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9-29

懷念黃菊啊

不說不知道,原來昨天(9月28日)是已故中國副總理黃菊誕辰70週年。難得中共喉舌《人民日報》還記得,在A2版大篇幅刊登緬懷文章《恪盡職守鞠躬盡瘁——黃菊同志在國務院工作的日子》,讓我輩有幸看到者,也回想一番黃菊總理的貢獻。

洋洋灑灑四千餘字的長文,劈頭就以「中國共產黨的優秀黨員、久經考驗的忠誠的共產主義戰士、黨和國家的卓越領導人」稱呼黃菊。此等諡號既然在他逝世時已千雕萬琢過,那麼此時當然不吝再多寫幾次。只不過,有些方面卻非常吝嗇,隻字不提。

長文中分為四個部分闡述這位忠臣戰士在國務院的日子,包括(一)積極推動重點項目建設,促進經濟協調發展;(二)積極穩妥推動金融調控和體制改革,促進金融發展;(三)體察民情、關注民生,為促進就業和推進社會保障制度改革傾注了大量心血;(四)狠抓各項措施落實,致力於扭轉安全生產被動局面。

先不說這四個方面成效如何(事實上在某程度上並未得民心),懷念文章絕口不提「廉潔」、「清廉」等字眼和內容,蹊蹺得來令人心神領會。執筆者之心,讀者皆知矣。

兩年前,上海社保案牽扯下馬了多少高官,上至陳良宇、邱曉華,下至大大小小貪官污吏國企大佬,偏偏被認為最高層的黃菊以及其弟黃昔、其妻余慧文,一直穩坐釣魚台。而後,黃菊病得及時、死得恰好,正所謂一人升天雞犬安寧。

緊隨《人民日報》之後,上海黨委機關報《解放日報》今天也刊發了紀念黃菊文章《上海市委黨史研究室:上海人民深切懷念黃菊同志》,以更長的篇幅懷念這位上海老領導。當然了,崩口人忌崩口碗,他們也刻意少提廉潔一關。

僅在文章後段寫道:「黃菊同志廉潔奉公,嚴以律己。在一份述職報告中,他曾這樣寫道:我對自己的要求,一是對職務,不爭位、不越位、不戀位,但工作一定要做到位;二是對工作,堅定不移、堅韌不拔、實而不華,認定的事一抓到底;三是對自己的為人,不偷懶、不謀私、不浮躁,與同志相處要做到嚴己寬人。」不僅篇章小,還引用黃菊同志自己的話來說,可見執筆者既不願在此爭議頗大的方面著墨太多,也不願亂給人貼錯金。

「你挑著擔,我牽著馬,迎來日出,送走晚霞......」《敢問路在何方》這首當年電視劇《西遊記》的主題曲,據上海媒體說是黃菊生前最愛唱的一首歌,特別是聯歡時,他曾多次深情唱起。

許多國人想知道,已然西遊的黃同志,擔子里和馬背上裝的到底是什麼東西?

2008-09-27

溫總道德救中國

毒奶粉事件掀起的巨浪,終於讓全人類徹底審視一次中國食品問題,暴露在世人面前的,「中國製造」已然赤裸裸。

事情已經到了中國政府無法蒙混的地步,總理溫家寶最近幾天不斷四處撫慰。今天,溫家寶在天津出席一個年會時,再次就中國食品安全生產監管的問題時發表意見,他誓言中國會迅速提出振興整個食品業的規劃。

溫家寶還說,奶粉事件「暴露出一個國家在發展的過程中應該尤其重視企業道德、職業道德、社會公德。」「我一定能和我的政府一起帶領人民走過這段艱難的歷程。」

驟聽,似乎道理十足,可是我又想,國家要現代化,「企業道德、職業道德、社會公德」應當佔據什麼位置?我看是溫家寶明白人在說糊塗話。

哪裡沒有貪婪的人?哪裡沒有奸商?溫總理難道相信,現代化的國家,看管國家的依然是靠道德?那麼,中國重提全民儒家可也。

中國什麼都不缺(包括錢),最缺監督。奶站沒有人監督,奶公司沒有人監督,質檢部門沒有人監督,所有當權者更無法監督。

如果讓中國有民主是奢想,那麼讓中國有點監督,應該不難吧。可惜的是,現實中確實很難。例如僅有的一點兒新聞監督,也總在不斷地往回收。

如,以踢爆黑幕著稱的內地財經類週報《財經時報》,近日就因為報導農行問題時,觸了雷,被停刊三個月。

《財經時報》的確好樣的,僅從它在網站上的停刊公告,就可看出,這是一家超級血氣的媒體,其中一個中國媒體之希望。公告字裡行間絲毫不認為自己有錯,並且在說到停刊原因時更直接點明:被上級主管機關認定為違反了「媒體不得異地監督」、「新聞採訪需履行正規採訪手續」、「重大、敏感新聞稿件刊登前需與被報導方進一步核實、交換意見」等新聞宣傳紀律。

這些原因,不僅與當今主流世界格格不入(中國到底如何現代化),而且在當今很多國人看來,會大罵反問「有錯嗎?」

如此直接說出整頓停刊原因,而且應該是內部通報的原文,曝露了主管當局的荒繆,《財經時報》可能又觸了一次雷。

2008-09-25

雷曼苦主+成龍+國情

基本上,很少寫雜炒。不過,既然是雜誌(雜亂網誌),那麼寫寫也無妨,最主要是不要將自己的blog過分高估,其實每天的瀏覽量從未過百。

一,雷曼苦主活該嗎?

