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7-29

是誰為地方出入境部門打開斂財之門

最近,親戚在廣東某個縣級市辦理赴香港的旅遊簽注,被告知要交照片,而規格已經和去年不同,必須重新照,且必須到指定的某照相館照數碼像。

在內地,拍證件照是非常廉宜的,但拍交給出入境部門的證件照就是非常昂貴的消費了,因為有"指定"。去年是六張證件照收五十元,今年是四張收三十八元。

為什麼必須到指定的照相館拍照呢?記得當局為了杜絕貪污腐敗,前幾年就已經取消了"指定單位",只有指定的照片規格。殊不知,又是變著花樣讓出入境部門有個賺補貼的機會。

去年中,廣東省公安廳出入境管理局宣布,"為保證相片質量,申請人需到省內任何一家與廣東省出入境證件數碼相片質量檢測中心聯網的照相館拍攝數碼相片,憑照相館打印的回執及1張數碼照片方可前往戶口所在地公安機關出入境管理部門辦理出入境證件。"

原因非常堂皇,然而"任何一家聯網的照相館"在數量上卻得到嚴控,像我親戚所在的小縣城,不會超過兩家。我不知道這兩家照相館為什麼能得到"聯網"的榮幸,我只知道他們的收費是暴利的,而他們的利潤需否與人共享,就不是我所能亂說的了。

此外,縣城公安局出入境部門的人還非常照顧照相館,有經常往來港澳需要辦證的當地朋友告訴我,幾乎每半年,出入境部門就會說,"照片規格已改,以前的不能用,要再拍"。然而,當將按照"新規格"拍出來的照片和老規格照片對比時,我想,圖像處理高手也很難分辨不同之處。

其實,舉辦奧運是否取得"巨大的成功",民族自豪感有多大的飛躍,中國還是老樣子,文件擾亂社會,壟斷衍生腐敗,這讓我越來越看重羅湖河。


2008-07-15

一個楊佳,公權部門頓成弱勢群體

自從七月一日楊佳血洗上海閘北政法大樓之後,有關上海的「公檢法」人員安全隨即成為關注對象,彷彿一夜間,他們成為「悍民」百般蹂躪的「弱勢對象」,亟待保護。

我留意到兩則法院新聞,分別是上海市第一、第二中級法院發布的。

昨日,上海一中院以「上半年妨害公務案件數是去年的1.5倍」此等以往被視為危言聳聽的罕見的題目,發布該院對2007年-2008年6月受理的15件妨害公務案件進行的分析。

文章說,2007年此類案件為6件,2008年上半年即增長至9件,呈加速上升態勢。而且妨害的執法對象八成是公安民警。說明公安最受傷。

此外犯罪的以外來流動人口犯罪居多,佔七成以上,且學歷低,多數係初中及小學文化程度。說明上海良民多。甚至還強調部分被告人主觀惡性大,犯罪情節惡劣等等。

另一則來自上海二中院,說的是該院啟用新的信訪服務中心,其中一項是針對一些來訪人容易情緒激動,特闢一間「冷靜室」。

該「冷靜室」特別之處在於四面牆壁,那里特別附加一層經防火處理的軟質裝潢。工作人員介紹,這樣可以防止因來訪人的過激行為而發生傷害。

說到底,是擔心訪民自殘、自焚、縱火,繼而威脅官員、接待人員生命安全。

除此之外,近期當地官方媒體還有多則與襲警相關的報導,一時之間,無非想突出民眾之強悍,公檢法之危險。

世界變了,欺凌對調了來。

實際是否如此?北京光明網一則評論「警惕警察將『暴力襲警』擴大化」,可能觸及了當局某個神經元。

若當局有意將暴力襲警問題擴大化,過分強調被執法對象的威脅性,甚至於為民眾的一些擾亂秩序行為扣上「暴力襲警」的帽子,既無助於消除前線警察與民眾的對立情緒,也可能導致警員與「人性執法」目標越走越遠。

2008-07-02

海南師大艷照門,警察亂拉人

相信已經有不少人持有與我一樣的看法,就是海口警方不應該對涉嫌偷拍女學生的海南師範大學生物系一年級學生陳某做出行政拘留十日的處罰。

官方說,在海師“艷照門”事件中,該學生共偷拍照片453張,並將其中300張分兩次上傳。照片涉及海師金鵬宿舍區1棟A座的9個宿舍共40名女生,內容都是涉及化妝、洗漱、晾曬衣物以及極少數女生換衣服時的照片。

官方還說,警方是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治安管理處罰法》第42條第六款“偷窺、偷拍、竊聽、散佈他人隱私”的規定,給予“犯案情節較重”的陳某行政拘留十日的處罰。

官方又說,照片經有關部門鑑定未有屬於淫穢照片,照片沒在網上形成傳播。

依據如此種種,我想說的是,陳某偷拍了嗎?他所拍攝的,都是任何人可以看到的景象。那些女生都在公眾視線可達的地方,進行她們的活動,這是她們自己知道的,她們有責任保護好自己。如果說她們穿著暴露,你就應非禮莫視,不應該看她、拍她,那麼將是非常荒誕的一個事情。

難道說,一個裸女走到大街上,我還應該立即蒙上眼睛?或者自殘雙眼?

難道說,我對著一棟住宅樓拍照,恰好有一個窗戶沒拉上窗簾,裡面又恰好有一對人類在進行床事,那麼根據海南警方的邏輯,我也是偷拍了?我也要被拘留了?

如何界定“偷拍”,不應該由警察來定義。

此外,如果陳某拍的照片中有“露點”的淫穢圖片,並且傳播了,那麼他當然觸犯法律。但是,現在一沒有淫穢成分,二沒有形成傳播,何來違法?更何來“情節較重”?

此事很明顯屬於民事範圍,若說陳某傳播照片侵犯了肖像權,那也要被拍女生通過民事訴訟索償。或者說陳某的行為讓受害者覺得造成了極大傷害,受害人也有權索賠。只不過,無需警察越俎代庖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