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0-31

自由市場的自由

我不懂經濟,但我覺得,盲目崇拜自由市場,帶來的後果實在沉重。

有一次跟一位香港年輕的電視台行家說起雷曼事件,才知道,香港這一代港青,已經被從小洗腦,只知道自由市場的「寶貴」,只知道自由市場經濟體制「是香港賴以成功的主梁」。在弱肉強食被奉為法旨(只差宣諸於口)的殘酷現實下,大批港青只以為,那些窮人是因為沒有能力而已,從沒有想到在此時此地,香港的規則已經被極少數的既得利益者操控者。

港青們,已經逐漸成為涼血一族,不知公平為何物。一百萬香港弱勢群體,在他們眼中,彷彿從來不存在,從來不是香港人。

要看一個機制一個政策一個政府是否公平或良好,就要看它的結果是為誰服務的。無奈,香港當今幾乎大多數政策都在為富豪為大財團服務。你可以說,只有老闆有錢賺,那麼打工仔才有飯吃,所以窮人也間接獲益。然而為何不能想一想,憑什麼富人可以直接獲益,而窮人必須間接獲益?
雖然,不公平情況全世界非香港獨有,但香港人默默承受的「能力」卻首屈一指,香港人抗爭意欲之低下也無出左右。

自由市場讓人想起當年的上海灘,亂糟糟,無王管,那是冒險家的樂園,但不是普羅大眾的家園。絕對的自由市場,就像原始社會,力氣大的可以殺人吃腦髓。為什麼我們在社會秩序、文化監管等方面可以有這麼多的規則出現,保障這裡保護那裡,就不能讓經濟市場也有規則?

不可否認,自由市場有其益處,但缺乏監管的類絕對自由市場,卻只是本地和更多外地冒險者和投機者的提款機,剩下的痛苦留給本地市民承受。他們要圈錢,就利用很少規管的漏洞,大賺小市民的錢。出了事,就以合約精神對待;若說誤導詐騙,就以打官司恐嚇,小市民哪有錢和你打?

最多皮包、空殼公司的地方非香港莫屬,因為有限公司多麼容易成立。這雖然可以創造商機無限,但也讓香港成為商業騙子薈萃之地。

曾幾何時,我也堅定地認為自由經濟體系是香港必不可改的寶貴東西,政府干預實在不該。後來才覺得,我們需要自由市場,但更需要公平,需要有效率的政府來規管。否則,就算自由市場令香港多麼成功,令香港的GDP上升得多麼厲害,那些增加的財富也不是在香港普羅大眾手裡,更無法在他們的身上體現出來。

2008-10-28

張銘清被打之...

大陸海協會長陳雲林等一行人,將於11月3日赴台,預計停留五天。在具體行程上,陳雲林等人訪台期間不會到中南部,官方給出的原因是「行程緊湊」。或許這是真的原因,或許是避免再次出現衝突,誰也不知道。實際上,上次海協會副會長張銘清的台南之行,就是一個錯誤決定,他似乎太低估台灣綠營對中共的反感程度了。

這個月21日上午,大陸海協會副會長張銘清以學者身份參訪台南市孔廟時,遭到民進黨籍議員李文正等人的暴力襲擊。張銘清被推倒在地,滿身污泥。有人還跳上張銘清座車的車頂跺踩。大陸國台辦對此表示強烈憤慨和嚴厲譴責,並要求嚴懲肇事者。

根據大陸官方資料,張銘清1978年至1981年就讀於中國社科院研究生院新聞系,是該院首屆碩士研究生。之後十二年在《人民日報》福建記者站任職,直至任站長,回北京當《人民日報》記者部副主任。 1993年至2006年到國台辦,離開時是國台辦新聞發言人。張銘清目前還是國防大學、北京聯合大學的兼職教授,以及是廈門大學新聞傳播學院院長。

