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2-27

躲貓貓事件--為何真相那麼難明

(新民周刊相片)
雲南省政府今日下午5時公布,就雲南籍男子李蕎明在昆明市晉寧縣看守所死亡一事進行通報。雲南省檢察院新聞發言人稱:李蕎明是在看守所內,被獄霸以玩遊戲為名,毆打致死。同時,通報晉寧縣公安局相關負責人、看守所相關負責人以及當班民警分別受到撤職、記過等處理。目前,此案已經移交檢察機關。

先來看看這個事件的演進表:
1月28日,24歲的雲南青年李蕎明因盜伐林木被刑拘
1月30日,李被送進晉寧縣看守所
2月08日,李在放風期間受傷入院
2月12日,李在醫院不治身亡,原因是「重度顱腦損傷」
2月13日,《雲南信息報》報道事件,稱晉寧縣公安機關的解釋是,李蕎明和獄友在看守所天井玩「躲貓貓」(耍盲雞)遊戲時,不慎滑倒撞到牆壁,導致死亡。新聞瞬即被引爆,沒有讀者和網民相信

2月13日晚,晉寧縣警方進一步解釋,李蕎明和獄友玩「躲貓貓」時,曾因為爭執,被獄友打了一下,才不慎滑倒撞到牆角。當天開始,「躲貓貓」成為2009年最新最紅的網絡流行語。引發了對當地警方乃至整個雲南的不信任危機,懷疑其中涉及包庇

2月19日,擔心變成第二個周老虎,雲南省委宣傳部在網站和通過qq發出公告,徵集網民參與調查「躲貓貓」事件真相,幾個小時內吸引了五百多人報名,最終選取了8名網友和社會人士

2月20日,包括民間和雲南昆明官員在內的15人調查團,前往事發看守所進行調查,然而除了警員之類的官方人員,監控錄像未見、嫌疑犯與目擊證人未見,整個調查的過程就像走過場。介紹情況的公安局副局長還斬釘截鐵地說,沒有發現有牢頭獄霸,沒有發現民警有失職、瀆職的行為。網民隨後公布了一份無奈而空虛的調查結果。警方也公布了一份調查報告,內容和此前一致,之不過「躲貓貓」變成了瞎子摸魚的遊戲

2月21日,雲南宣傳部帶領網民調查的舉動,引發媒體和部分網民的質疑,指干預司法

2月24日,晉寧縣政府門戶網站(http://www.jinning.gov.cn/)被黑,整個網頁充斥著「俯臥撑、打醬油、武林三大絕學」的字句

2月25日,雲南省公安廳新聞發言人表示,在李蕎明死亡次日,檢察機關就介入偵查,將儘快公布結果

2月27日,宣布真相是牢頭獄霸打死了李蕎明,並稱由於其同監室關押人員串供、建立攻守同盟,使案件調查偵察產生很大困難,為及時向媒體公佈,檢方此前在未調查完畢的情況下就公布了初步調查結果


據《財經》網透露,案子中有六名政法幹部被處分:晉寧縣府副縣長、縣公安局局長達琦明行政記大過;分管看守所的公安局副局長閆國棟行政記大過並免職;看守所所長余成江行政撤職;看守所副所長蔣瑛行政撤職;看守所警員李東明被辭退;檢察院駐看守所的監察室主任趙澤雲被免職。


然而,事件不能到此而至,真相沒有到大白天下的程度?到底受處分的警察系統人員的真正罪名是什麼?僅僅是瀆職是不夠的,當中有沒有勾結、縱容的情況存在?否則,為何事後百般遮掩?一個監獄出現獄霸並不奇怪,奇怪的是管理者不知道,有可能嗎?獄霸存在的土壤是什麼?


