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1-17

去年被自殺,今年抑制死

最近,内地網民又有新名詞來揶揄公安部門了,「去年被自殺,今年抑制死」成為新的順口溜,其中「抑制死」這個法醫名詞,剛剛出現於一則新聞《青年帶署猝死 警撇責任稱抑制死》

要說這個新聞,又得從頭說起。

話説河南省濮陽市18歲男子勝志剛,上月因涉嫌交通違章,被警察帶走,半小時後警局内猝死。事發後,兩涉案警方人員被停職,當局安排法醫解剖勝志剛的屍體。

於是昨天新聞報道了解剖結果,家屬得到的屍檢結果上面寫,「勝志剛符合外界輕微刺激或輕微外傷,通過抑制反應,導致抑制死。」一般人看到抑制死這個名詞,可能一頭霧水,據解釋,抑制死指身體的某些敏感部位受到對一般人微不足道的刺激後,迅即發生的心血管活動抑制引起的一類猝死。

這樣的解釋,相信還是不太能令人明白。所以,該報道一出,内地輿論譁然,沒有人相信勝志剛「抑制死」在警局内。

内地警察得不到民衆的信任,是警方長期野蠻執法、有法不依、冤假錯案頻出、官官相護常見等現象,導致警民關係惡劣和警察形象低落造成的。實際上,刑訊逼供這種事情,八、九十年代非常普遍地出現在内地各大小公安局、派出所裏面。所以疑犯死在警局,那是常有的事;一遇到這類事情,警方用慣的措辭就是「疑犯畏罪自殺」、「急病猝死」,幾乎成了順口溜。

官方雜誌《瞭望東方》日前就報道,勝志剛案件所在的河南省,去年一個月内就發生了五宗疑犯不正常死在警局内的事件,其中兩宗,警方給出的解釋就是說慣了的「自殺」:有上吊的,有撞墻的,可是身體其他部位卻有「離奇的傷勢」。所以,網民們在警方的這些死亡認定上,加上了一個「被」字,他們是「被自殺」的。

詞法矛盾,意思表達卻異常準確。

如今勝志剛「抑制死」,無論屍檢結果正確與否,警察的歪風,注定了「抑制死」這個無辜的法醫名詞,成為另一個公權貶義詞。

「抑制死」不是沒有,像安徽前年就開審一宗導致他人抑制死的案件;上網搜索一下,也可以看到内地《法醫學雜誌》有關於抑制死的案例和學術研究文章。

問題是,能看到的抑制死的定義和案例,都是當事人在受到外力襲擊(該外力對一般人不致死甚至屬於輕微)後,才導致抑制死的。然而,勝志剛案件恰恰就充滿了矛盾:警方從來不肯承認對勝志剛「動過手」,沒有外力卻為何導致抑制死?如果確實沒有過錯,警方卻為何不斷和家屬談賠償?價格一路升到四十幾萬元人民幣,所以網民給出精彩評論「現在的警察太不好當了,沒有錯卻要賠錢。」

如此種種,充分暴露了警方的不誠實,這种態度,如何讓人對鑑定結果採信?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