這幾天,路上,聽到不少人在談論雷曼苦主,覺得他們是活該,認為苦主們是輸打贏要,投資的時候貪心導致現在的後果。所以政府不應該為他們出頭。

在這裡我覺得應該替很多苦主鳴冤。當然了,人心隔厚厚的肚皮,苦主們是不是言不由衷我們不知道,但就我接觸的苦主情況來分析,或者可以看到一些事實。

首先這些苦主大多是退休人士;他們沒有(或者已經很久沒有)接觸過股票等金融投資;迷你債券的利息並非高得非常誘人,多數在四至七厘;苦主們投資雷曼迷你債券最早也就三四年前,集中在去年;雖然涉及二十家銀行,但他們投訴的情況非常一致,而銀行至今不敢公開反駁。等等。

可以看出,這些苦主並非大貪之人,他們所說的"本打算只做定期"的話可信度高,坊間流傳雷曼"有目的地圈錢"的說法也可信度高,銀行銷售手法有問題那是肯定的。

我接觸的苦主中,有不少是七十歲以上的老人,他們大多不識字,銀行職員一圍攻就只能簽字就算。很多苦主基於長期在現實社會中處於弱勢位置,以為"這麼大間銀行不會騙人",結果就被騙了。

最後說一下,我親身接觸傾談的苦主大概十個八個,電話傾談的則有二十個。雖然我也同意政府在這件事情上很難做,但是必須要做,必須施壓眾銀行解決。

######
二,成龍新廣告

在電視上看到成龍的新一輯公益廣告,應該是幫運輸署拍的。片中,成龍大哥手舞關刀,威風凜凜,教導大家(特別是開旅遊巴等重型車輛的司機)小心駕駛,遵守規則。

心想,叫成龍來說教,會不會惹來反效果?

電視上總有人叫成龍為"大哥",可是現實上有多少人真的從心裡尊敬他?特別是有點年紀的男人老狗。成龍真人如何,很多人不知道,但是從他的一些事情上,總讓人覺得其人品難與高尚牽涉上。

雖然,男人一般不會太介意成龍的行徑,但卻介意由他來扮"大佬"教人。

######
三,中國香港人

最近發現,回歸這麼多年,還是有很多國情港人不知。例如香港電台居然在報導前幾天的深圳火災的時候說:發生在深圳龍崗市的夜總會大火......連新聞從業者也這樣,一般市民情況可見。

中國的行政人事架構,對香港人來說最是頭痕。像公安系統,什麼是部,什麼是廳,什麼地方的又是局,有時候一些同事問完又問,下次又忘記了。在很多香港人眼中,似乎公安部是最小的,經常聽到的"公安局"則應該是最權威的。

又比如,據說有位高官子女到了我們那裡上班,大家傳來傳去,越穿越玄乎。開始時說是省部級,如果是各省的省部級,那確實不算小,起碼是大吏;

再接著又傳說是中央的,如果是中央部委,那也不能小看了;後來傳得更確切,說是統戰部的,嘿嘿乖乖,如果真是統戰部部長那一塊,對於香港來說意義非凡,怪不得有人要刻意親近其親屬,網為旗下;

再後來,才知道原來是某小省的統戰部副部長的後代,哈哈,那,算了吧。

所以說,同樣是"部",此部不同彼部,但很多港人並不這麼以為。更甚者,香港人一聽到"組長",即以為小角色,殊不知,在人治的中國,最興弄小組,針對不同問題,各級政權不斷弄各種小組。村委會的宣傳學習三個代表小組,你可以不用理會,但如果是中共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呢?

2008-09-22

地震災區的悲情——來自領養者和三鹿

很久沒有留意來自地震災區四川的新聞,今天無意中看到一則將地震孤兒領養問題的長篇報導,看得完全入了神。我才發現,原來我是那麼地關心那裡,之前我不是因為忙或者沒有機會留意那邊的信息,而是不願意去留意。這,算不算那種什麼什麼後遺症呢,天和心理醫生曉得。

黑龍江媒體寫的那則收養地震孤兒的報導,非常好,不僅手筆細膩,內容更發人深思。據報導說,原來四川民政局一個月前已經發布了八十八名孤兒可供認領的消息,
然而,雖然有八萬多人報名,但至今僅僅被成功收養了兩名孤兒。

原因?因為這批可供領養的兒童中,絕大部分是殘疾或有嚴重的先天疾病,殘疾中,最輕微的是少了一條腿或者一隻手。一位打退堂鼓的領養者說的「那可是一輩子的事情」的話,其實正好說出了好幾萬準備領養的人的心聲,那批興沖衝奔赴四川的領養者,心中的養兒養女標準一直是且不僅是「聰明、可愛」。

