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8-28

勢利官僚兩三事

港府昨日突然在文化中心舉辦儀式,歡迎返港的運動員們,算是不太及時地補補鑊。 曾蔭權先生還抽出寶貴時間出席儀式,並表示雖然港隊未能奪牌,但“精神可嘉”。

“精神可嘉”四字出自曾生口中,令人覺得有點兒變味,特別是曾生正興奮莫名地,翹首等待那批即將訪港的奧運場上的勝利者。

此前兩天,港府剛剛被媒體批評太過涼薄,過去兩屆奧運會都有政府官員接機(本港代表隊皆有獎牌進帳),連董建華都親自前往。可惜輪到曾蔭權,卻無人接機, 似乎零獎牌的結果令某些人耿耿於懷。

雖然昨日有親中報章護帥,稱其實當天的航班只有香港體育協會暨奧林匹克委員會義務秘書長彭沖等人員返港,並無運動員在場,而運動員早已分批返港。

他們當然沒有進一步分析,為何運動員不會集中返港,為何上兩屆能夠大部分一起返港。事實就是,港府一直以來,早已準備好迎接代表隊規格,並與成績掛鉤,“按章執行”。所以,運動員們在北京得悉不會有任何集體活動後,自然樂得離隊活動,分開返港。

香港當局在自詡“政治家”的領導人帶領下,做起事來卻一直馬虎隨便。信他班政治化妝師?死得人咯。

死撐和不認錯,似乎早成為港府高層的共識,除了不接機外,近期還有“遊樂會禁報”和“清晨新定義”兩大事件,暴露港官很缺政治腦筋的情況。前者是指為十萬幾現、退役警察、警察家屬服務的警察體育會被發現,最近故意不提供某兩份日報會員閱讀,理由是經常罵警方。

這種大陸各地政府欺壓媒體、肆意剝奪公眾知情權的做法,居然來到了香港,讓人無限驚訝。無論這兩份報紙是否批評過火,甚至無端指責,但警方管理層如此做法,明顯暴露自己狹窄的心胸;留給外界看的,只有弱智思維和鴕鳥態度。

回歸後兩地交流,確實有效,此一事件體現了中港警方交流的階段性成果。可惜可賀。

另一個“清晨事件”,則更加無聊。針對鸚鵡颱風襲港期間,風球發放消息混亂的指責,天文台長林超英認為這是因為大家對“清晨”的理解不同。

有關林超英的清晨理解,我想不必再反駁他了吧,早有公論。我想說的是,作為一個公眾服務機構,當出現廣泛的公眾質疑聲音時,到底是低姿態表示歉意並作解釋,還是高調否認、甚至像林超英一樣,糾纏在某些字眼上做無謂的爭辯?

別說林超英是錯的,就算他所說沒錯,但是能壓得過公眾輿論嗎?

從各種各樣官僚問題看來,香港當官的,高高在上的對待市民態度,從來沒有改變過。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