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2-26

政治工作網

「中國軍隊局域網連通到邊防哨所」,是新華社今日一則軍事報導的題目,說的是內蒙古海拉爾的邊遠哨所,士兵如何與外界溝通聯繫、得知最新信息。

以往,書報雜誌要遲一個月才能送到,「現在情況好多了,看不到報紙雜誌,我們可以上網。」

不要誤會,這裏所說的上網,並不是上互聯網(因特網,internet),而是指人民解放軍開通的內部網絡,局域網(可能叫做局部區域網路吧,local area network)。

在保密工作十分重要的軍營,讓士兵隨便上互聯網是不可思議的事情,誰也不敢擔保失、洩密的問題。所以以往,軍營內嚴禁官兵私自上網,特別是在某些洩密事件後,連帶軍營內外的網吧也紛紛關閉。

據傳,2003年北海艦隊361潛艇在渤海失事導致70官兵殉難一事,也是內部洩露出來的秘密。當時傳得有鼻子有眼,說是北海艦隊其中一位副職的兒子聽到父親講電話,然後在家中上網洩了出來。事情搞得中央軍委要急急忙高調公開宣布,還要勞動江總胡總出來拍電視,完全失去主動性。

怎樣既使官兵能夠充分享用網絡資源,又解決保密問題?新華社說。

原來從2005年開始,解放軍總政治部就開通了覆蓋全軍部隊的「政治工作網」,也叫軍隊政工網。而各級部隊的政治部門也相繼開通了自己的網站,士兵只能在軍隊內部網裏上網,電腦絕對不會連線到外界。而且,士兵上局域網也要登記詳細資料和出示證件,才能使用電腦,要進入軍隊的網站還需要輸入密碼。

目前應該是大多數不同級別的軍人都擁有上局域網權限,就像既當國家主席且當中共總書記又兼任軍委主席的胡錦濤,在外視察也不忘上局域網,顯示對溝通的重視,也拉近與青年官兵的關係。

去年香港回歸前,胡錦濤特地到香港視察,其中一個行程就是到昂船洲海軍基地,視察了艦艇大隊警通連宿舍樓閱覽室、電腦室。當時的官方報導說,胡還興致勃勃地坐到電腦前,親自動手登錄部隊局域網,仔細瀏覽有關內容。

在過去,解放軍軍營開通的內部網主要以團以上軍官為對象,而現在的政工網是面向全軍官兵。到去年,全軍政工網系統的計算機終端達到50萬台,九成的建制師旅和七成的建制連隊都接通了軍內網絡。

目前,全軍有專職及兼職網管員接近1萬人,他們在各級政工網上開設了上百個頻道,每天發布幾萬條新聞資訊。報導還說,政工網裏「律師在線」、「心理諮詢」、「嘉賓訪談」等欄目點擊率頗高(寂寞的軍人)。而且還有新上映的電影(就不知道交了版權費沒有)。

當然了,軍隊內也有上外部互聯網的需要,但必須保證專線、專機使用:為保證涉及軍事機密的文件資料不被外洩,軍隊人員在登錄外部網時,必須保證「專線專用」,將地方線路和軍隊局域網絡嚴格區分,嚴禁互相接入。第二,瀏覽外部網站的電腦必須為「專機」,即該電腦內不得存有涉及軍事機密的文件、資料及程序。故意者是洩密罪,大意者是違反軍紀,都是吃不了兜著走。

說來說去,軍隊政治工作網到底什麼樣子的?互聯網上倒是能搜索到一個「軍隊政工網」,而且也登陸不上去(這符合軍隊專用的道理)。看看庫存,發現網頁內容也沒什麼特別,無非是轉載一些新華社、人民網、解放軍報的新聞;此外的一些什麼軍旅人生、軍營寫真、教案講稿、軍隊使命等等,非常多的欄目,看上去也沒什麼秘密東西。

要說特別,那就是真的有電影下載。在其「資源下載」一欄裏,提供下載的電影有《功夫熊貓》、《龍爭虎鬥》、《功夫之王》、《寶貝計劃》等多部。

還有,網站提供了各國的國情、軍事概況資料,供官兵們平時學習。而在一些現代歷史文章中,有關蔣介石的東西,無論正史秘史、歪史艷史,被提得最多。

好笑的是,「生活指南」欄目還要教導士兵們一些生活冷知識:「洗內衣健康方式」;「恰當坐姿保護前列腺」 ;甚至教你「戰友借錢不還怎麼辦? 」。非常貼心。

人民日報回敬汪洋

廣東省委書記汪洋早前於《人民日報》海外版發表文章,擲地有聲地再次表明「騰籠換鳥要堅決,決不救落後生產力」的廣東發展方向標。文章刊登後,當然引來議論紛紛,歡呼和讚成的不少,唾罵和反對的也挺多。汪文發表至今剛好半個月,《人民日報》今天突然詭異地發表評論文章,吁善待中小企,抨擊「一些地方」的騰龍換鳥政策。字字句句,似乎全部都意有所指。

