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5-01

拜上海賜 香港首宗h1n1

終於香港迎來了首宗甲型H1N1流感,不愧是墨西哥來的。從他昨天乘搭飛機、下機出機場、乘搭的士、入住酒店、離開酒店乘搭的士求醫。如果沒有漏掉其他行程的話,他在香港期間,短短24小時,可能近距离接触的人,包括空姐、飛機上周邊十多位乘客、2位出租車司機、酒店服務生等。

然而不要忘記,當年沙士的傳播,電梯是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因素,不知道這位墨西哥朋友,有沒有搓鼻子揉眼睛的習慣?洗手勤不勤?噴嚏咳嗽多不多......所以說,他一個人對香港潛在的傳染對像,可能十多個,也可能幾百個。誰知道呢。

幸運的話,此位墨西哥人可能沒有怎麼遺毒。若其所自我披露的在港行程誠實,那麼或許一個人都沒傳染到也很有可能。不過,就不知道他住在灣仔維景酒店當晚,有沒有忍不住寂寞到夜場逛去了,而事後不願告知呢?若果真如此,那疫情防控就出現大漏洞了。

然而,中國大陸此次可能又一次失算了。因為香港這首宗病例,可以說是上海賜予的(當然無法對昨天內地的檢測水平給與太大的責難)。

四月三十日清晨,墨西哥航空公司AM098航班抵達上海浦東機場,上海出入境檢驗檢疫局立即啟動所謂的應急措施,那就是上飛機檢查每位旅客體溫,最終根據體溫正常,全部排除疫情。

聽上去感覺很好笑,難道甲型H1N1流感的癥狀就是發燒一樣?難道甲型H1N1流感沒有潛伏期?

在缺乏有效檢測手段的時候,居然敢扮專家扮大方,敞開懷抱迎接一百八十九名來自墨西哥疫區的人員,其中七十八人為外籍。此外,部分在上海轉機,香港那位就是在這種情況下,過來的。或許僅僅對轉机的,才隨意檢測,反正不會傳染到內地?錯了,一檢測漏掉,就為以後自己的防疫埋下大患。經已失去了先機。

如果說,香港正在為這位已知的確診病例大為緊張,忙著追溯其接觸史,從而隔離、消毒。那麼,內地相信已經為了不知道放過多少個定時炸彈入境,而心臟病發了。起碼,與香港首病例同機的那將近二百人,要逐個叫回來,難度大很多了,且,多過了一天,傳染機會可能以n次方增加。

難為了內地的那些舔屁股評論員,今天還在大大歌頌上海,說「為墨西哥疫區航班如期抵上海喝彩,是為中國民航等部門的實事求是精神喝彩。實事求是是中國執政黨的優良傳統,也是堅定不移的執政理念。」http://zjc.zjol.com.cn/05zjc/system/2009/05/01/015476921.shtml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