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3-30

官場現行小記之:出讓辦公大樓用地的用心

(內地阜陽著名的白宮辦公樓)


內地黨刊《半月談》本期刊發談腐敗文章,題為「行政浪費4大『公害』:闊衙門、過洋癮、嘴巴和屁股的腐敗」,說的雖然都是官場習以為常的準腐敗或為腐敗創造條件的事情,然而由最熟悉中共官場情況的黨刊娓娓道來,還是具有可讀且啟蒙性的。

嘴巴上的腐敗,說的是公款設宴的奢靡行為;屁股下的腐敗,說的是公車濫用,據說一輛公車,領導公用三分一,領導私用三分一,司機私用三分一;過洋癮的腐敗,則是指借出國考察之名,行公款旅遊之實的無恥行徑,據稱還有些部門被要求完成出國指標;至於闊衙門的腐敗,並非指簡單的建超級豪華辦公大樓的問題,而是花樣翻新變著名目建辦公大樓的新現象。

從互聯網剛剛開始興起不久,各地各級政府的豪華辦公樓照片,就不斷被網民貼在網上曝光,地方腐敗由此昭告天下。後來,由於民意對這類對容易看到的腐敗現象最為群情洶湧,為免民意被敵對勢力利用(當然是官方認為)破壞政府形像從而危及執政黨威信,於是當局要求嚴格審批下級政府的政府大樓興建申請。

然而政策永遠有對策來化解,於是近兩年,各地突然多了「市民文化中心」工程的申報,當然這類「惠民工程」是不能拒絕的,且審批了,連帶上級也有政績。然而,這些工程建著建著,臨末就「變臉」,最後成了政府豪華辦公大樓,江蘇省灌南縣就如此;又或者變成某些機關用地,與文化、公眾根本不沾邊。

借文化中心這個幌子之外,《半月談》還列舉了各地方政府的幾個建辦公大樓藉口:以招商引資、經營城市、培訓中心、聯辦捐助的名義。

後兩者很容易理解,山西忻州安監局恰好都是如此。該局雖然只10名職工,卻以「培訓中心」的名義建起酒店;而以「聯辦捐助」的名義,則是政府出土地和政策,外地客商建廠同時,也出錢幫忙政府蓋樓以示答謝,忻州安監局建房款,有近一半來自監管的下的煤礦老闆。

招商引資和經營城市,則是一般平頭百姓比較一時被蒙在鼓裡的新招。

以招商引資的名義,則是由地方當局出來吆喝,號稱其辦公樓所在地是黃金商業地段,為了表達當局發展經濟的決心,決定將辦公樓的土地拍賣,讓給投資企業在黃金地帶發展。地震後,四川成都、重慶萬州就高調說拍賣政府大樓,支持重建災區。

然而,賣,是為了建作準備的。山西省洪洞縣06年就走這一步了,他們當年拍賣的目的,只不過是為了遷移政府總部至風景秀麗的玉峰山。既然遷移,自然要建設新的大樓了,有建設就自然有可以撈油水的缺口,也就是有滋生腐敗的絕大土壤。同年湖北十堰市更直接,公開轉讓市政府大樓及辦公用地使用權,騰出的位置將用來建設居民住宅,進行商業開發。

《半月談》踢爆,類似賣大樓及地皮供招商引資的做法最具胡哥的「可持續性」。因為幾年後,黨政機關所在地又成了黃金地段,下任官員還可以如法炮製,混口飯吃。

而「以經營城市的名義」,則是將整個城市重新進行規劃設計,工程雖然浩大,但卻是許多些新任官員都樂於做的事。此類城市規劃,很容易就讓政府辦公大樓成為被拆遷戶,並帶頭接受拆遷。然而拆了就得覓地再建,上級也沒有理由否決。

