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5-31

叔叔的愛好轉變

在廣東鄉下的叔叔,一向喜愛文藝,年輕時好寫書法,愛看電影,對各類雜文小説最為鍾情。然而,最令我記憶尤深的,是叔叔的憤青本色。

八十年代初,内地電視開始流行,中央電視台的節目,雖然我不太愛看,但也陪叔叔看了不少,被動熏陶了不少。當時叔叔最愛看的,足球、相聲不相上下,其次才是動物世界。

那時候的相聲,小時候不太懂得,但是和現在的比起來,也能發現不同。那就是表演者敢於對社會、權貴乃至政壇的一些弊端,以陰陽怪氣、含沙射影、嬉笑怒駡的方式,一刀子插中要害,迎來觀衆極端的共鳴。那才叫做針砭時弊。

現在的?除了扮小丑、男裝女人,就是插科打諢。頂多博得亂哄哄一笑,過後無人記起。

為何有這麽大的轉變。並非創作者思想源泉乾涸了,皆因審查制度嚴苛,而這都是發生在八九年之後。

趙紫陽的前秘書鮑彤大叔說,六四之後,中國内地的民主倒退到解放初。歷史我知道得不多,但是我知道,起碼電視節目的言論尺寸,肯定是倒退了不止20年。

有口不能言,人世間民權受壓迫的苦難莫大於此。(李肇星除外)

現在,叔叔早已不看相聲了,足球也還是會看的,只是不再高喊或默禱「中國加油」了,不關中國足球爛不爛,而是對這個國人身份不太有榮耀感。

信仰早已缺失。

2009-05-24

中國作協的招安

中共對意識形態的控制不遺餘力、見縫插針。

繼3月上旬湖北省作協(作家協會)明確表明網絡寫手可入該省作協後,4月下旬廣東省作協也緊跟其後專門召開了網絡作家座談會拉攏網絡文學紅人們。廣東《南方日報》今天報導說,廣東省第四次青年創作座談會昨天舉行,也請來多名網絡寫手與會,並表明僅寫博客、當版主也可申請入廣東省作協

此前,湖北作協宣佈容許網絡寫手成爲會員的消息一經報道,隨即引來各方爭論,其中最多人想到的是作協自降門檻必將導致會員良莠不齊,網絡寫手進入作協將喪失網絡文學精神等。其實,在我看來,評論者不是妄自菲薄、就是小看網絡文學的影響力了,沒有看到作協對網絡寫手下手的背後原因。

其實,翻查過往,各級作協表示歡迎網絡寫手的聲音,早就出現,如去年末,中國作協就已經明確表示將考慮吸收網絡寫手為會員了。不過,最近突然間熱鬧起來,各作協對網絡作家紛紛有請,相信原因有二:60週年國慶將至、社會日趨動蕩的態勢。

內地2008年第5次國民閱讀調查顯示,互聯網閱讀率為36.5%,圖書閱讀率為34.7%,網絡閱讀已超過圖書閱讀。所以,中共宣傳部門一點都不敢大意,絞盡腦汁對待網絡。按照中共一向做法,肯定一手軟一手硬,硬的當然是加強監控網絡言論和逮捕「造謠、誹謗」者,軟的就是雇傭一批、招安一批寫手,在網絡上唱好主旋律。而這裏,點擊率奇高的網絡小說,就更是招安好對象。

「中國作協一直很重視網絡文學,會員的大門也是向網絡作家敞開的。」中國作協創作聯絡部主任孫德全此前向内地媒體說。

目前内地網民極爲追捧網絡小説連載,點擊率非常厲害,甚至誇張到每天就等著網絡寫手更新連載。有的受歡迎小説,其博客更新後,短時間内打開頁面速度隨即變得很慢。

通過流行的文學作品來潛移默化意識形態,是很常見的做法。内地互聯網文化專家曾向當局建言,利用網絡來傳播傳統文化,建立社會主義核心價值體系,以中國共産黨所要倡導的社會主義核心價值體係為引導規範,選擇那些中國傳統文化中以社會為本位的愛國主義精神。

因此,網絡文學怎能被中共有關部門輕易放過?至於説到作協的作用,只要你一步踏進了作協這個所謂民間團體,那麽,就必須聼黨的話來創作。根據中國作家協會章程,第一條第一句就開宗明義:「中國作家協會是中國共產黨領導的、中國各民族作家自願結合的專業性人民團體,是黨和政府聯繫廣大作家、文學工作者的橋樑和紐帶,是繁榮文學事業、加強社會主義精神文明建設的重要社會力量。」