不過也有人認為,或許事發的時候,看守所警員的動機很單純,就是為了掩蓋監獄管理出問題,而故意將事情簡單意外化。所以只是瀆職和瞞報,不涉及貪腐。事實如何,看來要待那三個獄霸和其他公職人士(若有)被審理的時候,再仔細看看判決書有沒有新的內容了。

2009-02-24

老人跌倒,眾人彈開--「彭宇案」的代價

話說在南京市下關區一個巴士站,昨天上午,75歲老漢剛落車,因血糖過低,頭暈腳軟,一下子跌倒在地下,爬不起來。然而,無論是比老漢先下車還是跟在他身後的乘客,誰也不敢上前伸出援手。

見此情況,老漢頓悟,大喊:「是我自己跌的,你們不用擔心,跟你們沒有關係。」聽了這話,眾乘客才上前扶他起來,並報警求助(當然不敢自己將他送院)。

看到這裏,或许有人会想像温总告诫无良奶粉商一样,意味深長地向南京市民說:一个市民要流畅一个道德的血液,要做一个有良心、有感情、有道德、有灵魂的市民。

但是南京人可能以另一位未來偉人習胖主席的話,挑起眉頭反斥:你們外地人是吃飽了沒事幹,對我們的做法指手畫腳,你們哪裏知道我們南京人的痛!

南京人確實很受傷。說的是發生在2006年,被炒得沸沸揚揚的「彭宇案」:南京青年彭宇在公交車站扶起一名摔倒的老婦,並送她到醫院,且墊付了200元醫藥費;但老婦疑因後續藥費太貴,且找不到肇事者,事後和家屬卻一口咬定彭宇就是肇事者,並將其告上法庭,索賠十幾萬。

且不說調查中一些弄虛作假的疑點,本案孰是孰非倒是難判斷,但法官的弱智判詞,卻讓西方人乃至普通國人都嚇得不敢往南京去。

判決書稱,如果不是彭宇撞的老太太,他完全不用送她去醫院,而可以自行離去,但彭宇未作此等選擇,他的行為顯然與情理相悖;兩人素不相識,一般不會貿然借款,而如果撞傷了他人,最符合情理的做法是先行墊付款項,所以可以認定這200多元錢並非借款,而是賠償款。

不說是否應該借鑑刑事的疑罪從無,就算可以以常理來合理推測,但有這麼惡意揣測人性的麼?中國的社會主義社會,都是如此?所以常理才會如此?如果在文革,此法官死定了。經過此法官往自己頭上倒大便、自我踐踏的做法後,南京的司法公信倒退幾十年,回到解放前。

今天看到南方日報網站的一則對最新南京老人跌倒事件作出的評論,《文明社會裏,不要給冷漠尋找藉口》,感覺作者奚旭初可能仍是校園的花朵,沒接觸過社會的二氧化碳,或者,找罵。難道奚某看不出,周圍的人被什麼嚇怕了嗎?僅是如奚某所說的擔心反被誣賴,所以因噎廢食?

錯了錯了,讓人悲哀的是,人們的背後,感受不到法律這座靠山的支持,黨國的司法,造成人們深深感受到了冤屈無法伸張的怯意,甚至恐懼。這才是最讓人擔憂的事情。如果公檢法都如黨報描述的那麼好,內地民眾還擔心什麼,誣賴?自有人還我清白。

說回彭宇案,因為全國輿論的極度關注,最終彭宇案居然在官方的出面下,以雙方秘密和解而結束。當局還為自己處理得當而沾沾自喜了一些時候,但不公開,卻更進一步傷害了司法公信。

因為推倒便桶又遮蓋的做法,只會讓臭氣常年存在。

老人跌倒,眾人彈開,這是葫蘆官亂判「彭宇案」的代價嗎,可能是,但更是中國內地司法體制問題帶來的萬千個代價的其一。

2009-02-16

共青團常務書記確定

今天,全國青聯十屆五次常委(擴大)會議在北京召開。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王兆國出席會議並發表講話......會議選舉團中央書記處常務書記王曉為全國青聯主席,團中央書記處書記賀軍科、盧雍政為全國青聯副主席。

自從楊岳月前調任福建任秘書長之後,留下的團中央書記處常務書記和全國青聯主席空缺了兩個多月,如今才確定下來。

40歲的王曉,是山東棗莊人。八十年代就讀中國科學技術大學熱科學和能源工程系期間,曾任全國學聯副主席(1990年第21屆)、安徽省學聯主席、中國科學技術大學學生會主席。畢業後長期在共青團系統工作,曾任共青團青島市委書記、共青團山東省委副書記、團中央青工部副部部長;03年當選團中央書記處書記,如今獲選為團中央書記處常務書記、全國青聯主席。