這批挑挑選選、看不中就走人的領養者們,確實傷透了四川那些孤兒的親戚,他們寧願自己辛苦一點也要讓孤兒留在身邊;領養者也令四川當局有關辦事員不勝其煩,可以相信,這裡面肯定有香港人。現在如果有香港人也想掏出愛心,認領一名殘疾兒童,估計成功機會頗小。

四川的嬰兒們最近也同樣慘遭三聚氰胺的蹂躪。

最新的數字沒有看到,不過四川省衛生廳在九月十六日公佈的數字,就已經顯示當時有八十一個嬰兒因為吃了三鹿牌奶粉而導致腎結石。目前,同樣是地震災區的德陽市,市政府九月十八日公佈說,該市當時已經有十四名腎結石嬰兒。患兒家長在自述孩子的病情時,將矛頭紛紛指向三鹿。

讓我們來翻查一下三鹿集團的害人的「慈善之舉」。

五月二十九日的時候,四川媒體報導,河北三鹿集團緊急捐贈價值八百八十萬元的嬰幼兒配方奶粉支援災區,緩解災區奶粉緊缺問題。

當時,地震災區確實非常需要嬰兒食品。地震導致當地糧食正常供給一下子中斷,由於開始時各地援助自想到干淨食水和食物,根本沒有想過嬰兒食品,許多年輕父母甚至只能用純淨水給嬰兒充飢。

這時候,又是那位溫情總理來說話:「要把奶粉及時送到年輕夫婦家裡,絕不讓孩子挨餓。」這位老頭一說話,三鹿奶粉公司隨即發動捐贈行動,第一時間佔領高地。該集團還主動自行發車開往都江堰、彭州等重災區派發奶粉。想想看,按照一袋四百g奶粉十八元計算,當初三鹿就將近四十九萬袋奶粉送到了災區人民手中。該批奶粉有無三聚氰胺,至今無人知曉,因為當局不肯解民之惑。然而我們從三鹿大部分產品被檢驗出三聚氰胺這個事實來判斷,無論如何下定論都應該不過分。

諷刺的是,當時的三鹿董事長田文華(已被拘)還高喊:「三十二年前我們同命運,如今我們要共患難」。三十二年前是河北的唐山大地震,三鹿說此次捐贈是代表唐山人民乃至河北人民的一份關愛。如果知道今天三鹿的情況,如果知道三鹿當時是送毒賑災,河北和唐山人民肯定與其劃清界限,甚至還要更加賣力,將這個家中毒瘤鬥臭鬥垮。

2008-09-21

「囧」和李寧

不是太長時間沒有留意國內的網站,突然發現自己落伍了,網絡的變化真的可以很快。最近在很多內地論壇上,看到一個網絡新字「囧」,稍稍了解,才知道原來這個字已經紅了一段時間。

結合字典以及內地網站的解釋,「囧」字本意是光明,通炯、冏,但由於其字型的緣故,被網民賦予新的意思:悲傷、無奈或者極為尷尬的心情。

最先起用此字形容自己者,是把「囧」字看成是一張人臉,「八」就是兩道沮喪下垂的眉毛,「口」則像極張口結舌。當一個人說「我很囧」的時候,可以想像他的那副表情完全和「囧」一樣。而「囧」字的普通話發音和「窘」完全一致,則被網民們視為配合完美。

當然,如果以為這就是「囧」的所有含義,那未免太不了解網絡了,現在,「囧」涵括的範疇非常廣闊,只需隨便搜索一下,就知道所言非虛。內地著名搜索網站百度上,輸入「囧」字,目前有一千二百多萬個搜索結果;google甚至超過二千三百萬個結果。

據說「囧」從二00六年開始就在網上出現了。目前網絡上自然有很多人利用「囧」字,現實中,「囧」字也帶來不少商機。老掉牙的新聞是湖北大學附近那家「囧奶茶店」,不太老的新聞則是香港人李寧推出的「囧」系列板鞋。這個囧鞋系列,七月份推出至今,在內地經常斷貨,受歡迎程度比外國大運動牌子更強勁。

不愧是李寧,不僅老當益壯,能表演一下凌空奔月,還有讓人想不到的地方。

李寧牌這個原先定位頗為保守、趨向大眾的牌子,如今意念如此靠前,利用了這種原先我以為只有網絡、設計等公司才會採用的符號式網絡文化,創造了讓年輕人非常受落的產品,這一手,一下子就將李寧牌和網絡一代拉近了許多,再加上奧運期間大量李寧牌廣告出街,大批運動員穿著李寧牌運動服出賽,短時間內李寧的生意肯定飆升。

而能讓創作部用此意念,也充分說明了李寧公司及李寧本人的開放性,可見,李寧牌有前途。李寧牌有限公司(2331.HK)這個股票從四年前的2.12,升到現在的
15.5,說明李寧這個有點禿頂的前體操王子是有點辦法。雖然李寧有限公司
(2331.HK)最近兩個月股價有所微跌,雖然我不懂股票,但我看好他。

2008-09-18

香港社工涉雲南培慾



又來一宗禁室培欲,只不過如果屬實,則更加惡劣。

本港社會福利署屬下一名已婚社工李XX(46歲.腿疾),被指在雲南省一間孤兒院非禮多名七至十四歲的年幼孤女,更有女童因此懷孕要墮胎,當地民政局已勒令關閉該孤兒院,並急欲會晤涉案社工交代事件。