在學術方面,張銘清的主要研究領域為對台和對外宣傳,在兩岸新聞界有一定知名度。在對台關係觀點上,張銘清屬於溫和右派,其對台態度常被國內激進右派或老左抨擊。當然,基於「黨國」特點,張銘清的態度肯定走不出中央定調。

張銘清被打,是替中共挨打,也是替馬英九挨打,而不是他個人得罪了台南人。這一點,相信誰都很清楚。不清楚的是,台灣對官員的保衛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標準?對於來訪的不同級別官員又是一個什麼保衛標準? (台灣好像除了總統、副總統,其他官員沒有什麼特別的保衛?希望能看到相關介紹)

在大陸來說,副部級的張銘清,日常當然談不上什麼警衛跟身。大陸部級以上、政治局委員以下的官員到地方參觀、視察,頂多也就由各省公安廳警衛局協調保衛任務,政治局委員才由中央警衛局駐各地直屬警衛負責貼身保衛。由於張銘清官不算大,我看一般還只是由具體參訪地方的公安單位協調保衛而已。

雖然在大陸如此,但當他到了台灣,基於客人的原因,以及他身份的敏感、有點重要性(目前兩岸由海協會和海基會來溝通處理事務),所以台灣的保衛標準不可能過低。如果說這體現了台灣的民主,不如說顯露了台灣接待工作的疏忽。沒辦法,在大陸打壓下,太少人客需要接待了,經驗不足。

2008-10-19

北京消息

這幾天採訪關於雷曼的問題,聽得一名苦主透露了一個「內幕」消息,說是消息來自北京的某銀行高層。據稱:該銀行高層正考慮回購雷曼債券的問題,其中有兩個方案,一是全部百分之百回購,二是按照個別情況(如是否涉及誤導、苦主年齡),決定何者全部回購,何者按照抵押物餘額回購。

消息言之鑿鑿,還說銀行高層當中,決定全部無條件回購的聲音較高,因為「香港的穩定高於一切」。該苦主說,這是她在北京的朋友與該銀行以及中央官員宴會時聽到的消息。

如此種種,當然我們不是日月報,消息不能等同於新聞,所以只好不置可否,靜觀其變。不過,這件小事,倒是讓我想起前幾天看到的一篇梁文道的文章。

梁文道發表在「獨立媒體」網站上的<滿街孫子,但是找不到阿爺>一文,頗能說明香港政治情況的弔詭。摘錄如下:
 
  「中聯辦」很神秘,共產黨是隱形的,結果就是香港滿街一堆孫子,人人都把「阿爺」掛在嘴上。無論你幹的是政治、商業,還是媒體,你準會遇到一些自稱「同阿爺好熟」的人,他們很喜歡說自己「在中南海有條線」。別管他在中南海的「那條線」其實是不是一個清潔工,但他就是有辦法讓一堆記者圍著他團團轉,讓一些「想搵路數」的人看到致富的商機,甚至令政壇老手覺得青雲有路。回歸11年,香港出了一大批這種人物,也許其中不乏「真係有啲料」的角色,更多的卻是利用「阿爺」幻影般的權威來謀取個人私利的投機分子。

梁先生屬於熱血青年(老青年),可能有時候一些觀點或者言辭被認為偏激(有人說他是香港的新左派),但他的很多觀點我是認同的。包括他這篇文章,寫的是一個不是太多香港人留意,而又確實存在的現象。其實,如果有心留意一下一些關於香港中共地下黨的歷史,倒是很長知識。

2008-10-17

港狼褻滇孤兒之進展

香港施比受協會創辦人李X華,涉長年性侵犯雲南省(孟力)海縣孤兒院(李開辦)多名女童的案件,最新消息是,仍處於保釋期間的李,昨日到香港中環警署報到,準許繼續保釋,下個月再次報到。

李之案件,從九月中曝光至今已經一個月,然而,案件卻一直進展不大,問題何在?

