港盼望在珠海身上得到一個飛地的想法恐怕難如願,別説珠海政府不肯(澳門得到一塊地已經令珠海很有意見),現在看來看去,似乎規劃中也沒有香港合用的地方。什麼高新技術、科研、文化,統統沒有香港財團喜歡。

最有可能供發展的休閒度假區,卻已被長隆集團搶先一步,在此打造亞洲最大的海洋公園,明顯和香港海洋公園打對台,據説除了有機動遊戲,一樣有海洋動物,也有熊貓館,而香港海洋公園沒有的一些海洋探險之旅,長隆卻有。

因此,引發一些關於惡性競爭的討論。

雖然長隆海洋公園今年底之前必定動工,估計2012年完工接客。但真正對香港形成威脅,估計要到好幾年後。根據我某個周末到珠海珍珠樂園遊玩的經驗,可以看到,靠珠海人是無法支撐起大型遊樂場的,而澳門人也不見得會過去玩。

珠三角其他地方的人呢?應該不去,地方太「隔攝」,要麼去番禺的長隆樂園,要麼乾脆到香港玩。最有可能去玩的,反而是香港的那些1日、2日師奶「疏乎」團,或者家庭樂團。而這就要等港珠澳大橋開通了。

當然,還有個國際居住區可以發展,香港的地產商們,大有用武之地了,不如將香港的屏風樓移植到橫琴,幫他們擋擋狂猛的颱風。

差點漏了還有一個區域,可能是被珠海政府丟掉了。在橫琴島南邊區域和中間區域之間的一塊山地,很大面積,但可能珠海當局認為山地開發成本過高,不打算發展。

其實,山地開發,不就是香港的專長嗎?可以大肆開發別墅啊,香港各處半山的別墅群是世界出名的。要不然,珠海林業局也可以和香港的漁農自然護理署合作,將該片山地租借給香港搞郊野公園,作為香港人的後花園。

屆時香港各位凸肚的麻甩佬,假日過去港屬橫琴郊野公園行下山,晚上到珠海市區各休閒中心放鬆放鬆,然後返回澳門搏殺兩鋪,淩晨搭船回香港,翌日精神奕奕返工去。

一日行勻中港澳,健康快樂又一天。

2009-09-09

「四中全面」月中召開

昨日中共宣佈,十七屆四中全會(中國共產黨第十七屆中央委員會第四次全體會議)於9月15日至18日在北京召開。

四中全會的所謂意義有好多,諸如每屆四中全會已成爲人事、政策微調的大會,或者習近平會否當選中共中央軍委副主席從而穩固其王儲之位?又如黨内民主有何大變化,反腐敗、經濟政策討論等等。

這些不用我們這些化外之民去關注,倒是昨天在明報網站《即時新聞》看到四中全會這條新聞時,其標題令人難解,「四中全會」無啦啦變咗「四中全面」。而今日再打開,還是如此,完全沒有發覺出錯。

最要命的是,由於其他新聞網站直接引用明報的《即時新聞》,導致也無辜地跟著出錯,如香港和北美的新浪網,香港yahoo新聞網,與明報同集團的星洲互動網等。如果無償使用倒還罷了,花錢買的話,真不值得。根據其他本港網友的説法,明報《即時新聞》這次筆誤跟以往相比,算是非常輕微的了。

忙中有錯,這能理解;政治敏感度不高,也不奇怪。問題是作爲本港頗多人捧場的新聞網站,錯了一整天,尚未修改,那就不太應該了。

或者有人硬咬這個標題的意思,其實是「中共十七屆四中全會9月中全面召開」的縮寫。那真無話可説。


(↑在google搜索,可見多網照用)

(↑這是星洲互動網站)

(↑Yahoo新聞照錯)


(↑新浪網也是)


(↑始作俑者的明報即時新聞網站)