李XX發覺有記者追訪後,晚上在港致電各大報章,召開小記者會,堅稱自己無辜被誣告,並已向社署交代,署方准他休假,等候查明真相。目前案件由港島東區重案組接手調查。

李XX目前在港主理一家慈善機構“施比受協會”,在港籌款。李從九九年開始就在雲南勐海縣設立孤兒院。最早一家孤兒院名為博愛孤兒院,但因為被投訴無牌經營及有不軌行為(當地民政局文件所寫),於二00四年被取締。之後李又同樣在勐海成立仁愛兒童之家孤兒院,至上個月李被舉報猥褻兒童而遭關閉的時候,該孤兒院有七名男童、二十名女童。

另外,李表示無叫女童陪浴,只不過他行動不便,所以叫她們入浴室幫他拿走換下的衣服(又不是第一天瘸腿);李還聲稱是因為五年前的麗江大地震,所以啟發他到雲南做善事的念頭;而其實麗江大地震是十二年前的事情。

值得一提的是,十年前,在李往雲南辦孤兒院之前,他在本港涉及一宗非禮菲傭案,最終打甩官司。而李還被指證轉賣善長所捐物品套現,中飽私囊。

聽一些搞內地慈善事業的人士說,類似中飽善款的事情,其實在本港一些小慈善團體,特別是慈善個體戶裡面非常多。但是,香港當局至今並沒有任何的監管辦法。

一般來說,社署只管街頭籌款(包括賣旗)等實質募捐活動,而稅局亦管不了他們在內地行善的真偽,警方更加不用說。其實等於無王管。所以慈善真是一門非常好的生意,三個人到警方備案註冊個慈善社團,或者以有限公司的名義註冊個慈善機構,再搞網上募捐、廣告募捐,可謂本小利大,財源滾滾。

看來經常自我吹噓自由經濟的香港,不必搞什麼金融旅遊,搞成慈善之都更好。

2008-09-17

每天一斤奶,憋死中國人

「每天一斤奶,強壯中國人!」這句口號,國內乳業大哥蒙牛喊了兩年多,各種廣告狂轟亂炸,聽多了看多了,很多人從覺得肉麻,最後還信以為真了呢。

而實際上呢,我看現在要改一改了,變成「每天一斤奶,憋死中國人!」如果每天喝一斤他們造的那些三聚氰胺(簡稱三胺)毒奶,日子久了大家都生結石,全中國都拉不出尿,活活憋死。

當然了,如果人類進化到能自我重複利用尿液,例如機體能夠將尿素合成蛋白質,水分重回血液中運行,變廢為寶,那麼確實能「每天一斤三胺奶,強壯不尿中國人!」

說到「每天一斤奶」的口號,以及蒙牛的捐奶活動,不得不由現今中共兩巨頭說起。

根據中國官方人民網的報導,早在二00三年一月,胡錦濤視察蒙牛集團時就開腔了:「牛奶本身就是溫飽之後小康來臨時的健康食品,不僅小孩要喝,老人要喝,最重要的是中小學生都要喝上牛奶,以提升整個中華民族的身體素質。」

然後,到了二00六年四月,溫家寶對胡主席三年前說過的話還念念不忘,他在重慶考察奶牛養殖業後的例牌題詞環節中寫道:「我有一個夢,讓每個中國人,首先是孩子,每天都能喝上一斤奶。」

I have a dream!馬丁.家寶.溫都說得這麼白了,企業主們當然識做啦。只不過,誰也沒有蒙牛的牛先生那麼大氣魄而已。而現在,誰也想不到,連蒙牛和伊利也會被「三胺」了;甚至於有人埋怨說,由於財大氣粗的蒙牛的大型送奶行動,導致乳業行業競爭激烈,加劇了「三胺化」。

******
上網搜了一下,發現「每天一斤奶」口號,已經有好多新版本。

每天一斤奶,結石中國人
每天一斤奶,害苦中國人
每天一斤奶,害死中國人
每天一斤奶,毒死中國人
每天一斤奶,殺光中國人
每天一斤奶,消滅中國人
每天一斤奶,搞垮中國人
每天一斤奶,喝死全家人
每天一斤奶,結石一代人
每天一斤奶,強大腎結石
每天一斤奶,強姦一個民族
每天一斤奶,喝死下一代;每天喝三鹿,直奔黃泉路;吃的是奶,擠出來的是結石


(蒙牛的道歉信)

2008-09-16

美國和三鹿:我們不會一個人上路

美國不愧是全球老大哥,他經濟患上重感冒,傳染力無遠弗屆,各地股市齊刷刷地飛流直瀉,炒家愁眉苦臉不說,我們一般不碰股票的打工仔也居然無法置身度外,因為老闆心情不好、生意欠佳,說不定什麼時候輕則凍薪、重則引刀砍了。

有的人更要提心吊膽,平日如牛耕田般辛勞工作,用那一點血汗錢買了個保險,誰知道居然也“碰巧”是美國的公司。就算你的保險公司不是AIA之類,但你的保險是以美元結算的吧?如果美國經濟徹底爛掉,港幣與之脫鉤,說不定你收到的美元已接近廢紙,供款半輩子,可能只能收回頭兩年。

