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4-21

如此煙蒂箱



自從香港室內禁煙後,街頭吸煙的人突然間多了幾倍,雖然好了吃飯的人,卻苦了走路的人,不過沒辦法啦,利弊相伴,凡事一樣。
不過,為了應付街頭吸煙客,政府搞了不少煙蒂箱掛在街頭,雖然不倫不類也不實用,倒也成為香港街頭另一特色。
這裏2張圖片,可以看到該煙蒂箱似乎很久沒人清理(還是容量太小/吸煙的人太多?)煙蒂掉了一地;而且因為設計的問題,煙灰也慢街飛。

2009-04-17

可怕的誹謗罪和長槍短砲,砲口對準誰

昨天晚上,靈寶市委市政府終於向人民網發去《關於對「王帥發帖事件」處理情況的答复》,讓因在網上發言獲罪的王帥得回清白,當局願意賠償,還公開道歉。惟仍然對於是否違法徵地一點不肯低頭。

要說事情的前因後果,需追溯到今年二月。上海白領王帥因為在網上舉報家鄉河南省靈寶市違法徵地的事情,並且附上照片,被靈寶市公安局派人千里追捕。

三月份,靈寶警察在上海勇猛的警方的大力配合下,成功地找到發帖人王帥,將他投入上海看守所蹲了3天。拘回靈寶後,又監禁了5天,並被警方以誹謗罪拘捕。幾天后,王帥作了取保候審,警方給出的理由是「證據不足」。後來王帥才知道,原來是他家人和政府達成了協議,答應不再在徵地賠償上堅持,接受政府的方案,並且把被徵土地上的果樹砍掉,警方才答應放人。

多麼充滿血淚的辛酸故事。

在這裏,談什麼憲法、刑法、民法都是枉然。沒有法治精神,要法何用?談法律是沒有意義的,倒不如來看這些當官的背後的政治目的:利用所謂的誹謗罪,來打擊報復揭發政府行政問題、舉報貪官污吏的人,杜盡悠悠之口,殺絕言論自由。

而誹謗罪到底是否自訴案件,需不需要主體,有沒有誹謗政府罪?這並不在他們的屁股的考慮之內。其實,內地法律人士、清醒之士,幾年前就已擔心到了當局這種千方百計找尋藉口掩人口筆的做法。因為在神州大地,類似案件,正如少年臉上的暗瘡一樣,逐漸從散發,漸漸演變至全面發展。

2006年8月,一闕《沁園春·彭水》給編寫手機短訊諷刺當局的重慶彭水縣普通小職員秦中飛帶來了厄運,這是「彭水詩案」;

2006年11月,安徽省五河縣一中的兩位資深教師,因為向縣內主要官員發短信揭發代理校長的問題,而被警察搜家、通宵審訊、拘留10天、罰款,還被電視台當成惡徒般嚴厲點名,這是「五河短信案」;

2007年初,山東高唐3市民(1官員1醫師1教師)網上議政,批評執政官員,被指「侮辱」縣委書記遭刑拘,這是「高唐網案」;

2007年5月,山西省運城市稷山縣3名科級幹部因在06年4月縣委書記李潤山即將離任時,撰寫舉報信《眾口責問李潤山》發給縣里多個官員,其中「外出考察,專職‘女祕書暗中隨從,秘密服務」的舉報內容最引人矚目,3人同被稷山縣法院以誹謗罪判刑1年,緩刑3年。這是「稷山誹謗案」;

2007年6月,河南孟州6位農民因不滿村辦酒廠的經濟問題,印發小冊子批評幾個官員,遭致半年牢獄之災,兩次被遊街示眾,被判構成誹謗罪,這是著名的當代文字獄「孟州書禍」;

2007年7月,海南儋州2名教師因為對該市一些教育政策持反對意見,編山歌在網上發帖批評該市官員,被警方指人身攻擊市領導、誹謗市領導名譽為由,作拘留15日處罰,這是有名的「儋州山歌案」;

2007年11月,陝西志丹縣2男子因編髮一條「辱罵政府機關領導幹部」的手機短信,被公安機關以涉嫌誹謗罪的名義逮捕;轉發此短信的4名科級幹部,則被免職和紀律處分,這是傳頌一時的「志丹短信案」;

2008年1月,因為《法制日報》記者朱文娜一篇報導涉及遼寧省西豐縣縣委書記張志國,西豐縣公安局以涉嫌誹謗罪為由對朱文娜立案調查,並且入京抓記者。這是震驚媒體的「西豐誹謗案」,又稱「入京捉拿女記者事件」;