年輕的王曉前途看漲,現已副部級的他,看來未來省部大員實缺是走不掉了。這一點,看看王曉的前幾任團中央書記處常務書記、全國青聯主席的去向,就大概可以知道了。不過,胡錦濤以後的青聯主席,暫時都沒年輕而居高位的。

前1任:楊岳,上任3年,調任中共福建省委常委、秘書長。

前2任:趙勇,上任2年半,調任河北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現唐山市委書記。

前3任:孫金龍,上任不足2年,調任安徽省委常委、政法委書記,現任合肥市委書記。

前4任:巴音朝魯,少數民族比較慘,上任13年,才調任浙江省副省長,2年後再入常委。現在是寧波市委書記。

前5任:劉鵬,上任4年,調任中央宣傳部副部長,位置不一般。後任四川省委副書記,再任國家體育總局局長。

前6任:張寶順,上任2年後轉任新華社副社長,備受重視,後入山西為官,現在為山西省委書記。

前7任:劉延東,雖然在任長達9年,卻因此得以和胡錦濤長期共事,在調往中央統戰部後,慢慢做到統戰部長。如今已經是國家領導人——中央政治局委員,國務委員。

前8任:胡錦濤,任全國青聯主席2年後,轉任團中央第一書記,隔年即轉貴州任省委書記,再往西藏歷練,4年後調回北京,進入國家領導人行列。

南海的警察真威風


昨晚中新網有一則新聞,說廣東南海警方搗毀一地下賭場,當場抓獲61人。本來也沒什麼,聚賭嘛,給他們警察抓到了活該,警察也要創收呀。

不過,看下去,才令人感覺特差。第一,新聞配了一張照片,只見幾十個被抓的,全部反手銬著然後趴在地上。靠,親吻鞋底啊?反著手只讓胸口支撐身體重量,是多麼辛苦的事情!特別是 女同志。

南海的警察真威風!除非你不撞在他手上,否則你想不出的折磨,都可以讓你享受到。簡直是對公民人權的肆意踐踏。

可惜的是,他們手中的權力是黨賦予的,而不是來自人民。

不過,黨的權力不是人民賦予的嗎?幾十年來,國人已健忘、混亂了,中國亂套了。

文章的最後,「61名聚賭人員均已被警方實施刑事拘留。」刑事拘留?不會吧。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治安管理處罰條例》以及廣東省自己擬定的賭博處罰條例,頂多處15日以下行政拘留,還有罰點錢。

但是權力在人家手上,刑法裏裡確實有條「賭博罪」,是指以營利為目的,聚眾賭博、開設賭場或者以賭博為業的行為。然而,誰都知道賭博罪難取證,除了莊家,要告賭徒「賭博罪」那必須有事先的準備。而此則新聞,是警方在查一宗非法拘禁時順便查到的,可謂意外之財。

為何要全部刑事拘留呢?玄機麼,明白人可能知道。對於警察大爺的事情,還是不要討論了,免得好像雲南那位警察老哥,拔槍出來,轟你三槍,總有一槍打死你。

2009-02-11

內地傳染病公佈規律


昨天,衛生部新聞發言人毛群安表示,目前是人感染高致病性禽流感高發季節,預計人感染高致病性禽流感疫情在中國內地散發出現的可能性會繼續存在。 (省略數百字)


相信日內衛生部就會公佈多一宗人禽流感病例了。不是嗎?君不見此種巧合經常出現:衛生系統官員、政府專家剛說完的話,沒多久就應驗,病例肯定非常配合。


在我的陰謀論看來,其實他們早已得知出現了疑似病例,且極有可能確診。之所以說出來,是為了放風,消除影響。這叫去敏化,又稱減少事件敏感性處理法。想當年趙紫陽去世前,不也如此?


