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2-24

老人跌倒,眾人彈開--「彭宇案」的代價

話說在南京市下關區一個巴士站,昨天上午,75歲老漢剛落車,因血糖過低,頭暈腳軟,一下子跌倒在地下,爬不起來。然而,無論是比老漢先下車還是跟在他身後的乘客,誰也不敢上前伸出援手。

見此情況,老漢頓悟,大喊:「是我自己跌的,你們不用擔心,跟你們沒有關係。」聽了這話,眾乘客才上前扶他起來,並報警求助(當然不敢自己將他送院)。

看到這裏,或许有人会想像温总告诫无良奶粉商一样,意味深長地向南京市民說:一个市民要流畅一个道德的血液,要做一个有良心、有感情、有道德、有灵魂的市民。

但是南京人可能以另一位未來偉人習胖主席的話,挑起眉頭反斥:你們外地人是吃飽了沒事幹,對我們的做法指手畫腳,你們哪裏知道我們南京人的痛!

南京人確實很受傷。說的是發生在2006年,被炒得沸沸揚揚的「彭宇案」:南京青年彭宇在公交車站扶起一名摔倒的老婦,並送她到醫院,且墊付了200元醫藥費;但老婦疑因後續藥費太貴,且找不到肇事者,事後和家屬卻一口咬定彭宇就是肇事者,並將其告上法庭,索賠十幾萬。

且不說調查中一些弄虛作假的疑點,本案孰是孰非倒是難判斷,但法官的弱智判詞,卻讓西方人乃至普通國人都嚇得不敢往南京去。

判決書稱,如果不是彭宇撞的老太太,他完全不用送她去醫院,而可以自行離去,但彭宇未作此等選擇,他的行為顯然與情理相悖;兩人素不相識,一般不會貿然借款,而如果撞傷了他人,最符合情理的做法是先行墊付款項,所以可以認定這200多元錢並非借款,而是賠償款。

不說是否應該借鑑刑事的疑罪從無,就算可以以常理來合理推測,但有這麼惡意揣測人性的麼?中國的社會主義社會,都是如此?所以常理才會如此?如果在文革,此法官死定了。經過此法官往自己頭上倒大便、自我踐踏的做法後,南京的司法公信倒退幾十年,回到解放前。

今天看到南方日報網站的一則對最新南京老人跌倒事件作出的評論,《文明社會裏,不要給冷漠尋找藉口》,感覺作者奚旭初可能仍是校園的花朵,沒接觸過社會的二氧化碳,或者,找罵。難道奚某看不出,周圍的人被什麼嚇怕了嗎?僅是如奚某所說的擔心反被誣賴,所以因噎廢食?

錯了錯了,讓人悲哀的是,人們的背後,感受不到法律這座靠山的支持,黨國的司法,造成人們深深感受到了冤屈無法伸張的怯意,甚至恐懼。這才是最讓人擔憂的事情。如果公檢法都如黨報描述的那麼好,內地民眾還擔心什麼,誣賴?自有人還我清白。

說回彭宇案,因為全國輿論的極度關注,最終彭宇案居然在官方的出面下,以雙方秘密和解而結束。當局還為自己處理得當而沾沾自喜了一些時候,但不公開,卻更進一步傷害了司法公信。

因為推倒便桶又遮蓋的做法,只會讓臭氣常年存在。

老人跌倒,眾人彈開,這是葫蘆官亂判「彭宇案」的代價嗎,可能是,但更是中國內地司法體制問題帶來的萬千個代價的其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