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6-01

內地官媒:外資影響網民言論傾向

官方新華社主辦的《瞭望》新聞周刊,今期刊發的一篇探討網絡民意的記者文章,簡明扼要,點出不少問題所在。

文章說,群體性事件不僅發生在現實世界中,在網絡上同樣發生。而其中的一些負面「網上群體性事件」,一呼百萬應,可以在很短時間內損害百萬群眾心中的黨政機關形象。

然而,許多地方官員對此還缺乏認識,對網民回應不足、不及時、不充分。關鍵問題是,土包子基層官員依然認為「網上群體性事件」僅是百姓閒暇之餘的聊天;對相關狀況造成的心理情緒影響,進而導致人心向背的政治影響根本沒有認識到。

文章說得不錯,去年至今,網絡民意似乎突然洶湧,許多事件在網絡上動輒數以十萬計人參與討論。如乾部出國旅遊清單系列、天價煙局長周久耕事件、天價公款賬單系列、雲南躲貓貓事件、乃至最近的烈女洗腳工鄧玉姣事件等等。

曾任上海市政府新聞辦張曉宇說,網絡事件溯其本源其實就是公共部門和公職人員涉腐、涉富、涉權等三類事件。互聯網專家說,當網絡討論涉及到公權力大、公益性強、公眾關注度高的「三公部門」的負面新聞時,往往看到的是一邊倒的批判浪潮。

文章敘述的要點中,有幾個值得留意。

一,網上群體性事件已經呈現出網上、網下群體性事件聯動的特點;二,網民呈現出「不處理當官的就絕不罷手」的態度,並走出網絡到現實示威;三,「曝光->查處」這樣的「定律」,大大促進網民的政治參與意識萌發。

上面三點是對形勢的分析、總結,另外以下兩個述及的重點,則更有可能觸及網民的切身利益。

包括一,文章說到當局在處置網絡民意時,僅依靠公安網絡警察、地方宣傳部門去應對處理,孤軍作戰;而此二部門都有很大局限,其力量受到現行體制、技術的限制。如,網絡沒有屬地劃分,但各地公安遵循屬地管理原則,只能管理本地註冊網站,所以作用非常有限,近乎零。

「如何把我們本已有限的網絡處置手段整合,在緊急時能夠做到快速聯合反應,加以有效處置。」這是記者提出的思考。看來,未來或者公安部會出現一個統一的網絡警察部門,統管全國網絡犯罪和網絡偵查,或許還要與中宣部、國安部、總參等橫向聯繫。

另外第二,文章指出目前內地每天新增的3000新網站中,其中九成為商業網站,在「體制外」,也就是中宣部以及地方各級官方宣傳部門無法管制言論。然而,現在缺乏相應的法律法規,去規管商業網站(包括最重要的網上論壇)傳播不實新聞。看來修法嚴管商業網站也可能不遠了。

在此,文章輕輕點了一個很重要的話題:「此外,由於外資大量進入中國互聯網關鍵企業,一些網站的傾向明顯受到外資影響。」

看來,當局已經對外資網站有所微言了,雖然說不上眼中釘,但是警惕性肯定提高了。煽動,向來是中共當局拿手而又害怕別人用的手段。

瞭望的文章,不同一般新聞周刊,那些記者都是新華社記者,也就是公務員,雜誌新聞文章,其實就是公開的政策參考報告。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