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7-15

一個楊佳,公權部門頓成弱勢群體

自從七月一日楊佳血洗上海閘北政法大樓之後,有關上海的「公檢法」人員安全隨即成為關注對象,彷彿一夜間,他們成為「悍民」百般蹂躪的「弱勢對象」,亟待保護。

我留意到兩則法院新聞,分別是上海市第一、第二中級法院發布的。

昨日,上海一中院以「上半年妨害公務案件數是去年的1.5倍」此等以往被視為危言聳聽的罕見的題目,發布該院對2007年-2008年6月受理的15件妨害公務案件進行的分析。

文章說,2007年此類案件為6件,2008年上半年即增長至9件,呈加速上升態勢。而且妨害的執法對象八成是公安民警。說明公安最受傷。

此外犯罪的以外來流動人口犯罪居多,佔七成以上,且學歷低,多數係初中及小學文化程度。說明上海良民多。甚至還強調部分被告人主觀惡性大,犯罪情節惡劣等等。

另一則來自上海二中院,說的是該院啟用新的信訪服務中心,其中一項是針對一些來訪人容易情緒激動,特闢一間「冷靜室」。

該「冷靜室」特別之處在於四面牆壁,那里特別附加一層經防火處理的軟質裝潢。工作人員介紹,這樣可以防止因來訪人的過激行為而發生傷害。

說到底,是擔心訪民自殘、自焚、縱火,繼而威脅官員、接待人員生命安全。

除此之外,近期當地官方媒體還有多則與襲警相關的報導,一時之間,無非想突出民眾之強悍,公檢法之危險。

世界變了,欺凌對調了來。

實際是否如此?北京光明網一則評論「警惕警察將『暴力襲警』擴大化」,可能觸及了當局某個神經元。

若當局有意將暴力襲警問題擴大化,過分強調被執法對象的威脅性,甚至於為民眾的一些擾亂秩序行為扣上「暴力襲警」的帽子,既無助於消除前線警察與民眾的對立情緒,也可能導致警員與「人性執法」目標越走越遠。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