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8-31

達賴到台灣,北京有多不高興?

達賴這幾天訪台了,無論是以何種目的、行程爲何,他的身份,就決定了任何一次舉動,都脫不了政治性。

大陸在這方面的反應,其實很平淡的,而且也不可能如某些所謂台灣專家所說,此事可能冷凍兩岸關係。

本港媒體引述台灣《聯合晚報》的報道稱,北京反制達賴訪台的動作,要視乎達賴在台的活動,正朝「停止採購、延簽金融協議、暫停大陸客赴台」三大方向思考。甚至說什麽馬英九和吳伯雄都贊成達賴訪台,令北京非常不解,認為「國共互信,已毀於一旦」。

有這麽嚴重嗎?

看看所謂反制三方向,都在經濟範疇。當今世界,經濟貿易不是你一家人在做,也不是單方面的施與,而是互有惠利。而且,大陸目前的經濟發展,也不是太能經得起折騰的。就如大陸客赴台旅遊,難道大陸方面就完全沒有利益?起碼那些大陸旅行社、航空業界,就賺不少。

況且,中共盼望了十餘年,才等到這個良好局面出來,怎麽會輕易出手,激怒台灣中間選民,給「好夥伴」國民黨添忙添亂呢。

大陸不是不知道馬英九的處境,如今國民黨在朝,如何處理與大陸的關係,特別是拿捏的力度,比在野的時候困難得多。

其實,大陸和馬英九當局,早已夾好做一場戲。當傳出陳菊等綠營人士邀請達賴到台灣,為風災死難者和災民超渡、祈福時候,國民黨當局左思右想之後,很快決定同意達賴登台。

此決定很正確,因爲若拒絕的話,雖然「天不會塌下來」,但肯定為後續的執政帶來更多的困難。當時,馬英九以及他的團隊,已經在水災中大失民望,跌到執政以來的新底,而且看情形尚未到谷底。

若同意達賴訪台,則首先可化解此發民意砲彈。將波交回後,反而輪到民進黨步步驚心了。因爲如此一來,台灣民衆的注意力,一下子就轉到達賴和綠營身上。而與此同時,馬英九在吳伯雄的參與下,早已派出密使赴京,説明自己的苦衷,希望大陸協助協助。

於是,大陸開始發功。國台辦不軟不硬地發出譴責,最嚴厲的程度也只去到「達賴到台勢必對兩岸關係造成不利影響」。然而在實際行動方面,大陸方面最多也是取消一些直航點的儀式、官員不出席一些涉台活動、延遲一兩場赴台灣的會議等。

另一方面,大陸一些官員在談到達賴訪台問題上,很明顯地只批民進黨,一點也沒有譴責馬英九當局的意思。甚至於,大陸宗教局長葉小文還在人民日報海外版上,撰文為馬英九喊冤,說他全力處理水災,但卻受了不少委屈。葉說,可能馬英九和其官員,有時候說的、做的未能恰如其分,但是其他人不應該病急亂投醫。

大陸的「反制」,對兩岸的政治經貿衝擊,僅是花拳繡腿,絲毫沒有打到肉;然而對馬英九當局的體諒,也讓台灣中間選民安心不少,起碼馬英九既能保持一定的「自主性」,又不會得罪大陸。

視線轉移了,馬英九也就爭取了更多執政轉圜的時間和機會。相信,這個水災給馬英九政府造成的執政危機,在民進黨的無意幫忙、大陸當局的有意協助下,應該可以度過了。


(聯合報圖片)

2009-08-26

十一國慶閱兵,香港觀禮名單

爲了慶祝中共執政中國60周年,内地將於今年10月1日,在北京天安門城樓前的長安街,舉行規模盛大的閲兵儀式。

這個消息,炒了許多天,相信不知道者有限,不過,不知道有沒有人留意,哪些香港人有機會上城樓,與國家黨政領導人並肩閲兵呢?

根據1999年的50周年國慶閲兵時,官方新華社1999年10月1日當天的報道,可以看到當時在城樓上和江澤民、李鵬等人同一高度看閲兵的港方人士,有「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董建華,香港特別行政區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全國政協常委,香港特別行政區知名人士」。(霍英東以全國政協副主席身份上樓)

要知道今年誰能上去,按照中共傳統,比對上一次的規格應該錯不到哪裏去。首先董建華和曾蔭權是穩拿一席位的,另外查一下現在的港區人大常委、政協常委名單就知道那些人有幸上台了。

港區全國人大常委是范徐麗泰。港區政協常委有梁振英、黎桂康、劉漢銓、陳永棋、郭炳湘、李澤鉅、鄭家純、洪祖杭、徐展堂、吳光正、余國春、何柱國、伍淑清、楊孫西、許仕仁、戴德豐。