《人民日報》的該篇經濟時評,題為「擴大就業須善待中小企業」,非常直白,既肯定了被認為是落後生產力的中小企的作用,也安撫了最近經常感覺沒爹要、沒娘親的經營困難隨時倒閉的眾多中小企業主們,且回應了各地諸侯如汪洋們。

文章開頭就說,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拉中央精神撐腰),要全方位促進就業增長。而作為吸納就業的主力軍,中小企業涵蓋了內地75%以上城鎮就業人員。所以擴大就業,必然要扶持中小企業健康發展。

接下來入正題了:前一時期,勞動密集型中小企業似乎成為「兩高一低」(應該是高耗能、高污染、低產值)的代名詞,被看做產業升級的障礙。一些地方在「騰籠換鳥」的過程中,顯得有些急躁,中小企業的生存空間被大大壓縮。保証就業,社會才能穩定(看來有意將最近社會不穩定的因素和騰龍換鳥做法聯系起來)。

首先要解放思想(哈,汪洋同志到廣東後也高呼解放思想),實事求是地看問題。一提起中小企業,有些人就會想到落後生產力,此類觀點未免失之偏頗。

文章還引用數據証明,駁斥汪洋將落後生產力與中小企掛鉤。據統計,今年前三季度江蘇省65%的發明專利,75%的企業技術創新成果,80%的新品開發由中小企業實現。中小企業並不是「只會污染,不懂生產」。即便需要調整乃至淘汰,也不能簡單粗暴地壓縮其生存空間,無論是促進轉型升級,都要給企業留出時間。

最後,文章指出,「中小企業活,經濟才能活。」論調和汪洋完全不同。

汪洋從到廣東上任開始,就秉承前任張德江的騰籠換鳥思路,並且更加極端,務求多管齊下,加速更新換代,然而也被批評無情,漠視舊式廠家對廣東的貢獻。

遠的不說,最近金融海嘯後,汪洋班子打算趁此「良機」,進一步加快「更新換代」,只需不拋出救生圈,「落後的」中小企自然會很快沉下,轉眼溺死,那麼產業升級也就在不費分毫之力就完成了。

10月中,金融海嘯不久,汪洋在廣東省科學技術大會上說,建設創新型廣東,對於珠三角來說,尤其要通過開展自主創新,實現真正意義上的騰籠換鳥,或者叫「擴籠壯鳥」。

11月中,汪洋到湛江視察時,又多次發表講話。他說:有人說,今年以來廣東有5萬多家企業倒掉了!數據是否真實另當別論,但大家要認真分析一下,現在倒閉的是什麼企業,有著名的大企業嗎?沒有!我判斷,這些企業總體上講,都是落後的生產能力。落後的生產能力被市場周期性波動所淘汰,是市場經濟的規律在起作用。

汪洋還強調,產業結構調整過程中,政府決不能去幹市場經濟不允許幹的事情,不能去救落後的生產能力。

12月10日,汪洋又在《人民日報》發表文章,題為「金融危機給廣東上了生動一課」。「30年前,我們選擇了市場經濟......廣東應對金融危機投入的每一分錢,都要立足科學發展,堅決不再回到傳統發展老路上去。」

他說,「過去利用廉價的土地、人力成本優勢,承接國際產業轉移而發展起來的勞動密集型產業,其低端生產能力在金融危機沖擊下,深層次矛盾暴露無遺。」

當然了,三句不離本行,汪洋又一次鼓進「換鳥論」:在推進產業結構調整的過程中,「雙轉移」要堅決,「騰籠換鳥」要堅決,促進傳統產業轉型升級要堅決。

再次強調政府決不能盲目去救落後的生產能力。千萬不要因為要保增長,不管什麼都繼續上。那種為了保速度而把本已淘汰的落後產能重扶上馬的做法,無異於飲鴆止渴。

汪洋應當聽到內外都對他的政策有不少異音,所以在文章中說,「不要被議論左右,不要自亂陣腳。今天的困難壓不垮廣東,廣東一定能戰勝當前的困難!

