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6-26

韶關爆發漢維流血衝突!逾百死傷


廣東韶關市旭日玩具廠今日凌晨2時許,發生新疆籍員工與漢族員工群毆事件,至少數百人持械參加,最終共造成120人受傷入院治療,其中新疆籍81人,漢族39人,2名新疆籍維吾爾族員工死亡。

官方無公佈事件起因,但據民間消息,則駭人聽聞。據說是旭日廠方自從5月份招收大批新疆員工後,6月起接連發生3宗漢族女工被維族男工強姦、輪姦的事情,甚至有女工被輪姦致死。但受限於民族保護政策,加上擔心事情鬧大,廠方只能開除員工了事。而地方當局和警方,即便是抓住了,也只能將強姦犯交給新疆方面處理。

有關情況激起部分女工的老鄉怒火,而其他員工則同仇敵愾,昨晚深夜發動攻擊,數百名漢族男工圍毆近百名維族人。剛開始時,保安和少數到場警察根本不敢阻止,直到後來大批防暴警察增援才能制止事件。

旭日玩具廠是香港旭日國際集團下屬工廠,也是旭日老闆玩具大王蔡志明近年銳意擴張的一處工廠。該廠目前有1萬多名員工,擴張之後,將達5萬人。旭日主要客戶為美國莫泰玩具商。

在新疆以外的省市發生此類大規模漢維民族衝突,雖近年罕見,但其實平時小範圍的衝突還是常有的,只是被當局淡化了而已。

此次事件,內地官方媒體今天早些時候剛開始報道的時候,也是遮遮掩掩,僅說韶關旭日玩具廠發生員工群毆,連受傷人數、過程、工廠背景都沒有,當然起因不會說,涉及維吾爾族這個重點更是不敢說。到了晚上,才剛公佈多一點情況,肯說出是漢族和維族打架了。

誠然,此類事件讓當局相當頭疼,因為戰面上,維族被圍攻,死傷多,很容易被疆獨人士利用,若將之作為發動「聖戰」的藉口,那麽火頭或者會燃起,早已進入在各省維族人,群體破壞,中國亂矣。

然而,若偏向維族人,因為經濟、貧富、貪腐、壓迫等問題早已民怨沸騰的漢族社會,由此爆發「革命」,那更不可收拾,更不好惹。

既涉民族團結,又涉群體事件,還造成群死群傷,嚴重影響穩定,這件事可為夠大的了。所以,事件驚動了中南海,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政法委書記周永康下指示,公安部長孟建柱也緊跟下指示,廣東的書記汪洋和省長黃華華自然少不了指揮下屬,汪洋還親自去「看望慰問」維族受傷者,表示「下決心追查致維吾爾族員工死亡的兇手」。

嘿嘿,不知道汪洋有沒有去看望漢族的受傷同胞呢。若沒有,不知道廣東人作何感想。2004年的時候,廣州也發生過漢維衝突,新疆攤販和漢族保安群毆,那次一來沒那麽大規模,二來互聯網民意也沒有現在這般空前高漲,網民對時事、政治的參與也沒有這麽熱情。如今,事態如何發展,真的是難以估摸了。

其實,比較無辜的是廠方,雖然管理團隊沒能將事態控制消滅在萌芽狀態,有其責任,但是,當初無論如何,不可能是旭日想要招收維族員工的,誰不知道非我族類,管理必難。旭日招維族工人,無非是響應中央號召、履行地方政府下派任務,無奈之舉。該廠共招收了約700維族人,目前沒有受傷的,也都轉移了。

就如汪洋今天所說,
東部地區企業特別是香港企業主動到西部地區特別是少數民族地區招聘員工,是東部地區響應中央號召,先富幫後富、促進東西部地區共同發展的重要舉措。
蔡志明肯定聽到了,不知道他是誠惶誠恐呢,還是哭笑不得?抑或憤憤不平。想當年,如果沒有所謂的產業轉移政策,他好端端的,何必將廠從珠三角,搬一部分到韶關來?

2009-06-23

王榮提前自爆任深圳市委書記?