2008年10月,四川省通江縣的鄉鎮官員吳正春,不滿新上任的縣委書記範申華,大搞勞民傷財的為期四個月的群眾工作,多次聯繫書記不獲回應,於是用手機編寫了一條諷刺書記的打油詩短消息,發給了該縣幾十名鄉鎮和縣級部門的官員,被指「公然侮辱縣委某領導」。吳正春被拘留5天,被免去縣人大代表職務,差點被撤職。這是「通江詩案」;

如今,又有了新鮮熱辣的「靈寶帖案」......其實還有許多沒有經過報導的因言降禍的事情每天不斷發生在這個古老的國度。

言論自由,本來在中共治下,就是一個稀罕物。然而,隨著互聯網的發達(當局如何控制都無法撼此巨人的前進腳步),網絡民意已經成為一股極為強大的力量,有點兒見識的都知道那決不是虛擬的,唯有一些蠢驢般的縣官依然不知而已。

* * * * * * * * * *

內地專制獨裁之風,二十年來不斷擴大,當年天安門廣場的血算是白流了。除了言論不得自由外,目前看來,人民人身安全問題也須警惕。

看《羊城晚報》的報導說,昨天上午,廣州市委副書記、政法委書記張桂芳在第一季度維穩綜治工作總結分析會上要求,「對涉黑涉惡案件必須不惜一切代價快偵快破。打擊黑惡勢力,短槍不夠就用長槍,長槍不夠就用砲,決不能手軟。」

多麼令人膽戰心驚的誓言啊。長槍短炮,聽了就害怕。雖然我自認不是黑惡勢力,但是,誰是黑惡勢力,還不是當局和警方說了算?

內地就有這個定性問題,往往只需定一個「影響極為惡劣」、「造成惡劣政治影響」,槍斃了也正常。比如說,前些天的廣州世界大觀案件,就被定為涉黑案件,那幾十個打砸人員算是撞到了槍口上了,誰叫他們當天太不給警察面子了呢。

需要警惕的是,現在經濟不斷下滑,涉及勞資糾紛急劇上升,工人沒有飯吃肯定要鬧事,開頭的遊行堵路還算溫和,到解決不了,打砸燒甚至搶奪傷人衝擊政府,到這個時候,就會是涉黑涉惡案件了,當局肯定會說那是「受少部分人煽動的群體性暴力犯罪案件」,而這「少部分人」除了敵對人士(在內地的香港勞工組織最近要小心了)、民族分裂和極端宗教人士外,最好定性的就是黑社會了。定好性,鎮壓起來也是堂皇之極了。

所以說,張桂芳的「長槍短炮」說,完全可以看成:打擊不老實安分的民工,短槍不夠就用長槍,長槍不夠就用砲,決不能手軟。

2009-04-16

中國施壓 刊登毛澤東精蟲廣告被撤下

前日各方媒體才在說Doc Morris藥房的安全套廣告,被內地部分民眾認為侮辱了毛澤東,想不到,中國外交部行動迅速,昨日已向刊登該廣告作品的Ads of the World施壓成功,令他們撤下了該廣告展示。

今天,打開原來的毛澤東精蟲廣告展示頁面網址(http://adsoftheworld.com/media/print/doc_morris_pharmacies_mao_tzetung),顯示出來的內容是:requested page not found。 據稱,外交部除了通過其他渠道向該網站施壓外,還正和藥廠和廣告商交涉,表達中國政府和人民的憤怒,要求他們公開表示收回廣告,並且就傷害中國人民道歉。不過,昨日該藥廠的IO接受查詢時,仍然表示暫時沒有評論。

其實,內地有如此多人無法接受該廣告,除了部分人確實將毛澤東當成神、崇拜愛戴老毛外;還有部份人對中共太投入,感同身受,總覺得西人侮辱毛爺爺,即等於侮辱我。

而最令官方不滿的,我認為還在於廣告製作者將此二位被認為魔鬼替身的負面領袖與毛相提並論,等於說,此三人統治之下的國家地區「相當類似」。但是,這等於刮了近年來不斷自詡民主的中共一巴掌。所以,北京才會暴跳如雷,伸出千里手施壓。

從此側面,也可約略看到部分西方人對中國的看法:至今,中國大陸仍然被視為一個野蠻的獨裁國家,就好像以往的納粹德國,還有恐怖的基地。 中共最不願別人提的是什麼呢?當然是醜事,特別是改革之前的那段,如抗戰、內戰時的自私自利,反右、文革的肆意迫害和扭曲人性,大躍進的餓死5千萬人;當然還有改革開放的官倒貪污腐敗。