倒是「知名人士」比較有點不確定性。

根據1999年10月4日中共中央機關報《人民日報》海外版的報道,可以看到,除了霍英東和董建華外,當時「特區政府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財政司司長曾蔭權、終審法院首席法官李國能、立法會主席范徐麗泰、行政會議召集人梁振英及著名人士李嘉誠、鄭裕彤、邵逸夫、郭鶴年、李兆基都是被邀登上城樓觀禮台的人士」。

如此看來,今年上樓的應該還有唐英年、曾俊華、李國能、曾鈺成、梁振英(政協常委);而李嘉誠、鄭裕彤、邵逸夫、郭鶴年、李兆基應該都在邀請名單内。至於邵逸夫等有沒有精力上樓,則在乎個人了。會否有新的「知名人士」上台,還有待觀察。

值得關注的是,李澤鉅(政協常委)和李嘉誠(知名人士)將有機會父子同台,並肩閲兵。李嘉誠曾早在1978年,就獲邀登上天安門城樓參加國慶典禮。

得登天安門城樓參加閲兵式的内地人員,規格更嚴,簡單來説,基本上都是中共中央委員和候補委員以上級別,以及退休領導人。除了天安門城樓上,還有城樓下兩邊的觀禮台,將有大批獲邀嘉賓出席。而這些觀禮台,由於位置較多,今年也將應該不少香港人有幸上台。

翻查報道,1999年的時候,香港組成400多人的龐大觀禮團赴京參加國慶50周年慶典,佔當年嘉賓總數的1/8左右。據説今年會有更多香港知名人士獲邀觀禮,起碼,兩百餘名港區人大代表港區政協委員都有份。

至於邀請通知?相信已經陸續送抵各人手中了。

因爲,台灣方面已經有報道稱,中共已經邀請300餘位台灣人士參加閲兵觀禮活動。故而,對港澳工作方面,也應該差不多時間發出邀請。

不知道這樣的行程安排,煲呔等人有無必要提前公佈呢?
-------
根據推測的登上天安門城樓觀禮港人部分名單:

董建華、曾蔭權、李國能、唐英年、曾俊華、曾鈺成、范徐麗泰、梁振英、黎桂康、劉漢銓、陳永棋、郭炳湘、李澤鉅、鄭家純、洪祖杭、徐展堂、吳光正、余國春、何柱國、伍淑清、楊孫西、許仕仁、戴德豐、李嘉誠、鄭裕彤、邵逸夫、郭鶴年、李兆基等。

(歡迎補漏)

2009-08-25

解放軍偷師美俄演練巷戰維穩


(互聯網圖片)

《解放軍報》23日以「我軍探索現代城市進攻作戰新戰法」為題,報道北京軍區某旅在燕山(京城以北)深處進行的現代城市進攻作戰演練。

該城市戰新課題演練任務,由北京軍區某集團軍在2008年3月交給該旅進行。在北京奧運即將舉行的6月份,該旅在燕山深處的城市模擬戰場,進行了一次進攻作戰演練。

不料最終出現的情況卻令高層大為惱火,原來他們將城市巷戰,搞成了山地遊擊戰。

雖然報道始終沒有點明該部隊番號,不過,文中指出,這支來自河南的部隊,前身是河南湖北交界處的桐柏山遊擊隊,數十年來,練成了數十種山地戰法,深諳遊擊戰術。

根據記載,桐柏山遊擊隊經過多次變動,最終成為現在的第65集團軍第70摩步旅

該旅翻查軍事檔案發現,解放軍的城市戰,集中在40年代國共内戰中,然而該一系列城市攻堅戰中,解放軍的戰法大多是「集中使用炮兵,大量使用炸藥,實施大規模土工作業」。

於是,該旅專注研究美軍、俄軍的著名城市戰役,如俄軍1994年格羅茲尼之戰,美軍索馬里之戰等。「探索出了採取遠距離預警、先敵獲取情報、諸兵種聯合等手段,重點圍繞奪取城市制電磁權、有效癱瘓城市防禦體系和神經中樞等進攻方法。」

終於在今年夏天,中共建政60年前即將來臨之前,進行了第二場精心準備的城市進攻戰鬥實兵演練。

報道稱,「演習中,部隊不再集團衝鋒,而是化整為零,以連、排甚至是班為單位組成獨立作戰分隊,與敵近距巷戰。」根據描述,確實與我們經常看到的美國片情景很相似。

「面對複雜的電磁情況、高度集中的人群、迷宮式的街道和鱗次櫛比的高樓廣宇,我們熟知的一些戰法已經過時,小分隊特種作戰、點穴式打擊、剝殼式推進等新戰法顯得更為實用。」

最後,摩步旅旅長王斌告訴新華社記者,「現代城市作戰有時像維和行動,有時像和平時期的維穩行動,有時也可能像斯大林格勒戰役一樣規模巨大。」

點題了:有時候,城市作戰,就像維穩行動!

什麼是維穩?即維護社會穩定。

那什麼程度的社會不穩定情勢需要出動部隊來巷戰?