2009-09-05

烏魯木齊騷亂該撤誰


栗智是個倒楣蛋,在烏魯木齊發生多天的刺針恐怖事件引發9.3示威後,在今天遭免職。

官方新華社今天簡短報道:經中央同意,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黨委決定,免去栗智烏魯木齊市委書記職務,朱海侖(新疆政法委書記)任烏魯木齊市委書記。同時,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十一屆人大常委會召開第十三次會議,決定任命朱昌傑(阿克蘇地委書記)為自治區公安廳廳長,免去柳耀華自治區公安廳廳長職務。

雖然,數萬上街的示威漢人,口中喊的是新疆書記王樂泉下台。
雖然,依據正常分工,栗智管方向,具體政務是烏魯木齊市長吉爾拉‧衣沙木丁負責。(終於曝露市長是擺設)
雖然,刺針事件無論發生在哪個新疆城市,都是難以預防的。
雖然,襲擊者的終極目標是中共當局,起碼也是新疆王——王樂泉。
雖然,栗智下台與否,既與示威同胞的訴求無干,更不能滿足施襲者的願望。
雖然,58歲的安徽人栗智,18歲起就在新疆不同政府工作,披荊斬棘,至今已40年。
然而,栗智還是要倒楣地被撤,讓掩耳盜鈴的新疆當局,看看能否爭取時間緩一口氣。

撤栗智,撤公安廳長,下一個還有嗎?新疆王如何?在其鐵腕統治十餘年下,如今,新疆已經成爲中國後方的火藥庫。建國60年?還慶祝麽?

不過呢,栗智雖然被撤,但塞翁丟官,焉知非福?

這次為黨「獻身」,栗智還好尚未60嵗,仍有數年時間可以過冷河、再安排;而且他還保留了新疆人大常委會副主任等要職。估計到了明年開春,栗智或者會有新的任命,可能像張文康等「替罪羊」,弄個正部級的二線官員做。

到時候,中共中央給予栗智的評價,應該少不了「政治堅定,黨性觀念強」、「顧全大局,自覺服從組織安排」。(摘自中組部給倒楣的孟學農的評價)

另外說一句,此次反政府者(實在不知道誰指使)策劃的刺針事件,實在高明,比上次流血兼不討好的7.5行動,成功得多。用最少的人力和成本,就已經帶動了數萬漢人,代他們上街與政府對抗,擾亂全局。

刪去「修正主義」

時隔20年,中共當局再次出版《黨的建設辭典》。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刪除了「修正主義」這個詞彙。50多年前,這是一頂無往不利的整人的大帽子。如今刪除的理由,用主編之一的中央黨校教授葉篤初的話說:「那些在現實的黨務工作和日常生活中不再使用的歷史名詞我們都刪掉了。」

最能真實還原時代景象的,莫過於經大眾認可接受而廣泛流傳,並被廣泛記憶的新詞彙。

有人類社會,就有交流;有交流,就有新詞彙。新詞彙被人們逐漸接受、流行,得到大規模的認知後,就會確定下來,無論是否含有別字、借代字,它們已被廣泛使用,事實正確。

如山寨,難道現在有人說「山寨機」,你還要指斥說,「翻版機」才正確?山寨只是指山上的賊竇?

語言、詞彙,是為人們交流服務的,它是否「合法」,在於是否得到人們的認同,而不在於古代是什麽樣子。別以爲時裝可以不斷復古,詞彙就是如此。

前陣子,有篇文章寫「夜宵」、「宵夜」正寫應是「消夜」,並引用大量古代詩詞文字印證。我沒有認爲「消夜」錯誤,實際上《辭源》很清楚地寫了解釋。我認爲詞語發展至今,「消夜」已幾乎無人用,反倒「夜宵」一詞更爲通用,就算南方也用「宵夜」。

晚上出去吃東西,如果你打個手機短訊,說去「夜宵」或者「宵夜」,有誰不懂?我看是看到「消夜」而不以爲然的人多。

連中共也捨得刪除不用的詞彙......時代不斷前進,洗刷取替總免不了。當今詞彙「正寫」何其多,若要樣樣考究,用某某領導人的話,那是亂折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