但我還是寧願不看經濟新聞,不看與美國有關的重大新聞,關心一下其他事情。無論如何,要出事的,終究不會在我關心之下有何變化,我也無力在變動之前作何準備。

美國的金融海嘯,沖得全世界七零八落,人心惶惶,大家都沒有心思去關心其他事件。就像中國最近發生的毒奶粉事件,其實今天有了非常令人震驚的進展:

質檢總局通報全國嬰幼兒奶粉三聚氰胺含量抽檢結果,包括伊利、蒙牛、聖元、雅士利等多個名牌在內的二十二個廠家,共有六十九批次產品中檢出第三類致癌物質三聚氰胺。

這個結果,完全證實了三鹿職員在三鹿奶粉出事後的辯駁——全國乳業都是這種(添加三聚氰胺)情況,三鹿只是其中一個膿瘡,提早被擠爆而已。

這個結果,完全證實了外國並無歧視中國食品,並無如外交部、商務部、質檢總局所說的惡意中傷中國的情況。中國奶製品可能會銷聲匿跡一兩年,然後在健忘的國人逐漸失去記憶的適當時候東山再起。不過,按照國人德行,屆時可能也躲不過璀璨之後,再來一次輪迴。

老百姓心中有一個哥德巴赫猜想,那就大家都知道,在這個被歌頌的可愛五千年文明國度,一個重大事故的發生,總是貪腐、瀆職、無良加起來的和。只不過大家永遠無法拆開黑幕,求證心中所知道的答案,在這個自稱以自己方式實現人權民主的國家。

2008-09-15

孟學農,有歹勢

要說中共近幾十年的仕途坎坷者,相信衰神上身的孟學農舉手,沒有人與之叫陣。別人是為黨的事業再立新功,孟學農是為黨的事業“再背黑鍋”。

九月八日,山西省臨汾市襄汾縣新塔礦業有限公司尾礦庫發生特別重大潰壩事故,造成至少二百五十多人死亡。由於這是“特別重大責任事故,在社會上造成了特別惡劣的影響”。

於是,公文說道:“鑑於山西省省長孟學農同志、副省長張建民同志對上述事故負有領導責任,依據《國務院關於特大安全事故行政責任追究的規定》和其他有關規定,經黨中央、國務院批准,同意接受孟學農同志引咎辭去山西省省長職務的請求”。

由此,新中國出現了兩次引咎辭職的部長級官員。

孟學農的第一次引咎辭職發生在二00三年四月,他因北京在SARS事件期間瞞報疫情遭到世衛組織批評,最終引咎辭職,當時他僅接任北京市長三個月。關於該次去職,外界幾乎很一致地認為,孟只是替罪羔羊。

不僅民間如此想,中央後來也婉轉表達了。 再來重溫一下一年前,孟學農獲委任中共山西省委副書記時,中共中央組織部副部長李建華讀出的中央對孟的評價:

“孟學農同志政治堅定,黨性觀念強;......顧全大局,自覺服從組織安排......” “黨性觀念強、顧全大局”,此等詞匯可圈可點。

官方資料說,孟學農一九四九年出生,山東蓬萊人,工學碩士學歷(有點水分)。孟學農最為境外媒體關注的是他的共青團工作經歷,包括曾任北京汽車工業公司團委副書記、書記,一九八三年十一月起任共青團北京市委副書記。明報更以“團派出身、胡錦濤愛將”來形容孟學農。

然而,也有很多人堅信孟學農並非嚴格意義上的團派,而且,根據他當年的位置,未必可以經常接觸到作為團中央書記、第一書記的胡錦濤。要說兩人很熟,那得需要更多資料支持。

******
這一次孟去職,內地媒體居然也快速地發表了自己的看法。

新華網轉載的評論《孟學農不能承受之重》
人民網轉載的評論《孟學農再遭問責的深思》

2008-09-14

傳媒前輩阿鍾

*圖為阿鍾(右一)追訪李肇星*


阿鍾逝世的消息,我是直到昨天下午在公司的時候,才聽到老關先生跟我說起的。這個時候已經離阿鐘去世有六天了,但還是很令人難以置信。

隨後老關先生塞給我一份前天的文匯報,上面底版果然刊登了阿鍾北京逝世的消息。
再上網搜索,除了有相關的新聞,還有朋友悼念、訃告,以及境外媒體的陰謀論猜想,不看也罷。

說起與阿鍾的關係,其實我跟他並不算熟,前後只有過兩次直接接觸,他看到我也未必叫得出名子。

第一次接觸,是多年前的廣東兩會。當時我和另一位行家(也是同學)去部分人大代表落腳點廣東大廈,準備撈一下有沒有什麼特別的代表可以聊聊。

到了之後,我們在酒店那個昏暗的大堂亂盪,無意間發現有個類似香港行家的男子坐在扶手電梯下那張老舊皮沙發上,在那個更顯陰暗的位置靜靜地彷彿在等人。

目光有了接觸,他主動打招呼,詢問我們來自哪個媒體,並且自報家門。這時候我們倆茂利才知道他就是阿鍾,對於兩個剛入門的小毛頭來說,面對本港中國新聞圈內頗有名氣並且已是明報中國組主管級別的阿鍾,當然是有點仰望的感覺。