此些事,千萬不能提,若再成為話題,肯定引來「慘劇為何出現」的思考,繼而引發中共執政合法性的大討論。眾所周知,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中共用槍打下的江山,又用槍維護了60年的正統,而且讓當年參與打江山的功臣後代永為權貴。

這是一個非民選的中共政權,連自己制定的憲法都無法套上,如再引來大規模質疑,他如何能不慌。所以不僅要不斷將「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優越性」用來洗腦國民,更要加強控制言論,要讓中國土地不適合民主政治落地生根,更要將民主言論扼殺於萌芽狀態。

最近,六月將至,如臨大敵,內地媒體言論被進一步收緊,如昨天就通報處理了六家據說失實報導的各地報紙。

如若問我對前日這個廣告的看法,其實也沒什麼:一,毛澤東確實是和希特拉、拉登一樣的政治強人,也是魔頭;二,中國確實是被中共統治的獨裁專制國家;三,西人揶揄、鄙視老毛和中共,是針對中國執政者,非中國人民,也非中國,若非老毛崇拜者和共產黨員,無必要勞氣。

中共不等於中國。輝煌五千年大中華,豈是中共說代表就代表的。

2009-04-14

毛主席和套套







德國一家廣告商將中共已故領袖毛澤東作為安全套廣告的主角,用抽象的具有毛澤東特徵的頭像,作為奮力上游的其中一顆精子的頭部,以體現「即便是毛澤東這麼強,此安全套也不怕」的廣告內涵。此外,毛澤東還和納粹領袖希特勒、恐怖巨頭拉登並列。該廣告可在廣告網站Ads of the World看到,據內地《環球時報》報道,自今年3月問世以來,令海外華人氣憤難當,指斥侮辱毛澤東,抹黑中國。

2009-04-12

香港形象

昨日內地有則新聞,《15輛法拉利狂飆浙江高速公路,車主全是香港富豪》。說的是一批香港跑車經廣州旅行社組織,自駕車從深圳出發到山東青島,經過浙江寧波一帶時超速狂飆,交警讚歎,並將他們攔截後處罰。雖然超速不少,但處罰也算輕微,僅3人暫扣駕駛證,另6人罰款200元扣3分(都是臨時駕駛證,扣分無乜意義)。

本來我以為,此則新聞又會引來內地向來「仇富」的網民的口誅筆伐大肆鞭撻,不料,雖然各個新聞網站的評論極多,罵者卻寥寥可數。大多數留言都在討論法拉利性能、讚歎羨慕,鄙視記者對時速203公里的驚訝,甚至還有人認為中國高速公路的不合理,限速110時速實在不合理等等。

如此景象,倒頗令人驚訝。要知道,以往內地一旦出現豪華跑車超速的新聞,網民們莫不一面倒譴責害人害己、不滿暴發戶炫耀、痛斥特權階級等。特別是,當車主是山西煤老闆、上海富人、北京貴人等的時候。

出現這樣區別對待現象,應該是得益於香港在外之形象。

由於相對健全的法律和較內地為優的法治,所以在內地民眾看來,香港富豪取財有道(儘管事實未必如此),起碼內地無可比擬。祖國無懼陽光的官商勾結現象,令所有富人遭受平等待遇——平民眼中皆成奸商。

權貴等於富人,富人等於不仁。

香港數十年來的刻意經營,點滴積累下來了此脆弱的無形財富。然而,政府和民眾尚未得以懂得利用,從中得益,偏偏又有一些人在肆意破壞。

說的就是,蘇錦梁先生,和他的「名片門」。

不要說市民喜歡上綱上線,實際上,蘇先生自己也不情不願地認了錯。或者可以仔細分析一下,蘇先生為何要撻朵?找一個入息證明很困難嗎?非也,連麻煩都算不上。那麼,拿一張高官名片出來很有面嗎?或者算不上吧,蘇先生又不是沒見過世面的牛屎仔,怎麼說也是「番書仔」(文匯報的介紹)。

數來數去,數得出的問題,就只能出在個人習氣上,皆因他對此舉動並無意識到不妥,所以行使起來非常順手,理所當然。像去年,蘇先生剛上台時,面對外籍風波,完全理直氣壯,毫不考慮他所「服務」的港人感受;又如他叫其他局的公務員為他撰寫講稿,也顯得應該之極,似乎公務員就是服務他們的官員的奴僕,規章制度是擺放在書架上的古董。

