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5-31

叔叔的愛好轉變

在廣東鄉下的叔叔,一向喜愛文藝,年輕時好寫書法,愛看電影,對各類雜文小説最為鍾情。然而,最令我記憶尤深的,是叔叔的憤青本色。

八十年代初,内地電視開始流行,中央電視台的節目,雖然我不太愛看,但也陪叔叔看了不少,被動熏陶了不少。當時叔叔最愛看的,足球、相聲不相上下,其次才是動物世界。

那時候的相聲,小時候不太懂得,但是和現在的比起來,也能發現不同。那就是表演者敢於對社會、權貴乃至政壇的一些弊端,以陰陽怪氣、含沙射影、嬉笑怒駡的方式,一刀子插中要害,迎來觀衆極端的共鳴。那才叫做針砭時弊。

現在的?除了扮小丑、男裝女人,就是插科打諢。頂多博得亂哄哄一笑,過後無人記起。

為何有這麽大的轉變。並非創作者思想源泉乾涸了,皆因審查制度嚴苛,而這都是發生在八九年之後。

趙紫陽的前秘書鮑彤大叔說,六四之後,中國内地的民主倒退到解放初。歷史我知道得不多,但是我知道,起碼電視節目的言論尺寸,肯定是倒退了不止20年。

有口不能言,人世間民權受壓迫的苦難莫大於此。(李肇星除外)

現在,叔叔早已不看相聲了,足球也還是會看的,只是不再高喊或默禱「中國加油」了,不關中國足球爛不爛,而是對這個國人身份不太有榮耀感。

信仰早已缺失。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