阿鍾問我們,入行多久了?我那同伴隨即不假思索回答:兩年了。
阿鍾接口說:呵呵,那是資深記者了。

之後同伴嘿嘿乾笑兩聲就沒有接下話茬,我則更加不好意思說什麼,彷彿被他看穿謊言,彷彿他心中正暗笑我們扮資深。雖然他應該不會花什麼心思去探究我們的背景。

第二次接觸,則要在幾年後的二00六年春,當時我隨同上司到北京採訪全國兩會,
由於上司跟阿鍾相熟的關係,我們一起吃了個晚飯。記得當時還是阿鍾他們結的帳,
因為我們知道了阿鍾身上有十萬元(數目應該沒記錯),當然,那是公款。

這一次,阿鍾依然是那種平和氣態,說話不大聲,抽煙喝酒也不見得厲害。看不出年青的他居然是霹靂火暴之人。

印像中,我看到的阿鍾沒怎麼笑過,似乎滿懷心事,當時總以為他肯定是為了工作煩惱,後來再想,其實那些新聞採訪工作對他來說真是小菜一碟,不大可能煩到他。他可能有另外的煩人事情。

阿鍾後來辭掉明報的工作,到了都市日報做高層,我們都以為他一定是悠閒極了,每天除了摸茶杯看報紙,敲幾下鍵盤,就是等著下班和放假了。

誰知道情況可能並非如此,這兩年他也許真是累透了。

2008-09-12

外國工農商感謝三鹿暨再一次感謝中國

民族產業?見鬼去吧!中國人還有什麼假冒的、偽劣的東西做不出來,剩餘的良心還有幾錢重?

略舉一下:

毛髮製造毒醬油,
粉絲腐竹添加吊白塊,
假雞蛋,
蘇丹紅增紅食物,
孔雀石綠保鮮水產品,
高致癌毒大米陳化糧,
敵敵畏泡金華火腿和廣海鹹魚,
甲醛浸泡水發食品,
瘦肉精飼養瘦肉型豬,
加麗素紅餵雞以求產出紅心雞蛋,
豬大糞浸泡製作臭豆腐,
人尿浸泡鮮海蝦增添活力,
尿素淋澆豆芽,
硫磺熏白出白木耳、墨水染色黑木耳,
添加化肥和舊餡的月餅,
用激素催熟水果、強勁農藥給糧菜驅蟲,
火鍋底料加石蠟,
工業鹽醃製泡菜,
農藥浸灌毒韭菜,
糖精水和色素勾兌出紅酒,
硫磺和工業鹽保鮮竹筍,
病死禽畜加工成鹵臘熟食,
冰醋酸製造老陳醋,
過氧化苯甲酰超標漂白劑漂白麵粉,
富含抗生素的鮮牛奶......

如今,又加上一個,三聚氰胺假冒蛋白質含量。而三鹿,將永遠記錄在人民心中,中國食品再一次增強了世界人民心中“偽劣假貨”的認知。中國以外的工人、農民們,感謝中國的黨和商人給了他們工作的機會。

如果還不明白三鹿奶粉為何添加三聚氰胺,看看廣東省衛生廳副廳長廖新波所揭的黑幕,相信很明了。只不過,這位廖新波,為什麼早知道此中玄機,早知道數億中國人長年蒙在鼓裡吃三聚氰胺,卻未曾聽她出來大聲疾呼過?真不明白。

不明白的還有,三鹿自己說八月一日已經查明真相,是奶農摻假,那麼為什麼兩個多月來一直不公佈?不回收。還一直否認!現在傳三鹿老總自殺,我看他何必尋死,吃掉受污染的二千七百萬袋毒奶粉不是更好?


推薦閱讀--
非三鹿獨臭!國內奶粉行業的黑幕
中國寵物糧含三聚氰胺引起美國多宗寵物中毒事件

不做「腎石娃娃」,不做中國孩子

內地「腎石娃娃」事件終於曝光了,禍延全國的奶粉,肯定遠遠不止目前所說的五十九名嬰兒受害。迫於全國輿論及中央的壓力,三鹿奶粉生產商承認,部分奶粉受化工原料「三聚氰胺」污染,流入市場問題奶粉料達七百噸。

從知道這件事開始,我耳邊常常響起盲人歌手週雲蓬那首著名的悲歌《不要做中國人的孩子》,這首令人淒然淚下的歌曲,我看可以加上幾句。

奸商並不令人害怕,官僚才讓人恐懼。在這件事上,當局應當如何自處?