回看兩天前蘇先生的道歉,他說「在處理這件事務上是有粗疏,但完全無意得到任何特別對待。」此言此言,令人想起9年前,他的舊位置同一人程介南先生所說:我只是做錯事,沒有做壞事。

唉,這些讀番書的人,理應更理解現代民主制度的精神才是,為何在政治上如此輕佻?或許,就因為從土共一步跳到洋人圈裏,釋放過度了,回港後失去謹言慎行的從政者之道。

不過,這種事情可大可小,目前來看,也尚未引起太大的波瀾,況且在政治家曾蔭權先生的治下,有剛愎自用的珠玉在前,蘇先生的粗疏大意,其實也算不了什麼。

反倒是入境處的回應,令人心寒齒冷,原來,在香港,貴賤之分已經如此檯面化了。原來只要是職員知道申請者底細的,則證明其底細的文件也無需呈交了。

按有關入境處高官所說,看來入境處職員確是靈活變通的楷模。或許,以後過關的時候,碰到老同學查驗證件,則無須驗證直行直過可也。 有誰問起,唔該答曰:「若是港人,同事係識嘅,點解係都要攞文件證明呢?」

2009-04-03

重貼離奇消失的文:譚力不笑了




很奇怪 ,這是上個月發在這裏的一段短文(http://bigbugle.blogspot.com/2009/03/blog-post_28.html)然而,不知為何,前幾天發現文章消失了......不相信 blogspot會刪除文章,也不相信黑客會這麼無聊侵入我這個沒什麼人看的blog亂搞,唯一可能就是我眼花刪除錯了?誰知道。




今天,中國共產黨新聞網引述《綿陽日報》關於3月26日綿陽市召開全市領導幹部大會的報導,介紹了綿陽市委書記變動的消息。

報道說,四川省委組織部長柯尊平代表四川省委,「充分肯定了譚力同志的工作。」他說,「特別是在5·12汶川特大地震災害發生後,譚力同志反應迅速,在第一時間即組織成立了由四大班子主要領導為成員的抗震救災指揮部,沉著應對,靠前指揮,團結帶領全市廣大干部群眾奮力抗震救災、搶險救人,妥善轉移安置幾十萬受災群眾. .....」


柯尊平還說,「譚力同志本人也被黨中央、國務院和中央軍委表彰為全國抗震救災模範。這次,中央決定譚力同志交流提拔。」


愛笑的譚力則深情地說,「人事有代謝,往來成古今。」


本來新聞本身倒不是特別新鮮,因為本博客上一篇文章已經簡單介紹過該大會的內容(譚力調任海南)了,不過,由中共中央下屬的中國共產黨新聞網、官方新華網等媒體熱烈轉載,則意義有所不同。


而更加令人矚目的是,相關報導配的圖片,是滿臉凝重、毫無「開口笑書記」一貫風采的《譚力在北川災區指導抗震救災工作》。


譚力同志不笑了,卻高升了。


######


然後我這兩天在想,譚力會不會是被中共特意調走,以方便調查的呢,怎麼說他都是四川大城市綿陽的一把手,勢力根深蒂固。而且,他被這麼多人舉報,又在大小老闆(胡錦濤溫家寶)到他這個分店(綿陽)視察業務(救災)時,笑嘻嘻的。無論你笑的出發點是什麼,老闆沒有兜巴星已經算不錯了。

您來了,我就開心了。

不知道昨天,海南幾個大媒體CEO接待譚力時,懂不懂得笑?這位新上任的海南省委宣傳部長,屁股還沒坐暖就馬不停蹄視察各電視台報社。本來不大看得起譚的能力,但從他昨日的講話,看來還是勝任有餘的。

譚力昨日在考察後指出,海南媒體的硬件不算太好,但隊伍較強,素質高,擁有團結向上的良好精神面貌,報紙、電視、網絡的建設和發展各具特色,亮點紛呈。 譚力強調堅持正確的輿論導向。切實提高媒體的輿論引導能力,要以胡錦濤總書記在考察人民日報社時提出的「五個必須」為根本要求,認真落實省委書記衛留成在全省宣傳部長會議上提出的注重學習、落實「三貼近」、創新宣傳方式的具體要求,要立場堅定,堅持黨性原則......


從他的臨場講話,可見早已做好這門功課,不僅早記熟胡錦濤的講話,連新上司的臭屁都背得滾瓜爛熟,不愧是一塊好料。就不知道海南會不會成為終結他的寶地,人民的寶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