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3-26

又見文革式公審‧人權離中國太遠


(左是文革時彭德懷被批鬥‧右是湖南公開判決死囚李三秀)

湖南省郴州市今天在該市的東風廣場,召開了一場「公捕公判大會」,據官方報道說,那是「對一批犯罪嫌疑人和犯罪分子進行公開刑拘、逮捕和判決,對罪行極其嚴重的犯罪分子判處死刑」。現場,引來了數万市民駐足觀看。

多麼熟悉的畫面,圖片令人震撼。掛牌、反綁、示眾、公佈罪行、殺雞駭猴......一幕幕出現在今天湖南的此「公捕公判大會」大會上。這個大會,有太多讓人齒寒之事,有太多反人性犯人權之舉。

首先,按照官方的說法,今天的大會上,被示眾的人當中有刑拘、逮捕和判決的部分。但是,被刑事拘留者僅僅是被警方扣押調查階段,逮捕則是檢察院決定起訴了,兩者都只是疑犯,法院尚未開庭審理,按照中國新時代的司法精神,未定罪的都假設他無罪,那麼,當局憑什麼將他們示眾,來侮辱他們?

再進一步講,所有有罪無罪的人,當局都不應該也無權如此將他們示眾,即便是死刑犯。

從人權講,任何人都有尊嚴和人格,不容他人侮辱;

從法律講,中國的刑法早已經有「執行死刑應當公佈,不應示眾」的條款,且2007年3月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司法部聯合出台《關於進一步嚴格依法辦案確保辦理死刑案件質量的意見》,特別提到「禁止遊街示眾或者其他有辱被執行人人格的行為」;

從社會方面講,將疑犯、罪犯示眾,未見警示作用,先傷害了被示眾者、其親朋好友的心理,既造成社會不和諧,也可能引來報復性事件。

文革才結束30年,文革批鬥示眾遺風,又陰魂不散地冒出。除去今天,例子俯身可拾:1月重慶警方押30扒手到鬧市各處示眾供市民辨認舉報2月四川露天廣場公開審理拐賣兒童集團上千群眾圍觀追打疑犯3月重慶雲陽公開審判非法涉槍涉爆犯人數千圍觀者站滿操場。而這些,僅是高調報導令外界廣泛得知的,其他更多的則每天很「正常地」發生著。
其實,「示眾」做法早已被明文規定禁止,卻依然活在內地民眾周圍的原因,與「以我為本」的執政者缺乏人權意識有莫大關係。
文革為何有那麼多的荒唐事情?只不過是當政者完全解除了束縛人的規條框框,人性大解放,中國人充分顯擺了醜陋的一面而已。如今,為何當局可以這樣肆意羞辱人?只不過因為司法蒼白、監督虛設,讓執政者充分顯擺醜陋的一面而已。
當局這種太粗暴踐踏疑犯犯人人權的做法本身具有的危害性,其實不是令人最擔憂的。
在強權潛移默化的荼毒之下,有道是上行下效,如目前不僅官府會將罪犯疑犯甚至嫖客妓女示眾,民眾有時抓到個小偷,也喜歡綁起來、掛牌子示眾。當少數先行者爭取人權公義的時候,大多數民眾早已接受了傳承50年的那一套意識形態。
又或者有人認為總也惹不到行規蹈矩的他頭上。非也,要想知道問題的嚴重性,一字記之曰「推」:就如虐待動物者不僅危害動物,一樣對社會存在危害性,他們往往具有暴力傾向,是社會的危險分子。所以當局既然有此漠視人權司法的習慣性做法,顯示在其他施政問題上,如處理任何與市民息息相關的行政、社會問題的時候,也必定不吝於粗暴執政。
從「示眾」做法廣泛存在的情況下,可見粗暴者在中國內地確實不少。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