第二條則非常與時俱進:「中國作家協會以馬克思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和『三個代表』重要思想為指導,全面落實科學發展觀,貫徹執行黨的基本路線和方針政策......」看來,到習近平上台後,作協的章程又要添加。

簡而言之,作協是組織。

不必理會那些自稱不想進入作協這個傀儡機構的網絡寫手,應該算非常小衆。内地從小喜歡文學創作的人,對作協不會陌生,也有情懷;能進入作協,是一件在鄉下屬於光宗耀祖的大事情。

但若網絡寫手到時候發現受困,想退出作協,那可是大件事了,説不好會惹來身敗名裂的下場。

2009-05-20

從大連到重慶 薄熙來的「廣場情結」

(大連的人民廣場讓北京人也嚇大了嘴巴)
提起大連,很多外地人都少不免驚嘆那裏的大小廣場;如今,讓大連留下廣場城市「美名」的大連老當家薄熙來,在升任遼寧省長、商務部長,再直達政治局委員兼重慶書記後,又決定讓重慶也享受一下廣場樂。

據重慶晚報報導,該市規劃局昨日稱,2012年前主城區將開建的27個城市廣場,每個至少1萬平米。今年首先建成8個。宏大目標是到2017年,主城城市廣場合計76個、總面積200.3萬平方米。

看來,確實是鐵了心要搞廣場文化的了。其實,薄瓜瓜他爹要在重慶開建廣場,在上個月21日已經吹定了風。薄熙來在「宜居重慶」建設動員大會上講,重慶目前仍然存在樓宇過密、危舊房和城中村比例較大、污水處理率較低、空氣質量及農村房屋質量較差等諸多問題,離宜居的目標還很遠,因此,建設「宜居重慶」。他又說,建設宜居重慶不只是「住有所居」,還要在此基礎上讓「居者更舒適、更開心」。建設廣場,就是其中一個讓大家更開心的措施。

幾天之後,薄熙來又通過媒體為「大廣場」戰略辯白,他說,「對城市廣場要具體分析,實事求是,不能一概而論:可以統計一下,是誰常到廣場去呢?是明星大腕、富豪大款嗎?不是。常到廣場去的,多是普通老百姓,是中低收入的群眾......遇上火災、地震,總得有個疏散人的地方,那時候,廣場可就派上大用場,那就不僅是民生工程,還是生命工程了!」

果然是文人,說得好響亮,又動聽。若真的如此,那真是值得學台灣的衛生署長葉金川一樣大喊「感恩」了。

背後真的如此「惠民」嗎?我看還有其他吧。

首先,重慶城區建築物原來就是非常密集的了,要建設廣場,地方從何而來,自然需要拆遷;拆後,有多少用於廣場,多少用於發展賣地房地產,那就看政府安排了;廣場建起來,周邊地價肯定狂漲,政府收入倍增。而廣場,則是環境整理、景觀建設最易完成、最快見效、最少後續維護的城市建設。試想想,如果搞個公園,還要種那麼多樹,還要養那麼多人維護,或者還要挖個水塘,真不知道要忙到猴年馬月。

廣場,無遮無擋,對於火爐重慶來說,夏天能用的時間實在有限,冬天冷冰冰,也沒有多少人去吹風。唉,真不知道是不是薄公子長在官宦家,只懂叫人吃肉糜。況且,重慶山城,平地不多。

拆遷、賣地、建房,投入成本有限,收入暴利,撇除官商勾結中飽私囊的常態不說,如此折騰一番,GDP有了,地方財政收入有了,政績、面子也都有了。地方長官,夫復何求?

至於樓價漲了後,健康與否,對民眾的影響有多沉重,那倒不是現任官員去擔心的問題,地方官,頂多十年八年,拍拍屁股就走了,帶走榮譽,不帶走遺憾和蘇州屎。

在城市廣場和政績工程的關係上,薄熙來不止一次辯解說,每個城市的土地資源都是有限的,如果沒有經過充分經營便轉讓出去,這實際上是對國有資產的不負責任;與薄熙來觀點相佐證的是,他主管大連期間,地價漲了十倍。地價漲了,說明了什麼?對普通民眾又代表著什麼?顯而易見。

在2009年頭4個月的統計數字中,大連房價均價7000元,位居全國城市11位;而重慶還在蘭州之後,位居26位,均價4000多一點,堂堂直轄市,跟江蘇省鎮江市差不多。在重慶當局眼中,相信是覺得潛力優厚的吧。