此次腎石奶粉事件,其實早就在民間傳播了幾個月,很多父母和醫生因為使用同類奶粉的嬰兒患上罕見的腎病,而不斷對外、向上反映,不斷向當地質檢部門投訴、查詢。從六月份開始,國家質檢總局的投訴欄目上就可見不同省市消費者舉報三鹿的留言。然而一切皆無回音。

到了九月份,零星有地方媒體報導當地嬰兒因為飲用同一種奶粉而出現腎結石的事情,但在提到奶粉時,媒體都不敢直接點名。儘管信息模糊,但因為引起全國父母的重視,人心惶惶下,令事件得以發酵。

同樣令人心寒的是,三鹿從一開始就企圖掩蓋事件、蒙混過關。

九月一日,湖北江西等地爆出奶粉導致多名嬰兒腎結石的事件,當時三鹿說:今年三鹿沒有該規格奶粉。三鹿慧幼系列的奶粉已經於今年七月底停止生產。

九月九日,輪到甘肅陝西等地發現十多宗個案,三鹿董事:衛生部把我們所有流放市場的系列產品送樣進行了檢測,結果是我們的產品沒有一樣不合格的。

九月十日,南京也有十宗,三鹿代理:醫院並沒有診斷這些小患者得病是因為服用了我們的奶粉。小孩子生病是有多種原因的,比如餵養方式等,不能就此確定是因為吃了我們的奶粉造成的。

九月十一日,陝甘寧繼續增加病例,三鹿傳媒部部長:我們可以肯定地說,我們所有的產品都是沒有問題的。

同日,甘肅衛生廳召開記者會,僅該省就發現五十九宗,一人死亡。三鹿依然說:公司的產品經國家有關部門檢測,均符合國家標準,目前尚沒有證據表明食用奶粉與患腎結石有必然聯繫。

由此種種,只能說三鹿這家當年亦曾捲入「大頭娃娃奶粉事件」的石家莊企業,低估互聯網,輕視人民智慧,也完全和國內大企及積極走向國際的形像不沾邊。還說要到香港上市呢,十足土鱉企業,誰買誰倒霉。

***********************
在線聽《中國孩子》
  
不要做
克拉瑪依的孩子,火燒痛皮膚讓親娘心焦
不要做
沙蘭鎮的孩子,水底下漆黑他睡不著
不要做
成都人的孩子.吸毒的媽媽七天七夜不回家
不要做河南人的孩子,艾滋病在血液裡哈哈的笑
不要做山西人的孩子,爸爸變成了一筐煤,你別再想見到他
  
不要做中國人的孩子
餓極了他們會把你吃掉,還不如曠野中的老山羊
為保護小羊而目露凶光
不要做中國人的孩子,爸爸媽媽都是些怯懦的人
為證明他們的鐵石心腸,死到臨頭讓領導先走……

來搓搓

2008-09-05

老掉牙的新話題:港股直通車

題外話:臨近立法會選舉,政治圈又來中港大交流景象,雖然有關縱隊不及往年浩大, 然而還是人數不少。

和北京朋友聊天,談起無聊話題--股市(本人未直接投入股市一分錢)。大家自然對類股災唏噓不已,都說被蒸發掉多少銀。不過有一君持不太相同語調,說,要用辯證法來看問題,正所謂禍兮福之所倚,福兮禍之所伏。

每一輪股市低潮,可以看成在醞釀下一輪高潮;同樣每一波令人笑逐顏開的高峰,卻是墮入深谷的前奏。問題在於這樣的周期總要好幾年,看來下一波牛市沒那麼快來。

聽到這裡,正想說“誰不知道你娘是女人”。忽然這老兄又冒出一句話來:不過,近期可以留意“港股直通車”這個利好消息。本來有人以為會在選戰前適時公佈,現在看來應該留待選戰後,政治手腕不要太露骨了。

去年八月底,國家外匯局公佈《開展境內個人直接投資境外證券市場試行方案》,港股直通車甚至傳於去年九月一日即可成行,股市因此瘋漲了一輪,著實讓聰明炒家撈了一大把。但一年過去了,至今沒有聲氣。

這位老兄官位沒點兒大,但以往長年浸淫財經界,似乎有點兒門道,不過咱也不能聽風就是雨,北方人能侃是誰都知道的事。於是翻翻本子、打打電話,研究一下。

首先要知道去年為什麼會將港股直通車剎掉。主要問題是操之過急,很多情況還沒摸清楚。據悉中南海最擔心的有以下三點:

第一,開通後大量資金盲目湧入,影響香港股市穩定。需要和富有經驗的香港金融當局詳細研究。

第二,內地大部分股民對投資仍然有熱情、缺頭腦,也不理智。他們對香港股市的情況更是了解甚少,政府擔心他們將錢捧到香港給大鱷送餐。所以要給時間股民學習,全面認識。

第三,是最重要的,就是港股直通車若進行,則代表部分內地資本可以自由流通,但當時尚未確定相關的法律加以監管。始終兩地的資本市場不同,缺乏監管法規,可能令內地資本市場出現大波動。

不過,目前這三點已經解決了!

