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4-12

香港形象

昨日內地有則新聞,《15輛法拉利狂飆浙江高速公路,車主全是香港富豪》。說的是一批香港跑車經廣州旅行社組織,自駕車從深圳出發到山東青島,經過浙江寧波一帶時超速狂飆,交警讚歎,並將他們攔截後處罰。雖然超速不少,但處罰也算輕微,僅3人暫扣駕駛證,另6人罰款200元扣3分(都是臨時駕駛證,扣分無乜意義)。

本來我以為,此則新聞又會引來內地向來「仇富」的網民的口誅筆伐大肆鞭撻,不料,雖然各個新聞網站的評論極多,罵者卻寥寥可數。大多數留言都在討論法拉利性能、讚歎羨慕,鄙視記者對時速203公里的驚訝,甚至還有人認為中國高速公路的不合理,限速110時速實在不合理等等。

如此景象,倒頗令人驚訝。要知道,以往內地一旦出現豪華跑車超速的新聞,網民們莫不一面倒譴責害人害己、不滿暴發戶炫耀、痛斥特權階級等。特別是,當車主是山西煤老闆、上海富人、北京貴人等的時候。

出現這樣區別對待現象,應該是得益於香港在外之形象。

由於相對健全的法律和較內地為優的法治,所以在內地民眾看來,香港富豪取財有道(儘管事實未必如此),起碼內地無可比擬。祖國無懼陽光的官商勾結現象,令所有富人遭受平等待遇——平民眼中皆成奸商。

權貴等於富人,富人等於不仁。

香港數十年來的刻意經營,點滴積累下來了此脆弱的無形財富。然而,政府和民眾尚未得以懂得利用,從中得益,偏偏又有一些人在肆意破壞。

說的就是,蘇錦梁先生,和他的「名片門」。

不要說市民喜歡上綱上線,實際上,蘇先生自己也不情不願地認了錯。或者可以仔細分析一下,蘇先生為何要撻朵?找一個入息證明很困難嗎?非也,連麻煩都算不上。那麼,拿一張高官名片出來很有面嗎?或者算不上吧,蘇先生又不是沒見過世面的牛屎仔,怎麼說也是「番書仔」(文匯報的介紹)。

數來數去,數得出的問題,就只能出在個人習氣上,皆因他對此舉動並無意識到不妥,所以行使起來非常順手,理所當然。像去年,蘇先生剛上台時,面對外籍風波,完全理直氣壯,毫不考慮他所「服務」的港人感受;又如他叫其他局的公務員為他撰寫講稿,也顯得應該之極,似乎公務員就是服務他們的官員的奴僕,規章制度是擺放在書架上的古董。

回看兩天前蘇先生的道歉,他說「在處理這件事務上是有粗疏,但完全無意得到任何特別對待。」此言此言,令人想起9年前,他的舊位置同一人程介南先生所說:我只是做錯事,沒有做壞事。

唉,這些讀番書的人,理應更理解現代民主制度的精神才是,為何在政治上如此輕佻?或許,就因為從土共一步跳到洋人圈裏,釋放過度了,回港後失去謹言慎行的從政者之道。

不過,這種事情可大可小,目前來看,也尚未引起太大的波瀾,況且在政治家曾蔭權先生的治下,有剛愎自用的珠玉在前,蘇先生的粗疏大意,其實也算不了什麼。

反倒是入境處的回應,令人心寒齒冷,原來,在香港,貴賤之分已經如此檯面化了。原來只要是職員知道申請者底細的,則證明其底細的文件也無需呈交了。

按有關入境處高官所說,看來入境處職員確是靈活變通的楷模。或許,以後過關的時候,碰到老同學查驗證件,則無須驗證直行直過可也。 有誰問起,唔該答曰:「若是港人,同事係識嘅,點解係都要攞文件證明呢?」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