2008-12-24

電子監控邊境線

雖然內地紀念改革開放三十年之風,已漸漸淡去,不過,新華社依然不停地發一些展示「巨大成就」的新聞綜合稿。

今天這一則,是《中國在數萬裡邊境線推行電子監控覆蓋》,說的內容雖然在先進地區看來不太希奇,不過在「發展中國家」、以及邊境長達2萬2千公裡的中國來說,也算得有點兒成就了。

文章值得注意的地方,是著重介紹新疆邊境的監控。特別一開頭就提到「新疆伊犁地區的霍爾果斯邊防連裡,監控室牆上十幾個監控屏幕24小時不間斷地顯示著轄下9公裡國境線上的風吹草動」。

霍爾果斯是中哈邊境口岸地區,也是中國眼中「三股勢力」(民族分裂、極端宗教、暴力恐怖勢力)的活躍地區。

在霍爾果斯口岸中共黨委的今年工作報告中,重點提到,「霍爾果斯口岸地處祖國的邊境一線,不僅是對外貿易的一個大通道,也是與三股勢力和境內外敵對分子做鬥爭的前沿。」

在08年,新疆乃至中央,都不斷重申一個論調,就是所謂的西方敵對勢力與境外三股勢力加緊勾結、圖謀分裂破壞活動,對中國國內和新疆穩定構成新的威脅,成為影響中國社會穩定的一個重要因素。

所以也不斷地要求各級政府「反滲透」,作為敏感邊境,霍爾果斯地區自然要加強監控,口岸更加需看緊。

新華社在報道裡面說,現在霍爾果斯的監控系統是第4代,攝像頭獲得的視頻資料可以實時傳輸到連隊裡,在監控室裡就能直接調整攝像頭的角度。邊防的武警說,突發事件時,因為有監控系統的幫助,處理起來迅速方便。

另外,自從九十年代疆獨異常活躍之後,新疆軍區陸航團開始出動直升機,對邊境進行空中巡邏。到2003年後,每年都要派出幾個中隊,把轄區所有邊境線「像犁地一樣巡幾遍」。

空中巡邏,航線距離邊境線兩公裡,飛機離地50到100米。飛行員還夸張地說:地面的牛羊、植被甚至雪地上的腳印,都看得清清楚楚。

正因為有了這麼先進的設備,抓疆獨起來,異常便利。

新疆昨天就公布了,今年破獲了19宗涉及三股勢力的案件,逮捕35人。說不定,其中就有在霍爾果斯被捉到的。

2008-12-22

怪不得要增軍費

現代解放軍不再談奉獻,待遇不好誰來當兵?

今天看到新華社一篇名為《守望老頭溝的軍人們》的讚揚軍隊文章,說的是駐紮在吉林延邊朝鮮族自治州老頭溝的一支洞庫部隊,他們屬於瀋陽軍區聯勤部第一分部,負責守衛和保管軍械、油料等軍用物資。

「在這個窮山溝,沒有人,野豬和狍子成了災;手機沒有信號,去年鋪設光纖之前,打電話非常麻煩。而且一到冬天,溝裡昏天黑地,看不到生命的跡象。報導說,生活的枯燥單調,仍然是官兵無法迴避的一個問題。

由於條件艱苦,該洞庫已經連續好幾年沒有年輕新兵來了。老一代的軍人正在老去,新一代的軍人,對現代文明的嚮往更多一些,對寂寞的承受度弱一些。」

文章表示,再加上現在國家對邊防部隊的關注度較高,資金投入和政策傾斜也較多,所以,年輕軍官紛紛選擇榮譽感強的邊防部隊服役,而都拒絕到溝裡守衛洞庫,因為在這裡「出不了成績」。

近幾年,該洞庫部隊決定落實休假制度,不再認為放棄休假留在部隊就是作貢獻,而是要求和鼓勵軍官把假期休完。其實,這個無非是為了讓無聊透頂的洞庫部隊感覺比較好受一點而已。在洞庫部隊服役,婚姻是最大的難題,因為找不到女同志充當寂寞無比地看守山洞的軍嫂?