而重慶也確實被內地房產投資商認為是價格窪地。在2009年的全國城市房產開發吸引力榜上,重慶列第4名。這說明了,薄熙來果然具有推樓價的戰略眼光和戰略手段。

雖然目前薄熙來當紅,凡是他講的話,內地傳媒、互聯網上隨即充斥一片叫好的評論聲音(多是其幕僚自己或僱人寫的,包括薄瓜瓜的許多讚美文章),但是也有「不要命」的。

曾是薄熙來治下的大連,市委黨校教授張道航就多次反對修建廣場,而且在薄熙來主政大連、遼寧時也照樣發文章批斥城市廣場、亮化工程、外牆美化工程,這都是薄熙來引以為傲的政績。而就在薄熙來最近在重慶多次力推重慶新建設的時候,本月5日,張道航又在大連日報上撰文《擺脫對空間拓展的過度依賴》,指出內地大批城市在傳統計劃經濟體制下存在一個共同現象,就是喜歡鋪攤子上項目、喜歡搞建築物,而不注重更新設備和提陞技術,直到今天,大廣場寬馬路也還是許多城市的發展追求。

最後還有一點,2004年2月內地建設部、發改委、國土資源部、財政部聯合發出通知,明確提出暫停城市寬馬路、大廣場建設。不過,當初是說超過2公頃(20000平方米)的不批准,如今,重慶眾廣場面積尚未清楚列出。

2009-05-16

香港飛福州航班2人發燒,隔離50人

今天上午由香港飛內地福建省福州市長樂機場的港龍KA660航班,由於2名外籍旅客出現發燒症狀,導致全機乘客須接受嚴格防疫檢查,最後,發燒旅客座位附近約50人被要求暫緩下機,其餘人進一步登記詳細信息後,獲准入境。

由於歷來最大規模的海峽兩岸經貿交易會18日到22日在福州舉行,不僅中共領導人賈慶林等人到場,台灣也來了數十名縣市級官員以及一大批隨從官員,這在福建省當局眼中,是非常露臉的事情,如何能夠出現任何與疫情有關聯的消息。所以,只要尚未得到衛生部確診,一切外來發燒病人、疑似病例,都必須保密。

不過,當局當然對入境航班出現發燒情況,特別是外籍人士的情況大為緊張。根據該航班乘客描述,由於發燒者事先被空姐用探熱槍探出來,所以當時飛機抵達福州地面後,隨即被要求在指定停機坪不准讓人下機。然後有戴口罩的防疫人員登機,先用探熱槍再探,然後要求多名體溫過高的旅客用體溫計量度,最後確定兩人發燒,隨即要求他們戴上口罩,專人帶下飛機治療,並隔離觀察。

由於該二人坐在飛機倉前方,導致前面八行乘客以及商務倉乘客必須暫緩下機,總共涉及約50人。其他人則匆匆下機,但入境前被要求詳細填寫個人資料、聯絡方法、住處、內地親友等等,鉅細無遺,還有專人盤問過往接觸史和近期足跡。最後簽名證明對自己身體狀況描述無誤,不涉欺詐隱瞞。

至於留下來的那50人後來情況,則不得而知了,因為當局防疫部門沒有公布,媒體沒有報道。不過,若按照內地最近規定的做法,他們很有可能正在某間指定酒店接受隔離觀察了,除非那兩個發燒者經過檢測已經排除感染h1n1甲型流感的可能。但當地辦事效率成疑,且幾乎所有人手,都忙著抱LP去了。

############

而就在今天深夜,內地衛生部又公布來自北京市的新一例H1N1甲型流感確診病例,這是內地第三宗病例。患者為是18歲留學美國女生,北京市人,就讀美國紐約州一大學。雖然內地網民流行呼籲留學外國疫區的學子們「愛國就請暫時別回來」,但此女患者還是於5月11日13時50分乘坐美國大陸航空公司CO89航班到達北京,據稱,女生在13日12時才發病,直到14日晚上才拖不下去求醫,被發現疑似,留置觀察,到今天才確診。

2009-05-12

兩張有意思的圖片




1 新八榮八恥——

在胡錦濤出生長大的家鄉江蘇省泰州市,近月出現了一組拆遷宣傳口號,「膽大妄為」地套用胡錦濤3年前下猛藥奠定語錄地位的「社會主義榮辱觀——八榮八恥」的句式。有關照片被好事者貼上網,再經過內地圖片社刊發後,隨即引來全國起哄。誰也想不到,胡總的家鄉,居然也會這麼倒他的台。


事件本身具有的諷刺味道十足,且可看出地方土皇帝多缺乏政治智慧,對民意完全不了解,對聖意更是亂揣摩。該死。



2 軍方漁船?