第一點很容易,香港的金融證券部門人員已經和中央研究了一年,雙方人員的共識也得到中央財經領導小組領導的認可。況且現在香港正需要甘霖。

第二點也不難,根本就是自然而然的事情,經歷了股市如此大的波動,慘痛教訓加上一年全民投入學習(全民皆股),而且大家也知道了香港股市不是黃金滿地。最重要的是手上的錢少了,投資自然就謹慎了。

第三點則剛剛完成。今年八月五日,修訂後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外匯管理條例》公佈並實施。中國官方報導說,修訂後的《外匯管理條例》致力於使境內外資本的雙向流動更加趨於平衡,一改以前鼓勵流入限制流出的基調,在資金流入方面增加了限制,在資金流出方面提供了便利。

有內地專家認為,隨著中國資金跨境流動管理的逐步放鬆,“熱錢”流入和流出的渠道越來越多。對於正常的貿易投資方面的資金流動提供更多便利;對於地下的不規範的資金則進行日常的嚴密的監控。

此外,國家外匯管理局、商務部、海關總署七月中旬起,已對出口收結匯實行聯網核查管理,通過對出口交易的每筆交易都進行核查,以及對應收貨款、延期付款的監察,將對熱錢的進入和抽離,進行嚴密監視。

種種現像看來,中國政府已經努力於對跨境資金流動的監測,並採取有力措施遏制境外投機資金的大進大出,維護內地金融體系的穩定,這不正健全了港股直通車的路軌嗎?

另外,專家認為港股直通車還有開通的“推”因素,包括中國需要,中國內地股市的下跌使本來就少的投資品種失去僅餘的吸引力,而政府和經濟學家都不希望更多的資金陷入不動產市場。此時,要給民眾增加財產性收入的途徑,開放對外投資已不可避免,不必衡量,香港市場自然比外國市場更為理想。

如此看來,港股直通車的東風已經有了,只差領導人拉一下汽笛了。

令人多少有點掃興的是,原先作為試點單位的天津中銀一位接近行長的人士卻在電話上說,尚未接到任何要做準備的消息,開通無法估計。不過,話又說回來,出其不意,是中央如今搞財經那幾個人的嗜好。

2008-09-02

超級要面林超英

來越覺得天文台台長像一名固執的初級中學生。

昨天,不忿被外界質疑中文水平的林超英,在其台長blog上貼出「擺事實,講道理,互相尊重,用心聆聽」的文章,說他在日前講出「清晨」和「凌晨」意義相等後被罵不懂中文,所以這幾天專門做功課,蒐集材料,準備這篇文章探討。

在上月二十四日,林超英被問到颱風鸚鵡襲港時的風球訊號混亂的問題時指出,以他的理解,「清晨」是指午夜後1點到4點,而5至6點則指「黎明」,7點以後就是「早上」。 此番言論出街後廣受批評,主要是說他不懂中文、不肯認錯、死要狡辯。實際上,這是他企圖顛覆公眾和媒體,乃至許多中文教授一向以來對「清晨」的理解,自然遭受各方指責。

林超英在作好完全準備(自以為)後,終於昨天在blog上極地反擊,顯示出他好學的精神和渾厚的中文基礎。不過,看上去和一名要強的中小學生沒什麼分別。

林超英在文章中說,他找到公務員事務局法定語文事務部的職員,幫他找到字典詞書中有關「清晨」和「凌晨」的條目。 (真是的,為了自己寫blog,還找公務員幫他做事。 )

林超英列出十一種詞典\辭典對清晨和凌晨的解釋,然後總結說什麼《中文大辭典》、《辭源》、《漢語大詞典》、《重編國語辭典修訂本》四種都有「清晨」和「凌晨」互通的說法。又說什麼數十年間,「清晨」和「凌晨」的解釋漸漸出現一些差距,總體的印像是「清晨」移向日出,「凌晨」靠近午夜。

最後,林超英同志說:我們決定尊重大家認為「清晨」意義模糊的意見,把它剔出天文台工作詞彙之外,此後如果要提午夜後到天亮前這段時間,我們將採用「凌晨」。

哦,原來如此,死要面子,既然決定剔除「清晨」,還要解釋一番,以證明不是自己錯了,而是大家理解不同所致。 「死雞撐飯蓋」的比喻,還不如「跌落地撈番揸沙」來得貼切。

學習中文,查字典查詞典是很必要,但不是幫助理解詞語、文章的絕對手段,工具書是死的,人是活的。小學生靠字典那是無可厚非,成年人僅靠詞典就顯得太低檔了。

我認為,只要搞清楚「晨」字的含義,然後再搞清楚「清」和「凌」在這兩個詞語組合裡的應該含義,那就不難理解了。詞典只是輔證,不必象林台長這麼較真。況且文字含義、詞語組合也在不斷演變之中,也有跟隨大眾的認知而改變的可能。

如果林台長和他領導下的天文台,在評估天氣時也是這麼固執,也是這麼唯書本權威論,那麼,預測不到異常一點的氣象,則是完全必然的,因為前人沒有記錄,書本上看不到。

說到時間形容詞模糊的問題,不如看看古人的用語。

中國古代西周時就已使用十二時辰制,到漢代時命名為夜半、雞鳴、平旦、日出、早食、隅中、日中、日昳、晡時、日入、黃昏、人定,十分形象而生活化。

對應地支計時名稱則為:子時夜半、丑時雞鳴、寅時平旦、卯時日出、辰時早食、巳時隅中、午時日中、未時日昳、申時晡時、酉時日入、戌時黃昏、亥時人定。

如今看來,天文台是否要學學古人,用大家都知道的時間詞語來表述?起碼範圍清晰,更不會讓大眾和喜愛研究中文含義的林台長出現不同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