《半月談》是中共中央宣傳部委託新華社主辦的黨刊,發行量據稱踞全國時政報刊之首,自號「中華第一刊」。

2009-03-27

災區「開口笑」書記調往海南笑迎天下客











昨日,四川省綿陽市召開領導干部大會,宣讀了中共四川省委的決定:涼山州委書記吳靖平調任綿陽市委書記,原綿陽書記譚力升任海南省委常委、省委宣傳部長。

53歲的譚力,本來也就是中國蕓蕓地級官員中的一個,沒什么特別,不料一個災難性大地震,成就了他的絕大知名度。

關于譚力的爭議,來自新華社的一張照片。5﹒12汶川大地震發生后的第4天,國家主席胡錦濤前往災區視察探望,當他抵達綿陽机場,溫家寶到机場迎接。此情此景,新華社拍了一張机場迎接的場面圖片,胡溫在前,邊走邊談﹔作為地方官,作陪的譚力走在后排,笑容滿面,面若桃花。

經過眼利好事者網上傳播,生就五官端正、稍帶福相的臉孔,譚力的笑容此時卻沒有給人帶來好感,反而惹起了全國人民的唾罵。相當反差的是,當時鏡頭可見範圍的机場內,只有譚力一人「開口笑」。然而這并不是譚力笑到最后的笑容,此后,民眾可以陸續從媒体發布的電視畫面、照片中,無意中看到譚力的笑臉,當然背景是四川,時機是抗爭救災。

于是罕見地,一個官員因為他的笑容,引來了一場危机。

譚力在接受《南方周末》訪問時說,「我覺得多數人是不明真相的。你說我笑了,你要看我是在什么場合下,總書記和總理來了,我去迎接他們啊,當然心里是高興的。」又說「我是市委書記,也算是政治人物,承受非議和謠言,也是政治人物的特點。」

然而除了笑臉之外,譚力除了展現笑顏刺痛災民及全國哀民的心外,還被當地民眾力數救災不力10大罪狀。

不過,從災后當局對其態度,說明党中央、省委還是認可他的,甚至是滿意的,否則也不會調他到陽光明媚風景秀麗的南國當差了。竊認為,譚力完全可以套用班禪喇嘛的最新語錄:感謝馬克思給了我党中央領導一對對雪亮的眼睛,看清楚誰是真正的好干部。

喜歡笑的譚力,去旅遊業為主的海南,且當宣傳部長,只能說,天作之合。

2009-03-26

又見文革式公審‧人權離中國太遠


(左是文革時彭德懷被批鬥‧右是湖南公開判決死囚李三秀)

湖南省郴州市今天在該市的東風廣場,召開了一場「公捕公判大會」,據官方報道說,那是「對一批犯罪嫌疑人和犯罪分子進行公開刑拘、逮捕和判決,對罪行極其嚴重的犯罪分子判處死刑」。現場,引來了數万市民駐足觀看。

多麼熟悉的畫面,圖片令人震撼。掛牌、反綁、示眾、公佈罪行、殺雞駭猴......一幕幕出現在今天湖南的此「公捕公判大會」大會上。這個大會,有太多讓人齒寒之事,有太多反人性犯人權之舉。

首先,按照官方的說法,今天的大會上,被示眾的人當中有刑拘、逮捕和判決的部分。但是,被刑事拘留者僅僅是被警方扣押調查階段,逮捕則是檢察院決定起訴了,兩者都只是疑犯,法院尚未開庭審理,按照中國新時代的司法精神,未定罪的都假設他無罪,那麼,當局憑什麼將他們示眾,來侮辱他們?

再進一步講,所有有罪無罪的人,當局都不應該也無權如此將他們示眾,即便是死刑犯。

從人權講,任何人都有尊嚴和人格,不容他人侮辱;

從法律講,中國的刑法早已經有「執行死刑應當公佈,不應示眾」的條款,且2007年3月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司法部聯合出台《關於進一步嚴格依法辦案確保辦理死刑案件質量的意見》,特別提到「禁止遊街示眾或者其他有辱被執行人人格的行為」;