烏魯木齊7.5事件算不算?估計還未到那個地步,武警尚能控制,但估計類似部隊也接到了待命的準備了,當時只要情勢失控,軍隊肯定加入巷戰。

至於今年十一,這支摩步旅應該不會遠離京畿。

2009-08-23

放了許志永

許志永今天放出來了,據説是「取保候審」的形式,不過又據説只要一年内交足了罰款,就不會審了。説白了,就是換個方式釋放。然而,還要看一年内表現就對了。

一直都認爲,類似許志永這種人,是民主運動中苦行僧,是令人佩服的。堅持留在國内的人,都是可敬可佩的人。幾十年來的事實證明,只要離開了祖國,所有爭取祖國民主人權的理想,都只能淪爲空想。道理似乎不必説明。

許志永是北京NGO「公盟」的創辦人,這是以有限公司註冊開辦了6年的著名維權組織。公盟的律師們曾接手内地多宗政治敏感案件,包括南方都市報,包括三鹿奶粉案受害者。今年7月29日,許被拘捕,檢方在8月12日以偷稅漏稅罪宣佈正式逮捕他。

許的被捕,震驚了國内外許多人。不僅内地曾受他援助的人、他的師生朋友同行、和他有著同樣的理想追求者,或者慕名而不識者,甚至如香港那位寫信數臭溫家寳的中七女生。從他被捕的那天起,聲援不斷。

最令當局震撼的,可能還要屬前兩天,北京六位舉足輕重的知識分子的聯署公開信。他們包括著名法學家江平、經濟學家茅于軾、維權律師張思之、作家章詒和、人文學者錢理群、以及知名編輯許醫農子。他們在網上發表的《呼籲政府妥善解決公盟事件》公開信,取得内地知識界極大的共鳴。

這批中共嚴重的右派分子,他們的聲音不可小視。

有時事評論分析說,許志永的獲釋,是中共當局不想讓十一前的輿論焦點轉移到非喜慶事項上去,要讓大家關心十一慶典。所以讓許志永先出來,杜絕一些不和諧聲浪。

其實,功勞有很多來自許志永自己。他的溫和、專業,正是他能出來的重要因素。

許的法律知識,令自己在多年來的操作中,不會被當局輕易「攝入」陷害;更主要的是,因爲他的溫和節制、不對抗宗旨,令他不至於成爲「反動分子」,否則,不會有這麽多人能夠、敢於公開挺他。

所以當局會放許志永,不會放劉曉波。

然而正如許多愛護維護許志永的人所說,當局以莫須有的罪名拘捕逮捕了他。而現在,許志永又似乎糊里糊塗地被當局釋放了。到底當局捉放許的根本法理依據何在?官方沒有出來説明,許志永也沒有説明白。

放了許志永,隨時可以抓另一個許志永。

隨捉隨放,事事隨心。這種狀況並無變過。

2009-08-22

紹興看魯迅





此前,去了一次魯迅的故鄉浙江省紹興市。

在他的故居轉了一團,拍了一些照片。

感受不到什麽。

只不過,自小就聽説魯迅,他的文章沒有少讀,他的真正爲人卻不太懂得。

看到過一些有關他的介紹,來自内地官方口徑,自然不好全信。
也曾看到些批評魯迅的話,來自憤青和黃口兒,也不能令人服。
沒有調查研究就沒有發言權,老魔頭說的話,有時候有些道理。

不過,有個問題我倒有些體會。

爲何中國最近60年再也沒有出現魯迅式的人物?

因爲可能的「魯迅」都被當局扼殺於萌芽狀態。誰敢批評政府?無論直斥其非也好,陰陽怪氣也好,一露頭就打,一有點兒名氣和民望,隨即投入大牢。

又或者因爲,沒有一個當權者會樹立一個批評政府的人物典範。

2009-08-16

改造?統戰?江蘇努力培養紅色資本家

改造資本家的50年代,似乎回到了江蘇。不過,這次統戰為主,爲了未來20年儲備支持中共的紅色資本家。

今天的新華網報道,江蘇將用兩年時間,在全省培養1000名民營企業家後備人才。所謂後備人才,是指大型民營企業的太子爺,或剛創業有成的民企年輕老闆。

來看看中共江蘇省委組織部此次行動的目的:這些接班人現對父輩來説頭腦更靈活,但缺少黨性教育......著力培養一批對黨有感情、具有現代企業經營管理能力的領軍人才,引領民營經濟新一輪發展。

説穿了,就是他們讓中共感受到了距離。想當年,這些江蘇太子爺們的老爸,哪一個成爲富豪之前,沒有官商勾結?哪一個不是靠中共致富?現在這些太子爺,留洋的多,財大氣粗,不尊共愛黨,太可惡也。

中共從江澤民時代,由於改革開放不可能逆轉,所以已經看到中國新興資本家的重要性,所以開始大規模吸納他們入黨。然而到了富豪二代,已經對中共不感冒了。不得已,只好透過各方施法,拉攏起來,統一洗洗腦袋。

據報道,江蘇此次通過多項措施培養第二代民企掌門人,包括在省、市委兩級黨校集中培訓,並到國有企業掛職鍛煉,此外還有導師幫帶。

其中一個導師,就是華西村的吳仁寶老頭。爲何選擇吳仁寳?當局說他「具有豐富黨務工作經驗、經營實績突出、社會形象好」。居然昨天有兩個大牌少東鞠躬拜師。

嘿嘿,經營業績算了吧,民企太子爺能學習吳仁寳的那套獨裁手法?民工維權意識可強呢。何況浸過洋墨水的他們,聼得進幾句吳仁寳的社會主義經濟理論?