所謂洞庫部隊,在中國內地遍布各大山。有一次去了北方某地,突然司機指著前面連綿多個山頭告訴我們,那些山都是空的。當時我還不信,直到後來看了好多介紹,才知道解放軍工程兵就像螞蟻一樣,在全國個地挖了不少洞洞。

這些洞全部有編號,除了部分是裝二炮的東西外,其他很多是各大軍區用來儲存彈藥武器以及戰略物資的。 住進洞穴,為的是避開天空的間諜衛星。

其中,四川是一個洞庫特別多的省份,由於山高而廣,許多山腹挖出洞後,足以裝下最大的火箭和核彈;四川還設有一個大型風洞,用來試驗火箭。今年五月的大地震當中,收藏大量軍火武器的四川各洞庫的情況,是最令人擔憂的目標之一。

洞庫兵,也就相當於倉庫管理員,試問哪個姑娘,在選擇機會不少之下,谁愿意嫁給洞庫兵。就算部隊出面當紅娘,要姑娘們的上級領導對她們做做工作,但,除非能夠承諾三年後安排個工作穩定薪水優厚崗位,或給個特別好的肥缺,說不定會有青年男女「忽然奉獻」。

由此,從新華社這則平實報導中,可看到目前解放軍人員發展上,確實出現了問題。主要是新一代人民,都沒有了舊時的所謂奉獻精神,享樂和舒服是他們「最起碼」的要求。所以也就沒有人願意在山溝里平平淡淡呆幾年,立功無門,出溝時和入溝時沒有分別。

更要命的是,連姑娘們也沒有了當年爭先恐後的「奉獻精神」,兵大哥們一到邊遠地區服役,除了等到退役,否則終身大事想也別想。

雖然說國家不斷追加軍費,也不斷提高軍人生活水平和補貼,但是可以看到,分配非常不平衡。這與政府部門並無分別,熱門單位永遠多資源,自然也永遠多人削尖了腦袋擠進去,而清水衙門也永遠招工不足。所以某些軍種的人才乃至一般人員補充,依然難以滿足需求。

2008-12-17

詳述:中國船員勇退索馬里海盜


今天早上,剛剛聽到中國外交部副部長何亞非在聯合國安理會的「索馬里海盜問題部長級會議」上表示,中國積極考慮近期派軍艦赴索馬里海域參加護航活動。不料下午,就傳來索馬里海盜襲擊中國公司船只、30名中國船員一度遇險的消息。

看起來,似乎是海盜們有意給個下馬威?又似乎剛好給中國出兵索馬里海域參與圍剿海盜的最好注解。不過,我相信當然只是時機偶然而已。

大約傍晚的時候,新華社發出簡短快訊,指中國交通建設集團總公司聖文森特籍「振華4輪」,中午在亞丁灣水域處受到海盜襲擊,船上有30名中國籍船員。公司與該輪失去聯系。

亞丁灣是紅海與阿拉伯海交匯處,南邊就是索馬里綿長的海岸線,是海盜盤旋的熱門地帶。

再晚一點,新華社又說,多國部隊抵達「振華4輪」附近水域,直升機在該輪上方盤旋,進行解救。16時45分成功逼退海盜。

不過,比較詳盡的報道來自法新社。

一位海上觀察員表示,被索馬里海盜劫持的中國船員目前已經獲得安全,索馬里海盜們在船員們和救援直升機、聯合軍艦的共同抵抗下被成功擊退。

據報道,國際海事局打擊海盜信息中心主任鍾諾爾(Noel Choong)表示,索馬里海盜們登上了輪船,但中國船員與海盜們周旋數小時,不讓他們進入艙內。

報道說,在接到中國船只發出的求救信號後,一艘軍艦被派往出事海域。鍾諾爾表示,因為中國船員們的反應,救援的軍事直升機得以趕到,並試圖擊退海盜。海盜們最終被擊退離開了輪船甲板。他說,所有人都安全了,但還不確定出事輪船上中國船員的具體數字。

到了晚上,中國交通建設集團在自己網站上發出最新報道,標題「『振華4輪』成功逼退海盜襲擊」,由該集團的辦公廳、企業文化部發布。

報道顯示,「振華4輪」是中國交通建設股份有限公司下屬上海振華港機公司所有,該輪船是由蘇丹返航途中,在亞丁灣水域出事。

據悉,當時輪船遭到2艘索馬里海盜船攻擊。船上確定有30名船員。

根據報道描述的事發經過是:

12時23分,「振華4輪」受到海盜攻擊,9名海盜登上主甲板。

12時50分,上海振華港機公司接到馬來西亞反海盜中心緊急電告後,隨即聯繫馬來西亞反海盜中心請求軍艦支援,並指示「振華4輪」船長,盡一切努力防止海盜進入生活區,「確保國家財產安全」。

隨後,馬來西亞反海盜中心迅速派遣直升飛機趕往亞丁灣水域,並擊沉一艘海盜船。

16時48分,海盜放棄攻擊,倉惶逃竄,「振華4輪」獲救。

目前,「振華4輪」在安全返航......