從社會方面講,將疑犯、罪犯示眾,未見警示作用,先傷害了被示眾者、其親朋好友的心理,既造成社會不和諧,也可能引來報復性事件。

文革才結束30年,文革批鬥示眾遺風,又陰魂不散地冒出。除去今天,例子俯身可拾:1月重慶警方押30扒手到鬧市各處示眾供市民辨認舉報2月四川露天廣場公開審理拐賣兒童集團上千群眾圍觀追打疑犯3月重慶雲陽公開審判非法涉槍涉爆犯人數千圍觀者站滿操場。而這些,僅是高調報導令外界廣泛得知的,其他更多的則每天很「正常地」發生著。
其實,「示眾」做法早已被明文規定禁止,卻依然活在內地民眾周圍的原因,與「以我為本」的執政者缺乏人權意識有莫大關係。
文革為何有那麼多的荒唐事情?只不過是當政者完全解除了束縛人的規條框框,人性大解放,中國人充分顯擺了醜陋的一面而已。如今,為何當局可以這樣肆意羞辱人?只不過因為司法蒼白、監督虛設,讓執政者充分顯擺醜陋的一面而已。
當局這種太粗暴踐踏疑犯犯人人權的做法本身具有的危害性,其實不是令人最擔憂的。
在強權潛移默化的荼毒之下,有道是上行下效,如目前不僅官府會將罪犯疑犯甚至嫖客妓女示眾,民眾有時抓到個小偷,也喜歡綁起來、掛牌子示眾。當少數先行者爭取人權公義的時候,大多數民眾早已接受了傳承50年的那一套意識形態。
又或者有人認為總也惹不到行規蹈矩的他頭上。非也,要想知道問題的嚴重性,一字記之曰「推」:就如虐待動物者不僅危害動物,一樣對社會存在危害性,他們往往具有暴力傾向,是社會的危險分子。所以當局既然有此漠視人權司法的習慣性做法,顯示在其他施政問題上,如處理任何與市民息息相關的行政、社會問題的時候,也必定不吝於粗暴執政。
從「示眾」做法廣泛存在的情況下,可見粗暴者在中國內地確實不少。

2009-03-17

女詩人到底是誰

北京晚報今天報道,北京通州反貪局在對郵局回扣款的去向調查中,發現其中有一筆錢打入了一家大型雜誌社副社長陳某的個人銀行卡。辦案人員找到陳某,陳某交待的情況出人意料,原來陳某和雜誌社的女社長共同將截留的40多萬元郵寄費回扣和雜誌徵訂款貪污了。

報道說,這位女社長是一名副局級幹部,也是一位很有名氣的女詩人。最終,她被判處有期徒刑10年。

看完報道,我最有興趣知道的是,女詩人到底是誰?可惜不知道是報社還是檢方不肯見告,我們無從得知。從而,引起我的另一個興趣,不徹底透露,是為了什麼?

因案情需要保密?如果說,案件仍在偵查中,那還好說,但目前該案早已經審結宣判。按內地的法律規定,除了涉及未成年人和國家秘密等特殊情況外,所有的案件都應當「公開審理」。

案情已經到了可以公開的階段,為何單單這位女詩人有人為她隱去名諱?或者因為她是名人,所以特別照顧?恐怕沒有這種道理吧,而且報道中提到,這位女詩人是副局級官員,那麼出版社應該是國營的或者直屬北京市某部門的了。既然如此,她就是貪官,貪官更罕有獲得隱去姓名的優待的。

那麼是「為領導諱」(為官者諱)嗎?那倒說不清楚了,或者雜誌社和官方和報社以為掩耳確實可以盜鈴,可是他們忘記了貪官剋星「人肉搜索」這回事。

或許我一個人苦思不得其解,轉頭網絡上卻已經有這位女詩人的詳細身份背景了。別說這樣具有典型特徵的有身份地位人士,就算一般平民百姓,都很容易就被「人肉」出來。

當然了,女詩人不公開姓名可能還有個別的原因,說不定此人背景涉及國家機密。而何謂國家機密,那是「有關部門」的拿手事,反正他們指鹿是機密它就是機密,指馬是絕密那它死也是絕密。