社會形象良好?算了吧。吳仁寳這個眼中無人的傢伙,在内地僅有的一點讚譽,也只是來自那批困於一角的經濟界新左派那批老棍。

主要還是吳仁寳老頭的黨務工作經驗豐富吧。讓年輕人到60年不變的人民公社典範華西村,學學陳年共產黨的「優越性」,然後就能體會社會主義的「優越性」了!官商多些聚在一起,事情就好辦多了,你好我也好,哈]、哈、哈。

1957年整風運動中,黨外人士「攻擊」社會主義毫無優越性,官僚主義是社會主義的產物和代名詞,讓毛澤東中央大爲惱怒,各種言論引發後來慘烈的反右運動。可見,攻擊是正中靶心。

報道還稱,其中一個重點任務,就是從江蘇百強民營企業中,選拔50名富豪二代,由中共江蘇省委組織部和省委統戰部、省國資委黨委、團省委進行重點培養。看來,是打算利用他們的影響力在民企圈子内推廣「黨性」。

另外文章開頭稱,中組部相關領導對這一做法給予肯定。似乎將這件培訓事件拔高到中央層次。

其實不然,報道最後點明,中央組織部組織局副局長徐彥軍表示,許多地方黨組織活動形式不活潑,江蘇組織部門這一做法值得在全國推廣和學習。這位頂多廰級幹部徐彥軍,我總想不到他能代替中組部來發話吧。

其實類似做法,面對香港起步更早。比如香港青年聯會的主持者和成員,就多數是香港的富豪二代,他們頻繁地活躍於内地政商界,特別是經常和中共中央及各地、共青團密切「聯歡」。

最近剛剛看一本敍述内地中共歷史的書,有說到一些當年改造資本家的事情。

將近60年前,在製造業、手工業、商業相對發達的華東沿海地區,那些資產階級的工廠企業,哪一個不是被充公、被「和平」改造的。

已故中共中央統戰部部長李維漢在《回憶與研究》中寫到,經過1949年後的頭三年對私人資本主義經濟的改造,發現公私合營是最有利於將私營企業過渡到社會主義去的形式。這裏他所說的公私合營,其實就是國家強行進入私企,生産加工、價格都是公家説了算,產品則全部賣給國家。利潤方面,三分之二作爲工人工資,剩下三分之一再分成四份,國家稅收、原資本家、工人獎金、企業公積金各一份。這樣子,基本上工廠不在原來資本家手中,他只依然享受紅利分紅。不過這也沒有維持多久。

而毛澤東改造資本主義工商業問題上,其中一個講話重點,就是要在資本家中間進行愛國主義教育,有計劃地培養一部分眼光遠大的、願意和共產黨和人民政府靠近的資本家,以便通過他們去説服大部分資本家。

歷史軌跡是何其相似。

2009-08-15

台灣拒絕大陸直升機的考慮


(台東縣的堰塞湖需要特殊直升機吊大型機械疏通--聯合報圖片)

大陸當局昨日以中共中央台灣工作辦公室(中台辦)的名義,透過新華社對台灣表示,願意盡自己所能,提供台灣救災急需的特殊直升機、消毒水、氯錠、活動板房等物資。也願意派遣救援隊、醫療專家和基建隊伍參與搶險救災和災後重建工作。

對此,台灣海基會表示,代表台灣政府希望大陸提供1000個組合屋(活動板房),至於其他物資「還算充裕」,暫不需要其他協助。

根據台灣媒體針對「特殊直升機」方面的提問,台灣陸委會副主委劉德勳說,因為已經向日本先提出需求,所以就沒接受大陸的好意。

其實,雖然台灣已向日本提出派遣特殊直升機援助的請求,不過日方今天尚未回覆。而台灣國防部也已指出,因飛行距離遙遠,日本以及美國的直升機難以直接飛赴台灣,需要用其他運輸工具運輸。則於大陸的直升機,則只需飛越台灣海峽,就可立即投入救援工作,仿佛更爲實際。

這方面,實非劉德勳的專業所能應對,故唯有含糊其辭:「還有待評估。」

在接受大陸捐贈、援助這件事情上,台灣有評論質疑,是否馬英九政府擔心接受了大陸方面的援手,會挑動台灣最敏感的統獨神經?所以多數東西不敢要。

實際上,情況很簡單,台灣只是不敢要直升飛機而已。這應該是涉及到軍事安全的考慮。

若讓大陸派出直升機參與救援,一般來説,飛行員必須是大陸自己的,不可能借機不用人,臨時讓台灣飛行員駕駛。大陸的武器裝備是蘇聯系統以及其延伸,而台灣則是美式武器,就算台灣情報充分(美國提供),台灣軍方駕駛員也能駕駛大陸的特殊直升機,但仍達不到操控自如吧。