搞笑的是,報道說,總公司中國交通建設股份有限公司接到「振華4輪」遇襲報告後,迅速啟動「突發事件應急處理預案」。公司孟鳳朝總裁指示上海振華港機公司「妥善處理,確保船員人身安全」。國務院國資委黃淑和副主任作出批示,「立即啟動應急預案,全力做好應急處置工作」。

廢話極多,我就不信中交建有什麼對付海盜的好預案。既然要求確保船員人身安全,就不應該下令船員抵抗,去「確保國家財產安全」。還有國資委那個批示特廢,豬都能坐那個位置。

中國交通建設股份有限公司成立於2006年,由原央企中國交通建設集團有限公司重組改制設立司,並於成立同年在香港聯交所掛牌上市,股票代碼為01800.HK。中交股份目前是世界500強,名列426位。所以說,內地領導思維還是挺奇怪,都是上市公司了,怎麼還張口閉口只記得是國家財產。

說到受海盜襲擊,中國商船和外國一樣多災多難。

中國每年至少有上千艘海輪,搭載超過三成的石油、貨櫃,經過索馬里附近的亞丁灣海域。據中國船東協會統計,今年前11個月,經過索馬里、亞丁灣海域的中國船舶共1265艘,其中數十艘船受過海盜襲擾。最近4個月就有4船被搶,其中9月17日,一艘香港貨輪遭劫持,船上有24人是中國公民。

北約、俄羅斯、歐盟、印度、日本等已經或者將要採取行動,派出軍艦保護過往商船。中國派出軍艦到亞丁灣反海盜,被認為是一個大國應當履行的國際義務。只不過在堅持「國際事務不強出頭」宗旨的這一代領導人看來,派兵最好要等外間千呼萬喚,才好出來。

終於要派出軍艦了,內地軍事科學院正師級研究員朱紹鵬向法制晚報透露,根據目前中國海軍的實力來看,這一次中國將會出動小型海上作戰編隊,以驅逐艦為主。至於有報道說,軍艦將由南海艦隊派出,他僅表示中國現在具備該種能力的軍艦不在少數,只是現在誰方便調動就派誰出去。

能力問題,倒不必替解放軍海軍擔心,據悉南海艦隊近期還特意進行了一次突襲海盜的反恐演練。另外中國海軍有過40多次訪問50多個國家的遠洋航行經驗,遠洋航行能力據說沒有問題。

聽仨財長吹擂


上個月曾在經濟觀察網看到一則報導,題為《三個財長的華山論劍》,說的是三個美國新老財長,在一個論壇碰頭,然後唇槍舌劍大戰一番的事。

嘿,前兩天,又那麼巧地,在新浪網看到轉載自中國財經報的《三任老財長談笑憶征程》,說的也是三位財長在一個座談會上喜相逢的事,他們是中國三位退休財長劉仲藜、項懷誠、和年初才傳出因為錢色下台的金人慶。

不過,他們講話的內容,來來去去都是自我和互相吹捧,而寫作的記者拍馬功力也頗深厚,看完雞皮一粒粒。

摘錄幾句如下:

「1994年1月底是春節前夕,我正在北京市慰問財稅系統的干部職工,當時國家稅務局有關領導急告:一月份全國稅收增長61%......分稅制改革實施的前夕,那心情真是如履薄冰啊。」憶往昔,劉仲藜感慨萬千。

「2003年我參與十六屆三中全會文件起草,溫家寶總理在部署工作時指出,中央政治局常委會認為,十年來的實踐證明,1994年實施的財稅體制改革是成功的。」劉仲藜說,實行分稅制改革後所取得的成功毋容置疑。

「一年的財政收入從分稅制改革前的3000多億增長到現在的6萬億左右,你能說這樣的改革不成功?」項懷誠的發言依舊一針見血,語氣犀利。

「我們去年的財政收入是1978年的44倍,現在一周的收入相當於當年一年的收入。這都是真金白銀,是我們財稅改革所取得的光輝成就的集中體現。」講起這30年的風風雨雨,金人慶語重心長。

