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9-14

傳媒前輩阿鍾

*圖為阿鍾(右一)追訪李肇星*


阿鍾逝世的消息,我是直到昨天下午在公司的時候,才聽到老關先生跟我說起的。這個時候已經離阿鐘去世有六天了,但還是很令人難以置信。

隨後老關先生塞給我一份前天的文匯報,上面底版果然刊登了阿鍾北京逝世的消息。
再上網搜索,除了有相關的新聞,還有朋友悼念、訃告,以及境外媒體的陰謀論猜想,不看也罷。

說起與阿鍾的關係,其實我跟他並不算熟,前後只有過兩次直接接觸,他看到我也未必叫得出名子。

第一次接觸,是多年前的廣東兩會。當時我和另一位行家(也是同學)去部分人大代表落腳點廣東大廈,準備撈一下有沒有什麼特別的代表可以聊聊。

到了之後,我們在酒店那個昏暗的大堂亂盪,無意間發現有個類似香港行家的男子坐在扶手電梯下那張老舊皮沙發上,在那個更顯陰暗的位置靜靜地彷彿在等人。

目光有了接觸,他主動打招呼,詢問我們來自哪個媒體,並且自報家門。這時候我們倆茂利才知道他就是阿鍾,對於兩個剛入門的小毛頭來說,面對本港中國新聞圈內頗有名氣並且已是明報中國組主管級別的阿鍾,當然是有點仰望的感覺。

阿鍾問我們,入行多久了?我那同伴隨即不假思索回答:兩年了。
阿鍾接口說:呵呵,那是資深記者了。

之後同伴嘿嘿乾笑兩聲就沒有接下話茬,我則更加不好意思說什麼,彷彿被他看穿謊言,彷彿他心中正暗笑我們扮資深。雖然他應該不會花什麼心思去探究我們的背景。

第二次接觸,則要在幾年後的二00六年春,當時我隨同上司到北京採訪全國兩會,
由於上司跟阿鍾相熟的關係,我們一起吃了個晚飯。記得當時還是阿鍾他們結的帳,
因為我們知道了阿鍾身上有十萬元(數目應該沒記錯),當然,那是公款。

這一次,阿鍾依然是那種平和氣態,說話不大聲,抽煙喝酒也不見得厲害。看不出年青的他居然是霹靂火暴之人。

印像中,我看到的阿鍾沒怎麼笑過,似乎滿懷心事,當時總以為他肯定是為了工作煩惱,後來再想,其實那些新聞採訪工作對他來說真是小菜一碟,不大可能煩到他。他可能有另外的煩人事情。

阿鍾後來辭掉明報的工作,到了都市日報做高層,我們都以為他一定是悠閒極了,每天除了摸茶杯看報紙,敲幾下鍵盤,就是等著下班和放假了。

誰知道情況可能並非如此,這兩年他也許真是累透了。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