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1-28

大陸城管又出大事

昨天,北京城管遇到麻煩了。說是大事,並非說他們收繳了什麼東西,也不是打死打傷了多少人,更還沒有到因為他們的執法行為引發了大規模的示威騷亂的那種地步。

昨天,北京兩個城管人員,圍堵一個派傳單少年時,逼得他走投無路,溺水身亡。雖然說死掉一個外地少年,對城管大爺們來說不是什麼大事,可是地點不同,那意義可就大不一樣了。

事情發生在天安門區域,這位少年當時就在午門廣場派發旅遊傳單(估計是黑旅行社的),而兩位城管人員,則分別用兩條腿和四個輪子,一直追少年,追到紫禁城西面,中山公園外的河邊。

據北京媒體的報導說,當時有目擊者親耳聽到,少年被兩人頭尾合堵時,哀求城管「叔叔,不要追了」,並爬上圍欄說「再追我就跳下去了」。剛好少年遇到的是壞脾氣城管,其中一個城管居然說「有本事你跳下去」。於是少年真的跳了,二十分鐘後打撈上來,死掉了。

事件肯定會引起國內非常大的反響,原因有四:一,地點發生在天子腳下心臟地帶;二,涉及反派人物是聲名臭得無法再臭的城管;三,死者是弱勢群體,且是如花年華的少年;四,城管和少年的對話,凸顯少年淒涼和城管冷血。

所以,今天該則由新京報和京華時報報導的新聞,在網上出現不久,官方新華網就立即出了一條內容類似而篇幅很小的短消息,但強調天安門管委會所說「追趕期間少年不慎落水」。而網絡上的許多轉載自新、京兩報的新聞,則紛紛悄自刪除。

城管,作為城市管理者,最主要職務似乎是處理影響市容的事情,但實際上,各級政府賦予他們的權職卻非常多樣化,最常見的就是抓小販和強制拆遷時充當打手。

現在甚至還有城管協管員(協助管理人員)
,即類似公安機關聘請保安協助一樣,令人擔憂的是,很多地方的城管本身已像土匪,他們帶領下的協管員,能好到哪裡去?前兩天,成都市就有一個城管協管員和老婆到食店吃飯,故意落單要兩三百支串串燙,卻吃了幾串就要走,老闆娘要收費,竟被拳頭加刀子打傷。

不過,說到捉小販逼死人,香港也不是沒有,之前不也發生過小販管理隊拉小販時,逼得一個小販跳河死亡麼?

2008-11-26

後奧運的西藏政策

北京政府的後奧運西藏政策,從中共中央統戰部常務副部長朱維群近日接受英國廣播公司(BBC)的專訪中,表露無遺。

朱說,「......盡管達賴喇嘛說不搞獨立,但他向中央提出的要求內涵是半獨立、變相獨立,實質上還是西藏獨立......事實上,中間道路是達賴集團圖謀分裂中國的隱蔽工具。」

很明顯,之前所有的善意回應,只是一種拖延。如今,沒有了奧運包袱,管你是達賴還是流亡政府、激進藏民,一律強硬對之,這次訪問不僅直接回應了達賴的求和訴求,也兜頭回應了11月22日閉幕的「全球流亡藏人特別大會」達成的中間路線共識。相信接下來極左藏獨激進勢力必將抬頭,西藏社會局勢有一段時間趨向不穩。

當然,強硬的中共還需要一些政治來配合。《西藏日報》今天報道,為用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理論體系武裝青年大學生頭腦,引導西藏當代青年學生成長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的合格建設者和可靠接班人。由團區委、自治區教工委聯合舉辦的西藏高校青年馬克思主義者培訓工程第一期培養班開班典禮在拉薩舉行,來自西藏6所高校的400余名學生參加了開學典禮。

可見,相關培訓班的重點是洗腦,是為西藏培養「合格建設者和可靠接班人」。

中共曾公布達賴及其集團的幾個「分裂伎倆」,分別是:策反藏區青少年、派特務潛入藏區、培養流亡政府接班人、誘拐藏族兒童洗腦、主辦網站傳播藏獨。此次青年馬克思主義者培訓工程可謂是針鋒相對的措施。

