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3-11

內地搞得起「案例法」嗎

正在北京參加兩會的內地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長萬鄂湘前天透露,內地已經準備了四年的「案例指導制度」,今年將提交審判委員會審議,如果通過將會在全國推行。他透露,這個有關中國怎麼樣實施案例指導制度的指導意見,由最高法院醞釀出來,就等最高法院審判委員會通過。

內地許多老頑固,一直認為中國法律是大陸法系,是成文法,絕對不能搞英美法系的案例法。似乎一搞案例法,就變成司法當家、立法機構權威受挑戰似的。

案例法的根本就是遵循先例原則,法官在這個法系裏面,成為創造完善法律的人,而不像成文法那樣,法官必須嚴格按照法條審判。若最高院能夠自己制定案例指導,那就形成準案例法,最高院變成擁有類似立法權,相信全國權力中心人民代表大會常委會那幫老頭會不高興了。

實際上,內地最近幾年大力推進的司法改革,其中一個想法就是增加司法獨立性、權威性。可以想像,當司法不完全在政法委的控制下,或許會有好多官員和他們的親朋好友受審時,無法逃過一劫。而有關當局想將司法當成工具,也變得愈來愈難。這樣的司法改革後的情況,自然是某些人不願看到的,阻力自然就來了。

說到推出這個案例指導制度的過程,其實最高院於05年在《第二個五年改革綱要(2004-2008)》中就明確提出建立案例指導制度,然而因對案例指導的運行機制缺乏深入研究,使該制度在司法實踐中未能發揮應有的作用。

昨日,最高院院長王勝俊在人大會議作工作報告時,敘述去年工作,也提到更加注重規範法官裁量權。報告指,去年推行案例指導制度,開展量刑規範試點,統一裁判標準。

如此看來,可能去年的幾個試點,取得令高層滿意,地方減壓的效果,所以今年打算進一步推進。成文法要求高素質的法官,他們必須是精通法律之人。然而中國有3500多個法院,法官有20萬人之多,然而根據最高院最新數字,2008年全國各級法院受理案件一百餘萬宗,可見法官任務繁重,再加上他們經常根據自己對法律的理解亂判案,直接損害司法權威,影響民眾對法律的信任。

其實中國早有案例指導的存在,二十多年來,《最高人民法院公報》上不時刊載的相關案例,就發揮著類似案例法的作用。這些由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精選出來的案例,附有詳細案情介紹、判決理由及結果,不少還解釋成文法規則,某程度上具有案例法的特徵。

而且這些公佈的案例,都經由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討論通過,可被認為是內地的最高審判水平,是獲得最高院認可的,所以地方各級法院在審理相同或類似案件的同時,往往會參照這些案例作出判決。但有個規定,即在任何文書之中不會提及該案的判決,參考了某個前例,這當然是一向否認案例法的意識形態導致。這可算是案例法在內地的實質存在吧。

其實案例法和行文法,在當今世界已經不是水火不容,記得美國的聯邦最高法院曾制定《判決指南》,將案例法成文法化,這跟中國推出案例指導制度差不多。

就拿香港來說,回歸後,香港《基本法》是國家立法,是香港的憲法性文件;然而香港法院在依據《基本法》判決具體案件時,又以遵循先例的原則來解釋有關條文;人大常委會又對《基本法》保留最終的解釋權。這種情況,為中國的司法改革提供了寶貴的經驗,特別是引入案例法方面,香港司法界法律界為內地司法系統提供不少寶貴經驗。

不過一切司法改革,也救不了蹩腳的中國司法,因為有上有黨組還有政法委還有書記一把手。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