前兩天,台灣還剛剛發生救援直升機撞山、3飛行員殉職的事故,救人不成,反倒白白犧牲,還要成爲被搜尋對象,浪費救災成本太高了。

然而若駕駛直升機的是大陸人員,台灣軍方肯定高度緊張:讓大陸直升機在南部上空盪來盪去,來回穿插,協助救災幾天過去,説不定整個南台灣地貌、橋梁、軍工設施都被拍攝了一遍,弄張3D立體地圖都綽綽有餘了。這可比衛星地圖好得多。

說起特殊直升機,其實大陸也是在去年5.12四川大地震,才感受到它的好用的。當時,爲了加快吊掛大型機器和運載大量物資入災區,向俄羅斯租借了2架「米26」。該機能在惡劣交通、天候下執行任務,最大吊載重量高達20噸,據説是世界載重量最大的直升機。之後,大陸在去年底,向俄方買了2架。

至於台灣軍方,目前最大型的直升飛機是CH-47直升機,最大吊掛能力僅約6噸。

還好,可能美國感覺到台灣的處境,也擔心台灣最終逼於無奈要讓大陸的直升機入台,損害美國在台利益。今天晚些時候,台灣外交部表示接獲美方通知,指美國政府已同意,將派遣由美方人員操作的特殊直升機來台救災,將可於近日內送抵台灣。

從該消息可以看到,美國派出的直升機,也是由他們的人自己駕駛,不會僅借機這麽簡單。

第二,還要於「近日」才能送抵台灣,馬政府確實在不斷地重復延誤時機的事情。

2009-08-13

新疆武警總隊長,年半換三任

今天下午,中國武警新疆總隊舉行宣佈任職命令大會。齊保文再次掌控駐疆部隊的數萬名武警官兵。

中國武警部隊副司令員薛國強在大會上宣佈了國務院、中央軍委的任命令,戴肅軍任中國武警部隊副參謀長,齊保文任武警新疆總隊總隊長,黃水平任武警新疆總隊副政委、張金良任參謀長。

2008年2月26日,在武警新疆總隊總隊長任上四年多的潘昌傑,調任武警部隊黃金指揮部主任;由齊保文接任武警新疆總隊總隊長,當時齊保文是武警工程學院副院長,大校,副軍級。

然而,到了2008年11月,因爲中央軍委決定讓武警新疆總隊,由副軍級調整為正軍級。所以當時要麼讓齊保文借此東風順利升級別,否則總隊長一位就必須換人。

沒有多久結果揭曉,武警新疆總隊於是2008年11月25日下午召開宣佈升格命令大會,中國武警部隊政委喻林祥上將到會宣佈,同時宣佈武警新疆總隊的新任職命令:任命戴肅軍為武警新疆總隊新一任總隊長。戴肅軍長期在江蘇省部隊工作,06年擔任武警山東省總隊總隊長。

而升級無望的齊保文,只能降下來,擔當新疆武警部隊的副總隊長兼參謀長。現在網上的新聞還可以看到,7月23之前的新聞,和之後的新聞對比,齊保文的官方介紹突然多了個「副」字。

雖然領導職位突然降級,但齊保文看上去並沒灰心喪氣,特別在7.5烏魯木齊事件中,負責具體工作的齊保文,將「迅速平叛」的功勞全袋走,身價驟升。

據7.5騷亂事後的官方報章形容:「決不能讓暴徒的陰謀得逞!」緊急關頭,新疆總隊副總隊長齊保文少將果斷指揮,連續派出14個機動打擊群,分赴重點區域,採取邊打擊、邊驅散、邊抓捕的方法,對暴徒實施全方位、立體式跟蹤打擊,挫敗了暴徒衝擊人民廣場等重要目標的陰謀。

這一場「完勝」的戰鬥凸顯了齊保文的身價和作用,於是將戴肅軍調往總部,讓齊保文擔正新疆武警部隊老總之位,也很順利成章;此外7.5之後的報道中,齊保文的軍銜也並非往常的大校,而是少將了。

2009-08-11

成都雙流機場離奇斷電關閉


(新華網圖片)

怎麼又是機場的事。新疆烏魯木齊拒絕阿富汗飛機降落的羅生門事件未明瞭,四川成都雙流國際機場,今天也出狀況了。

今天上午10時14分,成都機場因大面積停電,導致機場關閉,至下午3時17分重開運作,持續時間長達5個小時,數百航班延誤數萬乘客滯留,場面極爲噓撼。估計要完全送走延誤的乘客,起碼要到天明。此外,大批原本降落成都的旅客,則被安排去了重慶和昆明備降,無端多了趟渝、滇之旅。

據四川省電力公司稱,責任不在他們,而是因為機場110千伏民航變電站其中一段的開關起火,造成民航站10千伏側失電所導致。

機場方乃至官方,至今未進一步説明如何發生的火災,是線路老化自燃?還是有人意外引起?甚至是人爲的故意縱火襲擊?