三位老部長揮灑自如的講述帶給與會者的是一份從容與自信。是的,30年財稅改革風雨歷程已成往事,但其間積累的寶貴經驗,必將指引我們在改革的道路上奮勇開拓,從一個勝利走向另一個勝利。

真是嘔心噴血啊。忘了說,這仨老頭是在12日下午「紀念中國財稅改革30年座談會」上相會的。

且莫說吹捧令人難頂,本身分稅制走到今天,內地各地政府及學術界,要求改革的聲音是一年高過一年。

分稅制簡單說,是將中央與地方的支出、收入劃分,當年的目的是為了增加中央的收入。該制被指突出的弊端,就是僅僅進行了稅權改革而沒有進行事權改革,導致收入的層層上繳和支出責任的層層下壓,直接加重基層政府的財政壓力。

例如,內地所有的汽車稅收(增值稅、消費稅、車船稅、購置稅)都是中央收去了,事卻還要地方來做,所以,地方不得不打公路收費的主意,故而內地乜公路都收費。

另外,中央還不斷出陰招,如當年醫療改革、教育改革,中央政府甩掉這些公共支出包袱,地方政府只能以較少的財政收入承擔更大的責任。諸如基礎教育、基礎設施建設、公共安全和公共衛生等原本需要中央政府提供的公共產品,已逐漸成為地方政府的重擔。

因此,經濟學博士馬紅漫認為,財權與事權不匹配,可能導致宏觀調控的目的無法實現,政府和金融體系的潛在風險卻同步增加。而事實上,類似情況並不鮮見,如中央要遏制房價飆漲,但調控政策卻往往遭遇地方政府阻力。無他,土地收益是地方政府重要的財政資金來源。

......
此時此刻,這三個老傢伙還來自吹自擂,真能人也。

2008-12-13

指著別人罵自己

今天看到新華社發表長篇評論文章"看達賴集團的政教合一專制本質",越看越替中共尷尬。這篇中共領導下的政府通訊社所發的文章,當中的論據卻句句揪中共的心。

文章好長啊,不過,一看文章標題就知道,全文都在說達賴獨裁專制,假民主。雖然文章說的有可能都是實情(我相信政治沒有不贓的),可是,怎麼看著感覺這麼熟悉?慢慢發現,原來如果將"達賴集團"字眼換成"中共",全文也照樣能夠說明中國內地現實政治情況。

譬如,"......幾十年來達賴集團一直就是這樣幹的,它的政教合一專制本質從來就沒有改變過。"
換成:"......幾十年來中國共產黨一直就是這樣幹的,它的黨政合一專制本質從來就沒有改變過。"

譬如,"......達賴集團的偽議會總共43名代表,根據他們的選舉辦法,其中有10個必須來自各教派。這樣的'民主',也算一大景觀。"
換成:"......中國大陸的人大、政協總共xxxx名代表和委員,根據他們的選舉指示,其中有xx比例必須來自各'民主'黨派和無黨派。這樣的"民主",也算一大景觀。"

譬如,"......達賴家族長期把持達賴集團核心權力。達賴自己是'最高政教領袖',掌握最高權力。'一人得道、雞犬升天'。"
換成:"......太子黨權貴長期把持中共集團核心權力。各地乃至中央'最高領袖',掌握最高權力。'一人得道、雞犬升天'。"

譬如,"達賴集團為了維系其專制統治,對政治和宗教上的不同意見者採取暗殺、毒害等手段,排除異己,殘酷實施政治與宗教迫害。"
換成:"中共為了維系其專制統治,對政治和宗教上的不同意見者採取暴力、監禁等手段,排除異己,殘酷實施政治與宗教迫害。"

譬如,"(達賴允許)開辦一些民間報紙,但一旦這些組織及報紙觸及一些外逃舊貴族的利益,恐嚇、威脅、'封口令'等就接踵而至,很快這些持批評意見的報紙和組織就銷聲匿跡了。"
換成:"(中共允許)開辦一些報紙刊物網站,但一旦這些組織及網站觸及一些中共貴族的利益,恐嚇、威脅、'封口令'等就接踵而至,很快這些持批評意見就銷聲匿跡了。"

等等,例子極多,不勝枚舉。要看文章,可以在http://politics.people.com.cn/GB/1026/8507932.html看到。

我想知道,文章作者"益多"在這文章的時候,心裏是怎麼想的。會不會時有下不了手的感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