● 王「領導」和曾「代表」會面(政府新聞處圖片)

深圳代市長王榮今天突然在香港出現,會見了曾蔭權、唐英年,他們的會談內容不說也罷,此次王榮閃電訪港,主要還是串門拜訪、加深了解,就如他剛調任深圳後的幾天,也走遍該市幾個區,調查研究摸清楚情況。
反倒是最近時機敏感,王榮肯出來接受香港媒體採訪,那倒是比較出人意料的。不過,作為新一代明星官員,這種開放自信的作風很有必要,也應該視為正常才對。

不過,王榮有一句話,說得令人捉摸不定。
他說,「在我的領導下」,無論是深圳市政府還是其他各方面,都會一如既往地做好工作......一般來説,內地官員為表謙虛,經常說的話都是「在市委市政府領導下」「在以xx為主的市委領導班子帶領下」等等。王榮如此說法,到底是過於自信、自我呢,還是早已知道日內將真正主政深圳?所以,不用考慮劉玉浦的領導了。
內清真是不得而知了,但外界還是一致認為,王榮僅任深圳市長的日子不會太久。
說到講話,王榮之慷慨激昂也不遜許宗衡。他日前在深圳市委領導幹部會議上,特別強調:「今後如有人打著我的旗號或以我的親戚、身邊工作人員的名義要求辦私事、謀私利的,無論真假,請大家一概拒絕。這既是大家對我的監督,也是對我的最大支持。」
響亮的漂亮話,用內地舔屁媒體的話是「擲地有聲」,然而這都是廢話,如果王妻真的找羅湖區工商局長辦兩個特殊點的營業証,局長敢/會拒絕?
內地官場的潛規則,就是大家都要遵守,而不會說出來的規則。

2009-06-19

解放軍開始動用青藏鐵路,將大規模運送軍備入藏






根據《解放軍報》的報道,成都軍區軍交運輸部門日前進行了一次特別的演習,完成首趟需押運進藏的裝備物資專列的試驗性鐵路運輸。報道說,該次運輸演習歷時4天、橫跨四省一區、行程3341公里,是青藏鐵路開通以來的首次。

雖然青藏鐵路於2006年7月1日全線通車,但軍方每次有大量需押運裝備物資時,都只能從格爾木用汽車運輸進藏。根據官方的解釋,格爾木至拉薩段一直限運需押運裝備物資,是「受地理氣候、運輸組織方式等因素制約」。至於為何制約因素得以排除,報道沒有指明,大家都不得而知了。

最近一段日子,印度在中印邊界的阿魯納恰爾邦(即中國所稱的藏南地區)動作多多,包括增兵6萬,將戰機基地遷至東北部靠近中國邊境,加派4架先進的蘇-30MKI戰鬥機等等。

除了軍方行動,印度政府前日還宣佈將原本於6月24日期滿的中國牛奶及奶製品進口禁令,繼續延長6個月,禁令包括中國產巧克力和糖果;而且,還有加強對進口手機的限制,明顯針對佔據當地巨大市場的中國山寨手機。還有,印度成功向亞洲開發銀行爭取到6000萬美元貸款,用於阿魯納恰爾邦的發展。

這一切咄咄逼人的氣勢,中國如何反應?答案是暫時沒有反應。胡錦濤16日與印度總理辛格會晤時,還表示雙方在解決中印邊界問題以前,以和為貴

不過,從解放軍開始動用青藏鐵路看來,中方已經發出指令,要求成都軍區積極謀劃,制定邊境有事狀態下的應對預案,而武器和軍用物質的大規模安全押送,無疑是其中的重要一環。所以,青藏鐵路不能不用了,演習需要迫在眉睫。

軍用的91806/5次專列,此次從13日在成都啓運,經過四川、陝西、甘肅、青海四省,抵達西藏自治區。該批物資合併裝載,由33輛平車、2輛棚車和1輛普通硬臥車組成,其中,平車用於運載坦克、裝甲車、導彈和發射器等,棚車運送彈藥以至醫療用品等不可受日曬雨打的物資,硬臥車則是隨行押運的士兵等人員,包括來自軍交運輸部門、醫療衛生部門、軍代處和托運部隊等單位的試驗組成員。

成鐵軍代處高級工程師陳興德說,此次試驗性進藏鐵路運輸,將助推青藏鐵路軍事運輸效益大幅提升。

據以往報道,由總後勤部監製丶汽車管理學院設計丶某車輛有限公司承製的新型鐵路運輸押運方艙,2008年已陸續裝備鐵路交通沿線軍代處,結束了部隊在鐵路運輸軍用物資時,押運人員必須同貨乘坐「悶罐車」貨卡的歷史。

2009-06-12

誰是下一個被王榮取代的對象

今天下午,深圳市召開人大常委會議,通過了人事事項,決定接受許宗衡「辭去」深圳市長職務,任命王榮為深圳副市長、代市長。按照有關程序,王榮將待深圳市人大代表大會通過後,才正式成為市長。 而在上午的時候,官方已經報道說,中央決定調王榮任廣東省委常委;而廣東省委也決定了王榮的深圳市委常委、副書記。

