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6-10

遺址博物館是個好東西

當溫家寶說要保留北川地震遺址,以建博物館的時候,我們就應該(或已經)知道,將會出現一輪爭奪博物館落戶之風。如果說,由於有溫家寶的權威定調,那麼,北川肯定先拔“最具地震損毀代表性”這個獎項,卻也阻止不了各地繼續衝擊“十大最慘遺址代表”。

先此說明,我對地震遺址博物館(或稱公園)的設立並不持反對意見,如果這個博物館能讓國人及後人有一個追思的實物對象,作為掌握抗震技術、逃生自護技巧的實地講解所,甚至讓後來者親眼看看豆腐渣工程(如果地方政府肯保留的話)的禍害,實在是很好的一項工程。

遺憾的是,在溫家寶說完建設博物館之後,地方政府立馬盤算著另一個算盤,那就是作為旅遊業復甦的王牌,甚至尚未定址就打算將之申請為世界文化遺產,誇口變成中國的龐貝古城。在他們看來,遺址之重要,在於帶動四川旅遊業欣欣向榮,進而支持全省GDP節節上升,源源不斷為地方領導累積政治資本。

博物館成為搖錢樹,成為踏腳石,近十萬死難冤魂則成為旅遊局官員們口中所念“塞翁失馬,焉知非福”中的馬,而川官則從地震獲得升官之福。這並非強詞造謠,只要多點留意四川最近新聞就知道,當局在建設地震博物館的出發點到底在哪裡。

由於爭議四起,加上各地政府暗底下角力不斷,其中最主要的是汶川不忿博物館被北川搶去,而其他地方當然也以自己受損嚴重而努力想擠上這一班車。國家文物局局長單霽翔六日舉行記者會,透露建設地震遺址博物館的最新思路,一看就知道是分豬肉。

他說,不只是北川,只要是對地震科研、防災避難等有重要研究價值的震區,都有可能保護起來,形成地震遺址的完整性。

那麼,未來的地震博物館肯定不止一個固定地址,但文物局又說不會每地建一個,主要從點、線、面結合,以汶川和北川為主。如此看來,可能汶川映秀、北川各留下一個廢墟之城,然後都江堰、什邡、綿竹、茂縣、青川等多個死傷嚴重之地,留下一些具有代表性、具某方面意義的破碎建築,並設紀念館。

然而還是有人不滿,在單霽翔的記者會翌日,成都轄下的彭州市隨即通過成都某報紙明確表示,將建地震遺址公園。嘿,救災不見他那麼積極,爭奪旅游資源卻如此踴躍。

從地震至今,看來看去,四川好像只有彭州市的網民在激烈聲討父母官救災不力、瞞報災情的。說到瞞報,確實有一點疑竇,那就是從開始頭幾天,彭州的死亡人數已經升至八百餘人,此後再也沒有改變過,而據媒體報導,其深山三個被山泥隔絕的鎮,幾乎全部房屋倒塌,是後來由解放軍開通道路進去搜救,才陸續救出不少人的。怎麼想,這三個加起來起碼幾萬人的鎮,不會只傷不死吧?
發佈留言