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7-20

季羡林終於如願,摘掉國學大師帽子

内地著名學者季羡林遺體,昨天在北京八寶山革命公墓火化。中央電視台報道時,冠以季羡林的頭銜,可視為當局的蓋棺定論。

央視昨晚7點鐘新聞聯播報道:中國共產黨優秀黨員,北京大學資深教授,國際著名東方學家、印度學家、梵語語言學家、文學翻譯家、教育家季羡林遺體,今天在北京八寶山革命公墓火化。

看頭銜,水蛇春般長,就是沒有了此前中央官方、地方媒體、學界封給他的「國學大師」稱號。同樣,新華社也通用最新稱呼。然而,昨天早些時分,新華社中新社還照樣用「國學大師」頭銜來報道季羡林。

何謂國學?國學是學否?類似問題,近些年引起不少討論。而「國學大師」這個稱謂,也已逐漸成爲富有爭議性的虛銜。雖然有人喜愛,但也有人唯恐摘之不及。季羡林就是其中一個。

很明顯,季羡林知道自己是幹什麽的。季羡林在其2007年元月上市的《病榻雜記》中,就已經要求大家「把我頭上『國學大師』桂冠摘下來」。

書裏面有一段解釋頭銜由來的話,說的很自然誠懇:
約摸十幾二十年前,中國的改革開放大見成效,經濟飛速發展。文化建設方面也相應地活躍起來。有一次在還沒有改建的大講堂裏開了一個什麼會,專門向同學們談國學。當時主席台上共坐著五位教授,每個人都講上一通。我是被排在第一位的,說了些什麼話,現在已忘得乾乾淨淨。《人民日報》的一位資深記者是北大校友,「於無聲處聽驚雷」,在報上寫了一篇長文《國學熱悄悄在燕園興起》。從此以後,其中四位教授,包括我在內,就被稱為「國學大師」。他們三位的國學基礎都比我強得多。他們對這一頂桂冠的想法如何,我不清楚。我自己被戴上了這一頂桂冠,卻是渾身起雞皮疙瘩


可愛的老人。僅憑此項,值得懷念。

看來此次中共宣傳當局也看到了外界不少關於「國學大師」的看法,故而「從善如流」了吧。另外,今天才知道,原來季羡林還是優秀共產黨員。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