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5-05

豬流感的好朋友——勞永樂

(勞永樂網站圖片)
H1N1蒞臨香港,政府隔離維景酒店之後,勞永樂忽然黃毓民上身,狂插特插政府。

其實最近,勞永樂已經不斷發力插政府了,只不過h1n1是催化劑。印象中,政府5月1日晚宣佈封閉首宗患者曾入住的維景酒店,隔離所有住客之後,勞主席(自封全民健康動力主席)就火力加碼,發動神經鏈條,不間斷攻擊務求直搗黃龍。

5月2日上電台插政府封酒店做法,指效用微乎其微。5月3日又到城市論壇,指當局「用沙士措施來對抗新流感完全錯誤!酒店旅客有些人連病人都未接觸過,為何政府不封機場同律敦治,醫院候診室好多人當時可能同病人有接觸!」

5月4日勞主席發表文章,將封酒店事件提升至人權問題的高度。他聲稱,「我認為港府現時要將旅客困在酒店隔離作為防預,以及中國拒絕墨西哥人入境的方法,在防疫角度是錯誤的,亦有違人權。」

今天勞主席又針對墨西哥包機接走幾個墨西哥人一事,表示香港政府今次決定放走維景酒店中,曾與確診病人接觸的三名墨西哥人飛返墨西哥,做法實令全港市民無所適從:酒店中最高危的人就可以放走,反觀從未與確診病人接觸的低危一族,則要留低至星期五晚,做法非常值得商榷。

另外,勞主席認為港府堅持隔離旅客是不科學和野蠻行為,大批旅客被困在酒店內其實更易交叉感染,他預算旅客「出監」後,勢必引起不少訴訟個案,要求政府賠償其精神和收入的損失。

無疑,勞主席必將引來南美那方的國際友人,來拍膊頭叫夠老友。然則,我則會和部分港人一樣,嘖嘖稱奇,勞主席什麼時候成為香港憤青幫幫主了?

欣然接受別人形容「曾戰鬥在沙士第一線」的勞永樂,相信不會忘記當年沙士傳入香港的過程吧:2003年春節前後,沙士在廣州神秘大爆發,當時64歲的廣州醫生劉儉倫帶病來港參加婚宴,2月21日抵港,數日便病重到廣華醫院求醫,再數日後即不治;劉由此在酒店播下了毒,一名26歲男子到酒店探望朋友時染病,他在威爾斯親王醫院留院期間,亦成為播毒源頭;當年沙士最終造成一千多人染病,299人死亡。

這個過程,勞主席如果沒有忘記的話,那麼對於同樣是新型傳染病毒,也是呼吸道疾病傳染病毒的豬流感,難道政府不應該嚴格執行當年根據慘痛教訓留下的那麼一點經驗而制定的應對方法麼?我不知道多少人意見與我相近,但我認為,寧願做得過了,總好過做漏了;甚至矯枉過正,此時我也認為無甚大錯。
防控傳染病,中斷傳染鏈是行之有效的方法。

根據勞主席的種種評論,如果他不是看不起政府所托那批專家的專業能力,就是勞主席有對透視眼,他居然可以對各個防疫細節了如指掌、對被封閉酒店內的人員的生活過程(容易交叉感染?)乃至房中之事點滴不遺,還可以將那個香港首宗病患整個發病求醫過程活靈活現描述人前並以此加以佐證自己的論點。

說到人權,不知道多數人的生存權重要,還是要優先照顧少數人的暫時行動自由權利呢。這是個人類社會,有社會就有規章制度,制度都是少數服從多數,否則無法成立。法律賦予警察執法權,警察有一定的權力,檢查對他人存在威脅(如攜帶爆炸品)的可疑對象,或許可能執法過程會出現問題,但這是必須的。警察執法也要根據經驗判斷,才能做出有效預防。政府隔離旅客,難道不是如此。
(題外話:當然了,一個只懂服務阿爺的奴才政府,自然不懂服務大眾的精要所在,所以才會讓那些被隔離的旅客對香港怕怕。若政府此次能提高服務水準,起碼提供洗衣兼消毒服務、酒店式送餐服務(最少要有飛機餐標準)、再送收費電視台如球賽電影等節目觀看,相信,隔離對於大部分人來説,變成了悠長假期了。而不是現在的一團糟。)

如果不採取隔離措施,疫情擴散了誰來負責?有人死亡了誰來負責?勞永樂嗎?還是墨西哥政府?不說人命大過天,就算感染了之後無人死亡,但疫情擴散後導致的社會、經濟損失,有多沉重?那些旅客,他們被隔離了七天,全港人民會感謝他們並有所愧疚。但不隔離,那是容不得的,難道他們不應該對其他人的健康有所擔待嗎。

其次,政府此次關閉酒店隔離旅客做法,難道不合法嗎?依法辦事,那又有何錯了。勞永樂作為立法會的一員,如若認為此事不妥,理當推動修改《預防及控制疾病條例》才對,那才是你被選民選出來後支持者希望你所做的主要工作。

記得勞主席在香港未曾出現h1n1的4月底接受外國媒體訪問時,還介紹香港防疫經驗說,控制疫情必須從基層開始;後來還說,「豬流感已經是人傳人疾病,使得豬流感更難應付,且豬流感的傳染力似乎更甚於SARS」。只是不知道基層到底指什麼,又為何後來會認為豬流感傳染力弱了呢。

對於奪命傳染病,不妨借用毛澤東的軍事思想:在戰略上藐視它、在戰術上重視它。然而,勞主席則是戰略上藐視敵人、戰術上也輕視敵人。勞主席經過幾輪竭力罵戰,別的不說,人氣倒是高了不少;至於是否能讓人感覺到專家氣質,則另當別論了。

勞主席的防病措施說來說去,不外乎耳熟能詳、我那2歲多的兒子也能講的方法,洗洗洗洗手。不過,勞主席倒是有一個在電視上教導民眾注意清潔的片段,讓我記憶猶新,那就是沖廁所記得蓋上馬桶蓋,要不然細菌會四圍飛!偉大的廁所防病學。

不過說到專業意見,我看還是相信學者教授為好,總比食遍人間煙火的家庭醫生強吧。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