由於據說王榮的任命,是中組部長李源潮自己提出的,而且王榮以前是李源潮非常欣賞的老部下,所以不少好事者又將王定性為「團派」、「蘇派」,而李源潮則是團派大管家了。

為何讓許宗衡辭職,而非將他撤職、罷免?撇除他引咎辭職的因素,我想,相信很多人都不太覺得許宗衡會自願提出辭職的吧。內地最喜歡責令辭職、接受辭職的了,原因無非這是快捷而合法的解除任命好途徑,而且只需要本級人大常委會幾個老頭通過就行了。

如果按照公務員處分條例,第三十六條,對經地方各級人民代表大會及其常務委員會選舉或者決定任命的地方各級人民政府領導人員給予處分,由上一級人民政府決定。

所以若要將許宗衡撤職,則需深圳上級政府——廣東省政府來辦理了。難道......關於許案,省級層次有不同聲音?

看來應該是的。昨天,官方新華網發表了一則當作新聞的文革式宣講文,題為「廣東廣大干部群眾衷心擁護中央免去許宗衡職務」,內文說「中央對許宗衡的的及時處理,廣東廣大干部群眾對此堅決擁護,對南粵大地的前景更加充滿信心。」全篇口水,連找幾個拍屁者都懶;深圳也沒有開過什麼傳達大會,就這樣發宣講報道,真的太過司馬昭之心了吧。

由此看來,中央對許宗衡案的重視程度,及得上兩年前處理陳良宇的那會兒。然而,許宗衡官並不算大,為何中央如此著緊?免掉一個副省級的市長,能有多大影響?對政壇和社會帶來多大動蕩?

問題就在這裏了,說明許宗衡只是某個集團被中央清理的開始,後面還有一連串問題,等待處理。拔出蘿蔔帶出泥,是內地反腐常見的形容詞彙。

廣東政壇,腐敗到哪裏為止,誰是下一個被王榮(或王榮們)取代的對象,這是目前最多人關心的重點。看來省長黃華華,可能終點。當權多年的客家幫,將改旗號了。沒辦法,誰叫他們朝中無人,想當年上海幫都叫作朝中有人,還不是硬讓人搞掉!

然而,黑幕腐敗大省福建,什麼時候才會輪到呢?我想五年內福建不會出事。習主席在福建埋頭苦幹了那麼多年,留下腳毛怎麼會少,怎麼肯讓你中紀委隨便亂查一通,起碼要等登基後再説。

§ 參考
1.內地公務員處分條例

2009-06-11

蘇州書記王榮到深圳幹嘛?

今天深圳很多所謂知情人都說,蘇州市委書記王榮已經抵達深圳,將會就任深圳領導職務。當然了,最多人相信,王榮這個時候來,應該是接替許宗衡的市長一職。然而,其中尚有不少令人疑惑的地方。

要說王榮,自然需提許宗衡。按照媒體報道,6月5日凌晨,深圳市委副書記、市長許宗衡被中共中央紀委的專案組人員帶走;6月8日,官方新華社發布消息稱,中紀委有關負責人證實,許宗衡涉嫌嚴重違紀,目前正在接受組織調查;6月11日,新華社再發布消息,稱中共中央組織部有關負責人證實,許宗衡因嚴重違紀,中央已經決定免去其領導職務,現正在按程序辦理。中組部是中共的機構,按道理,所以免去的只能是許的黨内領導職務,即深圳市委常委、副書記。

如果風聲正確,即王榮接任許宗衡的職位,那麽,許多人很自然地認為他是接替了許宗衡的「深圳市委副書記、市長」頭銜。由於許宗衡非廣東省委常委,所以都覺得作為江蘇省委常委的蘇州市委書記王榮,來了深圳,豈不是降了級別?

非也,讓他坐深圳市長寶座,其實不算委屈了他。而且王榮肯定不會止步於此,相信保守估計一、二年即可升遷。

首先應該説明的一點是,許宗衡從05年擔任深圳市長至今,仍然沒有當上省委常委,反而是個異常現象。

深圳是副省級城市,而且無論在五個計劃單列市內也好,在五個經濟特區裏也好,深圳地位無疑是超然其他的。所以,深圳的象徵級別可以說是在副省級和省級之間,高別人小半級別。

再看過往的深圳市委書記,多數兼任廣東省委副書記,且排名高,像深圳特區首任市委書記吳南生就以廣東省委書記的身份(當時有第一書記),任深圳書記;張高麗、黃麗滿也是,現在的深圳市委書記劉玉浦也是,不過上一任李鴻忠倒夠不上省委副書記。當然了,以前的廣東省委副書記沒那麼值錢,現在減副後,就未必了。