解放軍屬下的軍網,前兩天刊登一張圖片,據報道說是在5月上旬,南京軍區某船艇大隊協同陸航、裝甲某部開展的一場「複雜電磁環境下的海上聯合輸送演練」。


演習沒什麼,軍隊不練,如何能打。只是圖片令人疑惑,那些船,多麼像漁船啊!如果不是仔細看那些隱蔽地掩蓋在帆布下的小口徑炮,還以為是漁船參與演習呢。


這,莫不讓人聯想起中美此前在南海、黃海的對峙事件。美軍的無瑕號和勝利號監測船,當時正是被中國的一些「漁船」阻撓的。

2009-05-06

讓台灣也有人民公社




在江蘇省,自封「天下第一村」的華西村,其黨委書記(一個村能發展到成立黨委不簡單)吳協恩在開幕式上宣布,華西村將組織一千名村民,包機前往台灣觀光旅遊,並將在台北的華西街開辦一家「華西酒店」和「華西旅行社」,促進雙方的經濟發展。 現在,千名村民赴台灣旅遊的手續正在辦理之中。

其實,組織一千人去台灣玩,在牛氣沖天、盛氣淩人的華西村來説,算不了什麼,早在1994年,當時自封「華夏第一村」的華西村就組織了千名村民赴港澳旅遊。

新聞焦點應該放在,華西的共產文化進軍台灣了,讓台灣同胞也感受一下共產主義的優越性囖。

按照吳協恩的說法,華西村下一步會在台灣的華西街(選址於此或考慮到意頭),建立以「華西」命名的酒店和旅行社。就不知道到時候會不會找胡溫、習強等人題店名?反正這都是華西村的習慣,據說華西村標誌性建築金塔的塔名,就同時由兩個國家主席的題字,楊尚昆和江澤民。

要介紹華西村,就要從管理者開始,華西村的黨委書記吳協恩,是統治了華西村四十多年的老書記吳仁寳的兒子。03年改選的時候,吳仁寳只在該村中共黨員代表前說了一句:「最好得票率能夠集中一點,這可以體現每個黨員的素質,是否講黨性、原則、良心。」於是有他欽定的兒子吳協恩以百分之百的得票率當選華西村第二任黨委書記。不是,二代皇帝。

華西村是個純粹的文革前的人民公社,所有資產都是集體的。村民從數百人,一路隨著不斷兼併附近村莊,以及吸納「投資入戶」,增加到現在數萬人,他們的衣食住行都靠村管理者分配,房子、私家車、甚至所有電器,都是公家的,村民只有使用權,一旦離開、不聽話被開除村籍,將被褫奪所有權利。

華西村靠工業、旅遊以及各種投資,據稱每年收入數百億。但華西人的工資,每個月只能領取很小部分,據說是三成,剩下的都被迫交給村管理者存起來代為「投資」。華西人想要拿「存款」購置物品,必須申請,如被認為理由不充份,將遭拒絕。所以有人說,財產無法體現,華西人就算都是住別墅開洋車,但其實沒有一個富裕。

去過華西村採訪的記者都知道,華西村管理者其實就是專制國家裏的獨裁政權,吳仁寳鼻子朝天、吳協恩眼高於頂,就算新華社記者也不放在眼裏。這也怪不得,被各方捧了幾十年的人,來往者,省部不足奇,經常見主席。

而村民則生活在鐵幕裏,因為,村民被嚴禁與外訪者接觸,他們的住宅統一修建在一起,周圍被圍了起來;而參觀採訪者,只能與村管理者指定的村民、村民家庭交流,他們都是接待專業戶。甚至於,連結婚也要受管制。 另外,村內隨處可見的巨大吳仁寳語錄牌匾,則比公厠上的塗鴉更誘唾。

所以說,華西村與朝鮮實在是最有共同話題的一對。這樣的村產,到台灣投資設點,令我非常感興趣,會不會到時候在台灣也弄個「台灣省華西人民公社」?或者形式可以變通,不必搞村莊,乾脆變一下方式,酒店也能成為公社。那就成為共產主義最佳陳列室了,說不定感召了不少台胞也說不定。到時候,吳仁寳也撈一個政協副主席做做。

