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9-02

超級要面林超英

來越覺得天文台台長像一名固執的初級中學生。

昨天,不忿被外界質疑中文水平的林超英,在其台長blog上貼出「擺事實,講道理,互相尊重,用心聆聽」的文章,說他在日前講出「清晨」和「凌晨」意義相等後被罵不懂中文,所以這幾天專門做功課,蒐集材料,準備這篇文章探討。

在上月二十四日,林超英被問到颱風鸚鵡襲港時的風球訊號混亂的問題時指出,以他的理解,「清晨」是指午夜後1點到4點,而5至6點則指「黎明」,7點以後就是「早上」。 此番言論出街後廣受批評,主要是說他不懂中文、不肯認錯、死要狡辯。實際上,這是他企圖顛覆公眾和媒體,乃至許多中文教授一向以來對「清晨」的理解,自然遭受各方指責。

林超英在作好完全準備(自以為)後,終於昨天在blog上極地反擊,顯示出他好學的精神和渾厚的中文基礎。不過,看上去和一名要強的中小學生沒什麼分別。

林超英在文章中說,他找到公務員事務局法定語文事務部的職員,幫他找到字典詞書中有關「清晨」和「凌晨」的條目。 (真是的,為了自己寫blog,還找公務員幫他做事。 )

林超英列出十一種詞典\辭典對清晨和凌晨的解釋,然後總結說什麼《中文大辭典》、《辭源》、《漢語大詞典》、《重編國語辭典修訂本》四種都有「清晨」和「凌晨」互通的說法。又說什麼數十年間,「清晨」和「凌晨」的解釋漸漸出現一些差距,總體的印像是「清晨」移向日出,「凌晨」靠近午夜。

最後,林超英同志說:我們決定尊重大家認為「清晨」意義模糊的意見,把它剔出天文台工作詞彙之外,此後如果要提午夜後到天亮前這段時間,我們將採用「凌晨」。

哦,原來如此,死要面子,既然決定剔除「清晨」,還要解釋一番,以證明不是自己錯了,而是大家理解不同所致。 「死雞撐飯蓋」的比喻,還不如「跌落地撈番揸沙」來得貼切。

學習中文,查字典查詞典是很必要,但不是幫助理解詞語、文章的絕對手段,工具書是死的,人是活的。小學生靠字典那是無可厚非,成年人僅靠詞典就顯得太低檔了。

我認為,只要搞清楚「晨」字的含義,然後再搞清楚「清」和「凌」在這兩個詞語組合裡的應該含義,那就不難理解了。詞典只是輔證,不必象林台長這麼較真。況且文字含義、詞語組合也在不斷演變之中,也有跟隨大眾的認知而改變的可能。

如果林台長和他領導下的天文台,在評估天氣時也是這麼固執,也是這麼唯書本權威論,那麼,預測不到異常一點的氣象,則是完全必然的,因為前人沒有記錄,書本上看不到。

說到時間形容詞模糊的問題,不如看看古人的用語。

中國古代西周時就已使用十二時辰制,到漢代時命名為夜半、雞鳴、平旦、日出、早食、隅中、日中、日昳、晡時、日入、黃昏、人定,十分形象而生活化。

對應地支計時名稱則為:子時夜半、丑時雞鳴、寅時平旦、卯時日出、辰時早食、巳時隅中、午時日中、未時日昳、申時晡時、酉時日入、戌時黃昏、亥時人定。

如今看來,天文台是否要學學古人,用大家都知道的時間詞語來表述?起碼範圍清晰,更不會讓大眾和喜愛研究中文含義的林台長出現不同理解。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