然而,雙流機場在剛開始發生停電時,還試圖隱瞞。希望爭取在短時間内修復,將事件遮蓋下去。這一點,不僅從内地網民和媒體口中可以看到(他們開始時,因爲突然很多航班延誤而詢問機場方,或被告知沒事,或以不了解爲由擋駕),更可以從四川電力公司的通報上看出

電力公司表示,事故發生後,機場並沒有及時向當地調度部門報告事故情況,是該電力公司監測到電力變化後,主動打電話詢問才得知事故情況。而此時,機場仍無求援動作,電力公司只好再聯繫機場管理層,主動提供應急發電車、檢修、調試、保護的相關技術支持。

且不說如此一個國内規模較大的國際性機場,作爲大西北的樞紐性中轉機場,爲何出現變電站一壞,全機場摸黑的狀況,這涉及到比較專業的知識。就說事後,由於對事態嚴重估計不足,導致滯留機場的人愈來愈多,差點爆發不可收拾的群體事件。

如,開始機場稱12時許能夠復航,接著1個1個小時地增加,導致許多本來不在機場的旅客,以爲能趕上飛機而紛紛趕到機場,變成場内鯽魚的一分子。

若開始時,機場能夠預計到事態,可以即時通過媒體發佈消息,也通過旅行社通知旅客,暫緩到機場來。再經過專家分析和預測,準確預報機場重新運作的時間,和電視台、電訊公司合作,推出航班起飛預計時間的直播。

如此簡單的處理,所有問題將會沒那麽糟糕。現在,不僅可能面臨數萬人追討延誤的賠償,還失去了無法估量的形象價值。

堂堂西部大城市成都,居然擁有的是這麽一個雙(2)流機場,並由此暴露了成都行政管理能力的低下,代價大了點。

2009-08-10

新疆驚傳劫機,它飛向何方?

難道真的不幸言中?!

昨天深夜,内地官方新華社發出英文稿,極短的快訊,稱新疆一架客機被人騎劫。僅此而已,沒有任何進一步詳情,包括航班信息,包括飛機目前位置,全部欠奉,更遑論説劫機動機了。

目前最令人焦急的是,到底劫機者何所求。

如果是爲了威脅當局釋放被捕維族人士,那還好辦,總有談判、對話的機會。最怕的就是,他們根本已經打定了玉石俱焚的主意。

一個月前,新疆發生7.5騷亂之後,我根據經常乘搭内地航班的經驗,認爲當局必須加強機場安檢和保安工作,特別是二三級城市,否則内地容易發生恐怖分子劫機事件,甚至產生類似911的慘劇。

可以確定的是,當局既然知道並報道了劫機,那麽飛機目前位置、航線,當局不可能不知道。根據中國軍方的偵察能力,該飛機要想「失蹤」,除非已經墮機。

當局不願意太快公佈詳情,難道是怕引起恐慌?難道該飛機正飛向北京、上海?但願飛機上出現荷里活式電影的英雄吧。

2009-08-08

賈平凹的《廢都》



今天上午,曾經在内地備受爭議,並且遭當局查禁16年的《廢都》,再次在西安出版,據當地媒體報道,場面之噓撼,不比1993年差,賈平凹出席簽名,寫到手軟。

這次,《廢都》是和《浮躁》、《秦腔》組成《賈平凹三部》發行的,老賈又大賺一筆。然而,確實應該他賺,因爲人家的前期策劃和付出不少。

爲了炒熱話題,上個月開始,内地已經不斷有媒體、書評人、作家,討論《廢都》重出江湖的事,又讓一些當年被查處的人、賈平凹的老友接輪露面,談當年話現在,不斷炒熱話題。然而,就是沒有主人翁賈平凹出面,據説,他「擔心炒得過熱,會導致再一次被禁!」

甚至有媒體稱,1993年的老版《廢都》,在賈迷的收藏過程中,十幾年來一路升值,現單本價格已達500元人民幣。

看到這裏,我實在忍不住感嘆,太會忽悠人了。我就有一本,請問誰肯收購?