據雲南方面的消息稱,由於牽涉中港罪案,目前公安部已經知悉該案件,批示雲南警方從速偵辦。在雲南方面,省公安廳要求西雙版納州(海縣上級)警方派員直接到縣上督辦,省民政廳也派出人員抵達海縣調查來龍去脈。至於案發地海縣,則更是縣長牽頭,由縣委政法委書記擔當專責小組組長,聯合警方、民政、婦聯、僑辦等多方面部門,偵辦處理該事件。海縣警方也組成專案組,由該縣公安局長任組長。

消息還稱,香港警方也派出兩人抵達了昆明,就案件情況與當地警方溝通,但基於兩地司法獨立及有別,進展有限。目前兩地只能各自調查,有了明確結果,再行知會對方和公安部,協調處理。

還有一個題外話,李X華昨天報到之前,似乎預感自己可能將身陷牢獄,特別提前兩天在其yahoo的博客上發表了一篇寫給「親愛的孩子和同學」的文章,題為「最後心願」,希望他們珍惜生命、珍惜讀書,自知將離開他們,無法實現照顧他們的承諾,等等,落款是「永遠想念你們的叔叔」。

該信看來情真意切,可惜若是聯想到他之前可能犯下的所作所為,很多字眼又是讓人作嘔不已。

2008-10-16

澳门的梦醒时分

金融海嘯,徹底沖垮澳門美夢。

澳門經濟財政司司長譚伯源近日表示,未來三數年,澳門經濟會受到影響,一些大型項目(包括博彩項目)未來會拖慢發展,投資者重新考慮亦無可避免,澳門博彩業早前已適時調整,現已進入整固期。但他猶死撐,政府有信心保證及維持澳門經濟發展基調及結構,相信影響不會太大。

譚伯源又指出,較早前預期澳門今年全年經濟增長可達15%,但經歷目前國際市場的變化,以及博彩業持續整固,第四季度經濟增長將較預期放緩,估計全年經濟增長接近10%。換言之,9月份金融海嘯之後,今年第四季經濟與去年同期相比,將倒退幾個百分點。

而摩通則預料9月份澳門的博彩收入維持在72億水準,即本月賭收可能較去年同期輕微下調。澳門大學博彩研究所所長馮家超更預料10月賭收將出現雙位下調。如同香港特區一樣,澳門特區當前也遇到許多挑戰,但對於金融全球化程度不高的澳門來說,「金融海嘯」只是壓垮她的最後一捆稻草。

一時的輝煌,換來可能更加多的落寞。當中央政府意識到澳門問題不能再拖,一出手,那已經是到了質量變化之際。

中央要求澳門當局凍結澳門博彩業發展規模,並同步發力,包括收緊內地居民赴澳旅遊簽註等,冷水兜準火頭淋。澳門博彩業發展風險還包括內地嚴打洗黑錢活動,以及打擊非法電話投注也會對博彩業構成影響。另一方面,由於澳門七成賭收來自貴賓廳,內地限制自由行遊客赴澳,自然產生直接影響;即使「小賭怡情」的普通賭客,也同樣因為經濟不景,而無心怡情了。

至於美國爆發金融海嘯,也令博彩財團集資困難。同時,澳門當局對博彩業的調控,也進一步拖慢遠未成氣候的綜合旅遊發展。

盡管澳門可能不會回到回歸前所謂的「死水一潭」境況,但肯定已無近幾年來經濟成長虛火旺盛的「迷人境況了」了,看來一向聲大氣粗的鏵哥,雖然臨退,心情卻不太好過。

其實在此之前,國家主席胡錦濤已經很明確地點醒過澳門,當地經濟發展中已遇到「深層次問題和矛盾」,溫家寶也曾要求澳門經濟發展要「經濟適度多元發展」。然而,鏵哥和澳門大批人,已被閃亮成就蒙住了眼。當初樓市瘋狂無比地增長,換來如今處處心驚膽戰,連零售業和服務業也開始受到牽連,工人工資中位數正悄悄滑落,失業率穩步回升,大型項目投資紛「卡」。

