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8-23

放了許志永

許志永今天放出來了,據説是「取保候審」的形式,不過又據説只要一年内交足了罰款,就不會審了。説白了,就是換個方式釋放。然而,還要看一年内表現就對了。

一直都認爲,類似許志永這種人,是民主運動中苦行僧,是令人佩服的。堅持留在國内的人,都是可敬可佩的人。幾十年來的事實證明,只要離開了祖國,所有爭取祖國民主人權的理想,都只能淪爲空想。道理似乎不必説明。

許志永是北京NGO「公盟」的創辦人,這是以有限公司註冊開辦了6年的著名維權組織。公盟的律師們曾接手内地多宗政治敏感案件,包括南方都市報,包括三鹿奶粉案受害者。今年7月29日,許被拘捕,檢方在8月12日以偷稅漏稅罪宣佈正式逮捕他。

許的被捕,震驚了國内外許多人。不僅内地曾受他援助的人、他的師生朋友同行、和他有著同樣的理想追求者,或者慕名而不識者,甚至如香港那位寫信數臭溫家寳的中七女生。從他被捕的那天起,聲援不斷。

最令當局震撼的,可能還要屬前兩天,北京六位舉足輕重的知識分子的聯署公開信。他們包括著名法學家江平、經濟學家茅于軾、維權律師張思之、作家章詒和、人文學者錢理群、以及知名編輯許醫農子。他們在網上發表的《呼籲政府妥善解決公盟事件》公開信,取得内地知識界極大的共鳴。

這批中共嚴重的右派分子,他們的聲音不可小視。

有時事評論分析說,許志永的獲釋,是中共當局不想讓十一前的輿論焦點轉移到非喜慶事項上去,要讓大家關心十一慶典。所以讓許志永先出來,杜絕一些不和諧聲浪。

其實,功勞有很多來自許志永自己。他的溫和、專業,正是他能出來的重要因素。

許的法律知識,令自己在多年來的操作中,不會被當局輕易「攝入」陷害;更主要的是,因爲他的溫和節制、不對抗宗旨,令他不至於成爲「反動分子」,否則,不會有這麽多人能夠、敢於公開挺他。

所以當局會放許志永,不會放劉曉波。

然而正如許多愛護維護許志永的人所說,當局以莫須有的罪名拘捕逮捕了他。而現在,許志永又似乎糊里糊塗地被當局釋放了。到底當局捉放許的根本法理依據何在?官方沒有出來説明,許志永也沒有説明白。

放了許志永,隨時可以抓另一個許志永。

隨捉隨放,事事隨心。這種狀況並無變過。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