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5-20

從大連到重慶 薄熙來的「廣場情結」

(大連的人民廣場讓北京人也嚇大了嘴巴)
提起大連,很多外地人都少不免驚嘆那裏的大小廣場;如今,讓大連留下廣場城市「美名」的大連老當家薄熙來,在升任遼寧省長、商務部長,再直達政治局委員兼重慶書記後,又決定讓重慶也享受一下廣場樂。

據重慶晚報報導,該市規劃局昨日稱,2012年前主城區將開建的27個城市廣場,每個至少1萬平米。今年首先建成8個。宏大目標是到2017年,主城城市廣場合計76個、總面積200.3萬平方米。

看來,確實是鐵了心要搞廣場文化的了。其實,薄瓜瓜他爹要在重慶開建廣場,在上個月21日已經吹定了風。薄熙來在「宜居重慶」建設動員大會上講,重慶目前仍然存在樓宇過密、危舊房和城中村比例較大、污水處理率較低、空氣質量及農村房屋質量較差等諸多問題,離宜居的目標還很遠,因此,建設「宜居重慶」。他又說,建設宜居重慶不只是「住有所居」,還要在此基礎上讓「居者更舒適、更開心」。建設廣場,就是其中一個讓大家更開心的措施。

幾天之後,薄熙來又通過媒體為「大廣場」戰略辯白,他說,「對城市廣場要具體分析,實事求是,不能一概而論:可以統計一下,是誰常到廣場去呢?是明星大腕、富豪大款嗎?不是。常到廣場去的,多是普通老百姓,是中低收入的群眾......遇上火災、地震,總得有個疏散人的地方,那時候,廣場可就派上大用場,那就不僅是民生工程,還是生命工程了!」

果然是文人,說得好響亮,又動聽。若真的如此,那真是值得學台灣的衛生署長葉金川一樣大喊「感恩」了。

背後真的如此「惠民」嗎?我看還有其他吧。

首先,重慶城區建築物原來就是非常密集的了,要建設廣場,地方從何而來,自然需要拆遷;拆後,有多少用於廣場,多少用於發展賣地房地產,那就看政府安排了;廣場建起來,周邊地價肯定狂漲,政府收入倍增。而廣場,則是環境整理、景觀建設最易完成、最快見效、最少後續維護的城市建設。試想想,如果搞個公園,還要種那麼多樹,還要養那麼多人維護,或者還要挖個水塘,真不知道要忙到猴年馬月。

廣場,無遮無擋,對於火爐重慶來說,夏天能用的時間實在有限,冬天冷冰冰,也沒有多少人去吹風。唉,真不知道是不是薄公子長在官宦家,只懂叫人吃肉糜。況且,重慶山城,平地不多。

拆遷、賣地、建房,投入成本有限,收入暴利,撇除官商勾結中飽私囊的常態不說,如此折騰一番,GDP有了,地方財政收入有了,政績、面子也都有了。地方長官,夫復何求?

至於樓價漲了後,健康與否,對民眾的影響有多沉重,那倒不是現任官員去擔心的問題,地方官,頂多十年八年,拍拍屁股就走了,帶走榮譽,不帶走遺憾和蘇州屎。

在城市廣場和政績工程的關係上,薄熙來不止一次辯解說,每個城市的土地資源都是有限的,如果沒有經過充分經營便轉讓出去,這實際上是對國有資產的不負責任;與薄熙來觀點相佐證的是,他主管大連期間,地價漲了十倍。地價漲了,說明了什麼?對普通民眾又代表著什麼?顯而易見。

在2009年頭4個月的統計數字中,大連房價均價7000元,位居全國城市11位;而重慶還在蘭州之後,位居26位,均價4000多一點,堂堂直轄市,跟江蘇省鎮江市差不多。在重慶當局眼中,相信是覺得潛力優厚的吧。

而重慶也確實被內地房產投資商認為是價格窪地。在2009年的全國城市房產開發吸引力榜上,重慶列第4名。這說明了,薄熙來果然具有推樓價的戰略眼光和戰略手段。

雖然目前薄熙來當紅,凡是他講的話,內地傳媒、互聯網上隨即充斥一片叫好的評論聲音(多是其幕僚自己或僱人寫的,包括薄瓜瓜的許多讚美文章),但是也有「不要命」的。

曾是薄熙來治下的大連,市委黨校教授張道航就多次反對修建廣場,而且在薄熙來主政大連、遼寧時也照樣發文章批斥城市廣場、亮化工程、外牆美化工程,這都是薄熙來引以為傲的政績。而就在薄熙來最近在重慶多次力推重慶新建設的時候,本月5日,張道航又在大連日報上撰文《擺脫對空間拓展的過度依賴》,指出內地大批城市在傳統計劃經濟體制下存在一個共同現象,就是喜歡鋪攤子上項目、喜歡搞建築物,而不注重更新設備和提陞技術,直到今天,大廣場寬馬路也還是許多城市的發展追求。

最後還有一點,2004年2月內地建設部、發改委、國土資源部、財政部聯合發出通知,明確提出暫停城市寬馬路、大廣場建設。不過,當初是說超過2公頃(20000平方米)的不批准,如今,重慶眾廣場面積尚未清楚列出。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