而深圳市長則多數是省委常委,如高升湖北省長不久的李鴻忠,03年調任深圳市長前,已經是省委常委、常務副省長了;又如剛下台不久的于幼軍,幹了好久的省委常委、宣傳部長,才調到深圳當市長。從資料看來,似乎深圳歷任市長當中,只有剛開始的賈華和李子彬不是省委常委,不過,賈華是亂哄哄的年代,而李子彬調往深圳前已經是化工部副部長了。

加上廣東省委書記慣例是政治局委員,提高了廣東檔次;可以說深圳的書記,不亞於他省省長,深圳市長,比很多省的副省長還牛逼。

故而啊,深圳對於王榮來説,是個十分好的跳板。按照中共對其他省份的清洗、部署習慣,估計未來的廣東政壇,不會再出現潮汕幫和客家幫輪替的現象了,不僅省一把手是外來者,主要官員也有相當一部分外部調入。

所以說,雖然王榮的前輩們,過去幾任蘇州市委書記,調離蘇州即升任省部大員,如梁保華任江蘇省委書記,陳德銘擔任陝西副省長(現任商務部長),王珉則任吉林省長。但是,王榮調到深圳後的地位,也不低,起碼是副省級官員。

當然了,蘇州因為經濟發達,也享受部分副省級待遇,蘇州的書記近年多數是副省級官員。但是,蘇州無論如何迎頭趕上,暫時還不能和深圳比,王榮到深圳表面上是平調,實際上是前途光明。

參考資料:
1.深圳歷任市委書記、市長
2.蘇州成為高官輸出地
3.吳南生李子彬張高麗李鴻忠、黃麗滿于幼軍許宗衡介紹
4.計劃單列市

又一傻記者,自慰器當太歲報道

今天又看到一則笑死人的太歲新聞,山東《青島早報》報導說,前天上午,萊西市日莊鎮青峰嶺村村民劉國京在耕地種豆子時,耕出一個黑色、肉狀、外形酷似「人身」的東西。昨日,萊西農科院專家從外貌上判斷,這個東西可能是傳說中的「太歲」。

從新聞中可以看出來,對於此有洞的肉棒,不僅那個挖出「太歲」的農民感覺驚奇,當地老人覺得奇特,連記者也感到不可思議,甚至於那個所謂的植物專家還說要通過細胞分析來確定......

哈哈,根本就不用科學分析,我給兩個鏈接,就知道這到底是什麼東西了。第一,男性用品中最常見的叉腿公主。第二,兩年前海南電視台的超級無知節目

什麼是「叉腿公主」?請google一下這個名詞就明白了。

此次青島的太歲,說穿了,就是一個別人扔掉,被當成垃圾堆埋在地下,骯髒了的矽膠做的叉腿公主!

還是搜狐網友「男人愛太歲」說得好:我有一個太歲…我女朋友不在的時候,我就和太歲一起睡。

哈哈哈(圖片噁心,不想貼)

2009-06-05

6月5日,天災接踵,人禍連連


● 截至今日下午五時,河南、安徽、山西、山東、江蘇五省,從前日至今天遭受罕見的強烈雷暴大風天氣侵襲之下,據内地民政局的統計,已有444.49萬人受災,至少27人因災死亡

● 今天下午三時半左右,上海突然下起大冰雹,這是當地13年來首見的現象,冰雹有乒乓球般大小。冰雹過後,今天上海都是雷電、雷雨大風和暴雨的天氣。

● 今天下午三時許,重慶市武隆縣鐵礦鄉雞尾山,突發山體崩塌,滑落的山體直接掩埋掉山對面的採礦場和六戶民宅,還有一些路人被掩埋,當中包括放學的學生。到今天晚上九點半,失踪人數為八十人,死亡三人,已經救出七名被埋人員,其中三人重傷。這個山崩如果追查下去,肯定是人禍。

今天還有兩件與重慶有關的事要介紹,第一,是國家安監總局和國家煤礦安監局,今天通報重慶同華礦難調查結果,希望遏制重特大事故。該礦難剛剛發生了六天,當時共三十人死亡、七十九人受傷。加上今天此宗可能導致八十多人死亡的山崩,一周内,過百冤魂,不知道薄熙來會否引咎辭職?還是發多兩條紅色短訊、建多兩個廣場補償。

第二件,令外地人意想不到的是,原來今天是重慶「六•五」隧道慘案發生六十八週年紀念日。重慶主城當天上午拉響防控警報,市民悼念當年遇難同胞。然而到了下午,就有八十多人被埋了。