另一個處理手法,就是宣佈時機總選擇在深夜,讓各大媒體沒時間擴大處理。媒體如果第二天再跟進,已經實現了淡化處理的目的了。不說遠的,就說剛剛前幾天才引起廣泛議論的山西洪洞縣過千隻豬病死的案例。


山西洪洞從一月份到二月份,陸續死了一千多隻豬,被媒體報導後,當地農業部門死口咬定是常見的附紅細胞體病,直到二月九日才宣布確診為高致病性豬藍耳疫情。兩者傳染性、致命性差得多,而且三年前豬藍耳疫情讓大家嚇破了膽,於是必須延遲處理,等疫情控制了,再選在二月九日深夜來宣布。


其實,內地獸醫界近兩年已經不斷強調,附紅細胞體病被誇大化,因為太多牲畜被附紅細胞體(eperythrozoon簡稱附紅體)這種微生物寄生了。所以說,要給病死豬安個假死因太容易了。


再低劣一點的手法,就是擠牙膏了。特別在死亡人數、牲畜數量上,通常不會一次過公佈,每天一點一點上升,避免巨量化產生的「不良」轟動效應。這一點,除了衛生事件,突發事件特別常用,總是將部分死亡人數當成搶救中、失踪。睜眼說瞎話。


其實,現在肯公佈已經算是進步了。而且一些手法,也是學自西方公關技巧,只不過加上中國特色而已。中國特色的本質,就是先考慮政權,之後才是人權。各級當政者看來,人民的生命財產可以拖一拖、緩一緩,黨和我的位置則不允許絲毫動搖。

2009-02-09

央視和美帝


今晚北京出了一個眾所周知的新聞:中央電視台新址配樓——新聞播報中心晚上八時半因燃放禮花彈起火。新聞媒體引述現場消防人員透露,七名消防隊員和一名引路人進入樓內後失去聯繫,目前樓內究竟有多少人員及傷情不祥。

一度傳言,當時演播廳正在舉辦元宵晚會或節目錄製,被困人員為數不少。不過,官方截至本人睡覺前,還沒看到更進一步的消息,只是大火還在不停地燒。央視方面介紹,此配樓的1、2樓是大型演播廳,奧運期間曾在此錄播節目。

以往曾經是內地億萬人民仰首的中央電視台,近年引來許多非議。而央視新大樓,更被民間狂轟,不僅造型不太討好、造價高昂,且以伸張正義自居的身份使出惡霸手段徵地拆遷,備受鄙視。

所以,今晚央視大樓著火的消息一傳出(一開始很多人以為本樓著火),附近民眾和網民第一個反應是錯愕,第二個反應是「燒得好」的幸災樂禍,第三個反應才是因為看到火太猛烈燒太久了,心有不忍於是希望別死人。

這三級反應,在騰訊新聞網的數万條評論中可以看到:剛開始滿是「好兆頭,燃燒吧火鳥」、「中央有錢,燒了再建」、「好!紅紅火火」等留言。到了後來才多了「祈禱」、「反對放煙花」之類的。

此情此景,不禁讓人想起當年的美國「911」事件。猶記得當飛機撞上大樓的畫面傳回中國,年輕人莫不歡呼狂歌,差點高唱「帝國主義夾著尾巴逃跑了...」不唱是因為不流行,怕被女生笑太傻冒。

對美帝國主義「招惹來的報應」叫好,這種情緒和對生命的認知,讓人再一次看到內地的洗腦式愛國教育的「成功」。

題外話,記得前陣子看鳳凰電視一個講述巴基斯坦的反恐戰場專題片,加入反政府武裝的那些巴基斯坦青年,他們正是接受那種成功的洗腦愛國教育。然而,我無法說誰對誰錯。

然而央視這一場火,為什麼大家第二反應會叫好,恐怕更值得內地當政者心驚。對美帝,對央視,對北京當局,難道大家在中國人民心目中的觀感已經如此接近了嗎?

最近,讓中南海的大員們擔心的事情——各地騷亂終於陸續發生了。 2009年,才剛開始,日子要怎麼過下去。

*****

央視新大樓樣子奇特宏偉,然而與其建築美譽差天共地的一個現像是,它有一個流傳度最廣、認知性最強的俗稱「大褲衩」。據內地報紙報導,央視內部已傳達消息,因為目前流傳的「大褲衩」、「鳥腿」等稱謂不雅,央視決定在電視台員工中間徵集新樓名字。不過至今內部還沒徵集到好方案,大火倒是先燒來了。

有員工說,「大褲衩我們叫慣了,一時想不出更好的名字。」至於「大褲衩」是不是難聽?該報街頭訪問三十北京市民,有二十人認為「挺好的,沒必要改」。

據說,姚明在奧運會前接受央視記者採訪時,曾調侃央視新大樓為「新褲子大樓」,令人捧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