所以啊,說不定這位女詩人是某位領導人的小蜜、御用詩朗誦侍誦者呢,那不是機密是什麼。

2009-03-14

公安部部長助理鄭少東去職


從持續關注黃光裕案的消息人士處得知,公安部部長助理鄭少東涉案部分有階段性進展,在鄭被雙規剛滿二個月之際,中紀委已經結束對他的調查,案件並很快移交司法部門處理,相信如無意外,可能近期會先宣布結果,包括建議公安部對其免職。

目前,公安部網站近幾日已經悄悄撤下鄭少東的介紹,在其主頁左側的「領導信息」欄目,部長助理只剩下陳智敏和黃明兩位,他們原來是排在鄭少東的後面。

年僅五十歲的鄭少東,是廣東省汕頭市潮陽人。22歲從警後,一直從事刑偵工作,曾任廣東省公安廳刑偵局局長、廣東省公安廳常務副廳長,因精明幹練又外型討好,在廣東警界有「少帥廳長」之美譽。後調任公安部經濟偵查局任局長,2005年擢升為部長助理。

據透露,鄭案早在兩會前就完工,只是「時機不當」而未宣布而已。「如果採訪兩會的時候有所留意,仍可以知道一些案件的進展。」消息人士說,雖然兩會時很多代表和委員不願意談及一些下馬或懷疑下馬的官員的事情,如最高院人士被問起副院長黃松有時、鐵道部人士被問起政治部主任何洪達時,都不想說下去。但也不是沒有例外,且有人透露出鄭已不是公安部部長助理。

鄭少東被免職也有官方媒體的報道佐證。如3月12日新華社的一篇題為《讓權力在陽光下運行》的長篇通訊稿,一開頭就說黃松有和鄭少東二人涉案被查,此時冠給鄭少東額的銜頭是「公安部原部長助理」,這個「原」字是中央官媒首次用來表述鄭少東,證明部長助理一職已是過去時。

此前,《財經》雜誌在1月19日率先報道鄭少東及下屬相懷珠涉經濟問題被中紀委帶走雙規的消息,然後新華社當天緊接著追問公安部,得到的答覆是,「公安部在偵辦黃光裕經濟案件中發現鄭少、相懷珠(公安部經濟犯罪偵察局副局長)存在違紀違法嫌疑。並稱鄭少東、相懷珠二人正在接受組織調查。

該回應很明顯指出,案件是公安部偵案中發現的,非中紀委調查發現;第二,且仍然以嫌疑、調查等字眼表示案件未有定論,或者鄭少帥是冤枉的呢?不過之後就沒有其他官方的正式回應了。

2009-03-11

內地搞得起「案例法」嗎

正在北京參加兩會的內地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長萬鄂湘前天透露,內地已經準備了四年的「案例指導制度」,今年將提交審判委員會審議,如果通過將會在全國推行。他透露,這個有關中國怎麼樣實施案例指導制度的指導意見,由最高法院醞釀出來,就等最高法院審判委員會通過。

內地許多老頑固,一直認為中國法律是大陸法系,是成文法,絕對不能搞英美法系的案例法。似乎一搞案例法,就變成司法當家、立法機構權威受挑戰似的。

案例法的根本就是遵循先例原則,法官在這個法系裏面,成為創造完善法律的人,而不像成文法那樣,法官必須嚴格按照法條審判。若最高院能夠自己制定案例指導,那就形成準案例法,最高院變成擁有類似立法權,相信全國權力中心人民代表大會常委會那幫老頭會不高興了。

實際上,內地最近幾年大力推進的司法改革,其中一個想法就是增加司法獨立性、權威性。可以想像,當司法不完全在政法委的控制下,或許會有好多官員和他們的親朋好友受審時,無法逃過一劫。而有關當局想將司法當成工具,也變得愈來愈難。這樣的司法改革後的情況,自然是某些人不願看到的,阻力自然就來了。