根據内地媒體報道,賈平凹的《廢都》在1993年於《十月》雜誌連載,隨後由北京出版社出版了第一版,首印五十萬冊,後再版,由於涉及後來處罰(罰款)程度,最終賣出多少本到後來居然反而成爲該社的秘密。

1993年下半年,《廢都》即遭中共當局查禁,北京市新聞出版局圖書出版管理處根據國家新聞出版署的指示,以「格調低下,夾雜色情描寫」的名義查禁《廢都》,並處罰出版部門(好像罰了100萬元),責任編輯退休。(其實廢都被禁,還應該聯係上一些政治因素,如果聯係到六四前後知識分子的狀態,再看廢都,會發現原來真有點兒踩雷了。)

據稱,正式和半正式出版的《廢都》有一百多萬冊。而盜版大約超過了一千兩百萬冊。這不算海外版本數字。

奇怪的是,我手上的那本《廢都》,是1993年版本7月第二次印刷(第一次印刷是6月),如果按照内地媒體的報道,這本書應該在1993年12月之後就在内地市場上滅跡了。然而,我卻「幸運地」在1995年12月,於深圳新華書店買到了。

這麽說,除非新華書店大膽偷賣,否則就是根本沒有怎麽嚴禁過,更談不上查禁16年。而且這也説明,《廢都》沒這麽好賣嘛,93年印的第二版,在2年半後還沒賣完。

嗚呼,原來在中共治理下的這個時代,染上悲壯英雄色彩的「禁書」,是最好的宣傳噱頭。

2009-08-07

「鳥巢免費」一看就知道是假新聞


(互聯網圖片)
昨天,官方新華社發佈了一則新聞,說奧運開幕一周年之際,北京奧林匹克公園內的場館設施將在8月7、8、9日三天免費向公眾開放。由於是官方消息,不僅各大網站第一時間轉載,當天電視新聞也播報,第二天的全國各報紙當然引用,連中國中央政府網站也刊登了。

既然消息來源如此權威,人民當然沒有絲毫懷疑,然而誰知道,當大家在高達32攝氏度高溫的天氣下,來到鳥巢、水立方之前時,才知道原來竟是「假新聞」!真是晴天霹靂。

北京奧林匹克森林公園管理委員會今天上午發佈聲明,針對部分媒體報道的三天免費消息「辟謠」。聲明稱,北京奧林匹克森林公園管理委員和北京奧林匹克公園內各場館從未發佈過「奧運一周年之際,北京奧林匹克公園內場館免費開放」的消息。媒體報導免費開放屬不實消息,鳥巢、水立方等場館仍需正常購票參觀。

而半官方中新社更是直接,稱「事實上,這是條假新聞。正是這條假新聞,讓許多乘興而來的遊客敗興而歸。」

嘿嘿,中新社也不知道是何用心。

事件最離奇的是,雖然新華社今天有另外刊登鳥巢、水立方需購票入場的報道,但是事件發生整天,也沒有看到新華社、奧林匹克公園管理方出來解釋「假新聞」的問題到底出在哪裏。是溝通出錯?還是捏造新聞。

遮遮掩掩之下,新華社在傍晚的時候,另外發了一則新聞:「鳥巢水立方購票參觀 國家奧林匹克體育中心免費」。但内容並不太清晰,只有當你細查一下國家奧林匹克體育中心時,才發現原來是張冠李戴。

國家奧林匹克體育中心,並不是擁有鳥巢、水立方的北京奧林匹克公園。前者是八十年代修建,當年亞運會場地,後者則是一年前奧運會場地。

中新社昨日也有報道「8月7日至9日國家奧林匹克體育中心免費開放3天」的新聞,只不過老老實實,只寫了簡單信息。

而新華社幾位記者,兩篇稿件「北京在健身 中國在健身」、「鳥巢自開放以來接待遊客450萬人次」,都說奧林匹克公園内的場館免費,還要另加介紹,說奧林匹克公園是北京奧運會的核心地帶,區域內包括了鳥巢、水立方等建築。

從目前看來,是新華社年輕記者知識不紮實、粗心大意造成的,而且對人性、奸商缺乏正確認識。

試想想,一個旨在牟取暴利的機構,怎麽會如此大方,捨得免費三天?所以民眾不能太天真,這種消息一看就知道是假新聞。

中共中央喉舌《人民日報》日前怒刊「鳥巢如此賺錢太霸道,買路費何時罷休」報道,痛斥鳥巢經營商,禁止觀衆帶飲用水入場,場内一紙杯水卻賣10元錢的搶劫式營商手法。事件引起舉國上下狂罵不停。

不過,此次出了「假新聞」,還造成了「影響惡劣」社會事件,誰來懲罰新華社?

************

另外一則新聞:估計分贓不均,鳥巢拒絕讓明晚意大利超級杯賽主辦方,在觀眾座椅,套上印有商標的椅套。已墊款的拍賣方明天將8萬個椅套扔在門外,以示抗議。

2009-08-05

誰還記得北京奧運

去年這個時候,國人正為了百年奧運之夢而狂熱。

當北京奧運會漸走漸遠,似乎現在内地已經沒有人想起發生過什麽事,猶如南柯一夢。

過兩天,就是8月8日,也就是北京奧運的開幕式一周年紀念日。北京城當天,有一場拍賣會,參與相關的慶祝活動。

據北京產權交易所稱,8月8日舉行的民間奧運藏品拍賣會,今天截止競拍報名。然而直到中午,報名者仍然寥寥。

由於此次奧運的物品實在太多,爲了儘快脫手套現,免得成爲廢物,有關方面只好決定大賤賣。部分拍賣品零底價起拍,其中包括前奧委會主席薩馬蘭奇簽名的祥雲火炬,也是零元起拍。若屆時只有一人出價,那麽他就可以一元買走。