另外,北京也加緊在西藏地區的各項建設,類似紀念西藏當年歸順唐朝的古人松贊干布的甲瑪景區,不妨大力建造。目前,墨竹工卡縣甲瑪景區新建的松贊干布出生地紀念館,已將近完成。

現在是,達賴年事已高,藏獨急,中共可不急,一切在可操控的情況下,慢慢來。

2008-11-11

公安請髮廊老闆來開會

廣州魚窩頭鎮派出所近日召開轄內美容美髮行業治安工作會議,說是「為淨化轄區治安環境,進一步維護社會治安穩定」,邀請來派出所轄內的美容美髮行業的老闆參加會議。
 
來自廣州市公安網站的介紹說,派出所領導在會議上首先「傳達」上級公安機關有關「要求」,並「通報」派出所2008年查處的涉及美容美髮行業「黃賭毒」案件,同時分析了涉及美容美髮行業的警情。接著,派出所領導結合了轄區實際,對美容美髮行業負責人「提出了一些意見」,要求各負責人「認清形勢」,依法、守法經營,杜絕「黃賭毒」違法行為的發生。
 
網站還說,參加會議的美容美髮行業負責人學習了《美容美髮暫行管理辦法》,並對政府加強美容美髮行業管理表示理解和支持,將會嚴格按照派出所提出的意見落實各項整改措施。
 
由商務部頒布的《美容美髮業管理暫行辦法》,「美容美髮經營者及從業人員不得從事色情服務等違法活動」是其中很重要的內容,也是頒法原意之一。該管理法規於2005年施行至今,看來許多老闆還未看過,所以需要公安同志召集來加強學習一下。
 
只不過,這種事情,怎麼讓人覺得跟數十年前,中共打土豪、斗地主的情形非常相似?

當年說要消滅階級,幾十年下來,官民階級卻這麼厲害。這些小小的派出所領導,對他們所服務的對象——人民,命令起來,就像老虎對老鼠說話一樣,就像生殺大權在手,不怕你們不聽話一樣,說不定,會議開完,還要這些老闆提供最好的小妹,服務服務,犒勞人民警察一下,這才警民一家親嘛。

2008-11-08

記者節日快樂吧

不說不知道,原來今天是中國內地的記者節。

中國官方通訊社新華社昨日發出由新聞出版總署發布的《關於進一步做好新聞採訪活動保障工作的通知》。該通知要求,內地任何組織或個人不得乾擾、阻撓新聞機構及其採編人員合法的採訪活動,不得對業經核實的合法新聞機構及新聞記者封鎖消息、隱瞞事實。新聞機構對涉及國家利益、公共利益的事件依法享有知情權、採訪權、發表權、批評權、監督權。

該通知還強調,新聞機構及其派出的採編人員依法從事新聞採訪活動受法律保護,而且各新聞機構及其主管部門有責任和義務為所屬新聞記者從事新聞採訪活動提供必要保障,保護他們的合法權益。

這個通知算什麼?我真看不出內容有何新奇的地方。

根據中國憲法,及時採訪和報導各地各類新聞,滿足人民的知情權,是憲法賦予新聞工作者的基本職責和社會責任。而且,按照有關規定和程序發揮輿論監督的作用,也是《中國共產黨黨內監督條例》賦予新聞媒體的職責。

說回新聞出版總署,其實它主要負責監管出版及記者的活動,在監管記者方面,可看其公開的第九條職責,即是負責全國新聞單位記者證的監製管理,負責國內報刊社、通訊社分支機構和記者站的監管,組織查處重大新聞違法活動
 
然而全部十三條職責看完,也看不到除了新聞出版單位之外,他還能管得了誰?那麼由這個機構來發出這樣的保護記者的通知,到底是給誰看的?他有什麼權力要求各級政府部門和組織,來聽他的話?

所以,這紙通知,只不過是個應景之物。內地記者若手上有,看完不要燒了,免得以往採訪中被害的同行們無意中收到,會哭笑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