最後,想說的是之前看到報道,還以為華西村想在台灣搞一條華西街呢。原來不是,台北的華西街位於龍山寺附近,是台灣第一個觀光夜市,以販賣各式山產海鮮野味小吃為主,是外地旅客最愛景點之一。該處夜市入口處為中國傳統牌樓建築,沿途掛滿紅色宮燈,極具特色,兩旁店家皆為老字號,看來似乎頗切合華西村的品位喔。

不過,華西街夜市有腳底按摩等休閒業,又靠近早期尋芳客密集地寶斗里,因此夜市出現了許多以去毒壯陽為號招的蛇店及鱉店,形成當地小吃的特色。對華西村來説,就一點不好,恐怕容易腐化村民。估計吳仁寳要大搖其頭了,痛斥蔣家父子混賬,管得台灣寶島烏煙瘴氣了。

上海金融區浦東擴大倍餘,面積超香港

上海市政府今天下午舉行的例行記者會,市政府新聞發言人陳啟偉喜滋滋地宣佈,國務院已批复上同意撤消上海市南匯區,將原來南匯區行政區域併入上海市浦東新區。該批复已開始生效。

至此,南匯與浦東撤併的消息流傳近半年來終于作實,大浦東特區橫空出世。調整之後的浦東新區總面積將達到1210.41平方公里(香港為1070平方公里),區内有戶籍的人口也將達到268.6萬。「大浦東戰略」正躍然紙上。

浦東新區的行政區從此擴大一倍有多,雖然地方面積增加對該區發展有必不可少的作用,如賣地就賺翻了;但更重要的是,這個超級大區將浦東的金融服務、南匯的深水港運輸和製造業,以及國際機場、將來的迪士尼全部囊括在內。而不久前已經拍板決定興建的上海城市軌道11號線,則從海邊到市中心,貫通了整個新的浦東區。

目前,內地賦予上海的建設任務是,將上海打造成國際金融中心、國際航運中心以及國際經濟和貿易中心「四個中心」建設,推進信息化發展。

很明顯,新浦東新區在金融服務、航運服務(洋山港)等方面,已經急起直追香港,起碼在設施建設、地皮提供方面相比充足得多。南匯整片行政區都是平原,哪裏是香港到處山地可比。

2009-05-05

豬流感的好朋友——勞永樂

(勞永樂網站圖片)
H1N1蒞臨香港,政府隔離維景酒店之後,勞永樂忽然黃毓民上身,狂插特插政府。

其實最近,勞永樂已經不斷發力插政府了,只不過h1n1是催化劑。印象中,政府5月1日晚宣佈封閉首宗患者曾入住的維景酒店,隔離所有住客之後,勞主席(自封全民健康動力主席)就火力加碼,發動神經鏈條,不間斷攻擊務求直搗黃龍。

5月2日上電台插政府封酒店做法,指效用微乎其微。5月3日又到城市論壇,指當局「用沙士措施來對抗新流感完全錯誤!酒店旅客有些人連病人都未接觸過,為何政府不封機場同律敦治,醫院候診室好多人當時可能同病人有接觸!」

5月4日勞主席發表文章,將封酒店事件提升至人權問題的高度。他聲稱,「我認為港府現時要將旅客困在酒店隔離作為防預,以及中國拒絕墨西哥人入境的方法,在防疫角度是錯誤的,亦有違人權。」

今天勞主席又針對墨西哥包機接走幾個墨西哥人一事,表示香港政府今次決定放走維景酒店中,曾與確診病人接觸的三名墨西哥人飛返墨西哥,做法實令全港市民無所適從:酒店中最高危的人就可以放走,反觀從未與確診病人接觸的低危一族,則要留低至星期五晚,做法非常值得商榷。

另外,勞主席認為港府堅持隔離旅客是不科學和野蠻行為,大批旅客被困在酒店內其實更易交叉感染,他預算旅客「出監」後,勢必引起不少訴訟個案,要求政府賠償其精神和收入的損失。

無疑,勞主席必將引來南美那方的國際友人,來拍膊頭叫夠老友。然則,我則會和部分港人一樣,嘖嘖稱奇,勞主席什麼時候成為香港憤青幫幫主了?