熱火朝天的澳門經濟,曇花一現,令人慨嘆,但也非無跡可循。賭業一枝獨秀、一柱擎天,明眼人都知道禍患不遠,當幾年前中央嚴厲打擊東北西南各個邊境賭場的時候,澳門早就應該知道,好事不遠矣。

2008-10-15

中國憤青

近幾天,內地互聯網熱議的話題當中,少不了《貴州黃平縣要求中小學生向車輛敬禮》這一則引起廣大網民非議的新聞。

內地媒體報導,貴州省黃平縣的教育局稱,中小學生向過路車輛敬禮是該縣在2004年後推廣的一種禮儀方式。其目的首先是教育學生應把講文明、講禮貌落實在實際行動上;其次就是防止安全事故發生。因為以前公路沿線上的中小學生常在公路上無序地玩耍,具有極大的安全隱患。 「推行這種禮儀後,小學生在公路上玩耍的現象減少了,安全隱患消除,家長和老師們也放心多了。」

不過,新聞一經報導,隨即迎來數以十萬計網民唾罵,八成以上內地網民反對,甚至無情鞭撻。認為此舉是「奴性教育」,是從小教育窮孩子向富人屈膝,是浪費學生精力,是顛倒黑白(應該約束的是司機,而不是學生)......不一而足。

然而在我看來,事物看成效,似乎才是硬道理。窮縣黃平當局此舉,是無奈之中的非常舉措,不失為一個好辦法。

去過內地窮鄉僻壤的都知道,大人都對來往汽車視若無睹,何況不懂事的小學生?我們坐在車上,經常比司機還提心吊膽。該縣此舉,不僅訓練了學生的敬禮普遍化(很多人學生長年難得向別人敬禮,就像從來不肯輕易說對不起),有利文明禮貌的培養。而且確實可以減少交通隱患,他們一看到有汽車飛馳而來,隨即站在路邊向之敬禮,有了關注,肯定少了被撞的機會;司機也多多少少有所感覺。

至於說到對小學生日後心理發育的不良影響,我看是太悲觀,也太小看窮人的孩子了。大城市的草莓族,才是最需要擔心心理發育的。

若要說此舉媚富,不如說評論的網民心中仇富!可見,當今中國內地存在著多麼令人不安的氛圍,上綱上線,換個面目又盛行。

2008-10-05

搞完bb,又搞學生

拍拍豬腦就定案,誰敢不跑叫滾蛋。

教育部、國家體育總局、共青團中央近日聯合出了個通知,《全國億萬學生陽光體育冬季長跑活動的通知》,可能很多人莫名其妙,不說不知道,原來這已經是第二屆了。只不過,去年舉行的時候,可能有點試驗性質,所以沒有那麼大規模和聲勢浩大,這一次卻帶了些強制性味道。

根據該通知,於2008年10月26日至2009年4月30日,所有大中小學,都要舉行冬季長跑,最好是每天跑,全部人都要跑。最令人難以置信的是,每天長跑距離的基數為:小學生1000米,初中生1500米,高中生、高校學生2000米。

小學生每天跑一公里!

雖然國家當局的意願「通過開展冬季長跑活動,磨練青少年學生的意志品質,培養良好的鍛煉習慣,有效提高學生體質特別是耐力素質水平」看上去是多麼良好,雖然我們也知道鍛煉青少年的體質對一個國家民族是多麼重要,但是,這種缺乏諮詢、不顧個人意願的行政命令,是多麼的霸道愚蠢,多麼地「北韓」。似乎,中國一轉眼又回到三十年前的那個年代了。

雖然從該通知上,看不到「強制」二字,也看不到如果學生不跑會怎樣處理。但是,只要看到以下幾段文字,就知道地方政府、學校肯定要強制學生去跑:

