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2-17

聽仨財長吹擂


上個月曾在經濟觀察網看到一則報導,題為《三個財長的華山論劍》,說的是三個美國新老財長,在一個論壇碰頭,然後唇槍舌劍大戰一番的事。

嘿,前兩天,又那麼巧地,在新浪網看到轉載自中國財經報的《三任老財長談笑憶征程》,說的也是三位財長在一個座談會上喜相逢的事,他們是中國三位退休財長劉仲藜、項懷誠、和年初才傳出因為錢色下台的金人慶。

不過,他們講話的內容,來來去去都是自我和互相吹捧,而寫作的記者拍馬功力也頗深厚,看完雞皮一粒粒。

摘錄幾句如下:

「1994年1月底是春節前夕,我正在北京市慰問財稅系統的干部職工,當時國家稅務局有關領導急告:一月份全國稅收增長61%......分稅制改革實施的前夕,那心情真是如履薄冰啊。」憶往昔,劉仲藜感慨萬千。

「2003年我參與十六屆三中全會文件起草,溫家寶總理在部署工作時指出,中央政治局常委會認為,十年來的實踐證明,1994年實施的財稅體制改革是成功的。」劉仲藜說,實行分稅制改革後所取得的成功毋容置疑。

「一年的財政收入從分稅制改革前的3000多億增長到現在的6萬億左右,你能說這樣的改革不成功?」項懷誠的發言依舊一針見血,語氣犀利。

「我們去年的財政收入是1978年的44倍,現在一周的收入相當於當年一年的收入。這都是真金白銀,是我們財稅改革所取得的光輝成就的集中體現。」講起這30年的風風雨雨,金人慶語重心長。

三位老部長揮灑自如的講述帶給與會者的是一份從容與自信。是的,30年財稅改革風雨歷程已成往事,但其間積累的寶貴經驗,必將指引我們在改革的道路上奮勇開拓,從一個勝利走向另一個勝利。

真是嘔心噴血啊。忘了說,這仨老頭是在12日下午「紀念中國財稅改革30年座談會」上相會的。

且莫說吹捧令人難頂,本身分稅制走到今天,內地各地政府及學術界,要求改革的聲音是一年高過一年。

分稅制簡單說,是將中央與地方的支出、收入劃分,當年的目的是為了增加中央的收入。該制被指突出的弊端,就是僅僅進行了稅權改革而沒有進行事權改革,導致收入的層層上繳和支出責任的層層下壓,直接加重基層政府的財政壓力。

例如,內地所有的汽車稅收(增值稅、消費稅、車船稅、購置稅)都是中央收去了,事卻還要地方來做,所以,地方不得不打公路收費的主意,故而內地乜公路都收費。

另外,中央還不斷出陰招,如當年醫療改革、教育改革,中央政府甩掉這些公共支出包袱,地方政府只能以較少的財政收入承擔更大的責任。諸如基礎教育、基礎設施建設、公共安全和公共衛生等原本需要中央政府提供的公共產品,已逐漸成為地方政府的重擔。

因此,經濟學博士馬紅漫認為,財權與事權不匹配,可能導致宏觀調控的目的無法實現,政府和金融體系的潛在風險卻同步增加。而事實上,類似情況並不鮮見,如中央要遏制房價飆漲,但調控政策卻往往遭遇地方政府阻力。無他,土地收益是地方政府重要的財政資金來源。

......
此時此刻,這三個老傢伙還來自吹自擂,真能人也。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