一九四一年六月五日,日軍疲勞轟炸國民政府首都重慶,重慶一防空隧道由於避難人數超容,又通風不暢,導致二千五百多人窒息死亡,震驚中外。

● 今天上午八時許,四川省成都市一輛巴士在立交橋起火燃燒,由於火勢蔓延迅速,且缺乏敲碎車窗玻璃的小錘子,人員逃生困難。目前已造成二十五人死亡,七十六人受傷,其中六人垂危。截至昨晚,由於事關重大,當局不敢太早下定論,故而事故原因依然是「尚未查明」。

關於此次慘劇,外界關注的幾點,包括巴士超載營運、司機欠缺警覺性專業性、沒有救生錘等逃生設備、汽車老舊帶病上路等等。其實,從部分網民貼出來的照片看,不少逃出來的傷者衣不遮體、渾身鮮血,加上汽車火勢蔓延極快,幾分鈡燒通頂,令人懷疑事件的不簡單。

按照表面現象看來,火災極有可能是易燃易爆物品引起的。至於是意外爆炸,還是蓄謀襲擊,那就要看當局想怎麽說了。

2009-06-01

內地官媒:外資影響網民言論傾向

官方新華社主辦的《瞭望》新聞周刊,今期刊發的一篇探討網絡民意的記者文章,簡明扼要,點出不少問題所在。

文章說,群體性事件不僅發生在現實世界中,在網絡上同樣發生。而其中的一些負面「網上群體性事件」,一呼百萬應,可以在很短時間內損害百萬群眾心中的黨政機關形象。

然而,許多地方官員對此還缺乏認識,對網民回應不足、不及時、不充分。關鍵問題是,土包子基層官員依然認為「網上群體性事件」僅是百姓閒暇之餘的聊天;對相關狀況造成的心理情緒影響,進而導致人心向背的政治影響根本沒有認識到。

文章說得不錯,去年至今,網絡民意似乎突然洶湧,許多事件在網絡上動輒數以十萬計人參與討論。如乾部出國旅遊清單系列、天價煙局長周久耕事件、天價公款賬單系列、雲南躲貓貓事件、乃至最近的烈女洗腳工鄧玉姣事件等等。

曾任上海市政府新聞辦張曉宇說,網絡事件溯其本源其實就是公共部門和公職人員涉腐、涉富、涉權等三類事件。互聯網專家說,當網絡討論涉及到公權力大、公益性強、公眾關注度高的「三公部門」的負面新聞時,往往看到的是一邊倒的批判浪潮。

文章敘述的要點中,有幾個值得留意。

一,網上群體性事件已經呈現出網上、網下群體性事件聯動的特點;二,網民呈現出「不處理當官的就絕不罷手」的態度,並走出網絡到現實示威;三,「曝光->查處」這樣的「定律」,大大促進網民的政治參與意識萌發。

上面三點是對形勢的分析、總結,另外以下兩個述及的重點,則更有可能觸及網民的切身利益。

包括一,文章說到當局在處置網絡民意時,僅依靠公安網絡警察、地方宣傳部門去應對處理,孤軍作戰;而此二部門都有很大局限,其力量受到現行體制、技術的限制。如,網絡沒有屬地劃分,但各地公安遵循屬地管理原則,只能管理本地註冊網站,所以作用非常有限,近乎零。

「如何把我們本已有限的網絡處置手段整合,在緊急時能夠做到快速聯合反應,加以有效處置。」這是記者提出的思考。看來,未來或者公安部會出現一個統一的網絡警察部門,統管全國網絡犯罪和網絡偵查,或許還要與中宣部、國安部、總參等橫向聯繫。

另外第二,文章指出目前內地每天新增的3000新網站中,其中九成為商業網站,在「體制外」,也就是中宣部以及地方各級官方宣傳部門無法管制言論。然而,現在缺乏相應的法律法規,去規管商業網站(包括最重要的網上論壇)傳播不實新聞。看來修法嚴管商業網站也可能不遠了。

在此,文章輕輕點了一個很重要的話題:「此外,由於外資大量進入中國互聯網關鍵企業,一些網站的傾向明顯受到外資影響。」

看來,當局已經對外資網站有所微言了,雖然說不上眼中釘,但是警惕性肯定提高了。煽動,向來是中共當局拿手而又害怕別人用的手段。

瞭望的文章,不同一般新聞周刊,那些記者都是新華社記者,也就是公務員,雜誌新聞文章,其實就是公開的政策參考報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