「冬季長跑總里程以60公里為基數,象徵新中國成立60週年。小學生為120公里,初中生為180公里,高中生、高校學生為240公里。」

「第二屆全國億萬學生陽光體育冬季長跑活動將評選“優秀組織單位”獎,對長跑活動開展好的省、地、縣級政府單位進行表彰。」

「主辦單位在中央有關媒體開設冬季長跑活動報導專欄,宣傳、報導長跑活動情況,統計、發佈各地區學校參與數、學生參與數、跑步公里數、長跑日記評比等開展活動的相關信息。」

何況,中共中央機關報《人民日報》的相關報導,也乾脆以「三部門要求學生冬季堅持每天長跑」為題,說「根據活動要求,小學生(五、六年級)每天要跑1000米,初中生要跑1500米,高中生、高校學生要跑2000米。」看來,不跑是不行的了。

當局既沒有考慮當今中國內地中小學生學習任務繁重不堪,也沒有考慮各個學校及周邊道路是否能夠容納這麼多學生同時跑步,更加沒有考慮到冬季的空氣污染是全年最嚴重的時刻(特別是大城市),就拍拍豬腦子,叫中國的下一代吃不到三聚氰胺,也要吃一下苦頭。

不反對鍛煉身體,只反對長官意識的支配。

2008-10-03

索馬里為何海盜猖獗

(被劫烏克蘭貨輪‧互聯網圖片)

一艘運載30至38部「T72」型坦克等軍需品的烏克蘭貨輪,上週四晚在索馬里對開海域被海盜擄劫。據美聯社報道,索馬里政府當局週三下令,外國軍隊可對海盜動武。目前,美俄等國已派戰艦包圍該艘貨船,海島也已洩了氣,將贖金從當初的三千五百萬美金,急降至五百萬美金。

為免再被海島光顧,至少八個歐盟國家以及美俄、馬來西亞等國下令加強索馬里附近運輸船上的武裝裝備,以及派出軍艦前往索馬里沿海巡戈,但誰也不敢擔保能夠阻止攻擊事件。

索馬里海盜的事情,相信大部分港人也是從早前兩艘香港註冊輪船相繼被劫那時候,才開始關注的。但其實,索馬里海盜已經耀武揚威了十多年。

根據中國海事局上月發出的緊急通知可以知道,自1991年以來,由於索馬里局勢持續動蕩,其沿海地區的海盜活動十分猖獗,國際海事局海盜報告中心的數據顯示,海盜的活動範圍已從近岸延伸至距岸200海里的遠海。國際海事局把索馬里沿岸列為世界上最危險的海域之一,並建議船隻避免進入索馬里沿岸200海里內的海域。

索馬里海域海盜活動為何如此猖獗?海岸線綿長、地處海上交通咽喉、連年戰亂、民不聊生、局勢動盪當然是其中的原因,但不是全部。

去年中,曾有索馬里海盜在一艘台灣輪船上接受媒體採訪,表示寧願騎劫船隻也不願意生活在陸地上,唯有這樣才能養活自己。據介紹,在索馬里幾乎處於無政府、各種勢力互相制衡的狀態下,對海盜來說,沒有比當海盜更好的工作。

至今,控制著索馬里海岸的海盜群中,共有五大幫派。而無論是索馬里臨時政府中,還是各地軍閥,皆有人與海盜勾結,導致海盜不僅消息靈通,而且打劫的貨物有去路、生活的供給有來路。想打擊他們,那是天方夜譚。

今年已有三十多艘各國貨船被索馬里海盜劫持,其中仍有十多艘被扣。英國皇家國際問題研究所發表報告說,在索馬里沿海活動的海盜今年已索得上千萬美元贖金,正威脅全球貿易。而今年全年贖金總額可能高達三千萬美元。

雖然聯合國安理會今年六月一致通過議案,允許各國派遣軍艦到索馬里領海打擊海盜活動;索馬里當局也同意俄國等外國派軍隊、軍艦到索馬里海陸剿匪;索馬里臨時政府更已與一家法國私營安全公司簽署協議,著手建立本國的海岸警備隊。惟誰也不敢樂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