說到推出這個案例指導制度的過程,其實最高院於05年在《第二個五年改革綱要(2004-2008)》中就明確提出建立案例指導制度,然而因對案例指導的運行機制缺乏深入研究,使該制度在司法實踐中未能發揮應有的作用。

昨日,最高院院長王勝俊在人大會議作工作報告時,敘述去年工作,也提到更加注重規範法官裁量權。報告指,去年推行案例指導制度,開展量刑規範試點,統一裁判標準。

如此看來,可能去年的幾個試點,取得令高層滿意,地方減壓的效果,所以今年打算進一步推進。成文法要求高素質的法官,他們必須是精通法律之人。然而中國有3500多個法院,法官有20萬人之多,然而根據最高院最新數字,2008年全國各級法院受理案件一百餘萬宗,可見法官任務繁重,再加上他們經常根據自己對法律的理解亂判案,直接損害司法權威,影響民眾對法律的信任。

其實中國早有案例指導的存在,二十多年來,《最高人民法院公報》上不時刊載的相關案例,就發揮著類似案例法的作用。這些由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精選出來的案例,附有詳細案情介紹、判決理由及結果,不少還解釋成文法規則,某程度上具有案例法的特徵。

而且這些公佈的案例,都經由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討論通過,可被認為是內地的最高審判水平,是獲得最高院認可的,所以地方各級法院在審理相同或類似案件的同時,往往會參照這些案例作出判決。但有個規定,即在任何文書之中不會提及該案的判決,參考了某個前例,這當然是一向否認案例法的意識形態導致。這可算是案例法在內地的實質存在吧。

其實案例法和行文法,在當今世界已經不是水火不容,記得美國的聯邦最高法院曾制定《判決指南》,將案例法成文法化,這跟中國推出案例指導制度差不多。

就拿香港來說,回歸後,香港《基本法》是國家立法,是香港的憲法性文件;然而香港法院在依據《基本法》判決具體案件時,又以遵循先例的原則來解釋有關條文;人大常委會又對《基本法》保留最終的解釋權。這種情況,為中國的司法改革提供了寶貴的經驗,特別是引入案例法方面,香港司法界法律界為內地司法系統提供不少寶貴經驗。

不過一切司法改革,也救不了蹩腳的中國司法,因為有上有黨組還有政法委還有書記一把手。

國統局是......國家統一局?國家統一事務局?

最近有一次看到同事寫「國統局」,錯愕了一下,再看看內文,差點笑翻,原來是「國家統計局」的意思。

之後又看到財經組的稿子,發現裏面也有「國統局」,搞得我狐疑不定,到底是我孤陋寡聞,外面真的都是這種叫法嗎,「國家統計局」有這種「國統局」的縮寫寫法嗎?

於是上網查找,看來看去,內地媒體採用這種縮寫法的,多數是一些小網站,特別是財經類網站。而官方及大網站,一般都不會出現「國統局」此字眼,就算有,也只出現在某些網站的財經頻道(寫財經的一向不太嚴謹),而且只有標題會如此寫(為了節省字數),內文還是全部用「國家統計局」。

查國家統計局網站,也不見此縮寫。其官方網站的「網絡實名」也只有三個,統計局、國家統計、國家統計局。

翻查過往報道發現,其實這種縮寫法,三、四年前就已經有內地媒體零丁使用,然而至今,依然並未成為一個約定俗成的用法。可見並未得到官方認可,也未得主流媒體和大眾接受。

縮寫,起碼要大眾能夠望文知義,這裡很明顯望詞而生歧義。所以縮寫也要合理才行,不能只是自己或行業內人士明白。難道說,香港的政府統計處,我們可以縮寫成「政統處」?若擔心被當成「正統處」,也可以縮寫成「港統處」(香港統計處)嗎?或者「區統處」(香港特別行政區統計處)?

國共內戰前,中國有國民黨統治的「國統區」和共產黨控制的「蘇區」之分,後來台灣有個「國統會」(國家統一委員會,06年中止運作),大陸也有個「和統會」(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
這些名稱,驟眼看,倒是有點相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