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5-06

讓台灣也有人民公社




在江蘇省,自封「天下第一村」的華西村,其黨委書記(一個村能發展到成立黨委不簡單)吳協恩在開幕式上宣布,華西村將組織一千名村民,包機前往台灣觀光旅遊,並將在台北的華西街開辦一家「華西酒店」和「華西旅行社」,促進雙方的經濟發展。 現在,千名村民赴台灣旅遊的手續正在辦理之中。

其實,組織一千人去台灣玩,在牛氣沖天、盛氣淩人的華西村來説,算不了什麼,早在1994年,當時自封「華夏第一村」的華西村就組織了千名村民赴港澳旅遊。

新聞焦點應該放在,華西的共產文化進軍台灣了,讓台灣同胞也感受一下共產主義的優越性囖。

按照吳協恩的說法,華西村下一步會在台灣的華西街(選址於此或考慮到意頭),建立以「華西」命名的酒店和旅行社。就不知道到時候會不會找胡溫、習強等人題店名?反正這都是華西村的習慣,據說華西村標誌性建築金塔的塔名,就同時由兩個國家主席的題字,楊尚昆和江澤民。

要介紹華西村,就要從管理者開始,華西村的黨委書記吳協恩,是統治了華西村四十多年的老書記吳仁寳的兒子。03年改選的時候,吳仁寳只在該村中共黨員代表前說了一句:「最好得票率能夠集中一點,這可以體現每個黨員的素質,是否講黨性、原則、良心。」於是有他欽定的兒子吳協恩以百分之百的得票率當選華西村第二任黨委書記。不是,二代皇帝。

華西村是個純粹的文革前的人民公社,所有資產都是集體的。村民從數百人,一路隨著不斷兼併附近村莊,以及吸納「投資入戶」,增加到現在數萬人,他們的衣食住行都靠村管理者分配,房子、私家車、甚至所有電器,都是公家的,村民只有使用權,一旦離開、不聽話被開除村籍,將被褫奪所有權利。

華西村靠工業、旅遊以及各種投資,據稱每年收入數百億。但華西人的工資,每個月只能領取很小部分,據說是三成,剩下的都被迫交給村管理者存起來代為「投資」。華西人想要拿「存款」購置物品,必須申請,如被認為理由不充份,將遭拒絕。所以有人說,財產無法體現,華西人就算都是住別墅開洋車,但其實沒有一個富裕。

去過華西村採訪的記者都知道,華西村管理者其實就是專制國家裏的獨裁政權,吳仁寳鼻子朝天、吳協恩眼高於頂,就算新華社記者也不放在眼裏。這也怪不得,被各方捧了幾十年的人,來往者,省部不足奇,經常見主席。

而村民則生活在鐵幕裏,因為,村民被嚴禁與外訪者接觸,他們的住宅統一修建在一起,周圍被圍了起來;而參觀採訪者,只能與村管理者指定的村民、村民家庭交流,他們都是接待專業戶。甚至於,連結婚也要受管制。 另外,村內隨處可見的巨大吳仁寳語錄牌匾,則比公厠上的塗鴉更誘唾。

所以說,華西村與朝鮮實在是最有共同話題的一對。這樣的村產,到台灣投資設點,令我非常感興趣,會不會到時候在台灣也弄個「台灣省華西人民公社」?或者形式可以變通,不必搞村莊,乾脆變一下方式,酒店也能成為公社。那就成為共產主義最佳陳列室了,說不定感召了不少台胞也說不定。到時候,吳仁寳也撈一個政協副主席做做。

最後,想說的是之前看到報道,還以為華西村想在台灣搞一條華西街呢。原來不是,台北的華西街位於龍山寺附近,是台灣第一個觀光夜市,以販賣各式山產海鮮野味小吃為主,是外地旅客最愛景點之一。該處夜市入口處為中國傳統牌樓建築,沿途掛滿紅色宮燈,極具特色,兩旁店家皆為老字號,看來似乎頗切合華西村的品位喔。

不過,華西街夜市有腳底按摩等休閒業,又靠近早期尋芳客密集地寶斗里,因此夜市出現了許多以去毒壯陽為號招的蛇店及鱉店,形成當地小吃的特色。對華西村來説,就一點不好,恐怕容易腐化村民。估計吳仁寳要大搖其頭了,痛斥蔣家父子混賬,管得台灣寶島烏煙瘴氣了。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