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7-21

香港巴士太冷嗎?熱了危害更大


(蘋果日報編輯十分弱智,報道巴士車廂溫度過低的新聞,配張巴士車窗遭襲擊破碎的資料圖片)

公共交通工具、公共室内場所的溫度,最近幾年突然惹來衆多環保團體、媒體的眼光聚焦,不時拿個溫度計,做一下測量統計,然後發佈消息,譴責兩句。

年年來一次,就像今天,環保觸覺又舊話題重新多次返炒,公佈了一系列巴士溫度數據,又建議2巴士公司,將車廂溫度調到25攝氏度。

由於發聲者站在「人類未來」這個制高點,所以大多無人來反駁,故而樂得有空出來喊一下,增加曝光率、寫入行動歷史表,也好爲籌款活動鋪定路。

然而我想說,感官因人而異,不僅因每個人體質不同,也因生活習慣不同,連人種不同也會造成不同的溫度感受。所以呢,所謂的25、26攝氏度是人體最舒服溫度,確實值得商榷。

還有很重要的一點,可能很多人都漏掉考慮了。那就是社會治安成本。

看看大陸同胞怎麽說。北京警方曾統計,每年一踏入春夏之交,隨著氣溫遞增,罪案,特別是打架鬥毆、吵架對峙等社會治安事件也隨著激增。

内地專家解釋這種情況時,詞語用得很到肉,「情緒中暑」。呼籲民衆在炎炎夏季小心避暑,因爲約有16%的人會在夏季莫名其妙地出現情緒和行為異常的「夏季情感障礙」。很多人不論相不相熟,常因爲雞毛蒜皮小事大吵特吵,繼而動武,頭破血流。過後四眼對望,想不起開頭爲了何事。

醫生說,「情緒中暑」主要是高溫天氣影響了人體下丘腦的情緒調節中樞。因爲天熱出汗增多,不注意飲水的話,人體內的電解質代謝出現障礙,就影響到了大腦神經的活動,使人煩躁不安,大動肝火。

若考慮到這個問題,回過頭來看公共交通工具的問題。

香港人多路少,公共交通自然人逼人。天熱時,若車廂不夠凍,就不能令人進入車廂後體溫很快地得到冷卻,頭腦必然發熱,此時若還要在熱悶環境下和人逼車,摩擦肯定增加,產生不滿、怨恨等情緒非常正常,吵架、打架不可避免地隨著增加,繼而暴力傷人、採取極端手段危害民衆安全的行爲,也可能被一些雞毛蒜皮點燃起來。

還有一項,在香港這個高度壓迫性的城市,處於精神亞健康的市民實在多之又多,只是平時自我得控制住,就只差一個藥引和火星來引爆。而熱,可能是其中一個重要因素。

還有一種罪案,不能忽視的性騷擾。冷熱對於性衝動有不同的影響,溫度略高的話,一來性活躍,二來頭腦克制能力減弱,三來女性露出的地方可能較多,這些都會導致擁擠的公共交通工具上的性侵犯罪案增加。

就算吵架、打人、性侵犯不發生在巴士上,也可能發生在下車之後。

可惜的是,似乎沒有人去統計研究一下,巴士每提高一攝氏度,各種情況發生的增減程度。

多年以前,聼先生講過一個故事。一名老醫生,醫術通神,惟學生多不肖,貪財疏義。老醫生恐死後妻兒無人照料,遂事先立下遺囑,稱,死後留師母一醫書,内著「長命百嵗」之法,弟子們價高者得。不久死去,一富弟子重金購下醫書,滿心歡喜翻看,不料内僅四字箴言「頭冷腳熱」。

頭冷,則冷靜,能夠準確判斷事務,包括自己的健康和安全問題;腳熱,則氣血流通,經脈無阻,身體無恙。自然長命百歲。

調高車廂、室内溫度,節省燃油、電力,減少排放,促進環保;這筆帳似乎可以約略統計得出。另一方面,若車廂内溫度不足以讓人冷靜,從而產生的社會治安成本,這筆帳則難以預估了。

我們似乎應該讓專家仔細算一算,到底如何在兩者之間取得一個平衡點,而非僅僅空喊「25度」口號。

在我看來,攝氏23度是較爲適合的。和九巴的守則有點接近(九巴表示,空調巴士車廂溫度維持22.5至25.5)。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