猶記得去年八月,第一次拍賣祥雲火炬時,成交價是29萬多元。而且是沒有人簽名的。

另外,張藝謀簽名的開幕式大禮包等奧運藏品,參考價格也只是200元,相比去年此時,市面一組福娃的價錢已經超過太多了。甚至在北京奧運會期間,供國家元首使用的一組祥雲沙發,參考價也僅定在2000元。

國人對奧運熱潮的退卻之快,令主辦方和收藏者大跌眼鏡。

反而外國人,對中國主辦奧運一周年的情況,最近卻頻頻表示關切。

他們關心什麽?當然是來一次周年審視啦。包括是否出現後奧運效應?污染、交通堵塞是否統統回來?奧運場館的動向。政府當初的新聞自由等承諾實現了多少等等。

「後奧運效應」指的是奧運會之後,所在城市沒有了當初的大投入,陷入經濟低谷和衍生問題。而且爲了保證奧運,嚴管、限制不少工廠生産,限制車流、物流,政府集中全力搞奧運等,導致影響了當地經濟的發展。

至於污染,當局自然不斷唱好。這與「後奧運」還是「前奧運」無關,因爲中共當官的,願意自我抹黑的沒有幾個。

2009-08-02

蔣經國和周恩來的會晤


(網絡論壇圖片)
浙江話劇團昨日為話劇《溪口往事》舉行記者會,由於該話劇以蔣經國青年時期的故事為題材,隨即吸引不少關注兩岸關係的境内外媒體的目光,因爲在大陸舞台演繹台灣領導人正面形象、且為主角的情況目前還是罕見的。

該劇將於9月9日在杭州首演。當天也是毛澤東逝世33周年。

對於中共偏愛蔣經國,其實也不必太驚奇,因爲老蔣一家,雖然和中共有戰敗之辱,但不可否認的是他們有顆中國心,所以當年中共在對待台灣政權問題上,都是以爭取和解爲主(打不下也是問題)。而蔣經國也曾專責和中共接觸。

蔣經國1910年出生於浙江溪口,話劇《溪口往事》是他老年時候的回憶錄,敍述在溪口度過的童年和青年時期。而此次劇團集中的戲份是講述1937年蔣經國從蘇聯回國後,接受父命回溪口老家讀書的事情。1949年後蔣經國隨同國民政府東遷台灣。

幾年前,已故南海艦隊司令員吳瑞林生前有一篇回憶文章見報,講述1963年底他接受的一次為周恩來護航的任務。由於是兩岸的絕密,所以直到1995年,當年的總理辦公室副主任羅青長,才向吳瑞林透露周恩來到廣東省邊境絕密之行的目的,是「與兩位能溝通國共兩黨關係的人進行祕密會晤」。

文章說,該次會晤溝通了當時的台灣當局(蔣介石、陳誠、蔣經國)與大陸,在都主張只有一個中國的問題上,事實上達到了默契,使國共兩黨有了一定基礎的共識。但該文章沒有透露具體位置,僅稱在珠海萬山群島、伶仃洋一帶。

《南華早報》亦曾於1996年報道,稱蔣介石、蔣經國、陳誠曾在1963年12月和周恩來、張治中、羅青長密會於某一小島。不過,後來證實蔣介石並沒有同行。

這一次國共分據海峽兩岸後的首次高層會談,會談場地所在的神秘小島,幾年前被内地網民踢爆。原來就是萬山群島中間的軍塞重地白瀝島。

九七年后,該島完全撤軍,發展起了旅遊業,有網民前往遊玩時,發現了島上的「11號樓」寫著「重大歷史事件發生地」,服務人員解釋説是1965年蔣經國和周恩來的會面之所(估計記錯了時間)。

白瀝島,原來頗爲架勢。該島原本在地圖上是找不到的,這個神秘島是在上世紀六十年代軍備競賽時,中共花重金打造的南海三大軍事基地之一,扼守珠江口,面積7.97平方公里,全島幾乎是空心的,山洞有水道通海,可存艦隊,可防原子彈,可儲存足夠導彈軍備,還可儲存足夠幾十萬人吃3年的糧食......

除了網民記載,2007年的時候,廣州日報更刊登老軍人作家張永枚《粵海祕密》的部分斷碎章節,描述該次會晤。張永枚在文章中指出,當時國民黨方面除了蔣經國、陳誠外,還有宋美齡。而中共方面除了周恩來,則還有鄧小平、廖夢醒和廖承志等人。

一直到後來蔣經國繼位,他和中共的溝通渠道也一直保持暢通。無奈,先生早逝。

「國民黨和共產黨過去有過兩次合作的經驗。我不相信國共之間不會有第三次的合作。可惜,經國死得太早了。」——鄧小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