欣然接受別人形容「曾戰鬥在沙士第一線」的勞永樂,相信不會忘記當年沙士傳入香港的過程吧:2003年春節前後,沙士在廣州神秘大爆發,當時64歲的廣州醫生劉儉倫帶病來港參加婚宴,2月21日抵港,數日便病重到廣華醫院求醫,再數日後即不治;劉由此在酒店播下了毒,一名26歲男子到酒店探望朋友時染病,他在威爾斯親王醫院留院期間,亦成為播毒源頭;當年沙士最終造成一千多人染病,299人死亡。

這個過程,勞主席如果沒有忘記的話,那麼對於同樣是新型傳染病毒,也是呼吸道疾病傳染病毒的豬流感,難道政府不應該嚴格執行當年根據慘痛教訓留下的那麼一點經驗而制定的應對方法麼?我不知道多少人意見與我相近,但我認為,寧願做得過了,總好過做漏了;甚至矯枉過正,此時我也認為無甚大錯。
防控傳染病,中斷傳染鏈是行之有效的方法。

根據勞主席的種種評論,如果他不是看不起政府所托那批專家的專業能力,就是勞主席有對透視眼,他居然可以對各個防疫細節了如指掌、對被封閉酒店內的人員的生活過程(容易交叉感染?)乃至房中之事點滴不遺,還可以將那個香港首宗病患整個發病求醫過程活靈活現描述人前並以此加以佐證自己的論點。

說到人權,不知道多數人的生存權重要,還是要優先照顧少數人的暫時行動自由權利呢。這是個人類社會,有社會就有規章制度,制度都是少數服從多數,否則無法成立。法律賦予警察執法權,警察有一定的權力,檢查對他人存在威脅(如攜帶爆炸品)的可疑對象,或許可能執法過程會出現問題,但這是必須的。警察執法也要根據經驗判斷,才能做出有效預防。政府隔離旅客,難道不是如此。
(題外話:當然了,一個只懂服務阿爺的奴才政府,自然不懂服務大眾的精要所在,所以才會讓那些被隔離的旅客對香港怕怕。若政府此次能提高服務水準,起碼提供洗衣兼消毒服務、酒店式送餐服務(最少要有飛機餐標準)、再送收費電視台如球賽電影等節目觀看,相信,隔離對於大部分人來説,變成了悠長假期了。而不是現在的一團糟。)

如果不採取隔離措施,疫情擴散了誰來負責?有人死亡了誰來負責?勞永樂嗎?還是墨西哥政府?不說人命大過天,就算感染了之後無人死亡,但疫情擴散後導致的社會、經濟損失,有多沉重?那些旅客,他們被隔離了七天,全港人民會感謝他們並有所愧疚。但不隔離,那是容不得的,難道他們不應該對其他人的健康有所擔待嗎。

其次,政府此次關閉酒店隔離旅客做法,難道不合法嗎?依法辦事,那又有何錯了。勞永樂作為立法會的一員,如若認為此事不妥,理當推動修改《預防及控制疾病條例》才對,那才是你被選民選出來後支持者希望你所做的主要工作。

記得勞主席在香港未曾出現h1n1的4月底接受外國媒體訪問時,還介紹香港防疫經驗說,控制疫情必須從基層開始;後來還說,「豬流感已經是人傳人疾病,使得豬流感更難應付,且豬流感的傳染力似乎更甚於SARS」。只是不知道基層到底指什麼,又為何後來會認為豬流感傳染力弱了呢。

對於奪命傳染病,不妨借用毛澤東的軍事思想:在戰略上藐視它、在戰術上重視它。然而,勞主席則是戰略上藐視敵人、戰術上也輕視敵人。勞主席經過幾輪竭力罵戰,別的不說,人氣倒是高了不少;至於是否能讓人感覺到專家氣質,則另當別論了。

勞主席的防病措施說來說去,不外乎耳熟能詳、我那2歲多的兒子也能講的方法,洗洗洗洗手。不過,勞主席倒是有一個在電視上教導民眾注意清潔的片段,讓我記憶猶新,那就是沖廁所記得蓋上馬桶蓋,要不然細菌會四圍飛!偉大的廁所防病學。

不過說到專業意見,我看還是相信學者教授為好,總比食遍人間煙火的家庭醫生強吧。

2009-05-04

維景!維景!

