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2-11

內地傳染病公佈規律


昨天,衛生部新聞發言人毛群安表示,目前是人感染高致病性禽流感高發季節,預計人感染高致病性禽流感疫情在中國內地散發出現的可能性會繼續存在。 (省略數百字)


相信日內衛生部就會公佈多一宗人禽流感病例了。不是嗎?君不見此種巧合經常出現:衛生系統官員、政府專家剛說完的話,沒多久就應驗,病例肯定非常配合。


在我的陰謀論看來,其實他們早已得知出現了疑似病例,且極有可能確診。之所以說出來,是為了放風,消除影響。這叫去敏化,又稱減少事件敏感性處理法。想當年趙紫陽去世前,不也如此?


另一個處理手法,就是宣佈時機總選擇在深夜,讓各大媒體沒時間擴大處理。媒體如果第二天再跟進,已經實現了淡化處理的目的了。不說遠的,就說剛剛前幾天才引起廣泛議論的山西洪洞縣過千隻豬病死的案例。


山西洪洞從一月份到二月份,陸續死了一千多隻豬,被媒體報導後,當地農業部門死口咬定是常見的附紅細胞體病,直到二月九日才宣布確診為高致病性豬藍耳疫情。兩者傳染性、致命性差得多,而且三年前豬藍耳疫情讓大家嚇破了膽,於是必須延遲處理,等疫情控制了,再選在二月九日深夜來宣布。


其實,內地獸醫界近兩年已經不斷強調,附紅細胞體病被誇大化,因為太多牲畜被附紅細胞體(eperythrozoon簡稱附紅體)這種微生物寄生了。所以說,要給病死豬安個假死因太容易了。


再低劣一點的手法,就是擠牙膏了。特別在死亡人數、牲畜數量上,通常不會一次過公佈,每天一點一點上升,避免巨量化產生的「不良」轟動效應。這一點,除了衛生事件,突發事件特別常用,總是將部分死亡人數當成搶救中、失踪。睜眼說瞎話。


其實,現在肯公佈已經算是進步了。而且一些手法,也是學自西方公關技巧,只不過加上中國特色而已。中國特色的本質,就是先考慮政權,之後才是人權。各級當政者看來,人民的生命財產可以拖一拖、緩一緩,黨和我的位置則不允許絲毫動搖。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