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0-31

自由市場的自由

我不懂經濟,但我覺得,盲目崇拜自由市場,帶來的後果實在沉重。

有一次跟一位香港年輕的電視台行家說起雷曼事件,才知道,香港這一代港青,已經被從小洗腦,只知道自由市場的「寶貴」,只知道自由市場經濟體制「是香港賴以成功的主梁」。在弱肉強食被奉為法旨(只差宣諸於口)的殘酷現實下,大批港青只以為,那些窮人是因為沒有能力而已,從沒有想到在此時此地,香港的規則已經被極少數的既得利益者操控者。

港青們,已經逐漸成為涼血一族,不知公平為何物。一百萬香港弱勢群體,在他們眼中,彷彿從來不存在,從來不是香港人。

要看一個機制一個政策一個政府是否公平或良好,就要看它的結果是為誰服務的。無奈,香港當今幾乎大多數政策都在為富豪為大財團服務。你可以說,只有老闆有錢賺,那麼打工仔才有飯吃,所以窮人也間接獲益。然而為何不能想一想,憑什麼富人可以直接獲益,而窮人必須間接獲益?
雖然,不公平情況全世界非香港獨有,但香港人默默承受的「能力」卻首屈一指,香港人抗爭意欲之低下也無出左右。

自由市場讓人想起當年的上海灘,亂糟糟,無王管,那是冒險家的樂園,但不是普羅大眾的家園。絕對的自由市場,就像原始社會,力氣大的可以殺人吃腦髓。為什麼我們在社會秩序、文化監管等方面可以有這麼多的規則出現,保障這裡保護那裡,就不能讓經濟市場也有規則?

不可否認,自由市場有其益處,但缺乏監管的類絕對自由市場,卻只是本地和更多外地冒險者和投機者的提款機,剩下的痛苦留給本地市民承受。他們要圈錢,就利用很少規管的漏洞,大賺小市民的錢。出了事,就以合約精神對待;若說誤導詐騙,就以打官司恐嚇,小市民哪有錢和你打?

最多皮包、空殼公司的地方非香港莫屬,因為有限公司多麼容易成立。這雖然可以創造商機無限,但也讓香港成為商業騙子薈萃之地。

曾幾何時,我也堅定地認為自由經濟體系是香港必不可改的寶貴東西,政府干預實在不該。後來才覺得,我們需要自由市場,但更需要公平,需要有效率的政府來規管。否則,就算自由市場令香港多麼成功,令香港的GDP上升得多麼厲害,那些增加的財富也不是在香港普羅大眾手裡,更無法在他們的身上體現出來。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