《維景!維景! 》簡介:

故事是從2009年的5月1日,香港防疫告破開始。儘管有大批的驚恐港人潰逃出港,但與此同時,也仍然有大量不願意向豬流感投降的港人和醫護人員留了下來,在這座城市的街頭巷尾,和病毒展開了無望而慘烈的抵抗。其中就有香港瑪嘉烈醫院醫護隊伍一員的華仔(劉德華飾)。

在抵抗最終失敗之後,在數十萬港人的鮮血終於染紅維港之後,香港全城淪為一片死地。唯一尚有生機存留的,就是位於維景酒店的「安全區」。

維景酒店,是香港首宗豬流感病患所入住的地方,也是香港運用法例隔離的首個酒店,所以,防疫做得最好,反而最終沒有任何病毒侵入此地,從本來大眾以為的毒源,成為後來的最安全之所。

在這裏,因為第一例墨西哥患者入住在此,病毒繞道而去,大量的未染病者因此暫時獲得了喘息的機會。而實際主持維景安全區難民工作的,則是該香港首患的護理醫生華仔(劉德華)和歸國女模特城嫂(熊黛林飾)。

但是,在豬流感病毒的眼中,所謂安全區,只不過是一個囤積了大量人肉資源的倉庫。而維景的健康女人們,則用她們的身軀不僅僅拯救著隱藏在難民營的男人,也在墨西哥佬這個病患面前,書寫了一段中國人堅強的歷史。告訴墨西哥人,中國不接受他們的飛機降落是對的。

病毒的形象塑造,是這個故事的一大突破。作為佔領者的他們,當然可以享受某種意義上的正常生活。但是,在香港這座病毒攻防戰因素被極端放大的城市中,即使是佔領者,即使面對的只是人類的屈辱和死亡,也仍然難以逃避自身的靈魂震盪甚至拷問。

故事完全突破了以往種種關於墨西哥豬流感的對其他國家地區的侵略、墨西哥政府無視他國人民健康亂放厥詞的歷史,為世界觀眾了解這段歷史,提供了一種嶄新的視角,也是在香港災難中,中國人的民族形象的全新書寫。

在新的高度上為香港歷史上這一段慘痛的往事提供了一種全新的歷史思考。

注1:此文拷貝自新浪的《南京!南京! 》劇情描述文章。

注2:豬流感後來變成H1N1甲型流感/甲型H1N1流感/H1N1新型流感等等。但是,也有報章堅持用豬流感(H1N1甲型流感)。所以,為了生動,這裡還是用豬流感。另外,本人還看到房屋協會用「人類豬型流感」,忍不住發笑。

注3:本人覺得墨西哥政府在此次事件中,政府形象的丟失頗為徹底,對他國的指責,極為不負責任。若他國按照其所想,百分百接受墨國人,那麼因此染病而死去的人,找誰討命?家屬由誰來安撫,用何安撫?故而,可以相信,墨西哥此次瞞疫的程度,肯定比6年前的中國更厲害。

2009-05-03

毒飛機再運客 走漏了幾多個H1N1?

由於香港方面直到5月1日晚上八時半才宣布首宗確診個案,此前連發現疑似病例也諱莫如深,所以上海方面以及航空公司,在5月1日深夜之前,什麼也不知道。

甚至因為基於通報機制,香港出現確診病例後,也只是向中央衛生部門通報,並沒有讓與事情有直接關聯的上海當局和航空公司知道。上通下達,時機有時候就是這麼失去的。

根據內地互聯網消息,東航4月30日執行MU505航班,上海飛香港航班之後,翌日還執行了MU711航班。由於防疫級別沒有提升,加上可能有關人員操作馬虎,導致該架飛機在執行第二個航班前,僅簡單清潔了事,並無消毒。

然而,這個細節成為了盲點,現在幾乎所有的人都只在考慮如何尋找MU505上的人,沒想過MU711上的人和機組人員,同樣也有機會成為二代毒王。

他們哪裏去了呢?

回想沙士經驗,一個電梯,遭就了多少二代、三代毒王。

2009-05-01

拜上海賜 香港首宗h1n1

終於香港迎來了首宗甲型H1N1流感,不愧是墨西哥來的。從他昨天乘搭飛機、下機出機場、乘搭的士、入住酒店、離開酒店乘搭的士求醫。如果沒有漏掉其他行程的話,他在香港期間,短短24小時,可能近距离接触的人,包括空姐、飛機上周邊十多位乘客、2位出租車司機、酒店服務生等。

然而不要忘記,當年沙士的傳播,電梯是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因素,不知道這位墨西哥朋友,有沒有搓鼻子揉眼睛的習慣?洗手勤不勤?噴嚏咳嗽多不多......所以說,他一個人對香港潛在的傳染對像,可能十多個,也可能幾百個。誰知道呢。

幸運的話,此位墨西哥人可能沒有怎麼遺毒。若其所自我披露的在港行程誠實,那麼或許一個人都沒傳染到也很有可能。不過,就不知道他住在灣仔維景酒店當晚,有沒有忍不住寂寞到夜場逛去了,而事後不願告知呢?若果真如此,那疫情防控就出現大漏洞了。

然而,中國大陸此次可能又一次失算了。因為香港這首宗病例,可以說是上海賜予的(當然無法對昨天內地的檢測水平給與太大的責難)。

四月三十日清晨,墨西哥航空公司AM098航班抵達上海浦東機場,上海出入境檢驗檢疫局立即啟動所謂的應急措施,那就是上飛機檢查每位旅客體溫,最終根據體溫正常,全部排除疫情。

聽上去感覺很好笑,難道甲型H1N1流感的癥狀就是發燒一樣?難道甲型H1N1流感沒有潛伏期?

在缺乏有效檢測手段的時候,居然敢扮專家扮大方,敞開懷抱迎接一百八十九名來自墨西哥疫區的人員,其中七十八人為外籍。此外,部分在上海轉機,香港那位就是在這種情況下,過來的。或許僅僅對轉机的,才隨意檢測,反正不會傳染到內地?錯了,一檢測漏掉,就為以後自己的防疫埋下大患。經已失去了先機。

如果說,香港正在為這位已知的確診病例大為緊張,忙著追溯其接觸史,從而隔離、消毒。那麼,內地相信已經為了不知道放過多少個定時炸彈入境,而心臟病發了。起碼,與香港首病例同機的那將近二百人,要逐個叫回來,難度大很多了,且,多過了一天,傳染機會可能以n次方增加。

難為了內地的那些舔屁股評論員,今天還在大大歌頌上海,說「為墨西哥疫區航班如期抵上海喝彩,是為中國民航等部門的實事求是精神喝彩。實事求是是中國執政黨的優良傳統,也是堅定不移的執政理念。」http://zjc.zjol.com.cn/05zjc/system/2009/05/01/015476921.shtml

高官推銷豬肉

內地衛生部長陳竺昨日在記者會上表示:把豬肉和八角茴香煮在一起,肯定是預防豬流感的一劑良方。

陳部長這麼說,是因為豬流感情勢對中國的豬肉市場造成負面影響,令整個生豬行業鏈面臨生存危機,故而不得不推銷一下豬肉。

陳竺說,今天中午我在衛生部食堂吃的飯裡面就有兩個菜是有豬肉的,所以衛生部的同志們都在吃豬肉。記得在禽流感發生的時候,ChinaDaily有一幅漫畫,說最好的對付禽流感藥方,就是把一隻雞和一個八角茴香燉在一起,這是最好的一個方子。為什麼?因為達菲的原料莽草酸主要就在八角茴香裏面,我們可以把豬肉和八角茴香煮在一起,肯定是一劑良方。

幽默、又切合身份的推銷,不愧是學者型官員,與眾不同。

同場還有衛生部副部長高鴻賓也不遺餘力地推銷豬肉,他說:這次豬流感疫情給我們的生豬很大的冤枉,叫「不白之冤」,現在監測到的病毒是禽流感、人流感和豬流感病毒基因片段的混合體,所有的患者都沒有和生豬的接觸史......我強烈呼籲,大家可以放心的吃我們的豬肉。

情真意切,推銷得還算可以。 我又在想,如果其他領導或者領導人,也來推銷豬肉的時候,會如何說呢?

可能鄧小平邊咳痰邊說:不管黑豬白豬,沒有豬流感,都是好豬。讓一部分人先吃豬肉,帶動其他人一起吃。

木獨的胡錦濤說:同志們啊,豬肉是個好東西,大家堅決支持中央號召,科學地吃豬肉。我們的生豬經不起折騰了。

滿眼淚光的溫家寶說:是豬肉養大你們,你們自己看著辦!我總是仰望星空,看什麼時候掉塊豬肉下來。

李肇星咧開了嘴說:看到大地就想起祖國,看到生豬就想起老婆,朋友們,豬肉我們小時候沒吃過。賦詩一首《老豬肉》,多少年了!終於,哦,又見老豬肉——

習近平邊摸著酒杯底邊說:有些外國人吃飽了沒事撐的,沒事幹,老是對我們指手劃腳,說什麼豬流感是中國傳出去的。我倒不知道什麼時候墨西哥變成咱們的屬國了。我們堅決反對這種無端的指控,我們要以堅定不移的吃豬肉的決心,告訴全世界中國的豬是健康的。

亢奮的汪洋說:騰欄換豬不出成效誓不罷休,我們絕對不挽救那些騰換出來的落後的老弱病殘豬。所以請放心吃我們廣東的先進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